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桶扎//为天才降低的底线

※魅影/法扎莫扎特
※看不出AU的现代AU 关于乐队的部分,我都是瞎编的
※可能是个高冷桶,刚从老不死回来满脑子霸道总裁
※点梗@一个乔屿 

————————————————————

“先生,如果能把这一小节再提升上一个音阶就再好不过了!”
魅影从梦里惊醒,四下无人,空荡荡的房间里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伴随着刚才在梦里那个年轻人轻快的声音。
那个年轻人……
魅影有些疑惑,他并未见过那个人,早些时候,他像往常一样戴着面具,压低着帽子在剧院的最顶端听着乐队的演奏,手里拿着乐谱,却看到下面那个金发的钢琴家来回蹿跳着,到处安排着,像只快乐的小鸟。
那声音如果能够歌唱必定是世间的珍宝,可是他只是用他的嗓子喊着一些“过来”“再高些”的话语,长西装的摆子也跟着他跳跃着,仿佛一个个小音符,在这乐谱上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如果不是年轻人的那一句话,他是不会真的注意到那个人的。
早些魅影看到了下面的演员不知为何怯怯的向自己所在的方向投来一个目光,接着他就看到了那个年轻人,那张充满着无畏的脸,挥舞着手里的乐谱,大声的向自己喊着——
“先生!我想和你谈谈这些音符!”
而魅影只是看了看他,并未回复。在这之前,从未有人要和他谈论他的音乐,或许是不配,或许是不敢,毕竟魅影是天才,也是个怪胎。
那个小家伙被人拦住了,而魅影也离开了。
只是他现在好像又听到有人敲门,咚咚咚的,让他觉得突兀——虽然这只是在私人办公室里的一个简短的午睡,可是也几乎从未有人回来突然地打扰他。
“是谁。”
魅影开口,低沉的声音打断了门口的敲门声,他听到纸张摩擦的声音,还有鞋子在地毯上来来回回的声音,像是有些犹豫,接着他听到有人呼哧呼哧跑步的声音,这好像把门口的人吓了一跳,赶紧的开了口。
“先生,是我,沃尔夫冈·莫扎特,我必须和您谈谈您的谱子,他们听起来实在是太差劲了!”
魅影冷笑了一声,还从未有人敢这么评价过他的乐谱,他戴上面具,披上了一件外套,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他听到了外面吵闹的声音,好像这个小家伙是自己闯上来的,而安保人员终于追了过来。
“你们安静些。”
魅影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沃尔夫冈开心的叫了一声,又听到他得意的哼了两身,小皮鞋在地板上踩得蹬蹬蹬的又站到了门口。
“谢谢您,魅影先生。”
魅影打开门,那个金色短发的小家伙就带着得意地笑容站在门口,甚至让人感觉他是做了什么大成就之后来邀功的,魅影挥挥手让安保人员离开,沃尔夫冈又是得意的挑了挑眉。
傲气十足。
魅影不讨厌这样的家伙,却也谈不上喜欢,他只想听听沃尔夫冈到底有什么愚蠢的提议,听完了之后再把他从自己的剧组乐队里剔除出去也不迟。
“给您,我都能记下来了,如果您忘了还可以来问我。”
魅影接过来乐谱,草草的扫过一眼,便放在了一边。
“你的名字是什么?”
“莫扎特,我说过的,先生。”
魅影点了点头,把乐谱放在了旁边,对着沃尔夫冈露出一个并没有那么好看的微笑。
“我的乐队不需要您了,莫扎特先生。”

安保人员在幸灾乐祸的看着沃尔夫冈走出门口的同时,听到了广播的大喇叭里气喘吁吁的,而且是从未如此惊慌的老板的一声吼叫。
“拦住那个莫扎特————————!!!!!!!”

魅影看到那个年轻人还是那一股得意的微笑,甚至哼起了曲子的时候,说不好心里是什么感觉——如果是旧时代,可能已经给他脖子套上圈了,毕竟魅影还从未见过在他面前如此嚣张的人。
但是魅影必须承认,沃尔夫冈的傲气是有理由的。
魅影本身就是一个天才,而他只看了一句沃尔夫冈改的曲子——小小的改动,却仿佛让音乐活了过来一般——就心动不已,这个傲气又可爱的小东西是个不亚于自己的天才,魅影不能看着他就这么离开。
就算这要付出一点点他的自尊,那也没什么可以的。
“我以为您真的会做这么蠢的事情呢,魅影先生。”
魅影坐在沙发上,他还在读那个谱子,而小沃尔夫冈已经哼的越来越大声,甚至在歪着头看了一眼魅影手里的谱子之后,自作主张的指挥着并且唱了起来。
很少有人会靠他这么近,就趴在他的身后,挥舞着的手偶尔会擦过他的头发。噢对了,魅影常年习惯的,拉上的窗帘也顺手被沃尔夫冈一下子给扯开了,夕阳的打了小小的一束进了屋子里,沃尔夫冈就像是上了舞台一样,摇晃着脑袋唱着曲调。
魅影感觉身子有些僵硬,好像自己被沃尔夫冈将了一军一样,发出一声哼笑,把读完的乐谱放到一边,沃尔夫冈也停下了动作,深深地鞠了一躬,站在了他的面前。
“怎么样,先生?”
魅影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沃尔夫冈。他现在不得不说,自尊什么的他根本就不太在乎了,这个人是个天才,是被天才承认的天才。魅影已经很多年没有感觉到这样的欣喜了。
他并不在乎别的什么,能吸引魅影的只有音乐的天才。
“近乎完美,莫扎特。”
沃尔夫冈眨了眨眼睛,笑的可爱极了,在夕阳下轻轻地鼓了鼓掌。
“谢谢您的眼光,这就可以让我觉得您还不赖,起码耳朵足够灵敏。”
魅影这次是真的没忍得住的笑了出来,这是个天才没有错,可是是那种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天才——魅影经历的一切,不信任,被恐惧,被厌恶,在沃尔夫冈身上都没有出现过,那个小天才就像林中的小鸟一样,唧唧喳喳的唱着歌,根本就不知道面前到底是甜蜜的果子还是致命的风雨。
他身上有一股吸引力,像是阴面对阳面的向往,让魅影为止沉醉。
“你还有别的曲子么。”
“如果您答应演奏我的曲子,并且酬金合理的话,我当然有很多很多,甚至啊,魅影先生,我可以现在就给您写出来一个!”
恃才傲物,这个词用在沃尔夫冈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他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还挑了下眉毛,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角度,就像是小鸟得意的时候翘起来的小尾巴。
“若是写不出来,莫扎特先生,您必须知道,欺骗我可是很大的罪过。”
魅影带了些游戏性的说着这句话,他的手撑在膝盖上,看着沃尔夫冈的全身——能写出这种乐章的手,能唱出天籁之音的喉咙,还有这完美的面孔。他有些嫉妒。
若是他写不出来,那魅影一定会让他尝到苦头,就算现在并不是个可以随意把人吊死的年代,魅影也可以让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骗子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如果他写了出来。
魅影抿了抿嘴唇,他很久没有见过让他赏识的人才了,他面具下的皮肤甚至因为兴奋而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小莫扎特倘若真是个天才,魅影大概找不到除了把他永远的留在身边之外的第二种做法。
沃尔夫冈则一点儿都不害怕的样子,看了看魅影的工作台。
“可以用么?”
“当然了。”
接着沃尔夫冈就大步走了过去,拉开椅子坐了下去,挑了一根有些复古的羽毛笔,从架子上拿了一张五线谱,唰唰的写着,偶尔抬起头来哼两声,低下头又继续画着他的小音符。
“你并没有太多时间。”
“我不需要那么多时间。”
魅影本来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偶尔看一眼桌子上的木质时钟,而过了一会儿,他也忍不住的站了起来,远远地站在沃尔夫冈身后看着,看着纸上一个个跳跃而上的音符。
不知道有没有人说他音符太多?
魅影知道自己的微笑并不好看,所以他从来不笑,然而在沃尔夫冈身上实在有太多意外了。
“先生,您看!”
沃尔夫冈突然的一个回身,身后的魅影并没有反应过来,险些被他直接戳到面具上,而面对明显露出一些怒意的魅影,沃尔夫冈也只是嘿嘿的笑了两声,又好好地把乐谱拿了一个合适的角度。
“抱歉,先生。”
“你需要注意你的言行,小子。”
介于对于天才的容忍,魅影没有真的太过生气,只是在接过乐谱的同时观察着沃尔夫冈的脸色——他当然十分在意别人对他相貌的评价,不然他也不会选择这个面具。
不过沃尔夫冈却是毫无畏惧的直视着他的眼睛,魅影只看到了纯粹,纯粹对音乐的期待和渴望,也许还有那么一丝小小的炫耀混在里面,给那双眼睛添加了不少灵气。
“先生,怎么样?”
十分出色。
魅影的脑子里划过这句话,不过那不是对乐谱的评价,而是对于沃尔夫冈的眼神。
”不要心急,年轻人。“
魅影把目光又收了回来,顺着他的乐谱读着——那是魅影不可能写出的风格,带着浪漫和雀跃的小篇章,还有那么一两个炫耀一般的高难度音节,就像沃尔夫冈这个人,无忧无虑的小天才。
魅影发出一声感叹,把乐谱交给了沃尔夫冈。
“你是个天才,莫扎特。”
“谢谢,我知道。”
沃尔夫冈得意的小样子倒是让魅影有些喜欢——怎么回事儿,他刚才还有些讨厌这个傲气的小子,现在竟然觉得喜欢。噢……是他的音乐,是他的音乐。
魅影把谱子放到了一边儿,他不可能放沃尔夫冈走,这只活泼的百灵鸟,魅影现在只想把他关在自己的笼子里,让他一直歌唱,让那美丽的……
“所以,魅影先生……噢难道这真的是您的名字?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明白了让我留下来的重要性了吧。“
魅影无视了沃尔夫冈对他的名字的疑问,而是把重点留在了后面一句上。
的确,这里是国内能找到的最好的音乐剧组,甚至比什么国家级的还要再高上一个台阶,虽然沃尔夫冈的意思和魅影的意思完全不一样,可是两个人却互相微笑,点了点头。
”我会给你很丰厚的酬劳的,莫扎特。“
魅影露出了微笑,看着让人有些害怕。
而沃尔夫冈的笑容却爽朗可爱。
”谢谢您,魅影先生。“

END

—————————————————————————————
接下来是突然想写的玩意儿。
还是上面的设定,就当魅影把小莫圈养了起来,小莫也觉得音乐不错呀,不算局限呀,可以接受呀x
【魅影的面具】
魅影第一次在沃尔夫冈面前摘下面具,纯属意外。
因为得到了剧院最高特权的沃尔夫冈为了一个小高音符号,直接刷了门卡闯进了魅影的私人房间,而那个时候正巧魅影正在清洗他的面具。
”哇————!!!!“
在自己的房间里,魅影是有些放松的,而他也曾经警告过这个天才,他的屋子是不能随便进的,除非沃尔夫冈想要来辞职,不过这是不可能的。
当魅影听见那一声有些害怕的叫声的时候,他猛地别过了头,脑子里一片空白。
“出去!莫扎特!”
“对不起先生!”
魅影听见沃尔夫冈真的走了出去,心情还没平复,门就又打开了,只探进来一个脑袋,如果魅影看了就会知道,那个脑袋甚至没有睁眼。
“我不看的,我不需要眼睛,先生,我必须要和你谈谈那个高音符号,他出现在那里实在是太糟糕了!”
小天才嘟着嘴,闭着眼,听魅影还没有说什么,就摸索着自己往里走着,还贴心的把门给关上了,走错了方向一下子撞到沙发上之后,深深地低下头看着地面调整了一下方向,才把乐谱交到了魅影手上。
而魅影现在并没有这个心情。
“你看到了么。”
“看到了。”
沃尔夫冈十分的诚实。
魅影一把抓住了沃尔夫冈的手,吓得他一下子睁开了眼,看到是面具的时候,又犹犹豫豫的把眼睛闭了一点儿。
“没必要,你看到了这张脸,这张被诅咒的,恶魔一般的脸……你想要逃走么。“
大概是这种事情每次发生都会这样,魅影反而觉得自己有些冷静了,或者说心灰意冷,不过是又被吓跑的一个人而已,抓回来就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他却看到沃尔夫冈皱了皱眉头,抿了抿嘴,另一只手为了保持平衡支撑到了桌子上,严肃的说着。
“我不在意,先生。”
沃尔夫冈耸了耸肩,嘟了嘟嘴,好像魅影在说一件极其没有意义的事情。
“先生,您看,您的面貌如何,并不影响您的音乐啊。我向往您的音乐,只要有音乐就可以了,您到底是什么样子,戴着面具或者摘下面具都无所谓,我不在乎那些的。”
魅影又直愣愣的盯着沃尔夫冈,而沃尔夫冈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伸出手摘下了魅影的面具——他感觉到魅影微微的抖了一下,却没有制止他。
那是他孤注一掷,对面前这个天才,对其他人的信任。
那张脸露在沃尔夫冈面前的时候,他的确是微微皱了皱眉毛,却哈哈的笑了两声。
“先生,您的脸真是不如您的音乐美妙。”
“我现在就可以折断你的手,小子。”
“但是你还期待着它们给你写出美丽的乐章呢……噢先生,之前就想跟你说,您的乐谱我直接给您改了。”
魅影能从沃尔夫冈的眼睛里看出来,淡淡的恐惧很快就消失掉了,只剩下一些无奈,甚至还能看到一点儿委屈——那是因为魅影抓的他太疼了。
“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进来。”
魅影松开了手,他并没有戴回面具。
“那如果乐谱再出问题了……”
“敲门。“
魅影的头别到一边儿去,心里叹了口气,却又有些温暖的感觉,对于这个小天才,他的底线真的是一低再低,然而他自己却毫不在意。
“或者在门口唱出来也可以,莫扎特先生。”


—————————————————————
第一次写这个,所以……其实很少写魅影,而我的小莫一直是团宠那种
所以可能有点儿诡异……
魅影的眼睛里发出诡异的光xxx
抱歉这个霸道魅影爱上我的味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其实我拿捏不好魅影的内心,感觉是控制欲很强,又感觉有些拒人千里之外,可是又好像会主动出击…就很迷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这种前期无忧无虑的傻莫扎特的,狂妄自大,只记得音乐,其他什么都无所谓的感觉。
其实魅影圈养小莫,小莫可能会嫌弃没有漂亮的小姐姐!
不过想了想剧组里也有不少不是么,所以小莫可能就一脸我可以去约剧组的小姐姐呀,什么的2333
邪教好吃,嗯。
对了,最开始这篇文的题目叫没头脑和不高兴。

评论(10)
热度(38)
  1. 小A_橙子味水果挞尘七 转载了此文字
    本命cp粮【哭泣】太不容易了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