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独普//灵魂互换

※欢乐向 不带脑子那种
※不知道怎么的就带上了金三角还有亲子分还有伊双子,无CP向请放心。
※有迷之花夫妇/雪兔组互动,非CP
※点梗@紫心缘161217

————————————————————

路德维希是被盯醒的。
所谓盯醒,就是说,他感觉身边一直有一个人在盯着他,目不转睛的,直接让他在梦里梦见了美杜莎这一类的东西,最后几个转身还是醒了。
迷迷糊糊的没睁眼,毕竟还没到起床的点儿,路德维希搓了搓眼睛,睁开一小条缝儿看着面前的人——一张和自己相似极了的脸,对,除了基尔伯特这个家里也没别人,不然难道是自己家的三条狗蹲在床前看自己不成?
“哥,还没到起床的时间啊。”
嗓子有点儿哑,路德维希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喝点儿水。
所以他开了灯。
看到了自己正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路德维希还没来得及反应这是梦还是现实,还是自己已经死了看到了自己的肉体什么的,就被人戳了戳胸脯,甚至捏了捏胸肌。
“嗯…本大爷果然戳起来硬硬的,不过还是帅的像小鸟一样!kesesesesesese ”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明显那个长成了自己样子的人,里面是基尔伯特。
路德维希放弃了从枕头底下摸枪的行为。
但是哥,你别用我的脸做那种表情啊!!

路德维希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觉得这事儿不成。
虽然基尔伯特身为他哥,场面上的事儿绝对做的过去,装成自己弟弟也百分百没问题,可是就是…感觉不对。
路德维希又看了一眼那边儿在镜子前面掀开衣服,一块一块的戳着“自己”的腹肌的基尔伯特,感觉有点儿头疼。
“放心啦阿西,本大爷当然能把今天的会议搞得稳稳妥妥的!”
路德维希抬起头来,说实话那个表情违和的很,基尔伯特从来不会用自己的脸做出那种表情——看起来有些惆怅,又有些纠结,眉头皱在一起,嘴巴微微张着叹气,眼睛里透着一股无奈劲儿,小红眼睛都没那么亮了。
“哥哥…你可千万别搞砸了。”
如果是费里西安诺的话,路德维希现在一定是站起来直接发布命令了,可是偏偏是基尔伯特,这个唯一一个他发布不了命令,或者说他发下了命令,只要这个人觉得路德维希的思考不如自己的,他就不会遵守的人。
“阿西在家好好玩!事情交给本大爷,没问题的!”
路德维希看着自己的身体做出一个标准的基尔伯特风格的姿势,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拿上公文包就出去了的时候…
除了相信自己哥哥一定会正经的,正经的不破坏自己的形象之外,路德维希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事实证明基尔伯特不愧是普/鲁/士,也不愧是路德维希的哥哥,自从出了门,那股子不正经的气儿一股脑的让他收了起来,脸一板,还真是让人感觉不出来什么不对。
一路从家里到了会场,还好今天不是什么国际会议,就是欧盟内部的一个国家之间半会议半聚会的那么一个活动,当然,如果基尔伯特还在自己壳子里的话,他是会在门口就被拦住的——虽然国家们没什么意见,但是他们还是要注意对外影响的。
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比如说……国家内部的安全原因,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达成的一致协议就是,千万不能被人知道他们的灵魂互换了,而且,一定要多注意一下可能是罪魁祸首的亚瑟。
不过基尔伯特现在感觉已经很多年没这么紧张了。
阿西你的朋友圈是这个样子的么?!
所以,小费里你平时都是挂在阿西的胳膊上,笑的那么开心,就是不肯跟本大爷出去约个会么!!!
本大爷是不是十字军东征的时期把你给吓出什么心理阴影了啊……
基尔伯特抬了抬胳膊,旁边好久不见的费里西安诺就跟着蹦跶了两下,看起来开心得很,而且还一本正经的夸赞着。
“果然路德的肩膀比哥哥的有力气多了!”
基尔伯特看了一眼就站在旁边,本来还不知道在对着安东尼奥说着什么的罗维诺,那个家伙好像呆毛都竖了起来,一下子就转了过身来大声喊着“笨蛋弟弟我不就是没有肌肉么”这样的话,听得费里西安诺又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基尔伯特的原计划是不多说话,绷住,然后保持弟弟的严肃肌肉男形象的,不过现在他可一点儿都绷不住。
别问为什么,那可是小费里啊!
“咳,”基尔伯特找了找弟弟的声线,“费里西安诺,你觉得我…大哥,你对他有什么印象么,肩膀啊力气啊什么的。”他说的时候还努力的把之前一串想要加上的形容词给咽了回去。
“ve……?”费里西安诺眨了眨眼,大眼睛看的基尔伯特心脏都少跳了一拍,接着就是一阵思考的声音,甚至松开了缠在路德维希身体上的手,垫着下巴考虑了一下。
“基尔的话,很凶!”
本大爷一点儿都不凶!!
基尔伯特内心里发出一声咆哮,不过还是绷住了表情,点了点头。
“但是基尔也很温柔,嗯……战争的时候人也很好,而且小时候超——可爱,和哥哥一样,虽然那个孩子总是喜欢装成大哥哥的样子,可是其实小基尔超——希望有人陪他的哦,所以路德你一定要好好地多陪陪你哥哥!”
费里西安诺说到最后,甚至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难得的拿出了老牌国家的模样,一本正经的还踮起脚尖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脑袋。
等等。
基尔伯特脑子啊一下没转的过来,又把费里西安诺的话回味了一遍……原来小费里一直拿自己当小孩子么?!虽然他的确比费里西安诺小一些,可是……原来在费里西安诺眼里自己是个需要人疼的小孩子?!怪不得他会拒绝和自己约会……
基尔伯特脑子里迅速的转着,顺便按照路德维希的套路,认真地点了点头,顺便为了温和弟弟的形象,露出了一个温顺的微笑。
“喂,笨蛋弟弟,过来一下啊!”
费里西安诺说了声再见,叽叽喳喳的跑掉了。
“ve…不过哥哥,你不觉得今天的路德很温柔嘛。”
“有些像那个小鸟混蛋。”
“哎嘿嘿,是呀。”


基尔伯特坐在会场里,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家弟弟人缘不太好。
因为是欧/洲会场,本田菊也没有来,费里西安诺一走,倒是没有人过来了。
如果是基尔伯特本人的话,现在早就咋咋呼呼的去找人去了,你看,这么大个会场,他能找罗德里赫,能找他的恶友,可是现在路德维希的话,费里西安诺一走他反而不知道找谁去了。
嗯……那不如看看自己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吧。
于是他就一直盯着亚瑟,试图从亚瑟身上找出点儿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好歹是幸灾乐祸的眼神什么的,可惜亚瑟正在专注于训斥死活要把自己加塞进欧/洲组的阿尔弗雷德,然后正巧弗朗西斯不知道干了什么,现在变成了亚瑟一个人在训斥欢声笑语的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
“嘘,嘘,弗朗吉,你看那边。”
“哎?是小路易?”
被阿尔弗雷德拍了一下,弗朗西斯也看了看一直偷偷往这边儿瞄的路德维希,或者说基尔伯特,又看了看亚瑟。
“哇,弗朗吉,路德维希的品味这么差劲?”
“哥哥不知道哦,不过小路易要是真的喜欢小亚瑟,哥哥可要好好帮小基尔教育教育弟弟了……这个品味不行啊。”
“喂你们两个混蛋在嘀咕什么啊!”
亚瑟往他们嘻嘻哈哈的目光那里一看,就发现“路德维希”在用一副审视的眼光看着自己,突然感觉自己背后的冷汗都下来了——天呐,的确,脱欧是他的错,可是那也不是他的决定,而且欧/洲不一直是乱糟糟的……难道路德维希真的因为这个事儿记恨自己了?!
基尔伯特发现自己被人发现了之后,也咳嗽了一声,把目光收了回来,看起来不是亚瑟的话……
“小,基,尔~”
“哇呀————————!!!!?”
基尔伯特被吓了一跳,毕竟这个会场里他可是路德维希!突然被人在耳朵边儿上叫了一声,吓得他差点儿真的跳起来,不过还好,后面的人贴心的把他的肩膀给按住了。
“咳,伊万,你为什么要叫我哥哥的名字。”
他努力的掩饰了一下刚才的震惊,回头看了看笑的一脸灿烂的,还坐在他身边的北极熊,噢,这真是他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人。
可是基尔伯特转念一想……这件事不是亚瑟搞的鬼的话,那么就一定是……
“是伊万哦,小基尔。”
“果然是你!”
基尔伯特可谓是咬牙切齿,就差拎着伊万的领子给提起来了,不过伊万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算了算了,和平年代,干嘛要和这个大国过不去。
“这个也不怪伊万啊,当初在东/德时期的时候,伊万看小基尔天天都在墙那边儿坐着,好像很想很想路德维希的样子,所以伊万就用了魔法小棒棒让基尔可以到路德的身体里去哦!”
伊万说的时候还是一脸邀功的样子。
“不过不小心延缓了几十年而已~”
本大爷果然还是应该打死你。
“不过呀,小基尔,你想想,如果路德维希能在你的身体里,那不会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么……需要伊万帮你叫本田来么?他好像很擅长哦。”
“闭嘴,本大爷不想跟你说话。”
“顺便一说,这个魔法什么时候会消失,伊万也不知道哦。”
“……闭嘴。”
“也许你们两个上一下……”
“闭嘴!!布拉金斯基!!”
伊万看了看红透了路德维希的脸的基尔伯特,哎嘿嘿的笑了起来,站起来拍了拍面前人的肩膀。
“小基尔在想什么伊万可不知道哦,伊万可是什么都没说呢~”

ENDE

———————————————————————————
路德维希视角其实本来是有的,可是不知道为啥透着一股落寞
和全文画风不符合,我就删了
大概是体会一下哥哥的生活有多无聊
然后……在镜子面前研究研究哥哥的身体?
原来哥哥的腹肌也很棒啊,嗯……摸起来是这个感觉,比自己软一点儿,不过好像也没软到哪里去?
还有伤啊…不过平时也看到了,但是没想到背心下面还有这么多。
嗯…?胸口好像很敏感……不不不,我到底在干什么,不行,不行这是哥哥的身体,不能乱来。
算了要不然,帮哥哥打理打理头发?
……好硬的头发。
或者,看看哥哥的手,还有哥哥的腹肌……糟了,晚上洗澡的时候是不是要看看哥哥的……
总觉得这个时候的阿西可能会一脸不可描述。毕竟我的设定里他俩还没滚过床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换回去的时候路德应该就开始暗搓搓的研究研究这个问题了,毕竟普那边安排露子助攻了一下嗯哼。
那路德大概是很了解哥哥的身体了吧。
总觉得下面是一辆车。
所以,我就不写了嗯。

评论(1)
热度(60)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