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萨莫//再相遇

*萨莫萨无差

*我又做了一个梦就随便写写,靠做梦为生xx小莫的称呼是因为梦里他这么叫的,我就这么写了

*我也不好说是什么AU,其实梦里这一切发生在北京的筒子楼……

————————————————————————


“大师?大师!是您么!”

莫扎特趴在破旧的栏杆上,他看到下面街道上路过一个头发花白的人。那人坐在轮椅里,好像听着什么音乐,双手缓缓地催动着轮椅,就在莫扎特的眼皮底下路过。

“萨列里大师!”

他踮起脚尖,大声的喊着。但是底下的人只是缓缓的前进着,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莫扎特瘪了下嘴,半塌着的身子一下子弹了起来,从楼梯上刷刷的跑了下去。他每路过一个窗口就往外张望着,看着那个缓慢的,却越走越远的背影。

“大师!”

他大声的喊着,却一点儿用的没用。

莫扎特低头骂了一句,这次他往下跑的时候连窗户都不看了,只顾着赶紧跑下去赶上萨列里,头也不抬的往下跑。一个转弯的时候和往上走的人撞了个满怀,莫扎特感觉自己满眼都是小星星,揉了好几下脑袋。

“您往上走也不看看呀!”

“莫扎特?”

莫扎特又揉了一下脑袋,才看见面前这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家伙。哦,好像是有点儿眼熟,以前是在哪里见过的……熟悉的很,却又不太记得。莫扎特不得不说他讨厌这种感觉。

窗外的萨列里!

“萨列里!”

他喊着,猛地往窗外看去。那个轮椅上的人已经从拐角消失了,莫扎特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忍不住叹了口气,确实听到黑衣服的家伙应了一声。

“您在这里做什么?”

莫扎特抬起头来,仔细端详了一下。

“啊!”

萨列里微微点了点头,站起来把还坐在地上发晕的莫扎特给拉了起来,看着他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对着萨列里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您在这里啊,我找了您好久呢。”


“您怎么会在这里啊?”

“……我不知道,不过还能见到您真的是太好了。”

“哈,这有什么的,您当然会见到我。我不就在这儿?”

“您太久不出现了,我们都以为……”

“我死了?哈,生命哪有那么简单就结束。”

莫扎特从台阶下蹦到台阶上,在石头地面上踩了几下脚,指着那个大喷泉给萨列里讲着。

“您看,这儿这个有名的喷泉。”

萨列里跟着他走了上去,顺着莫扎特的手看了看那个喷泉,皱了下眉头,哈哈笑了起来。

“您也会关注这些景点?”

“啊,为什么不。它们那么美好。”

“我以为您会……”

“不屑?”

“不感兴趣。”

看着萨列里笑着,莫扎特瘪了下嘴,对着萨列里翻了个白眼。

“您觉得我就知道音乐?”

萨列里对他笑了笑,没有多说话。

“噢,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比如这座喷泉,或者爱情。”

“噢,您如果能离那些女人远一些,我相信无论是我还是康斯坦斯都会轻松很多。”

莫扎特只是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在萨列里面前晃了晃。

“看电影么!”

“电影?”

“噢,您跟我去就是啦!”


“这十分有趣。”

萨列里站在电影院外面的天桥上,看着下面来往的车辆,又看了一眼莫扎特,他嘴里吧唧吧唧的爆米花已经吃完了,下意识的把手伸了过来。萨列里把自己的爆米花桶递了过去,让莫扎特抓了一把一个个往嘴里丢着。

“嗯,就是很有趣。不过和以前一样,那些音乐……如果他们管那个叫音乐的话。啊,很新奇,我来到这里之后才学着听这些。”

莫扎特嘴边还沾着爆米花的渣渣,一开始还在说着电影开头的音乐,什么现代音乐,吉他,科技。说到后来竟然讨论起来了女主演的眼妆。

“……根本都没弄得好!难看的要死!萨列里,您说呢!”

萨列里应和着点了点头,把最后一点儿爆米花往外倒了倒,方便莫扎特拿着更方便一些。

“我还没有见过这种故事,从时间上来说,这一切都不符合常理。他们根本就不应该碰面,这样的相遇只是徒增痛苦……但是的确精彩。”

莫扎特笑了两声,又伸出手,把最后一点儿爆米花丢进嘴里。

“这种故事可比以前的故事好看多了!噢对了,您要不要尝尝这里的食物。我可是很喜欢那个什么,什么……”

莫扎特一直在说着,却觉得身边安静了许多。虽然萨列里的确更多时候是在听着他讲话的,可是也会回应他一句嗯,或者点头,或者好歹是有细微的呼吸声的。

可是现在好像太安静了些。

“萨列里?”

莫扎特皱了下眉头,看向身边,却是完全没有了人。

“萨列里?大师?”

他四下看了看,探着身子桥底下也看了一圈,却是什么人都没看见。他还是趴在那儿,盯着桥底下来来往往的车看了很久。最后打了个哈欠,伸展了一下身子,回家去了。


莫扎特收到了南奈尔的信。他们有一段时间没有通信了。

信里南奈尔告诉他,她一直在和萨列里保持着联系。

莫扎特看到这儿的时候笑了起来。嘿,那位大师,为何不直接与我讲啊。

——萨列里大师去世了,就在三天之前。

莫扎特看着那个代表死亡的单词,皱了下眉头。他好像很久之前也听过这次词,那真的是很久之前了,有一段时间,这个词就像一只蚊子一样缠绕在他的耳朵边儿上,嗡嗡的飞着。但是时间久了蚊子也就飞远了。

现在这只蚊子好像又飞回来了。不过并没有之前那么让莫扎特觉得厌烦。

——他给我写过一封信,最后一封信。我觉得也许你会希望听到它,我亲爱的弟弟。

莫扎特点了点头,把第二封信拿了出来。

那是萨列里的笔迹么?莫扎特看了半天,他也不敢确定。他从前和萨列里通信的次数也不少,可是好像他的笔触是坚定的,而不是这样晃晃悠悠的,就像小孩子写出来的字。

不过莫扎特还是能认出来写了什么的。

——谢谢您。能遇到过您的弟弟沃尔夫冈的确是我生命中最美妙的一瞬间。他存在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好像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可是您放心,他仍旧过着美好的生活。

莫扎特拿手指头点了那些字,又看着最底下一行几乎快要变成一条颤抖着的直线的文字。哈的笑了起来。

——另附:我十分高兴我很快就能够再次见到那位天才了。


FIN


————————————————————

都是做梦梦见的。

之前发了个说说大概是说梦见了啥↓

好像是很多著名的人物都住在一个小破筒子楼,然后莫扎特也在。莫好像是有了能穿越时间的能力。一开始他就在那个地方坐着无聊,然后就看到了见面的萨列里。

于是莫就透过楼梯栏杆一直喊,大师,大师!但是萨列里耳朵不好用,莫就跨过栏杆拼命的跑过去,一遍跑一遍喊,大师,我是莫扎特,沃尔夫冈,你不记得我了么!

然后就在楼梯上,小莫撞到了年轻的萨,莫愣了一下,年轻萨就抱住了莫,说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很久了。

莫一直在看着那个走远了的老年萨,过了一会儿一脸迷茫的问了一句,大师?

年轻萨点了点头。

于是莫就笑了,站了起来说带他出去走走。

年轻萨就跟着莫在城市里玩,去看电影,去看喷泉,反正是看了好多地方,小莫也挺开心的,嘻嘻哈哈的。

然后他们路过一个特别大的天桥,天桥底下破破烂烂的就像个贫民窟,莫看了看那个地方,回头的时候就发现萨不见了。莫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萨,于是就回去了自己的地方。

过了几天他收到了南奈尔的信,南奈尔说萨列里很久之前就一直在和他通信。然后告诉莫萨列里去世了,把萨最后一封信给了莫。


没了。

值得一提的是,我梦见莫和萨出去玩的时候,有一段是萨帮莫拦人,拦爱因斯坦。

莫一直跑说爱因斯坦你干嘛不跟我说话,萨就严阵以待要往上扑,两个人一直追到筒子楼顶上。

爱因斯坦脑袋360度一转,做了个经典的吐舌头,把莫吓的全身一抖,下意识转身喊了一声大师,萨就开始笑,爱因斯坦一脸无辜的就走了



评论(2)
热度(21)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