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极东//座敷童子

※脑洞完全来自于鬼灯,对话采用了日漫中双子常用的对话方式,可能会有适当ooc,如有不适请慎入。
※虽然你看我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一个小段子,仅组合无cp向

——————————————————

王耀把草药架上的车前子往中药柜子里收着的时候,突然看见在门缝里有一双小眼睛。但是再一转头的时候就不见了。
又一次,坐在屋子里清点黄芪的剩余量的时候,他听见屋子外面“哒哒哒”的跑过去什么人的样子。把东西一放出去看的时候,人又不见了。
再一次,王耀和隔壁酒楼的老板坐着感叹这两年的收入的时候,他看见自己家的门口坐了两个小孩子。等他喊酒楼老板的时候,门口早就没有人了。
“我家一定是招了什么东西了。”
王耀这么认为着,隔天就从来镇子的云游道士那儿要来了几张也不知道有没有用的符咒,听着道士的话贴在了家里。
等到夜里的时候,他又听见店里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这次王耀放聪明了,他鞋子也没穿,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趴在了门边儿,准备看看是什么东西进了自己家。
如果是什么老鼠小鸟,看我不把你拿去下药!
王耀就这么想着,仔细的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真丑,难看。”
“嗯,不太好看。”
“但是我不想走。”
“我也不想走。”
“这个东西没有用,太难看了,撕掉吧。”
“撕掉吧。”
王耀分明是听见两个女孩子的声音,他有些纳闷儿,自己家里哪儿来的女孩子?这么想着,他就看见一个小小的黑色的身影嗖的就蹿了上去,把贴在柱子上的符咒唰的扯了下来。
王耀跟着晃着脑袋,下意识的“啊呀”的感慨了一声。
然后他就看见黑暗中,四个亮晶晶的小眼睛看向了他。
那一瞬间,王耀差不多把从小到大能想到的所有鬼怪故事都给记起来了,还顺便自己捏造了几个新的。
“罂,你吓到他了。”
“啊,我吓到他了。”
等王耀睁眼,他就看到面前两个穿着和服,头上戴着什么装饰品的小女孩规规矩矩的站在自己面前,整整齐齐的一齐向他深深地鞠躬。
“先生,十分抱歉。”
接着两个女孩往上一蹿,就消失了。
就留下王耀一个人站在黑暗里思考,我家到底是进了什么了……

——————————————

大概是两个霓虹的妖怪一开始不小心把商船当家了,结果就来天朝了,就顺便住在老王家了。
然后过上了爸爸带两个女儿的日子xxx
觉得会对着房梁,微笑着问着“来吃点儿点心么”的老王很暖啊
会趴在柜台前的子樱和子罂也很可爱
子罂也许还会去绊倒客人恶作剧
子樱就拿出姐姐的威风,指责一下,拉着子罂去和老王道歉
然后老王家也生意兴旺,虽然晚上睡觉会被两双小眼睛盯着有点儿睡不好
但是第二天起来可能就会看到还有做好的早餐/……等等,这是座敷不是田螺姑娘啊!!
偶尔出门去买东西,老王还突然看到一只珠花很漂亮,买下来的时候还被老相识人调侃是不是恋爱了。
特地去学怎么做日式年糕小豆汤的老王
然后被樱和罂十分委婉并且不太好意思的指出“您做的真的不日式”,喝了一口却觉得很好喝,第二天童子们自己去买了糯米和豆子放在厨房,也不指出。
过中秋的时候抱着一个,头顶趴着一个,三个人一起出去看花灯。反正妖怪没重量/……哪儿来的设定!!
去和裁缝店老板要定制小女孩款式汉服的老王,回来给罂和樱讲怎么穿,但是被轻微的嫌弃了一下。第二天发现自己准备的两套小汉服不见了,床头多了一件男款和服。
新年的时候被两个小妖怪认真的说出了“因为喜欢先生所以暂时不想要走”的话。
盂兰盆节坐在屋顶的罂和樱,被老王问起来的时候说想哥哥了。等老王问他们要不要回去找哥哥的时候,两个小家伙一个回头抱住人大腿/……等等,会这么积极么?!
重阳节的时候对着老王一院子菊花喊哥哥的两个小家伙,让老王一度误以为他们的哥哥是个花仙子/bushi
有人欺负老王,于是双子收拾包去那个人家里住了一个周又回来了。虽然这个周老王比较辛苦就是了xx

……
一堆奇怪的脑洞。

评论
热度(12)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