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仏英//合约

※相互利用没有真心梗 仏英仏无差
※然而我写不太来?
※国(?)设半架空,和历史无关我就瞎写的

————————————————————

“亚蒂,你别哭了。英/格/兰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和我一样,不是么?”
“那……你……你也,也不喜欢和,和我,我在一起?”
“我们是国家啊,英/格/兰,国家是不谈喜不喜欢的。”
“弗朗吉,你会喜欢我么?”

亚瑟被手机铃声吵了起来,看了一眼打过来的A开头的名字,果断的把电话按了,想了想又掰了一下手机左侧的按钮,调成了静音丢在一边儿。
“喂,胡子,起床了。”
他往床边一坐,拍了拍床边,自己站起来打开衣柜,拿了一条西裤套上,就听见后面床上悉悉索索的声音。
“那条裤子不好看。”
“我不是小孩子,别命令我。”
“哥哥我就是说说。”
亚瑟没有回他什么,只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又回头看了看打着哈欠,把自己头发抓的乱糟糟的弗朗西斯。
“刚才阿尔弗打电话来了。”
“他说什么?”
“不知道,我按了。”
“啊呀,不是吧?惹了麻烦哥哥我可不给你收拾烂摊子。”
“大概就是早饭之类的,他约不到我自然会去约别人……我没兴趣在会议之前就和他在餐桌上对峙一局。”
弗朗西斯耸耸肩,他不想多去管亚瑟的事情,没有这个必要,而亚瑟也并不会真的就按照他说的去做了。当然,如果惹出来的烂摊子真的涉及到了法/兰/西的利益,他既然是首当其冲,也不得不去帮亚瑟的忙了。
“这条呢?”
“这什么审美,你睡糊涂了?左边第二条比较好。”
“阿尔弗喜欢这条,今天的会议我们还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顺便说一声,你最好别拿你的审美去在会议上怼他,我也没兴趣给你收拾烂摊子。”
亚瑟显得有点儿不耐烦,他又拿了一件衬衣套上。
弗朗西斯的手机振动了几下,他还没有从床上起来,于是靠在床头,拿着手机对着亚瑟晃了晃。
“阿尔弗雷德。”
“挂了,别惹麻烦。”
“暴力……早安,阿尔。”
亚瑟深吸了一口气,白了一眼弗朗西斯,在弗朗西斯答应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吃午饭之前把电话抢了过来,顺便把弗朗西斯的脑袋往床的方向按了一下。
“别随便约弗朗,我们中午已经有安排了。”
而弗朗西斯也很配合的在亚瑟的脸上亲了一下,正好让阿尔弗雷德隐隐约约的能听到一些动静。
“亲爱的,偶尔给其他人一些时间也可以。”
“难得见面,我不想让一个小鬼占用了我的时间。”
“嘿……亚蒂,亲爱的……”
他们两个说着的时候一直在看着对方的眼睛,自然而然的带上了笑意,就像最优秀的演员,即便是排练也会投入所有的感情。
果然大男孩嫌弃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亚瑟和弗朗西斯还在看着对方,却是换了一种眼神。
“快起来收拾,这样会迟到的。”
“哥哥我收拾的可比你快很多啊。”
“别穿紫色。”
“我自己有数。”

弗朗西斯和亚瑟,或者说法/国和英/国,到底什么时候从整天打成一团的对手变成了婚姻关系的,谁都记不太清楚了。
好像就是某一天,他们顺理成章的就在一起了。而其他人也只是点了点头,哦,他们在一起了。之后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发生。
不过是在外界看来,他们的关系坚不可摧。
国家婚姻这种事情多半是形式,对于两个国家来讲,只不过是一张压在文件底下的纸和朋友喝酒时候的笑谈。但是他们不一样。
看起来,弗朗西斯深爱着亚瑟,而亚瑟决不允许任何人触碰弗朗西斯,两个人都在拼命的对外散发着对对方的占有欲。
而对于两个人来说,这不过是可以保护他们利益的一种手段而已。
当时亚瑟一开门,就看见了弗朗西斯站在他的门口,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递给了他。
“你答应了?”
“嗯。”
“我还以为你骄傲到连时事都看不清了。”
“别这么傲气,亚瑟,你自己也没好到哪儿去,不联合起来我们都要吃亏。”
亚瑟被弗朗西斯的话噎了一下,两个人坐在屋子里,亚瑟泡了一壶茶,两个人就安静的看着那张纸坐着。
“这是要结婚,你可想清楚了,弄不好就像个欧罗巴一样。”
“啊,注意一下你自己的言辞,罗德里赫可不喜欢这种腔调。”
“他不在这儿。”
“你说的话将会代表我们两个国家的利益,就算你不为了自己着想,哥哥我可不能放你这样。”
弗朗西斯说的时候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亚瑟很少见到这个人严肃的样子,这个时候倒是被他的严肃表情震的根本不敢乱说话。
“……啧,知道了,胡子,我也不想惹麻烦。”
亚瑟说着给弗朗西斯倒了一杯茶,自己也端了一杯,一条一条的读着合约上面的事情。
这种合约一直是麻烦的很,大家都会把所有对自己有利的细节藏在字里行间,然后让别人一点一点去读出来。就算用了法/语这种号称最严谨的语言,这种套路也不会少。
“这个是什么东西?”
“哪个?”
“三章十二条。”
哦,那个。
弗朗西斯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他知道亚瑟一定会对这条提出异议,而现在的亚瑟正好就是拿着这张纸,一副要把他拍在弗朗西斯脸上的架势,皱着他的粗眉头,用那双绿眼睛盯着自己,好像下一秒就打算再把百年战争重演一遍。
“谁要和你真做情侣啊!”
“我们不是只需要一个形式,亚瑟。”
弗朗西斯伸出手,微微皱了下眉头,手往下挥了挥,示意他坐下。
“你疯了?”
“现在联合起来的国家太多了,而且容易联合就容易分散,容易被击破。”
亚瑟刚坐下,就看着弗朗西斯微微一笑,站起来附身吻了过来——甚至是双手把亚瑟伸出来阻拦他的手按在了桌子上,强行的吻在了亚瑟的脸颊上。
“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关系坚不可摧。”

“这个恋人关系也包括在床上么?”
“哈?你倒是想的挺具体的……有兴趣?”
“以防万一。”

“哟!好久不见!亚瑟!你真的不考虑和Hero我去吃上一顿么!……当然,弗朗吉也一起去吧!”
“只是附带品么?哥哥我真是伤心啊。”
弗朗西斯抬起头来看了看阿尔弗雷德,耸耸肩,用他那一贯无所谓的表情笑了笑,低头的时候看到了阿尔弗雷德手里的文件包,于是拍了拍亚瑟的肩膀。
“不去,之前就跟你说过了,我和弗朗吉有安排。”
亚瑟回头对着弗朗西斯露出一个微笑,弗朗西斯就干脆的在他脸上落下一吻,算是对他微笑的回应。
“嘿,大叔们,只是个合约而已……”
阿尔弗雷德做了一脸被恶心到的表情,抖了抖身子,吐了下舌头,把脑袋插在两个人中间,正好让两个人都能听见的位置。
“听说做太多会萎掉哦。”
“滚开,臭小鬼。”
亚瑟直接了当的把阿尔弗雷德的脑袋推到了一边儿,小伙子也不恼,只是哈哈大笑着看着两个人。
“因为哥哥我是真心爱着亚蒂的啊,这不仅仅是一个合约的问题,爱情的事情,阿尔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哦。”
弗朗西斯还是那副让人看不透到底认真还是玩笑的样子说着,亚瑟回头看了他一眼,而阿尔调侃了两句便笑着跑去干涉伊万和王耀的聊天去了。
亚瑟却一直还是看着他,微微皱着眉头。
弗朗西斯从来没有和他说过“爱”,即便认识了这么久,即便合约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即便弗朗西斯是个随随便便就拿“爱之国”当幌子的家伙,可是他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直接说出过“爱”亚瑟。
亚瑟就一直看着他,试图从他的表情里看出来些什么。
“好啦,亚蒂,我们回去吧。”
弗朗西斯把放在亚瑟身上的手松开,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刚站起身来的时候却被亚瑟一把扯的又坐了下去。
“弗朗吉,你会喜欢我么?”
会场里的人还没散完,仍旧有人在他们附近。弗朗西斯看着亚瑟那张有些认真的脸,和往常在外面一样,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
“亚蒂,我们是国家。”
“国家是不谈爱或者不爱的。”

End

——————————————————————

所以其实亚瑟并不是为了别的,我想的他的语气并不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才问你啊”
而是“你脑子突然进水了么?我要和你演到这一步?”
或者是“卧槽胡子你怎么了?这样的话我们要重新好好谈谈了”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亚瑟对真心是有渴望的,这个解释也很棒w

不过我个人的想法是两个人都渴望真心,但是都没有对对方拿出真心。

评论(8)
热度(44)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