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个人逼逼叨+圈地自萌

我的推荐是取关。

冷战//撞挡风玻璃上了吧,让你无证还想开车,没门!

※我真不想说我到底脑子里在想了些什么
※骰输产物
※顺便这是个没开起来的车,在此发誓除了剧情需要,我再也不开车了……

————————————————————————

“你在这儿做什么。”
“这种事情我们的Hero也要管了?看来真是最近精神得很。”
伊万看了一眼身后跟过来的阿尔弗雷德,哼了一声,把围巾整理到身子后面,确定自己在洗手的时候不会把围巾打湿。
阿尔弗雷德只是站在门口,皱着眉头,看着他捧起一捧水打在脸上,又深吸了一口气,透过镜子看着自己,露出一个和从前一样看起来温和可爱的笑容。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可是午休时间。我们的会议条约里并没有规定午休的时候不可以在卫生间里洗脸。”
阿尔弗雷德一时间没什么话好接,只是皱着眉头看着伊万。
“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打算先走了。”
伊万又看了一会儿镜子里的人,他觉得有些无聊,转过身去,抽了张纸,把围巾归回了日常的位置上去,往阿尔弗雷德的方向走了过去。而阿尔弗雷德只是站在那儿皱着眉头看着他,并没有打算让开一条路。
”Hero先生因为赢了和伊万的战争,所以兴奋地连俄语都听不懂了么?”伊万并没打算主动对阿尔弗雷德做什么,他必须接受自己现在的确处于弱势的这个现实,“或者说,我必须要说’give way’,甚至加上’please’,我们的胜利者先生才能给我让开一条路?”
“你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嘿,的确是苏/联……可是Hero我从来没想到会有……”
“你还是个小孩子么,阿尔弗雷德?或者你现在要跟我提你还不懂’国家’这个概念?”
伊万仍旧是笑眯眯的,却是有些咬牙切齿的说着这句话。他从一开始和阿尔弗雷德变成这种关系的时候就知道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国家之间就不该有什么人类一样的恋爱关系。现在的阿尔弗雷德倒是百年难遇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来和自己支支吾吾些什么事情。这在伊万看起来着实可笑。
”滚开,美/国佬。”
伊万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的拳头握起来了。他大概知道阿尔弗雷德到底是想来说什么的,无非是安抚和同情,但是他更喜欢像以前一样打一架来解决这个问题——俄/罗/斯现在的确打不过美/国,可是伊万不一定打不赢阿尔弗雷德。
“噢,苏/联的解体让你太过兴奋,所以吃了太多垃圾,现在连路都走不动了?”
“伊……万。”
“我真高兴美/国的垃圾食品没把俄/罗/斯的名字都给塞住。”
伊万说完这句话,很高兴的看到那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把拳头冲着自己挥了过来,停在了自己鼻子前的位置上,眼镜后面的眼睛里透出来愤怒的神色。
噢,这才对,我可爱的美/利/坚小伙子。
“别得寸进尺了,Hero的忍耐是有限的。”
“我们不如打破这个限……”
伊万的话还没说完,阿尔弗雷德的动作就继续了下去,拳头狠狠的打在了伊万高挺的鼻梁上。而伊万也就理所当然的接过了阿尔弗雷德的拳头,也没管自己的鼻子是不是被打出了血,就在他的肚子上回了一拳,正好打在扣子上,打的他自己手都疼。
该死的,如他所愿。
阿尔弗雷德早就忘了自己是想要来和伊万好好谈谈的了,不过看着伊万这张和自己吃痛,并且微微扭曲的脸,他突然觉得有些兴奋,好像是找回了好几十年都没有过的感觉了。
他没再说话,在伊万想要把他的眼镜打下来之前拽住了伊万的围巾,把他整个人都拽在了手里,然而他得到的是一个头槌,把他砸的感觉眼睛前面都是金星。
“眼镜。”
阿尔弗雷德站稳的时候,伊万已经一脚把他眼镜踹远了,又抹了一把鼻子——好像出了点儿血——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你可别忘了,下午还有会议。”
“对,探讨一下到底该怎样让俄/罗/斯更加糟糕的会议。”
阿尔弗雷德根本没管自己的眼镜——反正又不会真的被弄坏——而是盯准了伊万又打过来的时候,这次拽住了他的围巾,往他的手上缠了过去,甚至在伊万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别着他的手,往后绕到了他的背后,用力一扯,把人扯的险些倒在了地上。
体力差了这么多啊。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想着,而阿尔弗雷德就顺手把围巾又缠紧了一点儿,让伊万保持着一个有些难受扭曲的姿势站在那儿。
“Hero也不想一会儿太难看。”
阿尔弗雷德把伊万一扯,又在他的膝盖上踹了一脚,让整个本来就重心不稳摇摇晃晃的人彻底跪倒在了地上,压着自己的小腿躺了下来,手让阿尔弗雷德之前捆了个差不多,这样一晃,脖子上的围巾都差点儿给搞得捂住了上半张脸。
“你是想憋死我。”
“我想换个方法解决。”
阿尔弗雷德把脸凑了下来,却没想到伊万突然伸出双手,从上面压住了他的脖子,把阿尔弗雷德的头压了下来。在给了他一个吻的同时,用一种几乎要拗断他的脖子的力度把阿尔弗雷德的脑袋和自己的头一起扭了个个儿,让两个人的脑袋都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甚至还顺势的咬了阿尔弗雷德的舌头。
“你疯了么!布拉金斯基!”
阿尔弗雷德的脑袋被伊万勒在地上的瓷砖上。他根本不知道伊万到底从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劲儿,只是自己短时间内两次脑袋被撞,舌头又被咬了一口……噢,现在伊万干脆双手抓着他的脑袋在地上又补了一下,像是生怕自己不死一样。
“我也想换个办法解决,Hero先生。”
阿尔弗雷德眼前的金星终于消完了之后,才发现伊万已经以一种滑稽的姿态按着自己的脑袋,围巾又被扯了下来松松垮垮的挂在了脖子上,故意拿了那种甜腻腻的,曾经被阿尔弗雷德厌恶的不得了的声线靠在阿尔弗雷德的耳朵边儿上说着。
“老办法。”


全剧终。
绝望的我没有后续
我看出来了,我科目一没过
车?不存在的。
绝望。
特绝望

不打tag,不收目录

评论(1)
热度(15)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