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独普//烂摊子

※非国设
※亲情大过天

——————————————————

“基尔,快去看看你弟弟又干什么了!”
基尔伯特很讨厌“弟弟”或者“路德维希”这一类的词,在他眼里,这种词简直就是“麻烦”的同根词。
在家里要是父母喊了这么一声,那一定是路德维希又需要什么照顾了;而如果是在学校,连带着“基尔伯特”这个全名被喊了之后,多半又是瓦尔加斯哥哥抱怨着路德维希又去对他的弟弟进行了所谓的“骚扰”——可明明每次都是费里西安诺先去找路德维希!
无论到底是谁的错,或者到底路德维希有没有做错什么,反正基尔伯特是受够了。十几岁的男孩子,正是自己浑身都是劲儿的时候,基尔伯特自己还想和安东尼奥一起去搞恶作剧呢,哪儿想去给这个小自己五岁多的弟弟收拾烂摊子。
“好了好了,上帝啊!本大爷来了!”
然而无论是谁喊了最上面的那句话之后,他们得到的都是基尔伯特这一句话的回复。之后这个白头发的男孩总会一脸不耐烦的抓着脑袋走过去,然后把在地毯上爬着的,碎陶瓷前哭着的,大街上被欺负的或者是教室里被费里缠住的路德维希一把抓过来,往怀里一搂,然后在他脑袋上用拳头轻轻的砸了两下,嘿的笑一声。
“你帅气的哥哥大人来了!”
这之后,不管是什么事儿基尔伯特都会处理好。路德维希只需要在旁边看着就行了——基尔伯特也不指望这个今年才七岁不到的小孩子能干什么,他过来添乱不就挺好的了么?

路德维希这个公认的安静的乖孩子,大概只有到了基尔伯特眼里才是到处惹事儿的小弟弟。而毕竟只有基尔伯特一个人会不厌其烦的给他收拾了从小到大所有的烂摊子。
三个月的时候的尿布。
三岁时候不小心扯掉在地上,摔碎的花瓶。
五岁的时候爬上了树下不来。
七岁的时候作业被狗咬烂了,被老师留校。
九岁的时候要给哥哥做生日蛋糕,忘了家里昨晚糖和盐对换了瓶子。
十一岁的时候邀请费里来家里玩,深夜两个孩子睡在了客厅忘了回家,被罗维诺电话打到了基尔伯特那里,一顿劈头盖脸的乱骂。
十三岁的时候送基尔伯特去参军,憋眼泪憋到了小脸通红。
基尔伯特不得不说,他这么想的话还挺怀念那个小弟弟的,虽然又麻烦又事多,还帮不上什么忙,可是一个把自己当英雄并且处处崇拜着的弟弟谁不喜欢!
不过他可不想在军队里看到路德维希
这可不是开玩笑!保护麻烦的小弟弟的事情当然是要帅气的哥哥大人来做。阿西脑子可比本大爷聪明多了,能去学着科学技术之类的,或者是政治,军事指挥,什么都好,为国家出力的方式那么多,干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让他一根筋的参军呢?
整个世界都在打仗,万一遇到了危险可不是开玩笑的。
基尔伯特还不打算给路德维希收拾这么大个烂摊子,再加上家里不是还有母亲么,长子为国效力,幼子为家谋生!基尔伯特觉得自己的计划简直是完美!

所以当基尔伯特拿到这一年的新兵花名册的时候,差点儿就违反军规直接冲了出去,把那个L开头的名字按到他主人的脑门上,然后直接一巴掌拍回家去了。
阿西那个小身板能干什么!
然而第二天的贝什米特少校愣是在新兵队伍里看了一圈,都没找到自己的麻烦弟弟。他又看了看花名册,的确没错,可是……
“路德维希!”
“到!”
基尔伯特听到这个水平,甚至是微高一些的地方传来的声音的时候愣了一下,而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头发都梳在额头后面,又高又壮的男人的确就是当初买的憋红了脸的小家伙。
噢……上帝啊。
基尔伯特在内心感慨了一句,对着路德维希点了点头。既然路德维希的生长趋向不是想象中柔弱不堪的男孩,那么当然是要加入军队,为国效力!至于其他的……过几年战争结束了再说也不迟,再何况,还有他帅气的哥哥大人坐镇不是么!
这么想着,基尔伯特看向路德维希的时候也许是带了些笑容的,所以路德维希才会放缓了表情,对着多年不见的哥哥露出了一个微笑。
基尔伯特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列队的时候谁让你笑的?贝什米特,五十个俯卧撑。”

事实证明,路德维希的确适合军队这个地方,也许不像基尔伯特那样——他像是为军队而生——但是也算是佼佼者。
“你小子,终于不用本大爷给你收拾烂摊子了!”
基尔伯特在军营里喝酒的时候,把路德维希一把抓了过来,像小时候那样轻轻锤了两下他的头顶。兄弟两个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开心,笑的也痛快,酒当然是喝了不少。
至于第二天小贝什米特怎么被他哥哥又拿军规处置了一顿这个就另说。
“事情交给我就行了,我本来就是来帮你的。”
“哟呵!本大爷也能听到阿西这么说!我曾经真以为要一辈子听你说‘哥——怎么办啊——’!”
“那都是多少年之前的事儿了,哥哥就不要再说了。”
路德维希尴尬的哈哈笑了两声,不过很快就被基尔伯特扯到了别的话题上,十九岁的小伙子浑身都是劲儿,满脑子都是如何能帮上哥哥一个忙。
他终于靠近了他的英雄,放下了一切,不管是可能的学业,还是事业,或者是朋友的阻拦。路德维希毫不犹豫的追随了基尔伯特的脚步,并且一步一步在靠近。

“结果阿西你还是没了本大爷就不行!”
路德维希必须承认这是他的错误,一个小小的战略上的失误。他已经和基尔伯特的军衔相差无几了,而更多的战略规划的确是由路德维希来做的——他的哥哥更喜欢在简单的指导之后,亲自带兵上前线。
不过这次的现状已经不允许路德维希在指挥室里坐着了,他把枪刚拿起来的时候,就被一个人按住了手。
“像小时候一样,依靠本大爷吧!”
基尔伯特冲着路德维希一笑,接着换上了严肃的表情,迅速变换了军事部署,调动着所有的力量,试图力挽狂澜,把局面调整到还可以挽留的地步。
路德维希只能在旁边看着,就像小时候一样。
“你先去左侧部队,带着之前你的人。本大爷带精英小队直接从正面攻击。”
“不行!这太危险了!”
“哈?危险,你小子每次惹出来的事儿哪一次不危险了?噢——敌方那个毛胡子,能有罗维诺骂死人来还恐怖?”
基尔伯特笑着打趣了一句,却看见路德维希仍旧皱着眉头。
“贝什米特少校,这是军令,你没有任何权利反抗或者提出质疑,请立即去做。”
路德维希看着基尔伯特严肃的表情,握紧了拳头,点了点头。
“是,贝什米特中校。”

结果呢?
左侧部队一切平安,而中部直接受到了冲击,几乎是全军覆没。
每次路德维希再想起来那时候的事情,就会想起来基尔伯特最后无奈的说着“还是要本大爷给你收拾这个烂摊子”。
他还记得哥哥在自己十岁那年,去森林里找迷了路的自己的时候,把自己一下子抗在肩膀上,告诉自己父母那边已经安抚好了,然后狠狠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本大爷早晚要赔上命去给你这个臭小子收拾烂摊子!”
还好,他没真的赔上命去。
路德维希回头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睡得毫无形象的基尔伯特,明明已经算是中年人了,却和个孩子一样,越活越小。
退役的第一年就因为约了费里被拒绝而借机和被罗维诺拒绝的安东尼奥一起出去喝了个烂醉。
第二年街上路见不平,打架打的差点儿旧伤复发。
第五年养了两条大狗,回家就把家里撕扯的不像样。
第九年在家里找到了一把旧枪,竟然装上了子弹走了火,路德维希回家的时候发现客厅的镜子碎了一地。
就前几天,基尔伯特烤东西的时候还忘了把烤箱顶上的杂物箱子拿下来,差点儿直接烧着了。

路德维希叹了口气,回到客厅去把基尔伯特露出来的肚子找了个被子给他盖上,他可不想回头就带基尔伯特去医院待上一下午。
“净给人惹麻烦……”
然而路德维希埋怨之后,自己笑了起来。
收拾烂摊子这种事,不就是家人的责任么?

Ende

————————————————————————

好久没写独普,就随便写点儿什么?
想吃水果披萨
想吃麻辣烫里的龙虾丸
想吃菠萝
想吃……啥都想吃……
赶紧睡吧,明天就有的吃了

评论(10)
热度(67)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