尘七

“你为什么跳舞?”

杂食,通常可逆可拆。关注请慎重!!

仏英仏/音乐剧/娃/欧美

婉拒米英和狗崽

最近和亲友磕自己家儿子们的cp磕的太过瘾了(……)
要是有人一起磕我家傻儿子们就好了←不,不会有的。
溜了溜了

萨莫萨//MOZART FROM THE HELL


*小恶魔莫/人类萨 斜杠无意义  不过后来觉得可能扎主动了些就没打萨莫吧……希望这个预警能帮到一些洁癖的小伙伴们x
*请代入豆扎/flo萨
*瞎写,就是说说话聊聊天亲亲卖个萌了x

————————————————————————

所有人都知道莫扎特死了。
但是所有人都以为莫扎特是被上帝带走了,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那个人本来不就是上帝送给人间的礼物么,那么上帝带着他回到了云中的伊甸园也是再顺理成章不过了。
只有萨列里清楚,莫扎特根本没有去天堂。
那个人生前就不是什么纯洁无暇的小天使,死后怎么可能会乖乖的被天使插上一对翅膀什么的。世人不过是美化了莫扎特的形象,然后把他在音乐方面的美德无限扩大了,把那...

英仏英//海盗的眼泪

※海英/若仏
※梗源空间。
※深夜短打

——————————————————

“亚瑟会哭么?”
“你问这个干什么。”
亚瑟把视线从望远镜里收了回来,看了看从桅杆上露出一个小脑袋的弗朗西斯。风吹的小伙子的裙袍呼啦啦的响,露出了两条光溜溜的腿踩在桅杆上。
“你摔下来可是自找的。”
弗朗西斯嘿的笑了一声,从桅杆上一声“嘿呀”的一声一跃而下,晃了几下身子稳在亚瑟面前,昂起头看着他。
“我就是好奇,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你哭。”
“又不是女人,没事儿哭唧唧的做什么。”亚瑟瞪了这没大没小的小子一眼,皱了下眉头,又把望远镜展开看着海面。弗朗西斯十分自然的就趴在了他身边的船沿上一起看着大海。
“我也不是女人啊,可是像以前,那个讨厌的船长...

Dover//二十一日告白大作战 I


※想了想自己没啥写的,就来写他俩。然后硬是写成了问卷x 梗源图p1
※来点儿好玩的,所以特工设好了!(可以默认是一个不严谨的ksm设英,但是亚瑟这个名字总觉得他会被炸了x)
※写着写着成了退休老特工的日常……?味音痴预警,金三角预警,dover带孩子预警x
※关于推特的回复格式我瞎写的。早就不记得推啥样的了x

——————————————————
Day.1回忆或现在进行相识的第一句话。
Twitter
仏:“您好,我是您的新邻居波诺弗瓦,就在隔壁的餐厅。”
英:“柯克兰。”

亚瑟的确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了,多半是礼貌性的客套话,那天弗朗西斯就那么敲了敲店门,带着一股奶油浓汤的味道站在门口。他好像只在意了一下味...

Outlast 1通关了。
容我静静(……)
这个结局我不服啊!!!!眼泪都快出来了,怎么能这样!!!还我娇喘连连的迈尔斯啊!!!

顺便吐槽一下这个随便跑一定是正确的路的感觉。
我很不服了这个结局。
还有神父啊!!!迷之喜欢神父。
好歹比报警的好多了!!

想二刷。想去B站直播着玩。

我都忘了我一开始是因为cp入坑的……我甚至不知道那个大块头和那个小家伙的这个cp是谁和谁。
我。就能想到。男主和胖子(……)

脑洞一时爽

弗朗西斯的手扣在亚瑟的腰上。他看着那双倔强的绿眼睛,那张只会不断的吐出嘲讽话语的嘴唇,第一次对亚瑟笑了起来——不是敷衍,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就那么不自觉的流露了出来。
那双绿眼睛眨了眨。虽然他的眉头还在紧紧的皱着,嘴还是揪起来的样子,可是眼神却仿佛柔软了下来。亚瑟感觉自己是头一回在弗朗西斯面前表现得这么好,他一直想要用这个眼神看弗朗西斯,今天他终于做到了。
然后他顺势吻上了弗朗西斯。
只是轻轻的一吻,接着就像触电了一般弹开了。要不是弗朗西斯扣住了他的腰也许他已经逃跑了。
“不行哦亚蒂,我没时间再让你跑去哪个偏远的贫民窟里躲着了。”
弗朗西斯用了很久没用过的称呼,他的手紧了紧,贴在亚瑟的耳朵边儿上说着。这让...

1789+ER//同居三十题—帮对方挑选衣服

※以音乐剧1789为基础的东罗兰的现代大学生au+幼体ER的同居现代生活情景喜剧
※虽然在试图改进但仍旧乱七八糟并且不接受批评,接受各种建议意见和各种改进方案。
※文笔是不存在的x

————————————————————

德穆兰看着丹东在十月份仍旧穿着短裤和短袖,一副“我生活在温带海洋性气候区我无所畏惧”的样子的时候,就觉得这是个该去买衣服的时候了。
“乔治,你真的不觉得冷么?”
罗伯斯庇尔看见丹东那身打扮就想给他围一条围巾上去,不说别的,就算他自己现在还穿着一件旧外套,他只要看一眼丹东就觉得浑身发抖。
“啊,已经是秋天了啊。”
丹东被两个朋友看的浑身不自在的时候,像是终于恍然大悟的反应了过来。
“大概是因为...

1789+ER//同居三十题—早安吻

※基于音乐剧1789的萝卜丝/德穆兰/丹东的大学生AU+幼年ER的一个同居三十题的第十题。
※把上面一行一口气读完憋不死我
※瞎写系列,文笔不存在的

————————————————————

格朗泰尔迷迷糊糊的还没睁开眼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被在脸颊上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这让格朗泰尔几乎是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他的小脑子迅速的思考了一圈,然后意识到这不可能是安灼拉。
先不说安灼拉起的比自己早这种小概率事件,在格朗泰尔这么多年来对安灼拉的理解中,他根本就不是那种会给谁一个吻的人!除了那次他给了一个什么什么纪念碑一个远程的,心灵上的吻之外。
所以格朗泰尔突然就警觉了起来,迅速的,支起了身子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张温柔和...

极东//座敷童子

※脑洞完全来自于鬼灯,对话采用了日漫中双子常用的对话方式,可能会有适当ooc,如有不适请慎入。
※虽然你看我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一个小段子,仅组合无cp向

——————————————————

王耀把草药架上的车前子往中药柜子里收着的时候,突然看见在门缝里有一双小眼睛。但是再一转头的时候就不见了。
又一次,坐在屋子里清点黄芪的剩余量的时候,他听见屋子外面“哒哒哒”的跑过去什么人的样子。把东西一放出去看的时候,人又不见了。
再一次,王耀和隔壁酒楼的老板坐着感叹这两年的收入的时候,他看见自己家的门口坐了两个小孩子。等他喊酒楼老板的时候,门口早就没有人了。
“我家一定是招了什么东西了。”
王耀这么认为着,隔天就从...

边缘写手50赞的一个好友点文。
介于以前只有cp没有梗的状况。
不然这样,带cp和一首歌,我歌改x
Aph婉拒米英花夫妇
音乐剧无雷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