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lof已卸江湖再见】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仏英//耐心

※海英x若法
※哥哥我爱你啊!!!2017生日快乐!!!踩线!!

———————————————————

“你在干什么呢,小东西?”
“看海鸟。”
“今天没去玩你的过家家?”
“那不是过家家,亚瑟,哥哥我是在记录海上生物的动态。”
“哈,动态。”
亚瑟把自己的帽子摘了下来夹在胳膊低下,跟着弗朗西斯一起趴在甲板边上,看着身边那个刚刚能够到栏杆的小不点儿,海风吹的他的蓝色裙子飘飘扬扬的,头发也飘飘扬扬的,而弗朗西斯就扒着船边儿,垫着脚,昂着头,用他那双蓝色的大眼睛盯着天上的云彩,嘴里还哼着歌。
亚瑟也抬头看了会儿天空,海上的天蓝的和海一个样,如果看久了还好,久了就觉得无聊的很。也不知道弗朗西斯是怎么能每天都趴在这儿看的。
也许是发现了亚瑟脸上带了一丝无聊,弗朗西斯看着天空的脑袋歪了过来,昂着脖子看着亚瑟。
“金点的各左点播一酿。”
“好好说话,小子。”
“今天的和昨天不一样,亚瑟,你不该看不出来吧?”
亚瑟在弗朗西斯脑袋上敲了一下,弗朗西斯嘟了下嘴,把脑袋正了回来,靠在船边看着亚瑟,带着一丝坏笑看着亚瑟。
“堂堂柯克兰船长不会看云彩?”
亚瑟没说话,只是又看了看天上的云。今天的确是个好天气,几乎没什么波浪,天上的云也只是薄薄的一层。
“嘿,傻了?亚瑟,被哥哥的美貌折……”
“拿着,小家伙。”
弗朗西斯话刚说到一半,就被亚瑟把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按在了额头上,他一把把亚瑟推开,而亚瑟则顺势把手里的东西一抛,正好掉在弗朗西斯的手里。
弗朗西斯拿起来看了看,那是一个小盒子,打开是一只蓝色的宝石耳钉,看起来就不是什么便宜货。
“送你的。”
亚瑟说着盘着腿坐在了甲板上,帽子丢在了地上,红金色的袍子铺散在地上。这样他看起来比弗朗西斯稍微矮了一点儿,微微昂着头,拖着下巴看着他。
“嘿,小亚瑟,你怎么想起来送哥哥礼物了?”
弗朗西斯咯咯的笑着,把耳钉拿了出来对着天空看着,眯着眼睛看着。那只耳钉反射着淡蓝色的颜色,打在了弗朗西斯的头发上,看起来像是点了一点小小的蓝色小花。
他弯下腰,笑着看着亚瑟。
亚瑟也看着他——该死的,这怎么可能是个男孩子!——所以亚瑟往后撑了一下身子,看起来有些慵懒的样子,哼笑了一声
“战利品,随手的。”
然后他又补充道。
“今天是儿童节,给你这个小鬼的。”
“今天可不是儿童节,而且哥哥我今天就成年了。”
“在英/国是……呵,你成年了?别闹了小丫头,你有多大,十岁?”
“十四岁,亚瑟。而且哥哥我不是小丫头。”
“噢,十四岁。”还有三年。
“你在瞎想什么,亚瑟!”
“没事。”
亚瑟的目光在弗朗西斯身上上上下下的扫了一遍,咳嗽了一声站了起来,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脑袋,看着船那边儿的不知道是什么方向。
“有什么愿望么?”
“亚瑟你竟然会问哥哥这个?”
面对弗朗西斯有些惊讶的目光,亚瑟又咳嗽了一声,把帽子扣回脑袋上,目光仍旧盯着那群船头正在划拳的船员,点了点头。
“没别的意思……只是今天你生日。”

柯克兰船长的船上从不收留女人,无论是什么原因,他认为女人在海上实在是太过碍事儿。起码柯克兰船长还没见过真能帮上他忙的女人。
而弗朗西斯,这个看起来像极了个丫头的小伙子,是亚瑟花了两千个金币,从海上的奴隶贩子手里买来的。
而他不是个奴隶,其实只是个打杂的孩子,一个看起来刚在海上没待几天,还干净又漂亮的孩子。
亚瑟看到他的时候,他正穿着那身蓝色的裙子,手里拿着个麻绳,坐在甲板上编着不知道什么东西。而弗朗西斯看到亚瑟的时候,却是嘿嘿的笑了两声。
“先生,您真帅气,怎么样,要把我买走么?”
的确,漂亮而优雅,就算脸上有些脏了也不能抹除亚瑟对弗朗西斯的第一印象——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天使,纯洁而可爱。只是可惜,他还是个船长。
“我的船不收女人。”
“啊,我不是女人,您好好听听哥哥说话。”
弗朗西斯看起来很无奈的样子,他自己站起了身来,毫不客气的把裙子掀了起来。那底下什么都没穿,性别明晃晃的摆在了亚瑟面前,虽然是海盗,可是也没人会直接掀裙子。
“放下,小子。你可不是个妓女。”
亚瑟咳嗽了一声,蹲下身去帮小孩子把裙子放好,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盯着那个满眼贼光的奴隶贩子。
“一千五百,然后……”
“少啰嗦,多给你五百,这个孩子叫什么?”
“弗朗西斯,先生。”
亚瑟挥了挥手,身后的海盗刚把金币箱子抬了过来,弗朗西斯就把脚往亚瑟面前一伸,露出上面一个生锈的破铁链子,笑嘻嘻的对着亚瑟。
“哥哥现在属于你了。”
还不等奴隶贩子说什么,亚瑟就抽出腰间的刀,直接把链子砍断,接着就一把把孩子抱了起来,让他把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揉了揉孩子红彤彤的小脚。
“叫我亚瑟。”
“好,亚瑟。”

“这个不就是礼物?”
“你还可以说个愿望。”
“没什么愿望。”
弗朗西斯一个转身跳上了一个木桶,摇摇晃晃的玩起了跳房子的游戏来,蓝色的裙子在海风里晃着,身子也跟着晃悠着,随意的回答着亚瑟的话。
“我以为你会想要自由,或者别的。”
亚瑟站在原地,平时威严的船长样子消失的一干二净,反而像个傻乎乎的孩子——他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他就那么看着弗朗西斯,张了张嘴,又抿了抿嘴唇,显得有些紧张的样子。
“嘿,亚瑟,哥哥我可不傻。”
弗朗西斯从木桶上跳下来,直接站在了亚瑟的面前,一把把他的帽子抓了过来。
“放下,小子!”
“哦?哥哥不过是看看,这种破帽子我还瞧不上。”
“这是船长的象征。”
“这是蹿长滴将征。”
弗朗西斯用带着法语腔的英语把亚瑟的话严肃的重复了一遍,接着又自顾自的哈哈笑了起来,踮起了脚,拍了拍亚瑟的肩膀。
“你在怕什么呢,亚瑟。”
“我?开玩笑,你是脑子进了水才觉得堂堂柯克兰船长在害怕?”
“噢——你当然怕,柯克兰船长。”
弗朗西斯看着亚瑟有些窘迫的样子,想要拳头砸他胸脯一下,却是在一半儿就被亚瑟一下拦住,把他的手紧紧攥在自己手心里。
“因为你每年都会问。”
弗朗西斯也没把手抽出来,只是微笑着,垫着脚,把脸凑近亚瑟的脸。
“什么?我没有!”
“噢——”弗朗西斯又发出了那个嘲讽的声音,“你每年都要问哥哥我生日想要什么,然后拿一副怕哥哥就这么跑了的表情看着我,从第一年开始,现在已经……”他回忆了一下,“第四年了。”
“这么久了么。”
亚瑟小声嘀咕了一句,完全没注意自己的脸已经红的厉害了。
“是,而且哥哥今年也没打算离开这个有吃有喝的好地方。”
弗朗西斯试着把手抽出来,却是被亚瑟攥的紧,两三次都没能成功,反而抽的手疼,也就放弃了。
“怎么,小亚瑟就这么害……”
“对。”
亚瑟的回答让弗朗西斯愣了一下,本来准备的调戏他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反而是看着亚瑟那双绿色的眼睛,该死的,他的眼睛怎么那么漂亮,明明是个海盗,自己的眼睛却像深色的翡翠一般。再加上现在这个严肃而认真的表情……
他难道不该像往常一样,拍拍自己的头顶然后转身就离开么!
“弗朗西斯,我害怕。”
亚瑟都能感觉到自己脸是红了的,却仍旧看着弗朗西斯,他的额头在不停的出汗,他第一次试着把心里话说出来,而不是在这个家伙面前转身就走,然后躺在床上想着他可爱的样子。
“你他妈的敢走一步,我就把你抓回来,捆在船舱里,哪儿都不能去。”
弗朗西斯的确是被吓到了的,他感觉自己的手快要被握断了,而且亚瑟的样子,看起来简直和对阵安东尼奥的样子没有两样!
“哥哥我……唔……”
亚瑟直接把弗朗西斯往怀里一扯,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唇,弗朗西斯也没挣扎,只是突然说着话就被吻上,那只舌头直接入侵了口腔的感觉让他有些不适,但是并不讨厌。
一吻结束,亚瑟并未放手,只是松了些力度,让弗朗西斯能把手抽了出去,拍了拍自己红了的脸,嘀咕着低着脑袋。
亚瑟却是一把把他抱了起来,像第一次遇见他那样,用手拖着他的大腿,让他坐在自己胳膊上。不过第一次的时候隔着裙子,这次直接拖上了大腿。
“你……咳,你才十四岁。”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小亚瑟?”
弗朗西斯用力拍了一下亚瑟的脑袋,不满的嘟着嘴,就任船长抱着他在甲板上前进两步,又后退两步,幸好一群海盗们还在喝酒——管他是不是真的还有的喝,这个时候没人想站起来换个位置——才没人看见船长这个尴尬的行为。
“再等三年,弗朗。”
亚瑟还是把弗朗西斯放了下来,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叹了口气,皱着眉头看着他。
“三年后你的生日,我会给你一份美妙的礼物,让你满意。”
“哦?那哥哥可是很期待……如果是吃的就算了。”
亚瑟哈了一声,转身一个人赶紧进了屋子,也没管弗朗西斯到底现在还在干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坐回了自己的床上,又看着外面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叹了口气,无奈的笑了笑。
耐心,柯克兰船长。耐心。

End

————————————————

一个仏诞一下午搞出来的东西。
嗯……没开起来,也没苏起来,啥都没起来。
Ummmm……可能会开车。回头

评论(4)
热度(109)
  1. 莞尔未央尘七【lof已卸江湖再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