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黑白伊//费里西安诺的独立

※卢西安诺/费里西安诺
※后转专制卢西/游击队费里
※常色伊双子有 卢西 路德师生设 独普有
※不带弗拉维奥玩,但是我爱他。

————————————————————

因为我实在太弱小了,所以爷爷才会抛下我消失的。
因为我什么都不会,所以哥哥也离开了我。
因为我什么都做不到,所以神/圣/罗/马也没有回来。
因为,我是一个什么都做不到的人…
粽发的小少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的哭了起来,眼泪落在白色的袍子上,星星点点绽开一片痕迹。
哥哥还有东尼哥哥,一定是因为我太弱小了,所以来保护我的人都没有…
“吵死了,快点闭嘴。”
费里西安诺被吓的一哆嗦,睁大了眼睛在屋子里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可那真真切切就是自己的声音,一模一样的在自己面前响着。
“ve——————!!!!!!”费里西安诺不仅没有安静下来,反而是吓得更大声的哭了起来,转身就想要逃出去,却是被抓住了肩膀,直接推到在地上。
身上的人和自己一模一样,甚至也穿着教廷的衣服,红色的飘带晃在自己面前,让他视线有些看不清。
“麻烦死了…”
上面的人把飘带扯了下来,丢在了一边儿的地上。
费里西安诺这才看清他唯一和自己不一样的地方,那双明亮的暗红色眼睛。
可和自己一样的人…
“ve…哥哥…?”
“别傻了,费里,罗维诺那个家伙现在回不来。”
那个人说着捏了捏费里西安诺的脸,颇为恶趣味的笑了起来。
“我是卢西安诺。”
“是你希望我来的。”

路德维希最近的脾气一直不太好,别说刚认识他的本田菊,甚至连他自己的哥哥也不太敢惹他。费里西安诺曾经亲眼看到他在指挥所对基尔伯特大发脾气,最后兄弟俩差点儿掏出枪来直接把对方就地正法。
当费里西安诺输了一场战役的时候,他的确是徘徊在军事会议门口来来回回不敢进去的,谁知道路德维希又要有什么样的计划和怒火等着自己。
“走,进去。”
路德维希从一堆乱七八糟的军事战略中抬起头的时候,还以为在西/班/牙的罗维诺回来了。
“你是已经糊涂了吧,路易?”卢西安诺露出一脸嘲笑,“怎么,就这么着急冲着意/大/利发火?”
路德维希定睛看了一下,深呼吸了一口气,把手头东西放下,站起身来对卢西安诺行了一个军礼。
“老师,您来了。”
卢西安诺连帽子都没有摘,坐在了费里西安诺的旁边,习惯性的拿出小刀转着玩,目光在贝什米特两兄弟身上扫来扫去,最后露出一个微笑,拍了拍身边的费里西安诺。
“之前一次小失败,因为费里西安诺他根本什么都不会。”
“ve…”
费里西安诺也低下了头,的确,他战争的能力早就不行了。
“罗维诺在制约西/班/牙政府,不过等弗朗哥站稳了脚,他也可以回来了…噢,我真是太放心他了,安东尼奥怎么样也不会对罗维诺下手的,所以就算他烂成一团糟也无所谓。”
卢西安诺把桌子上的咖啡拿起来喝了一口,又用小刀敲了敲桌子,“所以,路易,各尽其用,就像你能指挥,而基尔更适合出战。”
对于新的党派政治,兄弟俩的确还有要和卢西安诺学的,也就点了点头。
“费里西安诺就不用去战场了…的确,男人应该多吃苦,可是这家伙更适合当个软绵绵的艺术家,比如前几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他不就干的不错?”
卢西安诺又捏了捏费里西安诺的脸,他喜欢这孩子脸软绵绵的手感。
“至于战争和扩张,我来就好。”

“ve…谢谢。”
“只是不想因为你输的太早而已。”
从会议所走出来后,卢西安诺仍旧玩着手里的小刀,费里西安诺一直盯着他手里的东西,他总觉得有一天卢西安诺会被自己手里的东西给强到。
“明年和路易还有本田把合约签了,这个要你来,我要和路易最近再见一面,签约之后第一个先去进攻法/国。”
“ve…!为什么是弗朗西斯哥哥!”
卢西安诺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可爱,用刀子底儿戳了戳他的脑袋,“因为他有钱,而且革命这么多年之后的他,早就不堪一击了。”
“去参加弗朗西斯哥哥家的比赛就好了ve…”
“你的酒桶飞机?噢,那个小东西的确挺可爱的。”
卢西安诺哈哈笑了几声,对着费里西安诺挥了挥手,“你去管管罗/马的市政建设,还有国内政务就好,外面的事儿你别插手。”
“你生气了么?”
“没有。”
费里西安诺仍旧用那个担心的目光盯着卢西安诺,直到卢西安诺叹了一口气。
“没有,当初就说好了,你不擅长的全部交给我。”
“不用担心的。”

“笨蛋弟弟,你就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已经快要不行了么!”
“…的确卢西他比我们两个都能干,可是意/大/利已经有两个了,这样下去你会消失的,他不是应该存在的那个!”
“柏/林条约的时候我会去,老子不想看见卢西那个混蛋了。”
罗维诺几乎是生气的把电话摔上的,费里西安诺把电话挂上的时候,卢西安诺正趴在床上,伸着胳膊用小刀去够桌子上的披萨。
“罗维说什么了?”
“没什么。”
费里西安诺把披萨拿了一块递给卢西安诺,他把小刀收了起来,拿好了就往嘴里塞。
“你在担心什么,费里?”
卢西安诺把整个嘴里都塞的披萨,他喜欢费里西安诺做的食物,无论好不好吃——当然,费里西安诺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起码他不会把失败品给卢西安诺。
“ve……”
“担心罗维?安东尼奥傻了才会对他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会消失么?”
“不知道。”
卢西安诺把脑袋垫在费里西安诺腿上,张开嘴要下一片披萨,不过费里西安诺的心思似乎不在那里,只是沉默着,憋着嘴。
“罗维诺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
“没关系的,交给我就好了。”
卢西安诺爬起来自己拿了一块披萨,坐在费里西安诺身边,又说起来过几天签订协议的注意事项。
费里西安诺一直安静的坐着,偶尔点点头。
“没精神?”
“不是…”
卢西安诺皱起了眉头,他不介意去西/班/牙好好和罗维诺谈谈,他对费里西安诺这个常年在国外的哥哥并没什么大感情。
或者说他对任何人都没什么大感情,他要做的只是保护费里西安诺这个什么都不行的小家伙而已。
“不是哥哥的问题!”
费里西安诺一直有些怕卢西安诺,他简直像一个不可控因素,甚至比脾气越发暴躁的路德维希更加让他觉得紧张,不过他知道卢西安诺不会对自己不利,费里西安诺更怕的是他会伤害自己身边的人。
“他也是意/大/利,我不会对他做什么。”
“卢西。”
“嗯?”
卢西安诺发誓,他从来没见过费里西安诺真的严肃又认真的样子,那双经常看起来随性的半睁眼睛现在睁的大大的,从黄色的眸子里卢西安诺能看到自己的样子。
“如果有一个人要消失,那卢西留下来,好不好?”
卢西安诺盯着他眼睛里的自己看了半天,潇洒的从床上把小刀收了起来,起身就离开了屋子。
“下个月的会议,该注意的我都给你讲了,你自己看着别让基尔伯特那个老家伙给坑了。”

直到法/国沦陷之前,卢西安诺都和路德维希在巴/黎盆地附近待着,费里西安诺的确也就听话的在国内搞搞文艺,等到罗维诺回来了,免不了又被埋怨一顿。
“可是,基尔也和尼可相安无事…”
“他们的性质和你们不一样,蠢货弟弟!”
罗维诺戳了戳费里西安诺的脑袋,一边戳一边说着自己可不认卢西安诺是弟弟,直到费里西安诺呼救起来才松开了手。
“你自己的政务你要自己去换,知道了么,笨蛋弟弟。”
“ve…”
“不许发出那种声音!混蛋,好好听老子说话了么!”
费里西安诺当然明白罗维诺的意思,他也很开心哥哥能这么关心自己,只是让他和卢西安诺…
“他已经解散内阁了,现在的局势我们处于劣势,”罗维诺说着形式,费里西安诺也明白,“现在说是卢西安诺在掌权,不如说他已经把权利外放大部分给了那两个土豆混蛋。”
“卢西也是必须这么做才…”
“我对那些军事政治兴趣不大,毕竟老子的事一直是番茄混蛋在处理…”罗维诺抓了抓头,叹了口气,“不过现在卢西的法子不行了,本田那边的战线也越发的…”
“笨蛋弟弟,你不是不喜欢这种感觉么?”
费里西安诺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他的确讨厌透了这种感觉,并不是说讨厌卢西安诺的保护,而是他和路德维希越来越一致的铁血政策,而且他并没有人可以诉说。
“我喜欢那种…”费里西安诺顺着罗维诺的话继续说了下去,“那种…”
“文艺复兴的自由。”
费里西安诺点了点头,罗维诺看着自己的弟弟,从桌子里抓出一面国旗放在他面前。
“你才是意/大/利,卢西安诺不能这么取代你。”

卢西安诺回到家的时候有些疲倦,这几年他的身上总是一股火药味,或者是血腥味,说一不二,不允许任何的怀疑和反对。
费里西安诺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费里——好久没有吃到你做的东西了啊。”
卢西安诺一回来就在看着一份文件,大概又是和路德维希的条约,最近路德维希那边扩张的太过厉害,他有基尔伯特给他打下的基础,可是卢西安诺可没有罗维诺给他做的什么事儿。
费里西安诺看了看卢西安诺手里的东西。
“路易他要…卢西,你要把都灵让给路易?”
“借用一下而已。”
卢西安诺用小刀在桌面上划来划去,又伸手捏了捏费里西安诺的脸,对他微微一笑,“没关系的,交给我就…”
“你和路易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费里西安诺说出口的时候才想起来卢西安诺并没有经历过自己那段幸福的日子,自由和民主他都没有见过,他只见过哭泣的自己,分裂和被控制,来来回回都是被控制和被侵略。
卢西安诺只是看着他,眯起了眼睛,小刀漂亮的在手里转了一个刀花,刀尖对准了费里西安诺。
“你要背叛我,和我们的国家?”
“这根本不是意/大/利!”费里西安诺第一次对卢西安诺大声的喊了起来,“我的国家不是这个样子的,我的人民也不应该是这样,你和路德维希都,都…”
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扩张有什么不对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片大地上谁不是这么做的?当初的弗朗西斯是,基尔伯特是,东边的王耀也经历过这种时候,一度跨越了这么做有什么错。
“费里西安诺,你知道问题所在了么?”
卢西安诺的小刀几乎要贴在费里西安诺的脸上。
“我能让国家更好,他们不需要民主,有我们的领导就好,至于路易…他做的很好,对,他能取代基尔伯特也是有原因的,只要…”
取代。
——你才是意/大/利,笨蛋弟弟,你的人民渴望的是民主和自由,不是那个玩刀子家伙的专治!
“ve…我不会把都灵让给路德维希的,更不可能让他打到米兰!”
费里西安诺一把把卢西安诺推开,他明明怕的发抖,以后要怎么做,没有卢西安诺会怎么样,他完全不知道。
只是他要保护自己的国家。
他爱卢西安诺,可是他也爱自己的国家。

费里西安诺带领着游击队从亚平宁地区反抗着,而罗维诺在各大市区中宣讲和领导着起义,直到四月末才回到了费里西安诺身边。
“干什么呢,笨蛋弟弟?”
“明天会见到卢西么…ve…”费里西安诺站在军营外的高地上,看着天边远远的德/军营地,“会是路易还是卢西?”
“不知道,反正不是那个番茄混蛋…切,幸好他和小鸟去了北面,中立着中立着也跟着瞎参和…不过对他我还真下不去手。”
那你对卢西下得去手么,费里西安诺?
他看着远处的军营,里面的人一定是卢西安诺,国家出面一定会对上国家,这是再简单不过的常识了。
“你生气了么…”
罗维诺听见费里西安诺轻轻的问着,自己也看向那边的方向,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没问题的。”
费里西安诺点了点头,和罗维诺一起回了军营。
可是没关系什么的,他已经不敢再信了。

果然是卢西安诺,还是棕黄色的军装,改良贝雷军帽,站在绿色军装的路德维希身边。
费里西安诺的确怕极了,他不想去见路德维希,也不想去见卢西,他选择了躲在装甲车,从探视镜里看着外面的人。
罗维诺好像在和卢西安诺喊着什么,他听不清楚,接着就看到路德维希开了枪,罗维诺身子晃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受伤了,接下来外面的枪声一直没有停下来。
“喂,罗维,怎么不躲回安东尼奥身后去,在这里鼓动费里做什么?”
“闭嘴!他才是意/大/利本来的样子,老子的弟弟只有一个人!”
“你真的不如安东尼奥聪明啊,罗维诺。”
“老子就算再怎么喜欢西/班/牙那个混蛋,老子也是意/大/利!!”
罗维诺大声喊着,游击队员纷纷从城镇中涌了出来,跟着罗维诺的呼喊,用枪杆对准了德/军。
城市里每一个地方都是游击队的,在路德维希宣称人质在手的时候,罗维诺直接推出了一百多德/军战俘,绿色的眼睛丝毫没有动摇,逼得路德维希没有办法,只能释放了手里的妇女和幼儿。
终于,一切形式都偏向了游击队。

卢西安诺只是坐在军营里,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里的确是他的土地和人民,他在做的只是…对,只是把那些意志不坚定的人排除出去。
“还有重炮,”路德维希敲了敲脑袋,他也没想过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会这么难对付,“如果需要,可以粉碎这个城市。”
“你疯了?这是我的国家,轮不到你来粉碎。”卢西安诺有些没精神的说着,他心里也清楚,他们之前打通的红衣主教的内线其实是费里西安诺的人,“你可以试试,不过没有用的。费里把教会控制的好好的,他…切,也不是完全没用。”
“你也差不多,自己的国家也能分裂成这个样子。”路德维希有些头疼,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又看了看北边的局势,“大哥那边也不好,就算东尼暗中在帮他也不乐观…快点儿结束你的事,我要去北面。”
卢西安诺耸耸肩,却是听见外面响起一个脚步声。
推开门的是费里西安诺,让卢西安诺和路德维希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该拿出枪来。
“ve…我,他们看见我就让我进来了…我没带武器的!”费里西安诺就差拿出个白旗了,这还让两个人安心了一点儿,“不过…你们投降吧。”
“有趣,费里你真是太久没和我在一起,不认得我了?”卢西安诺哈哈笑了几声,小刀甩了出去,险些打在费里西安诺脸上。
“我不希望卢西消失…ve…卢西这样下去会…”
“不会,我不会消失,谁都不会!”卢西安诺猛的站了起来,那个样子费里西安诺没有见过,可是路德维希是有些印象的——基尔伯特在生气的时候也会那样,皱着眉头,咬着牙,好像要把内心的恐惧压下去,或者是要努力的说服自己去相信。只不过卢西安诺表现的比基尔伯特明显的太多了而已。
“我会让你见到一个更强大的意/大/利,让谁都不敢再欺负你,没有人敢再去分裂意/大/利!”
“对,只有你费里西安诺就可以了,能征服一切的费里西安诺…连罗维诺都不需要,你们不是统一了么,为什么还有那个分裂的象征?”
“只要战争胜利了,我就可以把这一切都给你,费里西安诺…像以前一样相信我吧,没关系的,交给我就好了!”
卢西安诺疯了,不仅费里西安诺这么觉得,路德维希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卢西安诺自从费里西安诺离开之后就失去了目标,他一直试图说服自己,现在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理由。
“费里,交给我就好了,没问题…”
“对不起,我不能再相信你了。”
费里西安诺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看了看坐在后面的路德维希,对着他而不是卢西安诺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路德维希只是看着费里西安诺走出去的背影,突然想到偶尔会到家里的那个,和大哥一模一样的人。
他们是不是也曾经像这样…
“用重炮。”
路德维希皱了下眉头,卢西安诺浑身都在颤抖着,把小刀捡了起来插在了桌子上,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着。
“毁了这个城市,让费里西安诺知道,我才是正确的!”

卢西安诺自然没有成功,他自己都清楚。费里西安诺动用了红衣主教的力量,延缓了重炮的发射。
路德维希衡量再三,还是选择了投降,把物资支援给了北面的基尔伯特。卢西安诺失去了大半的支持,被迫逃亡,国内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重新拿回了主权。
“嘿,让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大吃一惊,不是么!”
罗维诺开心的在费里西安诺背上锤了一下,费里西安诺却一直没有说话。
“又怎么了?最近的形势…你身体不舒服?”
“我感觉卢西安诺他…”
他快要消失了。
罗维诺安静了下来,坐在费里西安诺身边。
现在游击队占了绝对的优势,意/大/利已经快要解放了,墨索里尼政府已经垮台,他和卢西安诺都已经被游击队控制了。
费里西安诺就那么安静的坐了好几天,罗维诺偶尔也陪陪他,终于是有一天费里西安诺猛的抓住了罗维诺的衣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泪从眼眶里疯狂的流出,另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心脏。
罗维诺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墨索里尼被游击队击杀了,他的心脏也跟着变革而难受的快要站不住,可是并不至于像费里西安诺那么狼狈。
只能证明卢西安诺也消失了。
罗维诺忍着自己的难受,把费里西安诺扶着躺到了床上。那个笨蛋弟弟一直在哭着,低声的念着卢西安诺的名字,很快就发起烧来。
作为双子国家的好处就是这种事可以两个人分担,罗维诺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费里西安诺那么夸张,也不至于死,干脆就抱怨着照顾起费里西安诺来。
卢西安诺,你的做法是错的,非要死了你才知道这种事么?费里西安诺不需要你这种保护。
罗维诺累的趴在费里西安诺的身边,却是听见费里西安诺仍旧哭着小声的说着。
“卢西…不要消失啊…卢西…”

“噢噢噢,小费里和哥哥大人!”
很多年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战争结束了,基尔伯特经历了一段不那么愉快的日子之后也躲过了消失的危险,这对兄弟为了保住对方的存在,一个拼命道歉,一个拼命揽错,看起来滑稽又温暖。
“给你们带了面包!是阿西亲手烤的!怎么样,本大爷的阿西超——厉害的吧!”
“哥哥!”
“ve…基尔还是那么喜欢炫耀路易呢。”
“啊…对不起啊,哥哥他一直这个样子…”
“切,反正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土豆混蛋们了。”
罗维诺为他们把门打开,基尔伯特把面包放在桌子上,费里西安诺拿起小刀,耍出一个漂亮的刀花,熟悉的姿势和动作让曾经同盟的路德维希为之一愣。
“卢西…?”
“……土豆混蛋!不可以提那个名字!!”
罗维诺几乎是飞过去捂住了路德维希的嘴,又紧张的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却看到他只是微微一笑。
“ve…没关系哦,哥哥。”
费里西安诺把小刀又刷了一圈,切下几片面包放在餐篮里,放到桌子上,所有人盯着他看了很久才松了一口气,继续聊着最近的事情。
所以,我已经不是那个弱小的孩子了,卢西。
费里西安诺看了看手里的餐刀,上面似乎反射出了一双暗红色的眼睛。
我一个人也可以了,不会再哭着依靠别人了。
他看着餐刀上模糊的倒影,里面的人似乎皱了下眉头,又淡淡的笑了笑。
“ve….你…生气了么?”
“没有。”

End

————————————————


子分那段指的是意/大/利干涉西/班/牙内政还是武装来着那一段事情,后来弗朗哥掀起的西/班/牙内战。
至于卢西安诺和路德维希的师徒梗是出自于墨索里尼和元首的师徒(?)关系。
卢西安诺一直走的是墨索里尼线
基尔和尼可的事情被我拉进来了…
http://yanchen02200059.lofter.com/post/1e97ce5f_f2dee07
懒得做超链接的我,大概这两个是普和条顿的关系。
我就没见过二战写出来德意互怼的
我也是没谁了
其实灵感来自于av9206650
结局可能理解为卢西和费里重归一体了,也可以理解为费里的自言自语。
其实卢西大人只是回到2p的世界,和弗拉维奥过日子去啦~★
你快够

评论
热度(63)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