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三莫//作者被三个莫扎特追杀中

※米扎豆扎小小扎
※路过的萨大大和主教一脸懵逼
※舞法天女AU 你没看错 舞法天女AU 有病不吃药系列

——————————————

从前,有一个叫做音乐之心的东西,那东西是由天女守护的,然而有一天,一个邪恶的人把它他偷走啦!所以就需要有正义之心的天女们来把音乐之心夺回来!
在音圣女列奥波尔多和乐圣女阿洛伊思亚的寻找下,他们终于找到了两个圣女!

可能有点儿不对,但是,我们就叫他们圣女吧。
吉他圣女,豆·莫扎特!
魔笛圣女,阿玛迪·莫扎特!
当音圣女列奥波尔多把象征魔法和带着音法的豆豆包和小小包交给两位圣女的时候!

“这是啥东西。”
豆扎特一脸嫌弃的看着列奥波手里那个白色的小包,拎起来看了一圈,又看了看小扎特手里那个红色的,好像一个小礼服一样的包,一把把那个白包塞回了列奥波手里。
“我不要这个破玩意儿。”
“你回来!如果你拿了这个东西,你就可以获得世界上最高的音乐力量!”
豆扎特和小扎特面面相觑,互相点了点头,交换了一下意见。
“不要,我们已经有这种力量了啊。”
“而且!逢赌必赢!!”
列奥波把豆豆包往豆扎特手里一塞,小扎特一脸抗拒的想要把那个包丢出去的时候,却看到豆扎特满脸惊喜的抱着那个包,蹲下来就对小扎特认真的说。
“你看,阿玛迪,我有了这个就能赢了赌局,就能赚钱了,然后就可以让你安心的谱曲了,对吧!”
说完了豆扎特就好像怕列奥波把那个包收回去一样飞快的跑掉了,小扎特腿短追不上,气的直蹦脚的时候,列奥波把小小包郑重的往小扎特面前一放。
“这个包,具有着能让豆扎特不去赌博的能力!”
小扎特毫不犹豫的把包一收,小腿巴拉巴拉的就跟着豆扎特跑了。
不过旁边的阿洛伊斯亚看了看,一脸怜悯的看着跑掉的两个人,对着列奥博摇了摇头。
“你这么骗他们真的好么……”
“不行啊,现在的孩子,不骗一骗根本就不听话。”
说着列奥博从眼角挤出一滴晶莹的泪水。

“不过,你们还需要找到第三个天女。”
后来列奥博邮寄了一封会说话的吼叫信给两个扎,两个扎看着那封信叽叽呱呱的嘴,严重考虑着要不要把它给抓下来。
“第三个天女是……”
那封信的叽叽呱呱陪伴了他们一路,终于要说到重点的时候,小扎却已经耐不住性子了,直接扑了出去把吼叫信一把给抓了下来,之后还满脸开心的把皱皱巴巴的信递给了豆扎。
“这个已经不能说话了吧,拜托,他终于说到重点了啊!”
小扎看了看那封信,又展平了,戳了戳它的嘴巴。
“……咩……萨……多……”
小扎又一脸,你看,它还是能说话的!的样子把信递给了豆扎,然而豆扎看了一眼就随手扔在了地上。
“鬼知道咩萨多是个什么啊。”
豆扎翻了个白眼,刚走了没几步就看到面前有一个……不好说,有一个眼影特别好看的家伙,感觉好像和自己不是一个画风的黄头发家伙。
手里还提了一个一看就有牌子的男士包。
并且特别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走上前对着两个人行了一个看着就很夸张的礼。
“我就是你们说的咩萨多……如果你们乐意的话可以叫我莫扎特。”
“我也是莫扎特。”
小扎也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
”我们都是莫扎特啊……”
豆扎和小扎点了点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尴尬感。
“那你们叫我沃尔夫冈?”
“我也叫沃尔夫冈。”
小扎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
“你们不该也都正好叫阿玛迪……”
“阿玛迪乌斯,对,是我。”
空气中的尴尬已经快要爆棚了。
米扎特咳嗽了一下,思考了一下,又观察了一下。
“不然你们就叫我咩萨多吧。”
沃尔夫冈· 绝望·咩萨多·米扎特。

“凭什么他的就是名牌男包,我和小扎的就是个儿童包?”
“大概是因为他是个意大利人,来自巴黎?”
“不公平对待,不干了,罢工!”
“不行。”
“凭什么!”
“就凭我是你爸爸!”
豆扎把豆豆包往地上一摔,去你的家长威胁!!

“所以我们一定要把音乐之心从科洛雷多手里夺回来!”
豆扎从列奥博那边儿抗议回来之后就激情十足,好歹是表面上激情十足的振臂高呼,小扎也跟着振臂高呼,不过米扎犹豫了一下……
“那个,音乐之心不是在萨列里那里么?”
豆扎小扎一脸迷茫,萨列里是哪个……
米扎一脸更迷茫,科洛雷多是哪个……
管他呢,反正你们先练习一下你们的,音法吧!
然而当豆扎和小扎开始往下落小星星而米扎开始丢玫瑰的时候,三个人就觉得他们应该统一一下意见了。
“你看,星星砸人多疼啊,玫瑰拿着也不好弄,对吧。”
“但是玫瑰也扎手啊,而且杀人于无形,对吧。”
“但是星星还能烫伤人啊。”
“玫瑰还能有芬芳。”
“你那是攻击性的么?”
“给你闻不行嘛?”
小扎默默地拿起自己包里自带的羽毛笔,在米扎腿上扎了一下,疼的米扎嗷嗷的叫了两声,却还是一脸的自豪。
“你们看,玫瑰刺儿扎人还是很疼的!”
小扎翻了个白眼,把小包往身上一挂就走了。

所以,战斗。
战斗?这东西存在么?
科洛雷多还有出息一点儿,坚持到了豆扎的第二首歌,你看看那边的萨列里,表面一本正经,内心里溢出来的音法都已经唱着美好的痛苦了啊!!
米扎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蹲在了小扎背后。
小扎丢过去一个你干什么的眼神。
“嘘,安静,我觉得敌人太强大,我打不过。”
痴汉力什么的,比音乐吓人多了。
而豆扎刚把一首全都是脏话的歌唱完,自己一边唱着一边拿着小喇叭吹着,后来干脆连小喇叭都不拿了,说道难听的地方就直接过去戳一下科洛雷多的胸脯,唱完了就站在对面看着科洛雷多。
“轮到你了啊。”
嗯,回合制。
科洛雷多看了看豆扎,清了清嗓子。
“我放弃这一回合,您再唱一首吧。”
豆扎刚嘲笑完躲在小扎背后的米扎,就看到科洛雷多来了这么一句,整个人都有点儿傻眼了。
“我的音法用完了……”
贼实诚。
科洛雷多想了想,拿出一张列表,在上面圈圈点点,然后给豆扎看了一眼。
“您还可以唱变成国王的王子,您忘了,来,唱吧。”
豆扎愣了愣,一把把科洛雷多手里的那张表给抢了过来,发现上面写得全是自己的音法!!
“你从哪儿弄来的!!!”
“研究的,没啥,你看我也有一份儿。”
说着萨列里也从手里拿出来了一份儿列表,递给了小扎,小扎看了看,顺手给了米扎。
“……你确定这个要我们一起唱?”
米扎暗搓搓的露出来一个脑袋,指了指列表的最后一首。
“对啊,活到爆啊,我没有您活不到爆的。”

等等。
小扎看着两边两对都在研究音乐的家伙们,突然反应过来一个问题。
我们,不是来抢啥啥之心的么?!
不过现在看起来他们和睦相处是什么鬼?!
而且,就有我一个懵逼脸?!
小扎感觉很心累,并且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ende

就结束了?
对啊,就结束了啊
这种没吃药的东西,你指望能有什么正经结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评论(8)
热度(36)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