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仏英//一生一次的亲吻

※梗来自某仏英群的深夜60分
※然而我就是要发糖x
※北米双子预警

——————————————————————————

弗朗西斯又从那条小路路过了。
那条生着常春藤的小路,旁边的孩子唧唧喳喳的吵闹着跑过去,身边的情侣享受着树下带来的绿茵,老人们也三三两两的坐在常春藤的下面,讲着家长里短的事情。
“先生,您好,又是来这里读书了?”
跑过来的金发少年对着弗朗西斯羞涩的笑了笑,旁边他的兄弟已经在呼喊着弗朗西斯的名字,对他招着手,一边儿蹦着一边儿说这些什么“快来这边”的话。
“不,哥哥我今天不是来读书的。”
“那你就是来看亚瑟的!”
那个头发看起来硬些的小子跳了起来,哈的一声拍了拍手,接着就让他的兄弟小声的指责了一句,才抓了抓脑袋,嘿嘿的笑着。
弗朗西斯并没有介意,只是温和的笑着,看着这两个兄弟。
“柯克兰先生在等您。”
“谢谢你,马蒂。也谢谢你,阿尔。”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双胞胎相视一笑,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带着弗朗西斯往里面走着。

路过那面红色的墙,绕过那个长满蓝色小花的花圃,穿过人工湖上的小木桥,双胞胎带着弗朗西斯进入了那栋白色的大楼。
推开门,双胞胎弟弟就大呼小叫起来,小跑着跑到亚瑟身边,大声的喊着。
“亚瑟!弗朗来啦!嘿,快看看!”
“闭嘴,臭小子。”
亚瑟抬起眼睛,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把手里的茶杯放下,绿色的眼睛微微的抬了一下,哼笑了一声。
“哈,弗朗西斯?”
“是啊,哥哥来找你了。”
“切,闲的没事儿过来干什么。”
“尝尝小亚瑟的下午茶,哥哥可是很久没有尝到了。”
弗朗西斯把手里提着的袋子放下,从里面把精致的茶点一样一样的取了出来,双胞胎早就离开了屋子,就剩下亚瑟板着脸,一副不乐意的样子看着弗朗西斯把袋子里的那些看起来就很好吃的小东西摆在了桌子上,这才取出来了一个茶杯,放在了他的面前。
“怕你被噎死,胡子。”
“那哥哥可是要谢谢小亚瑟了。”
弗朗西斯哈哈的笑了两声,毫不客气的端起茶壶给自己的杯子里倒满了茶。亚瑟也不客气的挑了看起来最好吃的那一块,动作绅士的小口吃了起来。
“怎么样?”
“腻歪,难吃。”
“反正配小亚瑟的茶是足够了。”
“你说什么呢胡子!我的茶可比你这些破玩意儿好吃多了!”
“哦?哥哥我倒是觉得只是一般般。”
“哈?那你把茶杯放下。”
“不,润润喉,以免真被小亚瑟你说的什么蠢话噎死。”
“能噎死你这个胡子也算是一大乐事。”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坐在窗户下的桌子旁喝着下午茶,吵吵闹闹的说着些关于到底是谁更差劲的问题,直到弗朗西斯抢过来亚瑟手里最后一杯茶,故意用不太优雅的方式一口灌了下去,气的亚瑟抓起来剩下的三四块点心全都塞进了嘴里,让点心给噎的真的咳嗽了起来,这才结束了两个人之间一场你来我往的战斗。
“小亚瑟真是打算为了哥哥的茶点献出生命啊。”
弗朗西斯给亚瑟倒了一杯水,一边儿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一边儿打趣的说着。
“咳……我可没兴趣,蠢货。”
亚瑟咳嗽了几下,却看着弗朗西斯哈哈的笑着,自己也跟着哼了一声,坐回椅子上一脸生闷气的样子,也不说话。
弗朗西斯又坐回他的对面,托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人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脸红彤彤的,那个气鼓鼓的样子,无论过了多少年弗朗西斯都看不够。
“喂,小少爷,真生气啦?”
“谁会因为这个生气啊!”
“那哥哥让你生气试试?”
“你有毛病啊!我生气很有趣么胡子!”
“啊,小亚瑟生气的样子很有趣不是么,就像一只知更鸟。”
“你生气的样子才是有趣啊,像只青蛙一样,一鼓一鼓的!”
又一轮的争吵,这两个人似乎学不会安亭一样的又开始了针锋相对。
“哥哥可从来不会那么不优雅,小亚瑟倒是天天……”
“闭嘴吧胡子!不然就让你见识见识柯克兰的厉害!”
“哦?小亚瑟你……”
弗朗西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话说到一半,亚瑟便几乎是飞一样的站了起来,一脚踩在了桌子爱上,俯下身,抓住了弗朗西斯的脑袋,温暖的嘴唇贴上了对方的唇,牙齿轻轻地在他的嘴唇上留下痕迹,接着便是压得弗朗西斯惊讶的坐在椅子上,连反驳这件事都给忘了,甚至连找回呼吸都需要一段时间,全部注意力都在那柔软而富有技巧的舌头上,还有离自己如此之近的呼吸之上。
“哈,像青蛙一样。”
亚瑟终于结束了这个吻,得意的擦了擦嘴,看着面前脸红着,呼吸仓促的弗朗西,露出了一个耀武扬威的笑容,从桌子上回到了位子上。
“亚瑟,你……”
“怎么样啊,哦,胡子,我可警告你,你可别想碰我!”
弗朗西斯脸上的表情绝对不是震惊,他猛地站了起来,连东西都没有拿的就跑了出去,只留下亚瑟得意的哈哈笑声还留在屋子里。

“马蒂!告诉哥哥,亚瑟他好起来了么!”
“不……先生,您怎么了?”
马修看着弗朗西斯渴望的眼睛,他是冲一般的跑了过来,整个人都乱糟糟的,说起话来都上气不接下气,只是抓住自己的手紧紧地,语气里充满了惊喜和期待。
“亚瑟他……”
“嘿,弗朗,你别冲动。亚瑟他并没有什么好转……三年前什么样,他现在还是什么样。”
阿尔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膀,他是同情这个老者的。如论是谁,拥有一个忘记了一切的恋人都是痛苦的,何况那位恋人只记得自己二十岁时候的样子,只记得自己是怎么要做出一切让那个对头讨厌的事情,却忘了他们是怎么亲吻,怎么拥抱,怎么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一起度过了三十余年的温馨时光。
“先生,柯克兰先生还是那个样子,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新的……无论他做了什么,他第二天也不会记得的。”
“哥哥知道。”
弗朗西斯冷静了下来,他无奈的笑了笑,叹了口气,又转身往亚瑟所在的那栋楼里走着,有些希望,更多的是新的失望。
“你要乐观点儿,弗朗。”
阿尔弗雷德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膀,像在教育一个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说着,却看着那个法/国人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把白金色的长发又梳理了一下,看着英/国人所在的方向。
“哥哥要赶紧回去……哥哥忘了,这次亲吻对小亚瑟来说,是一生唯一的一次。”

END

————————————————
其实是出自某群的梗
然而群一直罢工死活发不上去……
就,罢工了。
直接丢lof了

评论(3)
热度(33)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