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个人逼逼叨+圈地自萌

我的推荐是取关。

RR//酒友

※大悲R/老不死子爵
※我觉得其实我可以再带上丹东一起喝酒xx
※可能只是个组合向,时间轴大概在子爵唱酒馆歌遇到MEG前面那一段
※点梗@莫琦 

————————————————————

您说,人为什么会喜欢喝酒呢。
那东西喝起来真的不算好喝,第一次喝的时候会感觉有些辣嗓子,然后就像那些发酵饮料,一股一股的气泡感,除此之外的味道还真没有办法形容,如果是好的酒的话,会含着一些麦子的香味,可是便宜的酒根本就没有那种味道,甚至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酸涩味儿。
那是啤酒,如果是烈酒更是难以入口,像汽油一样,仿佛一把火能烧了人整个喉咙,有些酒像威士忌,甚至加到车里还能供车子跑上几公里路。
那您说,人为什么会喜欢喝酒呢?

“不知道,大概是因为碰见了老朋友。”
劳尔这么说着,他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头发也被他随手抓的有些杂乱,若不是衣着有些讲究,谁都看不出来这是一个贵族有爵位的人。
“您呢?”
“哈,我也不知道,好像我只是喜欢这东西而已。”
格朗泰尔一直是带着醉意的,他摇晃了下酒瓶子,又看了看劳尔手里的小酒杯,发出了一声哼笑。
“酒是个好东西,他能让我忘了很多。”
劳尔也看了看手里酒杯,跟着笑了两声,招呼着酒保直接拿来了一瓶酒,接着一挑眉微笑着对格朗泰尔举起了瓶子。
“曾经有个人让我把这该死的酒瓶子放下。”
“哦?也有人这么和我说过。”
“您放下了么。”
“那您就不会在这里见到我了。”
他们都有些自说自话,说完了就继续往嘴里倒着酒,还互相看着笑着。
“您说,她是不是不爱我。”
“哈,多好,您还有怀疑的余地。”
“我该给她她想要的。”
“他不屑于那些。”
“她属于音乐,所以我应该放她走。”
“去那战场上!奉献他的一切,为了他的理想!”
“她的歌声,她是音乐天使——”
“他是云石雕像,他是阿波罗……”
两个人说的明明不是一件事,却顺利的连接了下来,而又同时安静了下来。
劳尔还是把酒倒进了杯子里。
“你还年轻,小伙子。”
格朗泰尔哈哈的笑了几声,笑着笑着却没了声音。
“我的确年轻,却也没什么机会了。”
劳尔探过头去,身边的人仿佛是在检查自己的身体,劳尔这才注意到他的衣服有些破烂,甚至有些泛了脏的暗红色。
“别太早失去希望。”
“可能我把我的希望都给了他,所以他才会那么的耀眼。”
格朗泰尔又抬起头来,哈哈的笑了两声,他总是喜欢笑的,笑里面又带着醉意和嘲讽。
他的眼睛不亮,眉头也没有舒展开来,一直是有些惆怅的样子的。
劳尔拍了拍他的肩膀。
“会好起来的。”
“哈,九三年的歌。”
劳尔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何况格朗泰尔干脆哼了起来,劳尔也跟着哈哈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两个人又安静了下来。
“您真的相信会好的么,您爱的人……最终的结局,或者什么别的,说实话吧先生,您是在安慰我。”
劳尔没说话,他的确是在安慰格朗泰尔。
“也是在安慰您自己。”
真是个令人讨厌的小子。
格朗泰尔看到了劳尔红着的脸皱起了眉毛,又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醉着的时候您就会忘了,多美妙啊,再多喝一点儿酒,就会感觉什么都过去了,什么革命,什么爱情什么英雄主义,都去他的吧!杯子满了就够了,不是么,先生。”
劳尔哈的笑了一声,看着格朗泰尔对着自己挑起来的眉毛,看起来……噢,这个人真的算不上好看。
“是的,杯子满了就够了。”
格朗泰尔又唱着什么,他似乎总是喜欢唱歌的,接着就趴在了桌子上,像是有些醉了的样子。
“小伙子,你和我很像。”
“不,先生,一点儿也不。”
格朗泰尔迷迷糊糊的说着,他坐的歪歪扭扭,好像下一秒就要滑到桌子低下去,声音也朦朦胧胧,让人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
在这个时候,劳尔觉得自己听错了也是有情可原的,毕竟那句话说的太过奇怪。
“先生,至少您和您爱的人都还活着……”

“子爵?天呐,我……真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梅格?噢……我在这里多久了。对了,那个年轻人…?”
“先生,您大概是喝高了吧。”
酒保拿起了滚在吧台底下的一个绿色的酒瓶子,随手擦了擦摆在了架子上。
“你说什么?”
“您昨晚一直是一个人,先生。”

FIN

————————————————
请叫这酒吧魅影xxx
这根本不是拉郎,这只是一个超越时空的灵魂交流
我怎么就觉得R不爱E了就OOC了我大概没救了…
子爵我大概没救了,还是人物不熟悉啊……
其实老不死就看了一半嗯
打tag的时候一脸懵逼不知道该打啥系列

评论(3)
热度(35)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