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lof已卸江湖再见】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仏英//一个糖

※边缘文手20赞
※因为我想了好久不知道怎么写随笔(……)
※估计我是耀诞中的一股,流歪了的流。世界的HERO客串。

————————————————

“你就打算拿这个给耀当做生日礼物?”
亚瑟盯着桌子上的一盒马卡龙,拿起来看了看,又放了下去,阴阳怪气的拖长调“哈——”了一声,对着弗朗西斯毫不客气的发出了嘲讽的言论。
“耀他不是个恋爱中的小姑娘,也不是个……噢,抱歉,虽然一样是长发,但是耀至少不会在发尾烫上一个假发卷儿。”
弗朗西斯把围裙从身上解下来,伸出左手把帽子拿了下来,右手手指在束起来的马尾里戳了几下,一把把头绳给扯了下来塞进了口袋里,双手撑在了桌子上,看着自己的作品点了点头。
“好了,亚瑟,连续三十年被美食协会除名的人没有资格评价美食家之间的礼物。”
“我可没觉得这种糖分过度的东西能被称为美食。”
亚瑟翻了个白眼,弗朗西斯拿来了包装盒——看起来花哨的不得了,让人不知道弗朗西斯到底是要送王耀马卡龙还是包装盒。亚瑟这么想着,托着下巴看着人把东西装进了盒子里。
“喂,我说,还是把你的玩意儿收起来吧。今年还是用我的礼物比较合适。”
“干巴巴的碎树叶?”
“茶,蠢家伙。噢,忘了你的青蛙语里本来就没有这个词。”
“哈,要不是‘青蛙语’,你们连牛肉羊肉都不会说。”
亚瑟皱了下眉头,如果不是弗朗西斯另一只手里拿着他忙了一下午的成果,他现在已经想站起来把弗朗西斯做引号动作的手塞进他喋喋不休的嘴里去了。
虽然事实上弗朗西斯根本没有喋喋不休,他只是开心的哼着马赛曲的调调——他解释为他不记得中/国国歌的调子是什么样了,所以找了一首地位相同的法/语歌。
“好吧,说说你今年选了什么茶?”
弗朗西斯看到亚瑟满脸写满了“现在就开战吧”,笑着挥了挥手,坐了下来,表示自己打算尊重亚瑟的意见。
“锡兰茶,努沃勒埃利耶,斯里兰卡产的,今年的新茶。”
亚瑟用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嘴角翘上一个得意的弧度,不过当他发现弗朗西斯只是在敷衍的嗯嗯啊啊的时候,亚瑟就完全没有了继续解说下去的欲望。何况其实弗朗西斯根本就知道这些,就像亚瑟也清楚的很马卡龙是怎么做成的一样,他们互相已经看了几百遍对方搞这无聊东西了!
“相信我,耀会喜欢这些沉稳的东西,而不是那种轻浮玩意儿。”
“轻浮?你根本就没办法理解哥哥的美食。”
“一个从来都没有参加过茶会的胡子,跟我谈他的小糖豆儿比茶更好?只怕你根本喝不出大吉岭和伯爵茶的区别吧。”
“最起码我也不至于用鱼头塞进死面饼当做茶点。”
“对,你只知道干杯,浪费茶叶。”
“好了,好了,“最后弗朗西斯看了一眼时钟,揉了揉脑袋,叹了口气,“我们不该找个人来评判一下么?哥哥可不打算和你吵到明天早上,带着黑眼圈去参加耀的生日派对。”

“哈……如果你们再因为这么无聊的事情喊Hero的话,我一定会拒绝的。”
“现在才十一点,你这可一点儿都不像个年轻人,你不该在酒吧和朋友狂欢么?”
“天啊亚瑟,我为什么要在我朋友的生日派对的前一天晚上累的精疲力尽!”
阿尔弗雷德打着哈欠,抱怨着趴在了桌子上,吸了吸鼻子,闻到了一股香甜的味道。他把眼镜推了一下,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抬起了沉沉的脑袋,又吸了吸鼻子。
“嘿,这个味道很棒。”
“正常来讲,所有味觉正常的人都会觉得马卡龙的味道是美妙的。”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把阿尔伸出的手拍了回去,惹的年轻人“嘿”的一声抱怨。
“阿尔,你不该也觉得送给耀这种甜兮兮的东西是个好选择吧?”
“嗯……我并不觉得耀会喜欢这个。”
阿尔捏了捏自己的下巴,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一样。又趁着弗朗西斯没注意的时候,捏了一个马卡龙丢进嘴里,一边儿嗯嗯的装作思考,一边儿继续嚼着令人愉快的甜品。
噢,不得不说,弗朗西斯的手艺真是让人心情舒畅。阿尔弗雷德在心里称赞了一句。
“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有品位的。”
亚瑟哼了一声,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后背,吓得小伙子差点儿一口被马卡龙呛到,咳嗽了几声。
“啊……啊,”阿尔弗雷德随便答应了两句,又看了看弗朗西斯,“有点儿太甜了。”
弗朗西斯看了一眼盒子,又看了看阿尔弗雷德手上的残渣,哈了一声,毫不客气的把亚瑟准备的红茶推了过去给阿尔弗雷德,甚至还贴心的拿来了一个杯子和热水。
亚瑟气愤的挥了挥手,瞪了一眼弗朗西斯。
“嗯,嗯,这个简直太棒了!”
不过他在阿尔弗雷德夸赞自己的茶的第一时间就转移了注意力,开心的笑了起来,夸着阿尔弗雷德比较有品位,不像弗朗西斯就知道些甜品之类的。
“耀会喜欢这个茶的!来自Hero的保证!”
阿尔弗雷德又喝了一口茶,却是皱了皱眉毛,啧了一下嘴,又伸手去捏了一块马卡龙,放在嘴里嚼了嚼,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往后面一靠。
“对,这才对嘛!”
弗朗西斯和亚瑟本来还在继续争着,就听着阿尔弗雷德突然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一只手端着茶杯,另一只手捏着一块咬了一半的马卡龙,接着把剩下的都丢进了嘴里,又拿了一块新的,喝了一口茶,才继续说。
“你们一起送给耀嘛!”
“哎?”
亚瑟和弗朗西斯楞了一下,嗯了一会儿。弗朗西斯张了张嘴,亚瑟挠了挠头,好像在思考什么。
“你们就非要选一样?”
“啊,这个嘛……”
“搞什么嘛,你们两个……我和马修也没有只送一个礼物啊。”
阿尔弗雷德坐了下来,往后面一靠,哈哈的笑着把另一个马卡龙丢进了嘴里,顺口说了几句两个大叔到底有多蠢之类的,又伸手去盒子里的时候,愣了一下。
“抱歉啦,弗朗,不过真的很好吃哟!”
阿尔弗雷德潇洒的挥了一下手,弗朗西斯这才注意到盒子里只剩下最后半个马卡龙,还被阿尔一个顺手抓了起来,直接丢进了嘴里给吃了。还一脸“反正你也没办法送了不是么”的无辜。
“这就是你吃光了哥哥给耀做的马卡龙的理由?!”
“吃干净了就吃干净了吧,送我的茶不就很好么?”
亚瑟刚说了一句,就看见阿尔哈哈笑了两声,理直气壮的看着自己。
“因为马卡龙真的很甜,所以就又泡了一壶茶!这次多加了些茶叶哟!”
“阿尔……!”
“我先回去睡觉了!明天派对见!”

“所以是谁让阿尔来的!”
“你啊胡子!不是你让我去找个人来!”
“难道你只认识阿尔么!”
“不然你能让我直接把耀叫过来么!”
“你只有这么两个朋友么,真是让人心疼啊。”
“谁只有两个朋友啊混蛋!”
“你要是有靠谱一点儿的人选也不会把哥哥的礼物吃干净!”
“所以我们到底要送什么!”
“现在已经凌晨了,哥哥我也没办法。”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拍了拍亚瑟的肩膀,叹了口气,笑了笑。
“你非要和哥哥我一起送一件礼物呀?”
“谁要和你一起啊,我是怕你送不出手才和你一起的!”
“好好好……那明天我也没什么送的,不如和我一起去给耀……”
“不管你要说么,闭嘴,一定不是什么好主意。”
“好好好。”

所以,第二天王耀的生日派对上出现了两个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的时候,王耀还蛮失望的。
“我以为这样的话会收到婚礼请帖作为礼物什么的……”

END

——————————————————————
一个草率的装作是糖的,不知道啥玩意儿x

让弗朗哼马赛曲出自于我自己的经历。
当时在宿舍看法/国大革命,看他们聚集起来唱马赛曲的时候整个人都特别激动,想要跟着一起唱。
可是当时还不会。
我就激动的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
宿舍:我们室友大概是要去长征了吧
嗯……其实气氛上来讲,还不错。

鱼头茶点是说仰望星空,这个挺明显的嗯
干杯是说以前一个法/国外交官,因为不知道干杯后把茶匙放进杯里表示到此为止,所以被不停的续茶,喝到肚子疼而且还浪费了英/国公爵夫人好多好茶叶的事情。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