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黑白普//骑士国

※半历史向小短文
※大概不是什么欢脱的东西?
※好久没写普了来练手x

————————————

尼可拉斯提前去了团长说过的地方,那一个普/鲁/士人居住的村落,小小的,并不发达,但是看起来还算不赖的一个小村庄。
骑士团的衣服过于明显,尼可拉斯把白色的披风丢在了草丛里,把带着十字的盔甲也脱了下来,穿着布衣偷偷的溜进村落里。
村民来来往往,他本以为很快就会被发现,却发现村民们只是笑着对他打着招呼。
这里的人不排外?这并不寻常,但尼可拉斯发现了这一点之后也就随意的在里面走着,这一族人并不发达,甚至还没有行程体系,只是过着普通的农耕生活。
噢,他们甚至不信奉正统的神明。
尼可拉斯皱起了眉头,继续往里面走的时候,却是发现在村落的广场上,坐着一个白色短发的孩子,正在撒着些食物喂一群小鸟。
和自己一样的头发,甚至几乎一样的身形和年龄,让尼可拉斯以为自己看到了湖水中的倒影。如果不是因为头发长度不同,还有那孩子灿烂的笑容的话,尼可拉斯真的会怀疑自己有个孪生兄弟。
不过,国家从哪里来的兄弟。
尼可拉斯也不是不好奇,可他的性子里就是带着骑士团的拘谨和克制的,所以直到那个孩子喂完了鸟,抬起头来的时候,两个人才真正的看到了对方。
两双红眼睛眨啊眨,一模一样的脸上露出了相同的表情,只是尼可拉斯还拘谨了一些,那个孩子的眼睛越睁越大,嘴也跟着张开了,最后还深处了手指着尼可拉斯——
“和本大爷一模一样!!!”
他一声惊呼,把附近的小鸟都吓跑了。
大概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他抓了抓头发,一下蹿起来跑到尼可拉斯面前,左右的看了几圈,又试探性的戳了戳,还端着下巴看了看尼可拉斯的小辫子和脸上的伤。
“嗯,真的和本大爷一模一样…不过还是本大爷比较帅气!”
尼可拉斯也就让他这么看,他也在观察这个孩子。比自己更开放,更阳光,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的样子,不过,完全和自己长的一样。
“你也是国家么?”
尼可拉斯这么问到,其实他自己也不算国家,只是三大骑士团之一,可是他坚信自己也会像其他人,比如弗朗西斯或者费里西安诺一样,长成一个国家的。
“本大爷…也不算是。”
孩子抓了抓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把手在衣服上拍了拍,向尼可拉斯伸出手。
“本大爷是普/鲁/士,是个民族,名字叫基尔伯特。”
“我是条顿骑士团,名字是尼可拉斯。”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基尔伯特总是会跑去找尼可拉斯,按他自己的话说,日子很无聊,又难得有一个同类。
他总是看着尼可拉斯,说希望自己也能更加强大,然后带着自己的族人和名字都变得厉害起来。
“什么人啊,什么宗教啊,本大爷都会欢迎他们的!”
基尔伯特拉着尼可拉斯坐在村子附近的河边,两个孩子叽叽喳喳的聊着天,或者说只有基尔伯特吵闹着,尼可拉斯更多的只是听着。
“本大爷想要普/鲁/士的名字遍布整个世界!”
尼可拉斯并没有回他的话,团长最近还没有计划,骑士团的人已经慢慢进入了村庄,宣扬着他们的宗教。虽然说是宣扬宗教,尼可拉斯也知道最终的目的。
他出生在战争里,走到哪里不都是战火与鲜血。
“基尔,你信奉神明么?”
“啊?”基尔伯特还挥着手在自己的雄心壮志中,突然听到了,坐下来严肃的思考了一会儿,“嗯…本大爷的族人有的的确信奉,可是本大爷觉得,还是要自己来才行吧!”
说完了他还对尼可拉斯露出一个一如既往的笑脸。
却是尼可拉斯低下了头,又抬起头,目光严肃的看着基尔伯特——
他知道如果基尔伯特坚持自己的想法的话会如何,可这是整个民族的思想,他并没有办法动摇,何况团长并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可是他不想看着自己的同类,唯一一个能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民族就这么…
“怎么了?”
基尔伯特有些纳闷的问到,尼可拉斯这才发现自己的反应也许有些过激。他很少露出什么感情色彩的,而今天,明显的焦虑写在了他脸上。
“基尔伯特…”
“啊?到底怎么了,吞吞吐吐的,不像你啊?”
尼可拉斯又盯着基尔伯特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没什么。”
骑士团,要求克己而忠诚。
他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出卖整个骑士团,即便那便是他自己本身,他也不能为自己做主。
能牺牲的只有基尔伯特。

当团长发出对普/鲁/士人屠杀的命令时,尼可拉斯并不意外,只是他收拾行装的速度比平时慢了很多。
这并不是一个强大的民族,他们远远比不上骑士团的力量,可他们并不投降。
尼可拉斯远远的就能看见基尔伯特穿着粗制的铠甲,手里的剑染了血,红色的眸子里透着不服输的杀意,凭着自己和人类不同的身体,即便是受了伤也不退却,执着的守护着自己的族人。
尼可拉斯没有办法前进,那好像就是战场上的自己。
直到条顿骑士的白马从他身边奔驰而过,他才意识到,能制约基尔伯特的只有自己。
“喂喂喂,开玩笑的吧…”
基尔伯特的剑仍旧对准了尼可拉斯,只是脸上扯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而尼可拉斯仍旧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已经伤痕累累的人。
“白色的衣服很帅气啊,尼可。”
“不过你还是没有本大爷帅气!”
基尔伯特的攻击在尼可拉斯眼里不痛不痒,却是基尔伯特最后的力气,小小的孩子咆哮着,要去维护住他的民族,他的名字和一切。
在条顿骑士团眼里却是微不足道。
“我不愿意杀了你,基尔。”
尼可拉斯把基尔伯特按在地上,身边普/鲁/士人和条顿骑士的尸体混杂在一起,鲜血染红了整片土地,只剩下两个孩子还在厮杀着。
“你杀不了本大爷。”
基尔伯特已经没有了还手的力气,眼神却丝毫没有动摇。
尼可拉斯的剑刺了下去。

1226年,波兰王国国王之子、马佐维亚公国首领康拉德公爵的领地遭到普/鲁士人袭击,以此为契机,条顿骑士团在普鲁/士地区发动了为时近200年的东征运动,征服了普鲁士人居住的地区,普鲁士成了条顿骑士团的地盘。

尼可拉斯没有想到基尔伯特真的没有死去,他真的活了下来,只是被尼可拉斯藏在了骑士团内部,很少有人知道他还存在着。
基尔伯特的地区和子民日益强大,只是以条顿骑士为实。
后来尼可拉斯仍旧在外征战,基尔伯特却被骑士团与宗教缠身。
“天主教,天主教天主教天主教!!”
基尔伯特难得的被允许出门的时候,他差点儿把身上的黑袍脱下来丢在地上踩几下。
“他们脑子里只有上帝么!本大爷快疯了!”
“冷静,基尔。”
尼可拉斯把剑收在一边,看着基尔伯特跳着脚抱怨着。他本来以为基尔伯特会恨他,可是醒来的时候他只是说了一句本大爷会一直活下去的,会更加强大的。
他突然觉得,终有一天条顿会被普/鲁/士所取代。
也不算坏事儿。
尼可拉斯叹了口气,基尔伯特仍旧眨了眨他红色的大眼睛,探过头去。
“怎么了,尼可?”
“败给菲利克斯了。”
“又是菲利克斯。”
基尔伯特嘟着嘴,又看了看尼克拉斯的剑,指了指自己。
“要不要本大爷帮你把他们全都打跑!”
“他们不会让你去的。”
基尔伯特耸耸肩,又扯了扯自己的衣服,甚至敲了几下自己的十字架,又对尼可拉斯露出一个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
“本大爷的力量在渐渐强大,等着吧尼可!本大爷总是能帮你把我们的地盘都拿回来的!”
我们的地盘。
尼可拉斯瞪大了眼睛看着基尔伯特,突然明白了什么。
怪不得他不恨自己。
原来在他心里,条顿骑士团和普/鲁/士早就是一体的了。

基尔伯特被告知可以不再去管那些神学的东西的时候,他直接冲出去找了尼可拉斯,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兄弟。
只是他看到尼可拉斯坐在屋子里,里面一片狼藉。已经是青年样子的尼可拉斯仿佛喝醉了,晕晕乎乎的抬起红了的脸,喊了一声基尔伯特的名字之后又低下了头。
“喂,尼可,你不是不…”
尼可拉斯一直不碰酒,更不碰女人或者什么别的。他把骑士团的原则发挥的淋漓尽致,虽然偶尔会被基尔伯特嘲笑,不过也坚持着自己的本质。
基尔伯特也觉得哪里不对,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脸,烫的厉害。
“你发烧了?”
尼可拉斯推开基尔伯特,他是在笑的,笑起来就更和基尔伯特一样了。
“骑士团被世俗化…噢,教皇的意思…切,不过是又输了…”
尼可拉斯已经有些胡言乱语,基尔伯特皱着眉头把他拉回椅子上,打了些水给他,继而坐在他旁边。
“基尔,我没喝过酒。”
尼可拉斯说着,却是伸手抓住了基尔伯特脖子上的十字架,迷茫的看着他。
“你明天起就是公国了,而我…”
“本大爷不在乎这些。”
要不是尼可拉斯身体的确看起来很差劲,他简直想给这个颓废的家伙一拳让他清醒点儿。
“你不是想要强大?这个国家的名字要变成你的名字了。”
尼可拉斯大概这是笑的最多的一天,却让基尔伯特浑身发毛。
“条顿要灭亡了。”
“别说胡话,你喝醉了,听本大爷的好好躺下。”
基尔伯特几乎是拖着尼可拉斯把他按在床上的,尼可拉斯的眼睛有些空洞的盯着基尔伯特脖子上的十字架,像是喃喃自语一般。
“我的身体我清楚。”
“条顿要…”
“闭嘴,给本大爷睡觉。”

基尔伯特的确是成为了一个国家。
那之后又经历了很多,尼可拉斯很快就振作了起来,只是起的作用越来越小,直到威廉 腓特烈建立起了普/鲁/士王国,尼可拉斯也就渐渐消失在了历史里。
威廉临终前和基尔伯特提起过尼可拉斯。
威廉把后来的腓特烈大帝赶出了房间,只留下了基尔伯特和他,才慢慢说起的以前的故事。
“…是他坚决要求国家的名字是普/鲁/士。”
“不是从很久以前就…?”
“很久以前,第一次的时候开始,那就是尼可拉斯的坚持。”
基尔伯特知道的时候,尼可拉斯已经告别了他,带着几个骑士团的成员离开了这片土地。
他的确是记得的,基尔伯特最初的愿望。
普/鲁/士接过条顿的路,继续走了下去。
“他走的时候,让我留给你一句话。”
“啊?尼可那个家伙,怎么不自己说?”
威廉没有回复他,只是从床头柜里取出了一封有些老旧的信。基尔伯特打开,里面只有短短的几句话。
“基尔伯特,条顿是不会灭亡的。”
“我仍旧有一天,还会回到这片大地。”
“条顿不死。”

Ende

————————————————

胡乱写系列。
最近没有手感了都…
也不那么严谨…构思也不完善,什么都…嗷!
总之就是, 2p是条顿,1p是普/鲁士
条顿当然会回来,他现在还在。
不过他能不能找到普…
咳,大家晚安

评论
热度(26)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