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个人逼逼叨+圈地自萌

我的推荐是取关。

1789+ER//同居三十题—关于宠物的话题

※1789音乐剧理解向丹东萝卜丝兰兰大学生au+完全ooc的没边儿的未成年十几岁的ER小崽子同居日常
※失踪人口突然出现!
※我没有客气,是真的ooc,请介意的务必回避

——————————————————————

“你终于是被沉重的论文任务给逼疯了么,我亲爱的朋友。”
“我只是觉得这个屋子里死气沉沉的,需要一些上蹿下跳的小可爱。”
丹东趴在椅子背儿,脑袋压在胳膊上,看着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敲打着键盘的罗伯斯庇尔,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我觉得也许卡米耶也会喜欢的,他曾经想要一只……猫。”
“我好像并不知道这一点。”
从桌子上的镜子倒影里丹东看见罗伯斯庇尔皱了下眉头,他也不知道德穆兰是不是到底想要个什么宠物之类的,不过如果这是“亲爱的卡米耶”的愿望,总是会比“睡在隔壁的乔治”的心愿有用一些。丹东这么想着就抱着椅子往前挪了挪,他甚至看到了在罗伯斯庇尔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法律政策参考文献”里混进了“ch”开头的字样。
“不过你说起来上蹿下跳的小可爱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屋子里存在的‘小可爱’?”
罗伯斯庇尔把电脑盖子合了上去,丹东让突如其来的“砰”的一声加上转身给吓得微微抖了一下,又哈哈的笑了两声,抬起头来看着楼上,耸了耸肩没说话。
罗伯斯庇尔本能的感觉好像有什么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和德穆兰应该没什么关系。
他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又把趴在移动椅子上的丹东往外推了推,“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乔治,我现在要去舞蹈团了,这次的排练很重要。”
“好运,我的朋友,演出的时候我们会去的。”
丹东看着罗伯斯庇尔收拾着自己的小包,又讲挂在外面院子晒干的舞蹈服给塞了进去,脑子里咕噜咕噜的转了好几圈。
“不如你回来了给你一个惊喜?”
“我倒是希望不是什么惊吓。”
罗伯斯庇尔又看了看楼上,他总觉得上面有什么动静。只是时间紧迫,他并不希望舞团的人等他太久,守时也是一种美德。

“你觉得丹东先生能成功么?”
“如果他的口才都不行,那我觉得我也没什么指望。”
楼上的屋子里德穆兰盘腿坐在地板上,点了点箱子里一窝小猫的脑袋,从左点到右,从右又点到左。格朗泰尔倒是没什么兴趣,只不过是安灼拉意外的对于这一窝小猫兴趣浓厚,一边儿说着关于动物保护组织的问题,一边儿紧张的看着门外。
直到丹东晃晃悠悠的走了上来。
“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我觉得马克西姆没什么意见。”
“噢!是的!我能知道罗伯斯庇尔先生一定不会有意见的,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动物也是有生命的,它们需要合理的饲养人和一个健康的生活环境,何况是幼小的动物。”
安灼拉有点儿兴奋的往前走了几句,甚至丹东怀疑这个孩子要扑上来了,而他只是认真的抬起了头看着丹东:“那我现在能给他们喂牛奶了么?”
“我觉得他们需要白兰地……哦好吧,我想说的是羊奶。”
格朗泰尔晃了晃手里的平板,一句玩笑话被安灼拉瞪了一眼,于是一噘嘴换了个说法,又把说话目标换成了丹东。
“丹东先生,我们能搞到羊奶么?”
“有些难度,但是我可以试试。”
说着三个人看见丹东把手机拿了出来,拨通了电话号码,喊了“马克西姆”便继续说着。
“羊奶,不是牛奶……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屋子里上蹿下跳的小家伙们饿了吧。”
屋子里的三个人发誓他们听到了电话里罗伯斯庇尔抛出了一大串疑问,却都被丹东的一句“谢谢了我亲爱的朋友”给搪塞了回去,刷的就挂了电话。
“你确定马克西姆会给这几个小家伙带吃的么?”
“相信他吧我亲爱的朋友,”丹东把电话往床上一抛,又顺带着把整个人往床上一抛,险些把趴在床上的格朗泰尔压在身下,好在格朗泰尔对于丹东的行为有了那么点儿预判,只可惜他是没被丹东压住,变成了被一把拽着了胳膊把人拉了过来。
“我和我的小朋友有事情要去一下图书馆。”
丹东说的时候发现安灼拉皱了皱眉头,这又嘻嘻一笑,把挣扎的格朗泰尔一把扛起来给挂在肩上,蹲下来戳了戳小猫的鼻子,又戳了戳安灼拉的鼻子。
“这是计策之一,你还有的学呢。”

至于后来罗伯斯庇尔拎着两袋子幼猫布丁回家,看见一人抱了一只猫的德穆兰和安灼拉这就是后话了。
虽然问起来果然是丹东在外面招惹的妹子给他带来的家里留不下的猫崽儿如此如此……总之后来还是把猫留了下来。
“所以我们要起名字么。”
“就凯蒂这样不好么。”
“噢,他们是多可爱的孩子啊,好歹也给他们一个和安灼拉一样可爱的名字吧?”
德穆兰把幼崽抱了起来看着罗伯斯庇尔。说实话,丹东和罗伯斯庇尔有时候说不好是猫更可爱些还是德穆兰更可爱些,或者是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更加可爱一些。
“卡米耶?”
“卡拉!”
在罗伯斯庇尔看猫念出德穆兰名字的时候,丹东快速的喊出了另一个名字,看着一脸迷茫还有点儿没反应过来的德穆兰问了一句:“卡拉,这个名字,喜欢么?”
“嗯……没差,不算个坏名字。”
德穆兰耸了耸肩,喊了小猫一句新名字,只可惜果不其然,猫根本没有理他。
“话说另一只呢?”

“伽弗洛什!”
“艾潘妮!”
“若李!若李!”
“公白飞!”
“弗以伊!”
“格朗泰尔,请你停止用班上同学的名字给猫起名字的行为,难道你希望我们家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刻上同学们的名字么?”
“噢,那也不差,起码我觉得古费拉克现在长得不错。”
安灼拉看了一眼院子里的树,叹了口气。格朗泰尔本身对这只猫并没兴趣,只是说到起名字的时候突然像打开了奇怪的开关一样把班上认识的人的名字说了一半,甚至连小学弟都没能逃过。
“安琪?”
“如果你用那个名字叫猫,就不要用这个名字喊我了。”
“那就白兰地吧。”
格朗泰尔耸耸肩,反正安灼拉再想阻止他的时候也没用了,格朗泰尔已经抱着猫叫起了新名字。
他想下次能在家里正大光明的提起“白兰地”。
安灼拉在心里笑了一声,看格朗泰尔一脸兴奋的笑容,也没有阻止便是了。

——————————————————————————

以上,大型OOC现场
所以没有TAG,没有TAG
角色理解完全不是我理解的那样……呸我压根儿对他们就没有理解,我就是放飞自我
毕竟这一篇出现的原因是,我,真的,真的,真的终于被沉重的论文任务给逼疯了
谁给我一只猫啊……

评论(5)
热度(15)
  1. тов.念革尘七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啦!!!!!!!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