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金三角//基于现实发生的事Ⅷ【完】

※金三角大学生au
※米英有,不过主要以仏视角和仏英体验,所以并没有米英tag
※以往链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

人生总会经历很多阶段,就好像雏鹰需要经历苦难才能飞起一样,弗朗西斯并不愿意去回忆那些事情,可是必须承认,这让他成长了很多。
那些日子里他只是一次次的迫近疯狂,又一次次的自我压抑。
走在去吃饭的路上,天上下起了小雨,弗朗西斯顺手把外套脱下来披在了亚瑟的身上,亚瑟只是往回推了推,弗朗西斯按住了他的肩膀,亚瑟就默认了没有拒绝。
南方的天,下起雨来很闷,让人喘不过来气。
弗朗西斯深吸了几口气,抓着亚瑟的手在路上走着。
他的确思念亚瑟,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内心,他重新又觉得亚瑟是他的了。这应该是很美好的感觉,弗朗西斯却觉得天压的沉沉的,让他快要窒息。
亚瑟一直在看手机,终于在吃饭的时候收了起来。
——是谁啊。
亚瑟没说话,只是看了看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
弗朗西斯心里明白,点了点头。
——我告诉他你过来了,所以我这几天没空和他多说。
亚瑟把肉塞进嘴里,吃下去之后才和弗朗西斯说了话。
弗朗西斯仍旧只是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人有时候总会有一些奇怪的预感,比如说现在,他的感觉就十分饿糟糕。
他说了一些学校的事情,和基尔伯特合租的事情,亚瑟也说着一些学校医学的事,解剖或者是什么的。
不过亚瑟的目光一直在看手机,偶尔或者一直,他的目光没离开过。
——对了,我把你给我买的那套衣服带过来了。
亚瑟中途说道,弗朗西斯的确一直说过亚瑟的衣服品味,也干脆给他买了一套西服,花掉了弗朗西斯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
——穿给哥哥看看?
——穿不出门的,不日常。
——那就在住的地方穿给哥哥看吧。
弗朗西斯说着,心里却提不起任何的兴奋——当初他刚给亚瑟买那套衣服的时候,亚瑟给他发了穿上的照片,弗朗西斯兴奋的炫耀给了身边每一个人,之后用那种照片做了屏保。
包括解锁,是亚瑟的生日。
亚瑟点了点头。
弗朗西斯并不太记得他们说了什么,回去的路上起了风,他仍旧把外套给了亚瑟,亚瑟拒绝了他。
后来亚瑟回去穿了那身衣服,是什么样子弗朗西斯也不太记得了,只记得后来亚瑟换了衣服,坐在床上,两个人和以前一样的闲聊。
——弗朗,我以前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了吧。
亚瑟的确提过,弗朗西斯点了点头,他知道那个人不是自己。亚瑟不会在自己面前一遍遍提出来,他虽然不直白,可也不是矫揉造作的小姑娘。
——想告白么,小亚瑟?
——我…
——是学校里的人的话,哥哥推荐你早些告白,不然放假了就来不及了。
——不是学校里的人。
亚瑟没敢看弗朗西斯,他们像小时候会做的一样窝在被子里,交换着呼吸和温度,看起来亲密无间,弗朗西斯温和的笑着,笑容平淡,亚瑟把头低着,他并看不见弗朗西斯一直看着他的目光。
弗朗西斯一直看着亚瑟,亚瑟很久没有说话,直到弗朗西斯戳了戳他的脸,他才说出下一句话。
——你记得我说过我不是个好人么?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他曾经很在乎这个问题,一直追问亚瑟,而亚瑟的回复却是“如果我杀了人,你也会接受?”
那个时候弗朗西斯放弃了继续追问,他当然会接受,他会为亚瑟揽下这个罪过,甚至亚瑟杀了他的父母他都可以接受,只要亚瑟还是他的亚瑟。
而他只是突然知道了,每个人都有害怕不敢说的话。
弗朗西斯已经被他自以为的爱情冲昏了头,他不会像以前那样抑郁或者自杀,可是他却爱的太深,已经忘了一切。
——弗朗西斯,我爱的人是…
——阿尔弗雷德。
弗朗西斯接过了亚瑟的话,只可能是阿尔,一切的可能性都指向了那一个人。弗朗西斯看着亚瑟有些吃惊的表情,还是保持着那个笑容,等着亚瑟的回答。
亚瑟停顿了许久,终于是默认了。
弗朗西斯笑着伸出手捏了捏亚瑟的鼻子,哈哈的轻松笑出了声。
——只可能是阿尔啊,哥哥当然知道,因为小亚瑟你一直在提到阿尔,说话,行为,动作。
亚瑟看着弗朗西斯,他一直以为弗朗西斯会生气的,或者起码有所反应,可那个人只是像以前一样笑着,说着些好像这理所当然的话。
——你…
亚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只是听着弗朗西斯在说话,自己却一开口继续不下去。
——没事儿,小亚瑟,你看,哥哥和阿尔早就分手了,所以你和阿尔在一起当然没问题。哥哥会祝福你们的哟~
轻挑的语气,欢快的话语,熟悉的内容。
弗朗西斯对亚瑟的祝福送出过无数次,和安东尼奥,现在是和阿尔弗雷德。
亚瑟知道弗朗西斯有多爱他,他一直知道,所以他知道自己不是个好人,他看着面前的笑着说着话的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阿尔的话,一定可以好好和你在一起,不过小亚瑟,你可别被阿尔欺负了,他有时候可不会太细心,哥哥是知道的…哥哥…
亚瑟听着弗朗西斯说着,说着,缓缓的伸过手来抓住了自己的肩膀,慢慢的把头压在了自己的胸口。
他听见弗朗西斯在哭,抑制不住的声音和颤抖的身体,抓着自己的手渐渐用力,却怕太过用力让自己感觉到痛。
——哥哥知道的…知道的…
亚瑟听见弗朗西斯低声的说着,说着没关系,说着让亚瑟去爱就好,而亚瑟只能轻轻的拍拍弗朗西斯的后背,叹一口气。
弗朗西斯从亚瑟胸口里把头抬起来,胡乱的擦了擦脸,对着亚瑟露出一个难看极了的笑。
——阿尔他占有欲很强,你这样他会吃醋的。
夜色很暗,窗帘被拉的很严实,亚瑟并没看到弗朗西斯的表情,他只是点了点头。
——我和阿尔做过了。
亚瑟开口说出的是这么一句话。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只是开口就说了出来,却听见弗朗西斯连吸鼻子的微弱声音都不见了。
——的确,他占有欲很强。
亚瑟并不知道自己说的时候带了些微笑,弗朗西斯看不见,可他太了解亚瑟了,他能听见。
——阿尔啊,哥哥知道所以才这么说的。
弗朗西斯也笑着说,可听起来糟糕的很。
他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他的嫉妒心要爆发膨胀。也许那不是嫉妒心,自己爱到骨子里的人告诉自己,他和别人上过了床,而自己却没有办法说任何的不对。
那种感觉,直到多年后的今天,弗朗西斯只要稍微回忆起一点也会撕心裂肺的痛。
弗朗西斯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却只能微笑着祝福亚瑟。
他没资格评价亚瑟,只剩下祝福。
——哥哥我有些困,今天坐了太久的飞机累了…明天见,小亚瑟。
弗朗西斯把自己挤到了床的一边儿,离他朝思暮想的那个怀抱远远的,他不停的呐喊着,想要去拥抱那个人,想要去触碰那个人,但是他自己不允许。
他们两个睡在一张床上,一床被子里。
亚瑟感受得到透过被子传过来的颤抖,还有压抑着的哽咽。

弗朗西斯一直不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比起来争,他更喜欢随遇而安,即便是以前和亚瑟的争夺也只是因为喜欢亚瑟那气鼓鼓的样子,而且这也很久没有发生过了。
亚瑟看着他的眼神里只有歉意和怜悯,让弗朗西斯不想再去看他,弗朗西斯讨厌被人同情。
他一直想要冷静的对待这件事情,可是他做不到。
从胃里反出来的恶心,头疼和发闷的胸口。
中午的时候,亚瑟带着弗朗西斯去了一家自助餐,亚瑟喜欢的口味,弗朗西斯只拿了几块花椰菜便一直在试图逗隔壁桌的小婴儿。
他甚至还能记得那个孩子,那个小家伙一直在模仿着弗朗西斯的动作,张嘴,闭嘴,弗朗西斯也就带着小家伙玩,顺便配合他母亲塞进他嘴里的饭。
下午的时候,亚瑟带着弗朗西斯去了学校附近的店,仍旧是食物,算是亚瑟学校的特产一类的。只可惜弗朗西斯来来回回的看着,进进出出的走着,什么也没有感兴趣的。
甚至他在看见亚瑟手机信息里阿尔弗雷德的名字的时候突然爆发了愤怒,把难得有些兴趣的订单退回,钱也不要的转身就走,亚瑟也只能跟着他,一直走到了一家面包店。
亚瑟坐在那儿,把手机收了起来,没有说话。弗朗西斯去买了可以作为早餐的两个羊角面包。
一切都尴尬的让人说不出话来。
亚瑟抓了抓头发,长叹了一口气。
——弗朗,你要我怎么办。
弗朗西斯坐在他的对面,没有说话。
——你突然就生气,什么也不要,混蛋胡子,你要我怎么办,你告诉我也好啊。
亚瑟的声音低沉着,弗朗西斯也冷静了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看见亚瑟的眼睛上有些潮湿,那个人一定也是憋屈了很久了。
——我们回去吧,小亚瑟。
弗朗西斯最终还是不能怪亚瑟的,他还是爱他。
——我知道我和阿尔也许不可能,可是我正在爱他,弗朗西斯,我他妈的爱阿尔弗雷德,我要爱疯了,你怎么劝我现在也…
亚瑟的声音越来越激动,弗朗西斯只是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努力的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微笑着说着。
——哥哥知道,刚才是哥哥冲动了…
——对不起,小亚瑟。

之后亚瑟说了很多。
当初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分手时,阿尔弗雷德去找了亚瑟,问他该怎么办。
——我说让你们分开,我现在怀疑是不是我错了。
——没有,我们在一起不可能了。
弗朗西斯不知道自己的回答有没有让亚瑟安心,他只是继续听着亚瑟说着。
亚瑟在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分手之前就喜欢阿尔弗雷德了,他只是简单的暧昧着,像朋友一样,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阿尔弗雷德的大包大揽也让亚瑟分不清那是不是他进一步的暗示。
——我羡慕你,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真的很爱你,他很听你的话,也可以为你拒绝所有的人。
亚瑟说着,听着弗朗西斯哈哈一笑。
——原来那个人是你啊,小亚瑟。
——谁?
——哥哥曾经去阿尔学校的时候,被他的同学问过是什么关系,哥哥当然说是恋人,可是他的同学说,“阿尔的恋人不是个短头发的家伙?”
——哈,那的确是我。
弗朗西斯哈哈的笑了几声,他并没放在心上。和阿尔的事情都过去了,他不会真的在意的。
——阿尔又开始抽烟了,你知道么。
弗朗西斯摇了摇头,阿尔弗雷德的确以前喜欢抽烟,只是弗朗西斯说过一次,他再也没碰过那东西。
——你说一次他会听,我说了无数次他也只是应付一下。
亚瑟坐在床边儿上低着头,他们谁都没看谁。
——哈,你知道么,你是阿尔弗雷德的宝贝,我呢?是他眼里不知道怎么下流的破烂玩意儿。
——小亚瑟,你不…
弗朗西斯皱起了眉头,亚瑟却并没有听他说话。
——他在和我做的时候,甚至说过‘Hero就允许你碰过别人的手来碰我,这是你的荣幸’。
亚瑟没有继续说话,弗朗西斯却是差点儿说不出来话。
——阿尔弗雷德那个家伙,他…!!哥哥我…!!
亚瑟一直是他最珍惜的宝贝,弗朗西斯不允许别人伤他,不允许别人诋毁,甚至是他的父母批评弗朗西斯也看不下去,现在却是被阿尔弗雷德这么说。也许那只是一句有些过火的玩笑话,可是弗朗西斯现在甚至连杀了那个人的心都有了。
——小亚瑟,就这样你也不愿意选哥哥么?
——哥哥我不想放弃你,小亚瑟,哥哥我爱…
——求求你,放过我吧,
亚瑟的话让弗朗西斯一愣,他看见亚瑟转过了头来,眼睛有些红,整个人头发被自己抓的乱糟糟的。
——让我好好的谈一次恋爱,不行么。
——四年前的那一次还不够么!噢,再加上东尼的事情,现在你还是要参与,弗朗西斯,你到底要怎么样!
弗朗西斯被他的话说的愣在那里,他还在愤怒和悲哀之中,却是又被这些话说的不知所措。
一直是哥哥我一厢情愿的打扰你了,小亚瑟。
他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
他不想放手,弗朗西斯的确容易放弃,他会放弃很多,可是他不想放弃亚瑟,那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的友情,他的亲情,他的爱情,他的一切感情都在亚瑟身上,可是——
——对不起…对不起…
弗朗西斯最终还是松了口,他永远无法看亚瑟痛苦,他坐在床边,两个人安静的坐着,又是长久的沉默。
只是晚上还是要同床共枕的。

白天的时候,亚瑟要去学校,而弗朗西斯是一个人在旅馆里待着的。他带来了这次的艺术史作业,还有承接的一个小剧本,早上迫使自己睡觉,直到亚瑟走了才起床,不想吃饭也不去洗漱的抓过来电脑,阳光勉强透过厚厚的窗帘,让他有一点儿光可以开始他的工作。
中午的时候亚瑟也许会匆匆回来一趟,也许不会。
他把这些事记在了写给亚瑟的日记本上。
——如果可以,小亚瑟,能最后给哥哥一个拥抱么,就算作为哥哥的生日礼物。
那个本子他藏在行李里,亚瑟知道那个本子的存在,只是弗朗西斯说,亚瑟已经没有必要再去看了。
不过弗朗西斯知道,在清晨的时候,亚瑟偷偷的翻了他的行李,在卫生间里看了那个本子。
他收到了亚瑟的拥抱,半睡半醒之间,亚瑟轻轻的抱住了他,弗朗西斯一动也没有动,只是不受控制的又流出了眼泪。
迷迷糊糊的脑子里装不下太多东西,只能让他安静的哭着,身体代替精神宣泄着他的感情。

之后的晚上,亚瑟和阿尔弗雷德打了电话,就在弗朗西斯的身边。
——他给我正名了,弗朗西斯,太棒了,噢我等到他的承认了,弗朗西斯…
亚瑟仍旧说着,仍旧和阿尔弗雷德打着电话。
弗朗西斯坐在他一边,那个旅馆太小,他只能坐在亚瑟身边,敲着键盘,写着他的剧本,手越来越用力,电脑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和亚瑟的笑声混在一起。
——哥哥我有点儿闷,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
弗朗西斯把他的电脑合上,夹在胳膊上,穿着拖鞋走了出去,他没有听亚瑟是否还说了什么。
他去了旅馆的楼梯,看了几集生活喜剧,空调吹的他有些冷,一天没怎么吃东西的身体让他的低血糖又有些发作。
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只要抓紧身边的东西就好。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弗朗西斯回到了房间门口,他整个人都冷的发抖,只希望里面的电话打完了,他也许还可以进去。
——哈哈,对对对,你说那件事,没错…
——噢阿尔,别说了…不,我才不是因为那个,笨蛋!你想太多了!我只是…
弗朗西斯听见了亚瑟的电话,那是日常的亚瑟,开心,有些小脾气,心口不一,偶尔也会别扭的撒娇。
也是不会出现在他面前的亚瑟。
弗朗西斯抱着电脑坐在了屋子门口,贴着门听着声音。
果然,把亚瑟交给阿尔是正确的。
他不停的对自己这么说着,让自己微笑着,不要露出其他表情。
他觉得自己在一步步被逼着放弃,彻底的放弃一切。弗朗西斯甚至想现在从楼上跳下去,或者是趁着低血糖,一头栽在楼梯上,摔断他的脖子都是不错的选择。
弗朗西斯想了很久,他又听见亚瑟和阿尔说自己还没有回来,也许是出现了幻听。不过他开始相信这一切只是对于四年前事情的因果报应。
最终他撑到了电话结束,只是敲了敲门,说了句回来了,身体也支撑不住,倒在床上,却一直睡不着。直到亚瑟睡着之后,弗朗西斯又从床上爬起来,躲在窗帘后面,看着楼下安静的街道,他不敢动,怕一松手身体就会摔倒下去,就这么一直站到近乎天亮。

第二天的亚瑟仍旧在打着电话。第三天也是。
——亚瑟,小亚瑟,你能不能,就算是帮哥哥一下…
弗朗西斯终于是忍受不住了的问着。
——可是我不能拒绝阿尔。
——就一天晚上,小亚瑟,照顾一下哥哥好么?说你有事或者…
弗朗西斯看不见亚瑟的神情,他低着头,只是叙述一样的说着。
——我不能对阿尔撒谎,你明白么,弗朗西斯?
——他不信任我,我和他在一起的前提之一,不能有任何一句谎话,任何一句。
亚瑟并不爱说谎,他只是口是心非,可是他却把这也为阿尔做出了改变,不说谎,对于亚瑟来说,这是他能做出的最大的承诺。
——如果你接受不了,弗朗,我可以给你订提前的回程票。
弗朗西斯只是闭上了眼,拿起他的电脑。
——没关系,小亚瑟…哥哥我出去走走就好。
弗朗西斯仍旧把亚瑟视为珍宝,可亚瑟宁愿去做阿尔弗雷德眼里的一文不值,对弗朗西斯的爱不屑一顾。

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联系过,他在写剧本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想的去找了阿尔弗雷德,也许是想缓和关系,让自己彻底走出来。
两个人一开始的确轻松愉快的说了几句,弗朗西斯随口说着他的剧本里的故事,他的故事不算出彩,可也不至于令人觉得无聊。
——弗朗吉,话说回来,你能不能别再给亚瑟压力了?他这几天不是很开心。
从屏幕上跳出这一句话,弗朗西斯愣了一下,手指在键盘上回复了他的话。
——嗯,哥哥知道,谢谢你的关心。
他在感谢阿尔对亚瑟的关心。弗朗西斯抓了抓头发,现在亚瑟还没有回来,他呼了一口气。
——所以啊,阿尔也是,小亚瑟也是,如果早点儿告诉哥哥,哥哥不来不就好了?
——你的意思是亚瑟活该?
阿尔弗雷德一直是个说话不过大脑的孩子,弗朗西斯知道他,也知道他护短起来是什么样子,他并不想和他过多计较,何况现在两个人都希望亚瑟能开心些。
——傻孩子,哥哥怎么会这么说小亚瑟?只是大家当初都欠考虑了。
——我们有我们的考虑的,不是每件事都按照你想象的来的,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的语气似乎很强硬,一句句话的逼着弗朗西斯。
——哥哥只是说这件事…也许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弗朗西斯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不想自己再发火,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的他也没有那个体力,只是他好不容易沉浸在了剧本里,再被负面情绪控制就太糟糕了。
——错。
——好好好,是哥哥我的错。
他想结束这个话题,所以一再退后,弗朗西斯的确只是在顺着阿尔弗雷德说而已。
——弗朗西斯,你和当年和Hero在一起的时候有什么变化?你不过是口头说说,你知道,你懂,你的错,一切你说的都只是说说而已么?你一辈子都只是说说而已么?
——你现在说你的错,你会改么?
哈,哥哥的错!
弗朗西斯突然笑了起来,也许哥哥是有错的,可是什么时候轮到你阿尔弗雷德来指责我?他的确是有些生气了,弗朗西斯知道自己不喜欢有所作为,可是他并不觉得在阿尔弗雷德面前自己有过多大的过错。
他用心爱了,去拼搏了,失败了,放弃了。
不过是必经之路而已,那么阿尔弗雷德你又做了什么,哥哥说过的努力你有做过么?
弗朗西斯觉得这简直是一个笑话。
——阿尔,哥哥必须告诉你,我们之间的事情最终不是因为哥哥不反应,而是阿尔你并不是哥哥想要的样子。
——这个真相,我们的Hero满意了么?
——你还想要什么,要哥哥我离亚瑟远点儿?
——还是再去死一次?
他已经生气了,手指飞快的打着字,不记后果的说着他能说出的最狠的话。他只是想狠狠的去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让所有人都死心,这是弗朗西斯的风格。
——Hero不喜欢你,你就算说你玩了Hero两年也无所谓,法/国佬。
——啊呀呀,你不好受?需要哥哥爱的抱抱么?
——你以为你和亚瑟的样子,Hero看了就舒服么?Hero就是旁观者么?
弗朗西斯这次真的哈哈笑出了声,阿尔弗雷德的自我中心程度已经让他有些错愕了。他和亚瑟的事情?噢,的确,那些暧昧,身体和精神的交流,不过那不该是东尼所气愤的么?阿尔弗雷德,你不是前天才和亚瑟在一起的么?哥哥知道了之后,不是连碰都没有碰过你的亚瑟么?
阿尔弗雷德,你和亚瑟到底想要哥哥怎么样。
哥哥我已经没有了从小到大的朋友,失去了一个一起喝酒的哥们儿,你们到底还要逼哥哥我去哪里?
——你知道亚瑟是要找男朋友的,那为什么还要管着他?
为什么,噢我亲爱的Hero,因为他妈的哥哥爱他,哥哥爱的愿意把命都给他,而小亚瑟却只把哥哥排除在外。
——你知不知道他不开心?
弗朗西斯把电脑一巴掌拍上,举了起来,很久之后又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打开它。
——哥哥是前天才知道你们在一起了的,那只后哥哥就什么都没有做了。
——拜托了阿尔,别跟哥哥说话,就现在,谢谢了。
他把电脑往外推了推,抓着自己的头发,把头埋在腿里。
弗朗西斯听见亚瑟回来的声音,他赶紧把头发抓的整齐了一点儿,揉了揉自己的脸,露出一个笑容。
——回来了?
亚瑟看起来没太有精神,嗯了一声,转身去了卫生间。
电脑又响起了提示音。
——弗朗西斯,你真的像是有病一样。
——给大家些时间,对谁都好。

对亚瑟的爱,好像那个时候的就停止消失了。
弗朗西斯又在那里住了三天,回学校的时飞机被耽搁了,他一个人在机场住了一晚上,付了付费电视,窝在床上看图灵的电影。
亚瑟发来一条信息,说没能带他去坐他们一直约好的摩天轮——从假期的拉斯维加斯约到现在——他很抱歉。
弗朗西斯不记得自己回复了什么,他已经在冷静下来了。
基尔伯特打来了电话,问着他到底什么时候回去,学校报名考试的老师在找他的消息。
弗朗西斯并没有告诉基尔伯特这些事——他其实是说了,不过是回学校之后——他让老师取消了那个考试,和基尔伯特聊着基尔伯特养的那只叫做肥啾的小鸟。
——怎么样!本大爷的肥啾是不是特别可爱!不过阿西把他带去德/国了…不然弗朗吉你也养一只。
弗朗西斯想到了从前自己的兔子,又想到了亚瑟。
——好啊,哥哥想要一只白的。

后来的弗朗西斯和亚瑟很久没有联系,没有超过十分钟的联系,更没有见过面。
他知道亚瑟还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这就够了。
偶尔弗朗西斯也会给亚瑟留言,像是看到亚瑟喜欢的东西,听到亚瑟喜欢的歌,不过亚瑟也只是客气的回复。
从小亲密无间至今,终究是连说话的份儿也没有。
弗朗西斯养了一只白鸟,他也分不清品种,基尔伯特坚持那只鸟会长成一只公鸡,可明显品种都不对。弗朗西斯只是把皮埃尔当成亲儿子养在身边,一直带在身边。
他的精神总要有些寄托才能让他重新面对这个世界。
反倒是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的关系重新好了起来,他回到了法/国,安东尼奥也在法/国的家里住着,两个人又开始了每天喝酒打诨的日子,嘻嘻哈哈的,偶尔被提起和亚瑟相关的事情,也是对视一笑罢了。
人总不会被爱情困得死死的,弗朗西斯早就重新振作了起来,大学毕业之后,他去申请了魁北克的研究生,想要换个地方,继续深造自己。
正巧的是,安东尼奥也有这个意思,不过他去了英/国,大概晚一些也想要去加/拿/大。两个兄弟也乐得一起。
只不过偶尔弗朗西斯想起来从前的事情的时候还是会难受,那是一定的,那段经历已经是他不能忘记的最大创伤,即便他一遍遍的用刀子捅伤伤口,让它不再流血,可是仍旧会轻轻的痛。

——哥哥我想画一幅画。
弗朗西斯那天和马修说着,他因为要去加拿大,和马修的关系又好了起来,正巧的是马修和阿尔弗雷德却很久没有大联系了。
——嗯?可以啊,弗朗你的艺术那么好,一定会有人喜欢的。
——哥哥想画以前的事。
弗朗西斯说着,马修电话里的声音停顿了下来。
——你…
——哥哥没事儿,只是…想说出来这个故事。
画板上已经有一幅画的轮廓,天使站在地狱火中,哭泣着向上伸出手,天堂上的恶魔拿着圣剑,刺向地面,他们向对方伸出手,目光却看着画面外的凡人,眼神灼热而狂放。
无论别人相不相信,弗朗西斯知道自己很好。
他的生活不止有爱情,他有朋友,有学业,有些大好未来,有为之疯狂的爱好和理想,一切充实而充满希望。
弗朗西斯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他已经从那生不如死的阶段走了出来。
他不仅仅是为爱而生,也会继续向前,甚至会偶尔为了亚瑟和阿尔弗雷德那为爱情而放弃未来——他知道亚瑟一定会也必须为阿尔弗雷德放弃更好的未来,只为了和他在一起——而惋惜。
只是弗朗西斯不敢再去爱了。
也许会在很久的未来,再有一个女孩子让弗朗西斯动心。
可是他已经把所有的爱情给了那两个人,他已经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和勇气再去爱上另一个人。
这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而他一个人知道也就够了。

Fin

————————————————————

我并不认为这是个be,因为人生活中不仅仅只有爱情。
文中哥哥也许不在意了,可是心底还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来换个自己,亚瑟和阿尔已经成为了他心里的小阴影了。
其实还写了挺多中途的小段子,关于他们之间的小事儿,有人有兴趣我就发?
这一章写的有点儿闷…
其实整个故事在现实中是真的有这么一群人发生过这么一些事的,因为想要说出来,所以才写了这个故事。
全篇自己想象的是用平淡而带有一种无奈的语气在诉说这个故事,喜怒哀乐都有,只是被记忆筛选了。
谢谢看这篇磨叽文到这里的你,噢,我真是太爱你了。
接下来大概会写点儿轻松的东西吧…
真的写的自己有点儿胸口发闷。
爱你,比心。

评论(3)
热度(21)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