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lof已卸江湖再见】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仏英//Body

※说好了睡觉结果没睡着
※种草bjd不如写文
※不涉及三次历史,涉及了我也是在瞎说x
※波旁组有,身体不专一有

————————————————————

他们当然做过,那些听起来并不能摆上台面的事情。
也许听起来十分的让人意外,可是在“他们”——所有的国家——之间,这便再寻常不过了。
“我们不是有着人类一样的驱壳么?”
忘了是谁曾经在和他的上司讨论起来的时候,面对着那个有些尴尬错愕的上司这么回答着。
“所以,我们和你们一样。”
“探索心,求知心,欲望。”
“仅仅是这样而已。”

弗朗西斯懂得这件事的时候,亚瑟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孩子。
所以当那个看起来柔弱的国家,因为不想睡觉而发现了上司和不知名女人的关系的时候,他好奇的推开了门,站在门口看着。
“您们在做什么?”
那位上司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国家问出这句话到底是出于孩童的天真,还是对他纵情的批判。于是弗朗西斯被搪塞了一个理由,糊里糊涂的就给人推出去了。
他并没有去找亚瑟,而是先去问了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安东尼奥。
“啊,那个啊。就是生理需求啊。”
邻国的大男孩给他仔仔细细的解释了一通——说是仔细,其实也不过是些少年人的话,听起来像是课本一样。不过弗朗西斯倒是听的入神。
“你去找个女人试一下就是了!不知道你们那里是不是……不过我这边儿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和我做这种事情的!”
安东尼奥笑嘻嘻的说着,接着两个少年就开始讨论起来了怎么样把这件事情变得更加美妙的学问。弗朗西斯也听的着迷,回去不久便和宫廷中的小女生把事情付诸实践了。
那的确十分美妙,弗朗西斯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而那位可爱美丽的少女仿佛也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您喜欢做这种事情么?”
弗朗西斯侧着身子,给怀中的少女了一个吻。而那个少女羞涩的笑着,用被子遮住了身体,轻轻的用手捏了一下国家先生的手臂。
“十分享受,先生。”
“您像艺术品一样。”
“那我也的确享受着您的雕琢。”
这是艺术。弗朗西斯这么认为着,那事情是令人享受的艺术,如同绘画或者音乐一般,应该是在神圣的殿堂之中,联系起两个陌生灵魂的事业。
他亲吻那个少女,而心里却得意的像个孩子。
——这是艺术,小亚瑟并不懂。而哥哥我又优先了他一步。

那时候他们都是在用这个作为炫耀的资本的。
亚瑟在第一次听弗朗西斯详细描述了那件事情之后,脸红的厉害,却是大声说着“我当然知道了!我做过的!”
但是他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大小实在是没有说服力,当然是让弗朗西斯好好的嘲笑了一顿。不过当亚瑟气鼓鼓的回去和上司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当然,人类身体不到十岁的国家大人当然被无情的拒绝了。
这就可怜了那个第一次和少年亚瑟共度夜晚的少女,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和自己亲密结合的帅气小伙子脑子里全是海那边儿的另一个国家。
“嘿,弗朗,我做过了!”
“哦?第一次?”
“……当然不是第一次!只是这次的特别棒,所以特地来通知你而已啊!别自以为是了!”
这点儿事儿当然瞒不住弗朗西斯,又戏弄了亚瑟几句之后,两个人开始谈起来了这件事。弗朗西斯就像当初的安东尼奥一样,把这事到底有多美妙变本加厉的夸赞了一番。
“所以,这是艺术,小亚瑟你可要精心的对待这件事才可以。”
“切……我当然知道了!”
亚瑟瘪了下嘴,脸微微红了红,之后便谈去了别的话题,直到两个人因为个什么衣服领子的款式之类的问题差点儿打起来的时候,才各自回了家去。
这之后才是两个人开始竞争了起来。
谁的经验丰富,或者是谁的技巧更加灵活,谁能让他们的“艺术品”更加的享受夜晚,甚至是谁的次数更多,两个人都要比上一番。
“再这么下去你都快要一夜情出名了。”
安东尼奥有一次这么评价着弗朗西斯,在这之后又给他介绍了两个贵族的姑娘,顺手给他关上了门。
“祝你胜过亚瑟。”
“亚瑟是谁?法/兰/西先生?”
“啊……不要在乎那些,可爱的小姐们……来和哥哥我享受这极致完美的夜晚吧。”

这样的状况大概持续了几百年,足够让弗朗西斯和亚瑟都从不谙情事的孩子成长为技巧丰富的大人了。
而这一切,他们的确开始厌烦了——这里的国家都开始厌烦了起来。他们开始试图抛弃这种欲望,而这不可能,于是这便像吃饭对于厌食症患者一样,无趣,却必不可少。
“那些艺术品仿佛凋零了,哥哥我终究是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
弗朗西斯在写给新认识的东方大国的书信当中这么写着,同时也叹了一口气。他自诩深知这门艺术,却不懂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又想起来了第一天夜里的那个少女,她脸上的幸福满足。
人类啊……大概总是和我们有些不同的吧。
那封书信寄出去之后,东方的大国给他的回复却简单至极。
“须求同。”
弗朗西斯琢磨了很久,却不明白东方人的意思。
求同,而什么才是所谓的“同”。
“那指的是一样的啊,这么简单的事情,弗朗吉你是怎么了?”
安东尼奥知道自己的朋友因为这种事情迷惑的时候,差点儿没笑的肚子疼。噢,情圣弗朗吉!他在心里偷偷的嘲笑了一句,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要试试么?一样的存在。”
“你?”
“噢,我不介意。”

的确,这让弗朗西斯获得了些许新鲜感。
不是他要的完美的艺术,可是的确同之前不同。
而这个时候亚瑟却还是在海峡那边儿,并没有多大认知的提升——毕竟和他关系不错的大陆国家是基尔伯特,而基尔伯特又拗着一股骑士团宗教的劲儿,根本不会和亚瑟讨论这些。
“噢……东尼的确很棒,可是他不是我想要的。”
弗朗西斯又和亚瑟讨论起来这件事的时候他这么抱怨着,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
“简单的半年一次,或者有兴趣的时候……啊,哥哥我再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大概就要疯了啊。”
“疯了不挺好的?”
亚瑟也无聊的托着下巴,他们早就过了在这种事儿上较劲儿的时候。几百年,顶多是谁家又出了什么新戏法儿,而比较巧的是弗朗西斯注重的是温柔对待艺术品,而亚瑟注重的是绅士风度,倒是两个人对过激的新把戏都没啥兴趣。
“啊,算了,亚瑟你是没办法理解哥哥我的。”
“哦?是么,蠢胡子。”
亚瑟挑了下眉毛看着弗朗西斯,两个人大概就那么互相盯着对方看了一分钟,谁都没多说什么,只是在较劲儿。
却是弗朗西斯突然的把事情提出来了。
“你要试试么?”
“什么?”
“和哥哥我做。”
“你还真是疯了啊,找不到女人了?”
“啊……这个世界这么丰富,小亚瑟就不好奇?”
亚瑟的确顿了一下,他不反感,这种事情只不过是欲望的处理,而弗朗西斯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在亚瑟眼里不过就是和炫耀了一番他的法/国料理之后,拉着自己一起吃一顿晚饭一样水平的事情。
不过这次弗朗西斯想做的是道新奇的菜而已。
“怕技术太差被哥哥我发现?”
“哈?开玩笑。”

那一次的夜里好像是和平常一样,不过是两个人又较劲儿了一场。
提不上谁给谁服务,不过两个人都享受至极。
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了解对方的身体——好像每个细节都在脑子里,如何做会让对方舒适开心又让自己享受到,他们都清楚。
“啊……这真是太棒了,不是么,小少爷?”
“去……你的!嗯……”
“哥哥我喜欢这个,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嗯……”
亚瑟从嘴巴里挤出一声认同,他既然已经享受到了,这种时候也不想再多去摆着架子,这种场合他一贯习惯于让身体支配头脑。
所以他撑起身子,给了弗朗西斯一个吻,而很快就得到了回吻。一对数百年来针锋相对的舌尖在这种时候也不会示弱,他们仍旧争吵着,纠缠着,直到精疲力尽。
“满意?”
“哦……还不赖,我总算找到你这个胡子有点儿用的地方了。”
“哈,这可算不错的夸奖。”
“下次我来。”
“哦?小亚瑟在要求下一次?”
“……不是!我,就是,如果你觉得喜欢你肯定会要下一次的,是吧胡子!”
“啊……哥哥我可不确定。”
“那你自己去疯了吧。”

他们大概一个月会做一次,意外的令双方都感觉舒服。
这并不能改变什么,也不会代表什么。
只不过是对欲望的渴求在对方的身上恰好得到了满足。
“哈?你说哥哥我喜欢那个眉毛?哦,你脑子里进了什么东西了,西/班/牙鞋匠么!”
安东尼奥说起来的时候,弗朗西斯毫不犹豫的否定了这件事。就像亚瑟被阿尔弗雷德问起来的时候一样。
“我对那个胡子怎么可能有兴趣!我宁肯在你这儿多待一会儿,都比去那个胡子那儿有趣!”
阿尔弗雷德又拆了一包薯片,嗯嗯啊啊了几声,他才懒得和亚瑟去争论这种事情,能出来结果就怪了。
“一起吃饭么?”
“来和Hero看电影吧!”
“不,今晚有约。”
弗朗西斯对着安东尼奥摇了摇头,套上了他的外套。
亚瑟也把阿尔弗雷德手里的薯片抢了过来丢在了一边儿,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鬼片,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哎?和谁啊?”
“不要动薯片——!嘿,亚瑟,你又出去哪里?”

“多弗那边儿。”

FIN

——————————————————
所以大概是个,因为身体而产生了爱,但是两个人都不自知的状况。
我这不算车吧,lof应该让我发
睡了睡了,晚安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