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仏英//关于告诉学生如何处理人际关系

※中年以上设仏英
※味音痴全程交流,无cp向交流,不适者规避。
※冷战组出现。冷战组出现。冷战组出现。
※不得不说,我写的一股小马味儿

————————————————

“说吧,今天又是什么事儿?”
亚瑟从书里把头抬起来,把眼镜也摘下来放在一边儿,站起身来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座,略带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看着门口那个毫不客气的家伙。
“噢,柯克兰教授!这件事你必须好好的听我说!那个大块头,戴着围巾的那,该死的蠢……”
“你又和伊万吵架了?”
“不全部是,”阿尔弗雷德怂了怂肩,指了指自己衣服上扯坏的一块儿,大大咧咧的往亚瑟的沙发上一座,端起茶杯喝了一口,“Hero我揍了他一顿。嘿,你就不能喝点儿可乐或者别的好喝的东西么?你这茶烂透了。”
“那你最好把他放下。”
阿尔弗雷德在亚瑟的注视下端起茶杯,又给自己添了一杯。
亚瑟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好吧,阿尔,我知道你的确很讨厌伊万……可是这不是你每天都往我办公室里跑的理由。我的确是你的心理学教授,可是你……”
“噢,还有,我快完不成我的欧/洲史结课论文了,因为有一只蠢的彻底没救的熊经常在Hero的自习室里晃悠,而且还要和我抢同一本书,甚至还要在食堂里试图阻拦Hero吃第七个美味的牛肉汉堡!”
“你少吃一些是不错。”
“Hero需要能量,才能……”
“写你的欧/洲史结课论文?”
“没错!”阿尔弗雷德了点头,又从亚瑟面前的盘子里拿了一块巧克力曲奇,“这个不是你做的吧?”
亚瑟挑了一下眉毛。
“啊嗯,嗯,总之,嗯唔嗯唔,必须解决Hero和伊万的关系问题!”
“下次等你吃完曲奇再说话,你听起来和那些人早上会吃的培根一模一样。”
“嗯?那Hero一定看起来,啊嗯啊嗯,棒透了!(Awesome )”
“你要是再敢把渣渣掉在我沙发上就给我滚出去。”


阿尔弗雷德擦了擦嘴,才开始听亚瑟说话。
“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几个讨厌的家伙在身边?”
“噢!你是说卡里埃多!那个足球教练?”
“呃……我的确用那件事做过教学案例,可是那个时候我们都才初中,而且那只是一次球赛的竞争。你已经是大学生了,阿尔。”
“那你身边讨厌人的家伙还真不少。”
“哈,的确。”
“所以你要告诉我什么?别是什么给六七岁小女孩讲的友谊魔法故事吧?”
“只是觉得你和伊万的关系还有救。”
亚瑟咳嗽了一声,敲了敲桌子。他看见阿尔弗雷德在听见“伊万”这个名字的时候翻了个白眼,就像他年轻的时候听到另一个名字的时候一模一样。这让他忍不住笑了一声。
“Hero我可不觉得好笑,这很严肃。”
“好吧,一步一步来。”亚瑟也尽量严肃了起来,“你为什么讨厌伊万?”
“噢!还用说为什么,因为他不是Hero,我才是。”
典型的阿尔弗雷德式回答,亚瑟在心里这么评价着。
“和我抢最后一盘限量版游戏CD还不算?”
听起来像三岁的小孩子。亚瑟发誓,阿尔弗雷德绝对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和伊万以外的第二个人生气。就像当初他不会因为沙拉酱的问题和那个蠢胡子以外的第二个人生气。
“而且他总是笑眯眯的。”
亚瑟点了点头。的确,令人讨厌的家伙总是对别人笑眯眯的。
“还带着一条围巾,一年四季!”
对对对,穿衣品味,这个很重要。整天穿的像米兰发布会一样的家伙当然会令人讨厌。
“说起话来还在弹舌,那根本不是英语!”
“你说的英语也不规范。”
不过弹舌的英语更差劲,就像那个家伙的r,好好的“玫瑰”能让他给说成“回归”。
“还有……总之他什么都让Hero觉得讨厌。”
对,他就算只是在自己面前呼吸,都会让人觉得他是打算下一秒把他那种带着所谓“华丽”气息的空气给吹过来。简直不能再让人厌恶了。
亚瑟点了点头,甚至他把甜点的盘子往阿尔弗雷德面前推了推。
本来皱着眉头的小伙子马上拿了一块,毫不客气的塞进了嘴里并且撒了亚瑟一地毯的饼干屑。
“所以,Hero要有什么办法解决这头蠢熊然后……”
“没办法。”
亚瑟在阿尔弗雷德大喊着“什么——?”的声音里站了起来,走到桌子前面去坐下,拿起了电话,皱了皱眉头,又对着电话说了几句阿尔弗雷德听不懂的哪国语言——反正要弹舌,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嘿,心理学教授,这种人际关系不应该处理一下么?”
“我现在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里在上我的课的时候,脑子里都塞满了曲奇饼干。”亚瑟把电话放下,“哈”了一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超纲了,我自己都没法解决这种关系。你就和伊万吵一辈子吧。”
“天呐!Hero我才不……”
“不过我的确有办法帮你解决你结课论文的问题。”
亚瑟说着,看着阿尔弗雷德蹿了起来,不安分的在屋子里来回走着,问着“真的么”说着“太棒了”这种话,嘿嘿笑了两声。
“说真的,你已经老到搞不定一个毛头小子?”
“谁是毛头小子!”
“你可别忘了你比我大,再说那可不是一般的毛头小子,胡子。”
阿尔弗雷德被突然站起来的亚瑟吓了一跳,往后蹦了一下,又看了看门口推门进来,和平时相比明显是匆忙赶过来的弗朗西斯,挑了一下眉毛。
“还要哥哥我给你解决你学生的心理学问题。”
“我可不需要,这也是你学生,解决他的结课论文问题去吧!”
“啊,如果不是你的课拖我的后退,怎么可能耽误他的论文。”
“如果不是你那个无聊的balabal论文,他怎么可能会出现人际关系问题!”
“那不是无聊的balabala,不过历史这种美妙的事情,哥哥我也不指望亚瑟你能明白。”
“哦?那我也不指望你这只青蛙能明白心理学这么深奥的知识。”
阿尔弗雷德就这么看着他的两个教授吵了起来,准确的说是——弗朗西斯走到了桌子前面并且拿起了桌面上的什么文件,然后亚瑟指了指那边的红茶,弗朗西斯端过去给他了之后两个人又继续吵着。
如果不看动作的话,好像的确和自己和伊万的关系很像……
阿尔弗雷德在旁边看着,又拿了一块曲奇吧唧吧唧的吃掉了。最后一块。
“所以让交给哥哥我就是了!”
“赶紧带着这小子出去!”
“噢,我可不会像你那么无礼。阿尔,我可以给你理顺一下论文的思路,这就方便很多了。”
阿尔弗雷德还在想和伊万的关系,就嗯的点了点头,和弗朗西斯准备出去的时候,却听见后面亚瑟又填了一句。
“那个,今早的面包还有么?”
“好吃?”
“你要是懒得做,明早也吃那个也行。”
弗朗西斯应了一句,帮亚瑟把门关上了,对着阿尔弗雷德补充了一句。
“所以啊,吵吵架也不是什么坏事儿。不是么?”

“但是看两个大叔吵架很恶心哎——”
“……哥哥我要挂了你的欧/洲史哦?”
“Hero会举报你的!”

End


——————————————
深夜写文别写吃的。
我写到一半去下了一个巧克力曲奇的单。
又想吃黑米面包。
本来只是想在冷战和dover之间找共同点,都是吵吵闹闹的不是很相似么!

评论(2)
热度(82)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