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EE//革命之音

※魅影不小心附身到了大R身上的一个故事。
※魅影R/安灼拉
※厚颜无耻的当做给你们的点梗hhhhhhhhhhh @beanca @Flauta 
※写的很水…

——————————————

光影流动的地下剧院,他安静的趴在钢琴上,身边睡着他的天使。
克里斯汀,那美丽的音乐天使,完美的嗓音,诱人的面孔。哦天呐,他的天使,为他而歌唱,为他而拥有。
他已经准备好了婚纱,为了他的天使,为了他梦一般的愿望,梦一般的…
魅影猛的睁开了眼,视线却依旧模糊,四周被吵闹和酒气包围,喧嚣和吵闹让他的头隐隐作痛,嘴里还有些小麦遗留下的甜味。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头还能昏沉成这个样子,魅影伸出手,抓了抓自己痛的难受的头——毛绒绒的棕色杂毛。
自己的头发是这样的么?
附近似乎是有很多人,魅影并不喜欢这样的地方,他下意识的去确定了脸上的面具,却摸到了一张完整的脸。
这不是自己。
他一下子清醒了许多,揉了揉眼睛,面前是一排排酒瓶,自己之前大概是喝醉了的,发黄的衬衣上沾满了酒渍,这让他无法忍耐,而他确实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正常人了的,就算不用镜子他也能摸出来,完整的头发,完整的脸。
甚至还无法抑制的打了个酒嗝。
周围人哈哈大笑起来,这让魅影觉得太过丢脸,站起来便想要先离开这里,不熟悉的地方让他心慌,却是刚站起来,他就见到一个人皱着眉头看了过来。
魅影看着他,金色的长发,温润的五官却有凌厉的眼神,穿着红色鲜艳的衣服,仿佛高高在上的,不断发出光的太阳。魅影这句不属于自己的身体也在叫嚣着,哦,靠近他吧,去追逐他吧,那座完美的云石雕像,去吧,去吧,我的——
“克里斯汀…”
他的天使却只是给了他一个瞧不起的目光。
“你又喝醉了,格朗泰尔。”
那不是克里斯汀,魅影却也挪不开自己的视线。他的灵魂在这具不属于他的身体里呐喊,那人仿佛天使一般,透过身躯灼烧着他的灵魂,那声音能把刚毅和温柔夹杂在一起,他不屈的性子和天生美妙的嗓音合为了一体,让魅影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再去听听那声音。
“快起来,别在这儿碍事儿了。”
那人凑了过来,在自己的脑袋上锤了一下,转身就离开了。
朋友一般的举止,不远不近,正好是魅影渴望的,又不触及他可悲的,自我厌恶自尊心的范围。
“安灼拉!来,这边!”
另一处桌子上响起声音,那人转身过去,魅影过滤了所有的话,只留下了一个单词。
安灼拉。
他的天使,安灼拉。

魅影很快就稳住了自己的脚步,他跟着安灼拉的步子走了出来,站在了阳光底下。
他不知道多久没有这么直接的沐浴在阳光之下了,魅影感觉眼睛有些难受,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怎么就这么从地宫里走出来了,不过很快这具身体就习惯了,只要揉揉眼睛就能在阳光下睁开眼睛,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你在干什么呢。”
安灼拉回头看一眼,今天的格朗泰尔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虽然一直是醉醺醺的,可是现在看起来他好像是根本没有搞清楚状况,完全是迷惑的样子。
您看看他,他甚至在阳光下研究着自己的手指,触摸着自己的头发和脸,好像他是第一天知道自己的样子一样。
“我……”魅影开口,自己的声音有些奇怪,这可不是一个音乐家应该有的嗓子,而更像是被酒精浸泡过久而沙哑的无法使用的嗓子,这让魅影觉得很不舒服,他用力清了几下嗓子,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好一些。
安灼拉只是看了他一眼,一样的皱着眉头。
他对格朗泰尔起了一点儿兴趣,也不算兴趣,只是魅影的行为和日常的格朗泰尔差距太大了。
“别太过火了,酒精会毁了你。”
魅影看着安灼拉,那个青年的声音是完美的,虽然可能还未经过训练,可是那声音……噢,如果稍加雕琢,他不会亚于克里斯汀!而且那雕琢般的面容,似乎是身体的直觉让魅影涌起了一阵冲动。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一个箭步走了上去,抓住了安灼拉的胳膊。
“安灼拉,你会唱歌么?”
安灼拉眼里写满了怀疑,魅影甚至看到了他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嘲笑,而魅影仍旧那么看着他的时候,他便有些生气了。
“你真的以为我们在演出什么歌剧么,格朗泰尔?”
“你瞧不起音乐?”
“不,音乐固然美妙,可是我们现在有更高的追求。”
“有什么比音乐更加美妙!”
“格朗泰尔,我不想与你过多纠缠。”
“不,安灼拉,我不是格朗泰尔。”
安灼拉楞了一下,他看着面前的格朗泰尔,还是那张脸,还是一股酒气冲到他面前来,表情却的确大有不同,那副严肃认真的样子,真的和安灼拉认识的格朗泰尔太不相同。
可是他不是格朗泰尔的话……怎么可能?安灼拉不是个喜欢神学或者什么的人,他也不想去多做研究,可是面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让他不能理解。
“叫我……艾瑞克。”
魅影犹豫了一下,他下意识的在安灼拉的眼睛里捕捉着自己的形象,没有面具,不是恐怖的面容,他也许可以不再做一个幽灵了。
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也许是安灼拉对他的吸引力太大,才会让他报出了真实的名字,而他并不喜欢这样。
“不要告诉别人,安灼拉,他们没必要知道。”
安灼拉点了点头,他们没必要知道这种超自然的事情,就算面前的是一个鬼怪,如果不能对革命有什么好处的话,那么也无济于事。
“好吧……我暂且相信你,先生,如果您对我们的事情没有兴趣的话,您可以离开了,我向您保证,您的一切都是安全的。”
“不!”
魅影双手狠狠的抓住了安灼拉的肩膀,几乎是强迫他面对着自己,他看到了安灼拉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惊讶,也许自己身体的主人和自己的性格差距太大…不过这都无所谓,他不能让面前这个人离开自己,何况现在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幽灵了,不是么。
“那您要加入我们么。”
他看到安灼拉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疑惑,或者是微笑,他也分不清那到底是什么感情,但是他把魅影的手拍开了。
魅影并不知道什么革命,他也没有兴趣,他只想让安灼拉歌唱起来,那一定是天使般的声音,他怎么都不可能放过这种机会。
不过魅影可以判断出来,他们的枪支,他们的组织,他们的对话,很轻易就能让人判断出来这是一群准备反抗政府的学生们,而魅影也读书,也知道历史,那么这就很容易判断出来。
所以,他很快就知道了,面前这个天使一般的人物也许很快就要陨落了。
魅影犹豫了一会儿,他仍旧是抓着安灼拉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迟疑着,是否要这么做,是否要这么冲动,为了这美丽的……
“先生,我们都该为了自己的权利和自由而奉献一切,不是么。”
安灼拉说着,看着他,却是看到了魅影露出了一个笑容。
“安灼拉,为我歌唱吧。”
“我会让你们胜利,所以,为我歌唱吧。”

所有人都以为安灼拉会拒绝的时候,安灼拉同意了。
“这对我们的革命有好处的……现在还不是我们进攻的时候,韬光养晦,朋友们。”
安灼拉这么说的时候,公白飞一脸纳闷儿的看着他,仿佛见到了什么怪物。
“说吧,安灼拉,怎么了。”
“格朗泰尔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安灼拉这么跟过来问的古费拉克说着,把刚才的法学典籍放在了一边,抿着嘴,低着头,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复杂表情。
“这就是你去唱歌的原因么?”
“不,是这个。”
安灼拉把一盒子弹放在古费拉克和公白飞面前,有继续数着。
“三十杆枪,十盒子弹…他弄来的。”
“天呐!”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发出了感叹,接着压低了声音。
“他是怎么弄到的?”
“不知道。”
“什么时候,他是不是和政府有什么联系?”
“我不知道。”
“这很危险,安灼拉。”
“我知道,飞儿。”
“我们要注意格朗泰尔,他有什么不对。”
“不…不必这样,”安灼拉揉了揉头发,把子弹收了起来,“他的确是有目的,而这个目的与我们不冲突……所以我们只要把他当做一杆枪,好好的使用就可以了。”
“这和我们的原则有违。”
“飞儿,好好想想我们是为了什么。”
安灼拉对着两位朋友说着,他曾经有些动摇,可是现在完全稳住了心思——他们的革命不是儿戏,虽然没有真的领头人,可安灼拉必须支撑整个团体,而对ABC来说,一个能提供外援的魅影可比一个只会喝酒的格朗泰尔有用多了。

可是魅影的确投入在里面了,他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建立起了人脉,然后利用他以前的经验,从各种地方搜刮了不少的物资和信息提供给了安灼拉。
“您今天可不专心。”
安灼拉把手里的谱子放到了桌子上,看着魅影的眼睛。他们这样歌唱已经有;两三个月了,安灼拉的确有副好嗓子,再加上魅影这个出色的老师,他已经能把简单的曲段唱的像模像样了。
可以说安灼拉是魅影第一个从头带起的学生,也是投入心血最多的一个人。
“我没有办法专心,艾瑞克。”
“缺少子弹,还是缺少什么信息?”
格朗泰尔那副邋遢的样子早就被魅影收拾的干干净净,头发用发胶理了上去,换上了合身的衣服,脸上也没有了一直醉醺醺的红晕,虽然相貌无法改变,可是气质看起来俨然是一位上流社会的绅士。
安灼拉这种时候也忍不住多看魅影几眼,有的人有的是容貌,而有的人的气质更胜容貌。
“只是时机问题,我们现在缺少一个合适的时机,再这么下去,人们的热情都会消散的。”
“拉马克将军。”
安灼拉看着魅影微微笑了笑,仿佛胸有成竹。
“你有什么计划么。”
“事情一直在我掌握中,我的安灼拉。”
魅影明显比以前会自信很多,他会微笑着走到安灼拉的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用不缓不急的语气说着,不亢不卑,一切的疯狂和热情,魅影把他们全都内敛进了心里。
这次他需要沉住气,安灼拉不是克里斯汀,不是两三句话就能吓住的小姑娘。
“您只要好好唱歌就可以了,当初我们的交易就是这样的。”
安灼拉皱了皱眉头,他谈不上喜欢这些音乐什么的。
而魅影转身在纸上唰唰的写了什么,用火漆封了口,放在了桌子上。
“您负责唱歌,我负责把您需要的给您,不是很好么。”
他现在只想听见安灼拉的声音,日趋完美的声音。虽然他不可能在这里真的开办一场音乐会,可是只要想到这是他自己创造的天使,这是他一个人的天使,他便激动地忍不住颤抖。
“很快了,下个周,也许伽弗洛什就会告诉您关于拉马克将军的事情了。”

安灼拉拿到了魅影给他的歌,是关于革命的歌曲。
唱起来的确激情澎湃,告诉着人们时间就要到了,他们革命的时间就要到了。
那首歌安灼拉唱了三天,伽弗洛什就冲进了酒馆里,大声的喊着——
“拉马克将军去世了。”
安灼拉看着仍旧坐在角落里的魅影,那个人举起了杯子,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一整天魅影都没有出现。
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街垒,也没有出现在任何地方。
好像他消失了,根本就不存在在这个世界过,连带着格朗泰尔一起从这里消失不见了。
一天的战斗让每个人都精疲力尽,中途混进来的沙威,死去的艾潘妮,捡了子弹就再也没回来的加弗洛什…安灼拉已经没什么再能强求的了。
“你们有人有父母的,有儿女的,应该离开了。”
安灼拉说完看着所有人,转身进了屋子,留下古费拉克还在张罗着外面的事情,现在安灼拉需要的是思考。
“子弹和枪还有,就算被水淋过了了,我这里还有。”
“艾瑞克?!”
安灼拉猛的抬起头来,面前的那个人就是那天之后就不见的魅影,还带着那副掌握之中的笑容,看着自己。
“你去了哪里?”
“不用你担心…你的音乐呢?”
“你疯了,这个时候说音乐有什么用?”
“你若是这个时候唱一支歌,只要一支,我便让他们明天少上一门大炮。”
“炮?他们要用炮?!”
安灼拉抓住了魅影的肩膀,他不知道魅影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这种消息,他应该怀疑他的,可是长期的援助让安灼拉选择了相信。
魅影只是点了点头,他在思考。
就算自己真能让政府少上一门炮——就是个买通军官的事儿,也许用一大笔钱——可是只要一门炮就能让这个小街垒消失,能让他的天使再次离开。
魅影一直在试图避免的就是这个,他多多少少知道结局,却不知道怎么避免。
也许应该把这个少年囚禁起来……魅影一瞬间这么想着,又很快的制止了自己,就算他能禁锢这个少年,那也不能让他真的拥有这个少年。
这么想起来当初的克里斯汀真是太容易屈服了,不过这完全没有可比性。
魅影自顾自的叹了口气,他拍掉了安灼拉的手。
“您听过我唱歌么?”
“我不关心这个,你先把大炮的事情…”
“我会帮您处理掉一部分的,可是其他事情,我无能为力。”
魅影犹豫着,他还是有办法救安灼拉的。
到底是不是在救他,他的生命和克里斯汀不同,安灼拉的生命不是为了音乐而存在的。
而魅影知道自己爱上这个人了,从第一面开始,追随着这具身体的本能爱上了他,又因为他天使般清脆而又有力的音色…
“跟我走吧,安灼拉。”
魅影看着安灼拉,而安灼拉也看着他。
突然的,那天使笑了起来,就像第一次见到他一样,带着不屑的目光,哈的笑了一声。
“格朗泰尔,无论是酒还是音乐,你始终不懂我到底想要什么。”

魅影知道。
安灼拉不要酒,更不要音乐。
他想要革命,他想要死在这里。
谁也救不了他。

安灼拉站在阁楼上的时候,已经只有他一个人了。
面前层层包围的是士兵,他没有任何的选择,他也只想为了祖国而献身。
“先生,您们会为您们的举动后悔的。”
安灼拉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他是唱着歌,一步一步稳重的走上来的。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an
——This is a music of the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 again…
士兵们扭过了头,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会出现一个美声音乐家,而且还穿着一件斗篷一般的衣服,怎么看怎么奇怪的走了上来。
而没有人开枪,只是安灼拉对着那个人微微一笑,加入了他的歌声中。
——When the beating of the drum
——echo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
安灼拉当然知道,这是魅影给他的曲子,也是他在魅影那里学到的曲子。
而魅影就站在他面前,陶醉的听着,指挥着,突然大声喊着——
开枪吧!
士兵们一愣,的确跟随着指挥官的命令开了枪,只看的烟雾弥漫了过去,之后两句尸体倒在了地上。
音乐的声音还在耳边响着,并未消失。

“您热心于革命么?”
“不?那您热心于音乐么?”
巴黎街头有一个怪人,他有些金色头发,带着白色的面具,在大街小巷宣讲着,偶尔也歌唱着。
那个人身边有另一个人,经常只是站在他身边而已,不说话,也不插嘴,像是监视一般的站着。
“从前的我的确年轻又充满激情,可是韬光养晦,从内部改变也是很重要的…哈,我以前有一个朋友也这么跟我讲,可是我没有听。”
带着面具的人说着,结束了今天的演讲,从上面走了下来,看了一眼那个其貌不扬的家伙,挥了挥手。
“放弃了么?”
他哈哈一笑,在那个人肩膀上拍了拍。
“你呢?”
那个人也是一笑,摇了摇头,两个人的答案是一样的。
永不。

Fin

————————————

魅影身为一个魔法师xx咳,一个神通广大的人物,他救了E,然而E不方便抛头露面,魅影就给了他自己以前的面具
E仍旧要革命,魅影仍旧试图把E改造成一个音乐家。
若是问为何魅影这么执着于E,不合理啊…我只能说,因为魅影用的是痴汉R的身体啊哈哈哈哈哈剧情强行xx
不然他俩估计问个好就分道扬镳了吧

写着写着想到,大E曾经说,难道这只是富家子弟的游戏?难道我们是为了听歌剧的权利而战斗?
魅影:???你不听歌剧?那我们还谈个毛,分手!

这篇真的很水,抱歉。

————————————————————

忍不住想写另一边。
大R绝对是去搞笑的。

——音乐天使,我的人生导师,您…
——啊?小姑娘,噢天呐你好可爱,来喝一杯不?
克里斯汀:????
——没事儿喝一杯,来跟伟大的革命家去…唱歌?唱什么歌!没用的事儿,喝酒!
克里斯汀:????
感觉看错了人,小心的迅速掀开面具。
然而大R,还带着那张脸傻笑,喝高了。
——行,唱歌…哎?我会唱歌了?噢天呐,来,跟我唱…来喝酒!好时光!你一杯,我一杯!喝!
第二天的子爵。
禁止了克里斯汀去地窖。
因为,未成年人喝酒对身体不好。
克里斯汀,你再喝下去都能去隔壁唱那谁,master of the House 了好吧!
后来的剧院再也没有出事儿。
因为那个“魅影”,戴着面具冲上舞台了,虽然醉醺醺的,但是唱的不错,还调戏所有的金发美人。
地窖改成酒窖了。
魅Da影R从此放飞自我,带着剧院众人走上人生巅峰,和老板们成为酒友,跟随身体爱上克里斯汀,跟随灵魂爱上子爵,三个人成为好兄弟,除了觉得魅Da影R胡说八道之外没啥大毛病。
幸福美好的唱唱歌喝喝酒,回头赚赚钱一片其乐融融。
…………
这特么的太神奇了。

评论(8)
热度(42)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