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1789+ER//同居三十题——相隔两地的电话

※1789萝卜丝丹东德穆兰大学生AU带ER小孩儿
※生活轻松小文
※文笔?文笔大概跟着马拉一起泡在浴缸里了,不存在的

————————————————————————

罗伯斯庇尔从来都不是个熬夜的人,就算熬夜了也很少和丹东一起在屋子里欢声笑语的——他们一般是讨论一些严肃的学术性东西——而且更少的时候会把楼上的安灼拉给吵起来。
格朗泰尔算是治不住安灼拉的起床气了,只能打着哈欠拽着安灼拉的胳膊,跟着气鼓鼓的小家伙从楼上摸着楼梯一路摸到了罗伯斯庇尔的门口,然后两个软绵绵的小拳头锤了锤门。
“先生们,我们已经睡了!”
“噢……可是现在才十点。”
丹东说着,却是看了一下床头的闹钟,尴尬的一笑,耸了耸肩。
安灼拉把小胳膊一抱,严肃的说着。
“看到了吧,十一点了,先生们!我和格朗泰尔在这个时候需要睡眠!”
在安灼拉软糯糯又气呼呼的声音里还搭配着格朗泰尔哈的一声哈欠,配上两个小孩子的睡衣,说服力十足。
“实在是……”
“实在是对不起,安灼拉,格朗泰尔。”
“德穆兰先生!”
一个本来不该在屋子里出现的声音就这么响了起来,两个没睡醒脑子都不转的小家伙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虽然还是气鼓鼓和软糯糯的样子,可是参进去了点儿惊讶看起来就没那么难对付了。
“德穆兰先生不是去英国了么!”
“电话,或者电脑,什么都行。”
罗伯斯庇尔把安灼拉拉了过来,指了指丢在床上的一个电话,脑子里飞快的想着怎么能让小家伙的脾气少一点儿,不过安灼拉好像觉得出差了的人打个电话回来理所应当,在旁边丹东和电话里的德穆兰都道了歉的份儿上,他也没那么气了。
毕竟来之前就被格朗泰尔顺了一圈儿的毛,安灼拉也不就是个不讲道理的硬茬子。
“德穆兰先生,您安顿好了么?”
电话那边传来温柔的笑声,德穆兰的声音一直让人听起来舒服得很,“当然,谢谢你,小家伙。”
“不过啊,您可别再这么晚了给丹东先生还有罗伯斯庇尔先生打电话了……哈……我……我的确很困了…”
格朗泰尔揉了揉自己的红鼻头,迷迷糊糊的样子总让人感觉他能下一秒就栽到地上打起呼噜来,这个哈欠打的他眼睛里都蒙上了一层水雾,看起来像个商场里的红鼻头丑娃娃,可爱得很。
“小家伙们,你们先去睡吧,我们会小声点儿的。”
“卡米耶会给你们带英国特产的。”
丹东一把扶住摇摇晃晃的格朗泰尔,在他的小脑袋上揉了揉,安灼拉也跟德穆兰说了声再见,又跟罗伯斯庇尔说了一句早些睡之类的,跟着格朗泰尔离开了屋子。
格朗泰尔摇摇晃晃的,还记得喊了一声别带吃的。
“小家伙们走了。”
丹东往电脑桌旁边儿一靠,转的椅子直溜溜直转,罗伯斯庇尔瞪了他一眼他也不管。
“你们也该睡了吧。“
德穆兰的电话里也安静得很,还带着回音,听起来像是在走廊里,而且还特地的压低了些声音。
“没事儿,乔治他睡了一下午。”
“马克西姆下午两点才起床。”
电话那边儿发出来一阵笑声,“你们小声点儿,不然小家伙们又要醒了。”
丹东和罗伯斯庇尔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
“不过啊,你们两个还真是有趣。”
“怎么有趣?”
“看起来像一对吵架的情侣。”
丹东和罗伯斯庇尔楞了一下,对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又看着手机看了半天,才听见那边爆发出来一阵爽快的笑声。
“卡米耶,卡米耶,卡米耶!你这个小捣蛋鬼!”
“我们爱的可都是你,卡米耶。”
罗伯斯庇尔瞪了一眼丹东,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大的X,又使劲的在自己嘴上捂了一下,不过看起来手舞足蹈的样子实在有趣的很,所以丹东自然而然的哈哈的笑了出来。
“……嘿,乔治,你笑什么呢。”
电话里的德穆兰明显只是把那句话当了个玩笑听着,并没在意的问着丹东。而丹东看着罗伯斯庇尔憋得红红的刚松了口气,又起了坏心思。
反正是隔着个电话,他乔治·雅克·丹东什么也不怕!
“因为……马克西不让我说。”
”闭嘴!乔治!!啊我的天呐,你今年是个三岁的熊孩子么!!我一定要把你的脑袋砍下来!!!”

不过德穆兰只是哈哈的把这当成了一个玩笑,至于后续发展还是以后再提。

说到电话,其实格朗泰尔和安灼拉也各自都有一个电话,先不说他们到底和不和家里大人们联系,两个孩子之间也是会打电话的。
只不过他们两个能打电话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毕竟他们分开的时候都不算多。
所以当罗伯斯庇尔看到格朗泰尔坐在楼梯上打电话,而且电话里还传出来了安灼拉的声音的时候,他好好地搓了搓耳朵,又在屋子里环视了一圈,确定自己不是真的听错了,才接了杯咖啡,坐在沙发上。
就饶恕他一次吧,他只是太过好奇了……而且德穆兰不是说了吗,让他多关心关心格朗泰尔,这也算个好时机不是么。
罗伯斯庇尔往咖啡里加了点儿糖,他发誓他不会把听到的事情告诉任何人,而且他就听一会儿,就一杯咖啡的功夫,他绝对会用最快的速度喝完这杯咖啡的。
格朗泰尔当然看见了罗伯斯庇尔坐在那儿了,小眼睛转了转……算了,随便他,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儿。
“再买两个橙子吧。“
罗伯斯庇尔把咖啡放下,感激的看了一眼格朗泰尔,而小家伙说了几句,也就把电话放下了。
“抱歉,格朗泰尔。”
“没事儿,罗伯斯庇尔先生。”
格朗泰尔蹦跶了几下坐到了罗伯斯庇尔的身边,熟练地从沙发缝里翻了几下,翻出来一瓶杜松子酒,打开瓶盖,在茶几上拿了个杯子就喝了起来。
“记得下次再帮我带一瓶,这个就行。”
“所以你把安灼拉支出去买东西就为了喝酒?”
格朗泰尔吐了下舌头,嘿嘿笑了两声。
“是啊。”
“而且,罗伯斯庇尔先生,你不觉得安灼拉的声音在电话里格外的好听么?”
“不,只有你觉得。”
“那太棒了,我不用像您和丹东先生一样苦恼了。”
“啊,那可真好啊。”
罗伯斯庇尔一把抢过小孩子手里的杜松子酒,对着丹东的门翻了个白眼儿,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被辣的吸了一大口气。
“还有三天卡米耶就回来了,乔治的烂摊子让他自己处理去吧!”
“您真的这么想的?”
罗伯斯庇尔看着小孩子贼溜溜的眼睛……
“你要是这个时候也只知道安灼拉就好了。”

TBC

————————————————
迷之出现了三巨头感情线
嗯……好久没写这个了没手感了……
请见谅!

评论(12)
热度(32)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