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亲子分//老子很不爽,所以要打你

※心情如题
※无脑小甜饼

————————————————————

承认吧,世界上总会有一些没理由的事儿。
比如,馅儿朝地的披萨,没有别人手里甜的水果,难看的新发型,还有被打了一拳头的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的确感觉一脸莫名其妙,他就是听到敲门,于是打开屋子门,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了就被罗维诺一拳头砸在肚子上。这小子也不是小时候那个软糯糯的小毛球了,被砸一拳头让他感觉快要一口血吐出来了。
“离我远点儿啊番茄混蛋!”
然后还带着委屈的语气丢下这么一句话,罗维诺一个转身就走了,留的安东尼奥一个人怀疑人生。
这事儿不对啊,罗维这突然就跟吃错药了一样……
安东尼奥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罗维诺还真没手下留情,不过好在从第一天遇到这个小家伙的时候他就在用脑袋顶自己,或者砸在自己的床上,某些意义上这一拳头也不算什么。
这个世界上,除了安东尼奥之外绝对没有第二个人会在这个时候还在心平气和,甚至带着一股担心的气息想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是前几周基尔来家里的时候非要拉着他跳僵尸舞,所以罗维生气了?
不对啊,那次罗维后来自己也跳的停不下来不是么。
或者是前几天弗朗西斯过来的时候,和罗维争到底意/大/利菜和法/国菜哪个更好吃,最后罗维不高兴了?
也不对啊,后来他们还互送红酒了不是么。
那就一定是昨天费里西安诺来的时候……
可是费里那么可爱,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安东尼奥又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他觉得自己是想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了,还不如直接去罗维诺的书房里问问比较合适。
谁让俺是亲分呐。
安东尼奥抹了一把辛酸泪,突然觉得还有点儿幸福……算了,反正基尔和弗朗也不在,抖M就抖M。

安东尼奥推开门的时候下意识捂住了肚子,不过罗维诺并没有打过来,他只是躺在床上看手机。
看见安东尼奥过来了,罗维诺眼睛微微动了一下,又继续看着屏幕,还皱着眉头,一脸不想和人说话的样子,但是眼睛又偷偷的瞄着安东尼奥。
看安东尼奥还不过来,眉头就更紧了。
这么明显的暗示很可爱不是么?
安东尼奥忍不住放罗维诺多皱了一会儿眉头,直到他的脚趾已经开始抓被单的时候才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不高兴了?”
“要你管啊。”
“对啊,俺管的,罗维什么事情都可以跟亲分说!”
“……你的撩妹技术过时了,混蛋,别试图在意/大/利人面前撩妹啊。”
“亲分说的是实话而已嘛。”
罗维诺白了安东尼奥一眼,没说话,继续看着手机。
这就让安东尼奥感觉到了很大的危机感——生气的罗维诺会打人,会起来骂人,可是现在他这么安静是要……
“滚出去!”
噢,没问题了。
安东尼奥被一脚踹到地上之后有些欣慰的想着。
所以他就坐在地上,趴在罗维诺的脑袋边儿上看着他,然后不怕死的戳了戳他的脸。
于是一拳头打过来,躲开。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滚蛋!老子今天就是不爽所以想打你不行么!”
罗维诺突然蹦了起来,一副突然爆发气急败坏的样子,却是让安东尼奥一拳头给打在了头顶。
“来啊,打啊,打的过亲分就让你打个够!”
安东尼奥的眼神变得微微认真了一点儿,罗维诺当然就毫不犹豫的打了过来,被安东尼奥一把扯到了床下,两个人还真就混打成一团,谁都没下重手,也都没手下留情。
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两个人衣服都乱七八糟的,罗维诺的鼻子出了点儿血,安东尼奥的腿上青了一大块儿,整个屋子都狼狈的不得了。
罗维诺蹭了一把鼻血,抹在安东尼奥衣服上,往床上一躺。
“妈的,真过瘾。”
安东尼奥也捂着青了一块儿的眼,随便在椅子上一坐,嘿嘿的笑着。
“舒服多了?”
“是,但是你这个混蛋真不留情。”
“不留情的话,罗维你可不是就破个鼻子的问题啦。”
安东尼奥又坐,或者说摔回地上,懒洋洋的在床底下摸了摸,摸出来一个小医药包,拿出来纸,爬到罗维诺身边就给他擦起了鼻子,全然不顾罗维诺惊异的眼神。
“等等,混蛋,你计划好的?!”
“是啊,罗维想打一架,那亲分就准备下后置处理嘛。”
安东尼奥一把把罗维诺的脑袋抓了过来,把纸卷了一下塞进他鼻子里,罗维诺不舒服的把纸球揪了出来又重新自己做了一个,顺便用脑袋砸了安东尼奥的脑袋。
“哇……不行不行,亲分不能再打了!”
“谁要和你打啊番茄混蛋!老子再不爽也不和你打架了!”
“嘿嘿,那要亲分安慰你,揉揉头,抱在怀里……”
“闭嘴,恶心死了,老子一个大男人。”
“小时候都是这样的啊?”
“老子二十多了!”
“那心情怎么样了?”
罗维诺扭头白了一眼身边的熊猫眼,在他脑袋上恶意的按了一下,听着安东尼奥又嗷嗷的叫了起来才躺了回去。
“还不错吧,混蛋。”

End

——————————————————

我也不知道这ooc的玩意儿是啥
反正我现在想找人打一架
没人
不爽

评论(9)
热度(59)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