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1789+ER//同居三十题—早安吻

※基于音乐剧1789的萝卜丝/德穆兰/丹东的大学生AU+幼年ER的一个同居三十题的第十题。
※把上面一行一口气读完憋不死我
※瞎写系列,文笔不存在的

————————————————————

格朗泰尔迷迷糊糊的还没睁开眼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被在脸颊上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这让格朗泰尔几乎是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他的小脑子迅速的思考了一圈,然后意识到这不可能是安灼拉。
先不说安灼拉起的比自己早这种小概率事件,在格朗泰尔这么多年来对安灼拉的理解中,他根本就不是那种会给谁一个吻的人!除了那次他给了一个什么什么纪念碑一个远程的,心灵上的吻之外。
所以格朗泰尔突然就警觉了起来,迅速的,支起了身子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张温柔和蔼的脸正对着他微笑。
“早啊。”
“您回来了啊。”
格朗泰尔愣了一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松了一口气。
德穆兰点了点头,绕到床的另一边儿去,和格朗泰尔一起看了看现在半睡半醒的小安灼拉。
“他真好看,不是么?”
“是啊,我一直都这么觉得。”
格朗泰尔在夸赞安灼拉的时候从来都不会不好意思。德穆兰早就习惯了,看了看安灼拉抱着的小枕头,这个孩子睡觉还皱着他的眉头。
“大概是刚才被吵到了。”
格朗泰尔小声的说着,爬起来四肢趴在床上,和德穆兰一起看着这个睡着的小天使——安灼拉睡着的样子的确像极了一个小天使,他本来就皮肤白皙,金色的头发现在还睡得有点儿乱,再配上他一件白色的小睡衣,看的德穆兰简直想去问问上帝,是不是不小心把最心爱的孩子给掉了下来。
格朗泰尔还趴着看着的时候,德穆兰就伏下身,在安灼拉额头上轻轻的问了一下。

“你连小安灼拉都没放过啊?”
丹东问的时候拿着叉子在早餐的面包上晃了晃,一脸惋惜的表情看着一本正经的吃着自己那份早餐的安灼拉,顺便给他倒了一杯牛奶。
只不过正好和格朗泰尔给安灼拉倒牛奶的手碰到了一起,对着那双小眼睛,丹东只能耸耸肩,看见格朗泰尔面前的杯子里还没什么,就把那只空杯子和自己手里的杯子换了个个儿。
“我只是觉得他们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我,父亲会给我早安吻。”
德穆兰咳嗽了一下,往嘴里塞了一口煎蛋。
“我出去交流的时候,那些早餐糟糕透了。”
“这可真不像你的语气,那肯定是难吃的厉害了。”
丹东投过去一个同情的表情,又打趣了身边的罗勃斯庇尔一句。
“卡米耶给了小安灼拉和小格朗泰尔‘父爱十足’的早安吻,却给了我们一个夜晚的临时接机,这真是一点儿都不公平。”
“否则呢,我的朋友,你希望卡米耶也给你一个早安吻?”
“啊,真是个再好不过的主意了。”
丹东把叉子一放,对着罗勃斯庇尔打了个响指,开心的点了点头,又把脑袋转向了德穆兰。
“如果说公平的话,至少也该给牺牲了大半夜睡眠的人一点儿回报吧?”
德穆兰愣了一下,现在这个局面突然有点儿尴尬,尴尬的逼着他必须做点儿什么。你看,丹东正看着他呢,罗勃斯庇尔微微的有点儿窘迫的样子,正在装作突然对盘子的材质起了兴趣,安灼拉倒是很正经的样子,可是格朗泰尔看着丹东不嫌事儿大,于是也就往安灼拉身边凑了凑,带的安灼拉都晃悠着小眼珠往德穆兰那儿看。
他如果现在不做什么,他自己都觉得快要下不来台了。
“噢,这,一个亲吻是你想要的么?乔治?”
德穆兰打算几句话说过去,然后再考虑给他的好兄弟们一个拥抱,这样事情也就可以完美的解决了。
“不不不,我觉得你这个早安吻应该给马克西姆,你知道,他一直很期待的。”
“乔治。”
罗勃斯庇尔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在丹东不停的“恶作剧”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胳膊,让他最好赶紧安亭的坐下来吃早饭。他并不想承认自己也许,可能,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对“卡米耶的友情早安吻”有点儿兴趣。
丹东拉长腔调“啊”了一声之后,全桌都以为事情结束了的时候,却是德穆兰站了起来,微微的带着点儿脸红绕到了罗勃斯庇尔身边。
两个人四目相对的看了一会儿,却是都笑了起来。
“噢,天啊这太傻了,不是么?”
“真的是太傻了,亲爱的卡米耶。”
罗勃斯庇尔闭着眼笑着轻轻摇头的时候,却被轻轻的抱住了,并且他明显的感觉到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他的额头。
他有点儿惊讶,不过这个感觉的确很棒,一个带着友谊性质温和的吻,从这个吻里他都能感受到德穆兰的为人风格。
“马克西姆?”
“啊,呃,这,谢谢。”
罗勃斯庇尔嗯嗯啊啊了两声,看的两个小孩子一齐翻了个白眼,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了几句,格朗泰尔低声的笑的时候让安灼拉摇头给制止了。
“乔治说的对,多亏了你们,我才有这么好的日子过。”
德穆兰笑着站在丹东的椅子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剩你了乔治。”
丹东却只是伸出手来,一只手指晃了晃,摇了摇头。
“我就算啦。”
“真难得,我以为你会不停的和卡米耶索吻呢。”
罗勃斯庇尔开了个玩笑,又给自己夹了一块培根,有些意外的看着丹东。德穆兰也没料到这个起哄的人自己反而是安停了下来,不过再想想他是那种会和女人鬼混的类型,反而但也不觉得奇怪。
“我想要的可不是这个,卡米耶。”
他回头看着德穆兰。
德穆兰和罗勃斯庇尔都觉得他们好像在丹东的表情上看出了一晃的认真,上次看到的时候还是在他在学生会大会上对社会制度的什么演讲上见过的。
不过很快就过去了,还是那个一脸随意不正经的丹东。
“嘿嘿嘿,等一下,什么时候变成我欠你们什么东西了?”
丹东把身子扭了过来,一脸恶作剧被发现的表情对着罗勃斯庇尔挤了挤眼睛。
“啊呀,卡米耶反应过来了。”


Tbc

————————————————————

我又回来了,对,我又回来写这个了(……)
讲真,我历史向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所以还是以音乐剧和自己瞎逼逼为基础,不过双手欢迎各种科普!!
想了想,历史上的他们都那么辛苦,有那么多悲痛回忆了,那就在现代的au里让他们快乐一些吧。
上面那句话是一本正经的为自己的ooc胡说八道x

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给文里的萝卜设定个小圣当小学弟。

顺便我感觉冲着音乐剧的节奏去,我要在文里的屋子里给萝卜收拾房间跳舞了(……)还有感觉这是一个炸萝卜(……)

我之前是为什么会把R设定成小管家啊/捂脸
为什么还有严肃认真的人喜欢赖床这种微妙的设定啊——
我的萌点到底是什么啊!!

评论(7)
热度(30)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