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1789+ER//同居三十题——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同居30题——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1789丹东萝卜丝德穆兰大学生au带ER小孩设
※生活轻松文 大概这篇走题了,大概已经不是生活习惯了……
※我的文笔是大E的女朋友

——————————————

“乔治——!!”
“格朗泰尔——!!!”
罗伯斯庇尔还没从屋子里出来就听到德穆兰和安灼拉此起彼伏的声音在屋子里响了起来,睡到中午的人挠了挠头,披上他的红色睡衣,踱着有些悠闲的慢悠悠的步子走了出来。
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噢,他当然知道了,总会有这么几次德穆兰和安灼拉会达成同盟,仿佛掘地三尺也要把不知道在哪儿的丹东和格朗泰尔给挖出来。
而这个时候,丹东和格朗泰尔也会表现出他们出人意料的默契,他们一定藏的死死的,好像就连气味儿都给消除了,消失在了这个家里一样。
这种时候罗伯斯庇尔比较喜欢去厨房拿上一杯早餐咖啡,然后在客厅里挑一个好地方坐着看戏。
他们会找到他们想找的人的,这个家就这么大,两层小楼,六间屋子,算上院子也不算个大地方,丹东带着小格朗泰尔还能躲到哪里去。
罗伯斯庇尔把腿翘起来,撑着下巴看着德穆兰已经找到院子里的时候,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他看了看对面电视机底下的小柜子,柜子好像也在看他,接着柜子门轻微的吱嘎了一声,好像关的更紧了。
大概是罗伯斯庇尔看的太久了,安灼拉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直接走过去拉开了柜子门。
“格朗泰尔!!”
“嘿…嘿!早啊,安灼拉,多美好的一天,对吧,我可爱的小天使?”
格朗泰尔像个被塞在杯子里的小仓鼠,抱着自己蜷缩在柜子里,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更乱了,脸上还露出有些尴尬的笑,从柜子里勉强抬起来一点儿的小脸上好像比平时更红一点儿,红的都快看不出来他的脸颊上的小雀斑了。
就这个样子,格朗泰尔还偏偏下意识的抬起了胳膊想要抓抓脑袋或者什么的,结果一下子撞在了柜子顶上,撞得小家伙哎呦一声的呲牙咧嘴。
罗伯斯庇尔忍不住笑了一声,不过看到格朗泰尔瘪着嘴瞅过来的目光的时候,咳嗽了一声,端着咖啡侧了侧身,余光看了一眼正在把格朗泰尔往柜子外面拉的安灼拉,就把目光放在了院子里的德穆兰身上。
他正在敲着树干,而罗伯斯庇尔的视角很轻松地就能看到丹东就坐在树上,那个表情可能还带着点儿笑,伸着手跟着德穆兰拍着树干,哼着歌。
“乔治,你是想气死我们可爱的卡米耶么!”
罗伯斯庇尔解决完了他的早餐咖啡,安灼拉也帮格朗泰尔从柜子里爬了出来,罗伯斯庇尔也就溜达到后院门口,冲着外面树上喊了一声。丹东哈哈的笑声更明显了,对着树下的德穆兰挥了挥手,也许是摆了摆手让他躲一躲,接着就一下子跳了下来,晃了两下才站稳,他倒是没什么事儿,就是吓得德穆兰抖了一下。
“我给你做过手势了。”
丹东无辜的很的耸了耸肩,不过德穆兰已经是换了个表情,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在乎刚才被吓了一跳的事情,已经准备好好谈谈下一件事了,比如。
“你又带着格朗泰尔去哪儿了?”

这大概是很久之前就提过的一件事,丹东会带着格朗泰尔出去乱来,其实也就是大学生的花天酒地,喝喝酒然后搭讪小姐姐们,反正如果丹东决定单独和小姐姐在某个屋子里多留一会儿,格朗泰尔也会识趣的拿了丹东的钱和酒,在熟人的酒吧开心的喝上一阵子,等丹东出来了两个人再决定是什么时候回家去。
这种事儿怎么说一个月也要发生上那么一两次,最少一次,不然丹东和格朗泰尔谁都一脸不自在。
说实话,丹东自己的私生活混乱谁都没打算去管他,那么大的人了管他干什么,反正只要没啥大问题,罗伯斯庇尔和德穆兰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他就算出去喝了花酒之后还能记得给朋友们去超市带点儿补充冰箱的东西呢。
可是如果带上格朗泰尔,那就不一样了。
怎么想,带上一个十岁的孩子出去乱搞看着都不对吧!也亏得没人把格朗泰尔给当丹东的儿子看了,毕竟两个人的长相还是有那么几分相似的——好吧,不客气的说,丑的很像。
所以首先不乐意的就是安灼拉,而首当其冲被指责的就是格朗泰尔,一两次之后德穆兰就开始抓着丹东进行思想教育,不过两个人也不过就是把光明正大改成了偷偷摸摸而已。
罗伯斯庇尔?他对于这件事乐于看戏,毕竟格朗泰尔没真的进到丹东和小姐姐们玩嗨了的房间里对吧,那喝点儿酒就喝点儿酒吧,他只负责给两个人提供点儿醒酒的小食,配方还是他从东方的同学那里学来的,效果奇佳。
今天不过还是这件事儿就是了,等到安灼拉和德穆兰已经准备给格朗泰尔和丹东好好谈一谈这件事的时候,罗伯斯庇尔已经去厨房端了两份醒酒汤出来,顺手带来了一瓶空气清新剂,准备改善一下整个客厅的气味。
“不,安灼拉,你误解了。”
回来听到的就是丹东的声音,那种声音极具煽动性,听着就让人忍不住想要信服,仿佛他的声音有魔力一样。
“我所做的,是人类精神和身体的追求,是一种解放和自由,而我想要把这种自由带给我们的小格朗泰尔,他也欣然接受,噢,这是多么美好又伟大的一件!你看,安灼拉,格朗泰尔可以领会到那么多的道理,甚至比同龄人更早的洞知世界,这对于他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噢至于我,亲爱的卡米耶,你一定会理解的,本性与权力是挂钩的,而违背了这些,简直就是在抹杀人类的天性,所以……”
“够了,乔治,说起道理来我可说不过你。”
德穆兰对着罗伯斯庇尔微微一笑,接过了他手里的碗,又板起脸来看着丹东,顺手把碗放到桌子上推了过去,又拍了拍安灼拉的肩膀。
“谢谢,德穆兰先生,我不会真的听丹东先生的话的。”
“噢天呐,连小安灼拉都不信任我了,这一点儿也不公平。”
“你还不如学学格朗泰尔乖乖的态度,乔治,我的朋友,相信我,这对卡米耶更好用。”
“谢谢你的提议,马克西。”
罗伯斯庇尔挑了下眉毛,点了点头,坐到了常坐的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准备继续听这一场辩论。
然而他就看到了丹东的眼睛一转,突然换上了一脸严肃认真,痛心疾首的往桌子上一撑,微微皱起了眉头看着德穆兰,又转向了安灼拉,叹了口气。
“卡米耶,安灼拉,我的朋友们,原谅我之前的所作所为。带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去那种地方实在是太过分了,噢,我一定会好好思考这件事的……但是,我的朋友们,我有一件更加心痛的事。”
德穆兰挑起了一只眉毛,安灼拉也耸了耸肩,准备听听他要说什么。
“马克西姆,我们的朋友马克西姆!卡米耶,你不觉得他对格朗泰尔的事情不闻不问么,除了读书什么也不在意的马克西姆,你们不觉得这……”
丹东在合适的地方停了下来,虽然他的确是故意的用了一股夸张地戏腔来缓解气氛,可是也的确达到了他的目的——把德穆兰的注意力转到了罗伯斯庇尔的身上,至于安灼拉嘛,他其实并不在意到底是谁和谁吸引了谁的注意力,他更想要一个单纯的结果。
不过的确,丹东说的一点儿没错,罗伯斯庇尔的确很少跟格朗泰尔有什么交流,他们只有灵魂上的交流,比如偶尔碰到的眼神。
甚至他这个时候都在看戏!
发现德穆兰的目光真的开始往罗伯斯庇尔身上挪的时候,丹东就偷笑着坐了回去,继续一脸深刻反省,等着德穆兰把火力往罗伯斯庇尔身上转了。
“这么说,马克西姆…”
“卡米耶,卡米耶,你不能就这么听了乔治的!”
“不,马克西,你大概误解了什么,”德穆兰又把目光转回来,得意的看了一眼丹东,“我诚挚的邀请您加入讨伐丹东小分队。”
罗伯斯庇尔看了一眼丹东突然瘪下去的无奈表情,哈哈的笑了起来。
“噢——我亲爱的卡米耶,我乐意至极。”

Tbc

——————————————
注意到的大概发现R一直没说话?
嗯,他,睡过去了,最后就睡在丹东的大腿上,毕竟熬夜出去浪了一晚上不是什么简单事儿对吧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的安灼拉,让他把R带回去睡一觉吧,当然了,丹东大叔如果能帮个忙就更好了。
噢,也许这个时候德穆兰更希望罗伯斯庇尔能来担任这个责任。
不过是谁都好,毕竟你们三个再闹腾一会儿,安灼拉也许就选择自己背格朗泰尔上楼睡觉了。
那一定会让小格朗泰尔开心上好几天的,对吧
不过也够小安灼拉累好几天了
喂——快来帮忙啊!你们不想看两个孩子一起从楼梯上滚下来吧!!

——————————————
咳,真正的,关于走题的抱歉
生活习惯什么的,我大概是入1789晚入法革更,甚至我这点儿研究都不敢说入了法革,就是说我对人物还是不甚了解
但是我不想再拖了哇————
谢谢您们了,能愿意看到这里
爱您们,比心
第一次附带以往链接
一二
半夜一起看恐怖片
起床气
大扫除
过去的照片

评论(7)
热度(32)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