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lof已卸江湖再见】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1789+ER//同居三十题—帮对方挑选衣服

※以音乐剧1789为基础的东罗兰的现代大学生au+幼体ER的同居现代生活情景喜剧
※虽然在试图改进但仍旧乱七八糟并且不接受批评,接受各种建议意见和各种改进方案。
※文笔是不存在的x

————————————————————

德穆兰看着丹东在十月份仍旧穿着短裤和短袖,一副“我生活在温带海洋性气候区我无所畏惧”的样子的时候,就觉得这是个该去买衣服的时候了。
“乔治,你真的不觉得冷么?”
罗伯斯庇尔看见丹东那身打扮就想给他围一条围巾上去,不说别的,就算他自己现在还穿着一件旧外套,他只要看一眼丹东就觉得浑身发抖。
“啊,已经是秋天了啊。”
丹东被两个朋友看的浑身不自在的时候,像是终于恍然大悟的反应了过来。
“大概是因为我锻炼的比较多,感觉不到。”
“或者是酒喝的比较多,所以热的感觉不出来吧?”
罗伯斯庇尔顺口嘲讽了一句,摇了摇头。然后就看见格朗泰尔从楼上三步并成两步的跑了下来,跑到了丹东身边儿,一脸准备一起出发的样子。
“直接去图书馆,借了书就回来,别去喝酒!”
安灼拉在楼上探出一个小脑袋,前几天突然季节变换,给小家伙搞得不小心感了冒,现在还没好。从图书馆借来的书也没机会自己还回去,只能裹着个小被子,顶着一个通红的小脸严厉的冲格朗泰尔喊话。
安灼拉这个还没好彻底的样子突然让德穆兰和罗伯斯庇尔反应过来了什么,于是原本集中在丹东身上的目光一下子又到了格朗泰尔身上,看的小家伙无故的一个激灵。
印着“Boisson(酒/饮料)”的黑色小T恤,再加上一个刚到膝盖的短裤,除了他背后的那个书包之外,这身打扮简直就像是丹东的缩小版。
“你自己感冒你也不能带着格朗泰尔啊!”
德穆兰差点儿一个激动就拍桌子起来了,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安灼拉会生病了——让丹东带孩子的结果就是他根本就会给孩子按照自己的习惯穿衣服!而接了新项目,整天沉迷于学习的罗兰两个人根本就注意到!
“等安灼拉好点儿我们去买点儿新衣服吧。”
罗伯斯庇尔拍了拍沙发,站起来把格朗泰尔叫过来,“你先去穿个长裤和外套,别跟着乔治瞎折腾。”
“可是我并不冷啊,先生。”
“那你别想从我这儿换酒了,我最近不缺橙汁或者别的。”
其他的三个人就看着罗伯斯庇尔只是耳语了一句话,格朗泰尔突然就乖乖的去换衣服了,连犹豫都没犹豫。
罗伯斯庇尔:毕竟还是个小孩子。

“原来德穆兰先生您的衣服都是罗伯斯庇尔先生挑选的?”
服装店里的安灼拉看见罗伯斯庇尔一直在拿各种衣服往德穆兰身上比划之后,终于忍不住问了问题,最后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也不是一直,就是最近这几次。”
德穆兰有点儿尴尬的笑了两声,又看着罗伯斯庇尔突然一个转身,垫着脚去拿货价最高那一排上的大衣,让身边丹东顺手给拿了下来递给了他。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我亲爱的乔治和卡米耶,他们对服装审美的品位有这么差劲。”
罗伯斯庇尔对丹东点了点头,就当说了谢谢,然后拿一股“人民竟然被压迫了这么久还没有觉悟”的深恶痛绝的语气说着这一句话。
“乔治,能把三万欧的衣服穿出三欧的味道!”
“卡米耶,去跳集体舞都会被说是上个年代!”
“所以他上次给我挑了一件大衣,蓝色的。后来我亲爱的朋友马克西姆又给自己买了一件同样的黑红色大衣,可是在课堂上被谈论了几天。”
丹东拿着衣服耸了耸肩,倒是格朗泰尔好像还记得那件衣服一样,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我觉得那件衣服安灼拉穿也会好看。”
“在你眼里不存在选衣服,安灼拉穿个破布条都好看。”丹东。
“因为他出自上帝之手。”
一般来讲,格朗泰尔把情话说到这一步的时候,三个小伙子除了能拿出笔记本来做做记录之外也没啥别的能做的了。
“给你的,卡米耶。”
罗伯斯庇尔从丹东手里把那件衣服拿了过来,一件带了一点点装饰领的衬衣,外加一件藏青色毛衣和一条宽大的米色围巾,等德穆兰换完了这一身,罗伯斯庇尔又把刚选的一件深蓝色外套给他穿上。
“别总盯着绿色和米黄色,你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更好。”
“噢,真的么,我的朋友们?”
德穆兰照了照镜子,的确,还不错。看起来很像一个乖巧懂事的大学生,再加上他本身就温柔的笑容,丹东后来说自己差点儿往前一步给这个人一个温暖的抱抱。
“乔治的话,还是这种牛仔外套比较合适……”
别的衣服不说,罗伯斯庇尔给丹东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加大码的外套,“之前那件衣服你扔了?”
“还在穿,我还想要哪次再和你一起成为女生们谈论的焦点呢。”
罗伯斯庇尔翻了个白眼,往他身上丢了一双驼色棉鞋。
“买了就穿,你不穿衣服最后感冒的是安灼拉。”
他说完了自己反应了一下,又看了看已经玩成了“街垒男孩环游法兰西”的格朗泰尔和安灼拉,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儿。
“话说为什么不是格朗泰尔而是安灼拉?”
“谁知道啊……”

安灼拉天生长得好看,不过有些好看的过分了,就让格朗泰尔还是有些发愁的。
“不行,安灼拉你不能穿那个,会让你看起来像个女人。”
格朗泰尔嘟着嘴托着下巴,这件米色的小风衣的确好看,可是……就是哪里不太对。
“你要是能再长大点儿就好了,就不会看起来这么可爱了。”
安灼拉踮起脚,把风衣挂在了挂钩上,坐在了格朗泰尔身边。
“保暖就行,我对这个没什么大兴趣。”
“因为你已经漂亮透了,怎么穿都无所谓。”
“所以给你试试,怎么样?”
格朗泰尔看了看安灼拉指的方向,两个小男孩闹腾出了一座山样子的衣服,他又嘟了嘟嘴。
“我难看的都没丹东先生有人缘,穿着不好。”
格朗泰尔一直对买衣服没什么兴趣,他只想给安灼拉搭配衣服,自己的……“穿了也不好看,浪费钱不如买酒”,格朗泰尔曾经这么评价过。
“你穿,我看。”
安灼拉又站起来,给格朗泰尔从衣服堆里挑出来一件军绿色的棉夹克,硬生生的给按在了格朗泰尔的怀里。
“不穿。”
“你穿就是了!”
“我对这个没兴趣,我想看你穿!”格朗泰尔是觉得安灼拉穿好看。
“我也没兴趣,我想看你穿!”安灼拉是觉得格朗泰尔必须要保暖。
“你穿好看!”
“你穿不冷,就不会感冒!”
“我有衣服了!”
“我也有了,我不要新的!”
门外的三个大小伙子听了一会儿,互相看了看,实在不知道这种状况是不是小孩子吵架,或者说算不算一场“吵架”。
格朗泰尔拿着衣服,皱着眉头。他知道安灼拉有股倔劲儿,上来了谁都拉不动,今天很可能就要和他在试衣间里坐一下午。
可是格朗泰尔也有股倔劲儿,上来了就是不听。他服安灼拉,但是一点儿都不碍着他不听安灼拉的。
两个小孩子就为了一件衣服僵持着。
直到格朗泰尔把衣服一放,又去小山堆里翻了一件一样款式的红色夹克衫出来,也往怀里一抱,也不说话。
等三个小伙子准备结账的时候,两个小孩子就已经和好如初,拿了两套像是双胞胎一样的衣服去结账了。



“对了,我记得你说乔治的衣服有三万欧……?”德穆兰。
“是啊,他的衣服没有便宜货……噢,除了我们最近一起买的这些。”罗伯斯庇尔。
“那他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租这种便宜的房子啊,我一直以为他也是和我们一样,在贫困线挣扎的……”德穆兰。
“不不不,亲爱的卡米耶,乔治从来没缺过钱,不然你以为他从哪里来的钱赞助了你的校报社。”罗伯斯庇尔。
“那不是他拉来的赞助?”德穆兰。
“他本身就是赞助。”罗伯斯庇尔。
“我的天……那他到底为什么……”德穆兰。
“他非要住进来,我也不清楚。”罗伯斯庇尔。
“真不清楚?马克西姆,发誓你没瞒着我什么。”德穆兰。
“……我可以大概的猜一猜,也许原因和我一样。”罗伯斯庇尔。
“经济实惠又省钱?总不能是因为格朗泰尔太可爱了,所以乔治打算把他收养成自己的养子了吧?”德穆兰?
“哈哈,很棒的设想,我的朋友。”罗伯斯庇尔。
“噢,告诉我吧?”德穆兰。
“因为你。”罗伯斯庇尔。
“我?”德穆兰。
“和你在一起,会让我感到由衷的幸福和安心。”罗伯斯庇尔。
“我相信乔治也是这么觉得的。”
看了一眼和两个孩子一起走在前面的丹东,罗伯斯庇尔最后补充说道。

Tbc
————————————————
顺便一提,设定里他们去的服装店是H&M和forever21
和。海澜之家。bushi
总之就是一些平价服装自选超市啦,并不是什么精品店或者品牌店

想开个小支线。
警察局长拉闸和养子沙威之类的xx
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拉闸和十三四岁的军校少年沙威。
突然就很喜欢x

又想到幼年R如果是长得特别丑,在小孩子的社会团体里是会受欺负的吧……感觉我要设定成因为E在外面会罩着R,所以R才喜欢E的这种微妙的感觉。
幼年设的ER太特么的ooc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不想打tag……日常嫌弃自己这篇文,想把ER年龄拉大,好正常相处xx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