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独普/黑白普//钝刀30题

※独普黑白普皆有
※每篇独立标明cp
※如果连起来看剧情有惊喜x
梗来源
@柏林青 一起的合写w这里是从246810这么写的!
※没写完。有空继续。

——————————————————————

2.
【再见的意思是再也不见/黑白普】
“基尔!喂,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听见尼可拉斯在叫自己,他从城上探出头去,看着下面那个骑在马上的人。
尼可拉斯仍旧穿着骑士团时期的衣服,长长的白发束在脑后,闪亮的锁子甲盖在白色的披风下,他一直不喜欢带头盔,可是今天他却把头盔也抱在了怀里,那只手上还提着一把长枪。
颇有些复古,可是在尼可拉斯身上意外的合适。
少有的大声喊叫让基尔伯特有些错愕,不过看见是尼可拉斯,基尔伯特马上露出了笑容,在城墙上对他挥手。
尼可拉斯大概是要去打猎,或者别的。基尔伯特这么猜测着,把手做成喇叭状大声的对下面喊着。
“嘿——!!尼可拉斯!!别把自己弄得太惨,明天本大爷可不想和一个挂了彩的人一起接受加冕!!”
尼可拉斯大概是点了头的,距离不是那么近,基尔伯特并看不见。他对着下面笑着,尼可拉斯也看不清上面的样子。
基尔伯特难得的看见尼可拉斯把白色的头发散开,套上了头顶的锁子甲,带上了印刻着十字的那一顶银色头盔。
“再见。”
基尔伯特看着尼可拉斯和十几个骑士消失在城堡外面,伸了个懒腰,回到了屋子里处理那些明天的事宜。
噢,该死的尼可拉斯,把什么都丢给本大爷,自己去潇洒!本大爷都不帅气了!
哈,明天一定要好好的在气势上压倒尼可拉斯!
只是威廉第二天为他的国家加冕时,手中只有一只皇冠,面前再无第二个人。

4.
【沾着污渍的咖啡杯再也不会有人清洗/独普】
“喂,阿西,不去收拾一下么?”
基尔伯特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身边的路德维希低着头盯着手机,一句话也没有说。
“阿西,阿西…阿西!”
基尔伯特想要去戳自己的弟弟的时候,却正好路德维希站了起来,跨过了地上的啤酒瓶,走到了厨房,打开了咖啡机。
“…喂喂喂,阿西,洗一下机器再…天呐,本大爷都要看不过去了!”
基尔伯特看着那个脏兮兮的咖啡机简直都要跳脚了,可路德维希只是安静的往里面加了豆子,在水池子里的杯子里挑了一个不是那么脏的,毫不在意的把咖啡倒在了里面。
“天呐…阿西!”
路德维希又回到了电视机前,盯着屏幕,他并没有听电视在说什么,基尔伯特也没有听。只是用手在咖啡杯上戳了戳,叹了口气。
“阿西,你不能…”
“哥哥…”
基尔伯特听见路德维希叫自己,突然精神了起来,一下子蹿起来看着面前的人。
“在!kesesesesesese 终于想到你帅气的大哥我了么!”
路德维希向基尔伯特伸出了手,基尔伯特想要抱住自己弟弟的时候却扑了个空。
他看见路德维希向前伸出了手,拿起了一张照片,看了很久,又点了一支烟。
“哥哥…”
基尔伯特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肩膀,路德维希却只是继续看着照片,吐出了一个圈,把喝完了的咖啡杯丢回水池堆里。
又一个脏兮兮的咖啡杯。

6.
【骗子/独普】
“阿西,你好好休息,本大爷去就好。”
“哥,你…”
“没事没事!你才活了多久?本大爷可是比你大好几百岁!那群家伙都曾经是本大爷的手下败将kesesesesesese !”
基尔伯特把伤痕累累的路德维希按回床上,大笑了几声却是拉扯到了肚子上的伤口,疼的他嗷的小声叫了一声。
“哥,我还是也…”
“本大爷的话也不听?”基尔伯特难得露出兄长的威严,把路德维希身上的被子拉了上去,故意在路德维希胸口的伤口上按了一下,惹的他皱起了眉头。
“柏/林现在也乱成一片,你受的影响最大,本大爷一点儿事儿都没有!kesesesesesese 你就乖乖躺着,等本大爷回来吧!”
路德维希看着基尔伯特,他的确受的伤比自己少很多,也许是因为他毕竟是普/鲁/士,而受创的是德/意/志。
“注意安全,哥。”
“好啦好啦,本大爷知道,乖乖等本大爷回家!”
基尔伯特像对小时候的路德维希一样在他额头上留下一吻,潇洒的转身离去了。
便再只留下前往苏/联的书信,和柏/林墙倒塌时淹没在人群中再也不见的背影。

8.
【总有人比你更重要/子独普/黑白普】
路德维希看到基尔伯特登上马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从城里跑了出来,拽住了基尔伯特的衣摆。
“哥哥,能不能今天…”
基尔伯特低下头看着小小的孩子,温柔的笑了笑,从马上翻身下来,蹲在路德维希的面前,轻轻的揉了揉他的头。
那动作和日常张扬又随意的动作不一样,路德维希甚至能在哥哥的动作里感受到一些落寞,那双戴着黑色手套的大手在自己头顶揉了又揉,甚至让路德维希觉得基尔伯特今天会留下来了。
可是他的哥哥还是骑着马离开了,扬着他常见的那红色的披风,消失在城堡外的小路上。
“哥哥…”
路德维希站在城门楼,看着外面的方向,直到大臣和随从们从城里跑了出来,找到了他们小小的国家陛下。
“今天是您的成立日,国家大人,请务必…”
路德维希看着城门外,又看了看城门里。
他知道今天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他才希望哥哥可以…但是基尔伯特从来没有在这一天陪过他,平日里看起来宠溺自己的哥哥,在自己的生日却从来都是清晨而出,次日而归。
路德维希点了点头,随着大臣们回了城。
哥哥一定有更加重要的人…
基尔伯特从马背上下来,停在了一棵树前,那棵树上绑着一条陈旧的条顿旗帜,插着一把生锈的骑士剑,还有一顶十字头盔。
基尔伯特坐在树边,靠在树干上。
当年的这一天,尼可拉斯带着骑士从即将建国的普/鲁/士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喂,尼可,本大爷知道你还没消失。”
基尔伯特轻轻的拍了拍那柄剑,动作轻的像是怕它断掉。
“本大爷这是第几十年过来了…?阿西今天也在求本大爷留下去陪他,所以尼可,本大爷决定不来看你了!”
基尔伯特一个人说着,嘿嘿的笑着,又抓起头盔,对着那十字条纹说着。
“本大爷有更重要的人了,尼可!”
“很帅气吧,羡慕吧!kesesesesesese! ”
“本大爷不是一个人了!”
基尔伯特笑着笑着,又把头盔放了下去,拍了拍坚实的树干,笑容变得无奈起来。
“所以,你也一定要找到重要的人啊,尼可。”
“本大爷会跟你炫耀本大爷天下第一帅气无比的弟弟的!”
“本大爷和阿西一起等你回来!”

10.
【利益高于一切/独普/微枢兄】
“…什…什么?!土豆混蛋!!你把小鸟送去了北边儿?!你疯了?!”
路德维希看着面前对自己大喊大叫的罗维诺,叹了口气。
“混蛋,可恶…你这个小子,到底知不知道小鸟混蛋有多辛苦,老子和他一起待在苏/联战场的,他的身体根本就不允许他再…”
“ve…哥哥…让路易休息一下吧…”
“别拉我!笨蛋弟弟,他根本什么都不懂!这个两百岁的肌肉混蛋,脑子里到底有没有他大哥…!”
“好了!够了罗维诺!”
路德维希实在是头疼,声音稍微大了些,吓得双胞胎微微一缩,罗维诺也皱起了眉头,又低声骂了几句,最后还是被费里西安诺道着歉给拖走了。
的确是基尔伯特自己的选择,可也是路德维希最终签字同意。
他已经不知道是收到了多少人的指责了,安东尼奥也无奈的说过几句,弗朗西斯没立场说话,眼神里也有些不对。
兄弟之间情意为重,可作为国家必须利益为上。
路德维希坐回办公室,拿出日历看了很久。虽然说国家的时间观念和人类不同,可是遥遥无期的分离…
“对不起,哥哥…我只能这么做了…”
他把头发抓乱,叹了口气倒在沙发上,看着窗户外面苏/联士兵和美/国士兵在自己的国家为所欲为,只能点上一根烟,试图缓解一下压力。
为了保住自己的国家,为了最低的利益,只能选择把基尔伯特作为弃子。路德维希的确可以选择让基尔伯特留下,也许两个人会都不再是国家,可兄弟至少可以在一起。
然而他不仅仅是路德维希,他还是德/意/志。
危难关头,国家利益至高无上。

12.
【生死不复相见/黑白普/独普】
“嘘…别叫了别叫了!乖,乖…”
基尔伯特把家里的狗安抚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屋子,对着外面的人招了招手。
“嘿,好久不见,尼可。”
尼可拉斯点了点头,对着大狗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路德睡了?”
“嗯,本大爷动作很轻!他听不到的!”
基尔伯特压低声音的说着,嘿嘿的笑着抓了抓头发,又比划了一下和尼可拉斯的身高。
“小孩子么?”
“尼可你当年一声不吭的就走掉的时候可就是小孩子啊!”
尼可拉斯也没反驳,不过他的确是说过再见了。至于现在又联系上了…纯属两个人都喜欢上了推特的巧合。
基尔伯特又看了看屋子,尼可拉斯看了看他,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嗯?看本大爷做什么?”
“普/鲁/士,”尼可拉斯突然叫出了基尔伯特的国名,基尔伯特一愣,继而kesese的笑了几声,一句叫本大爷干什么还没说出口,就听得尼可拉斯有些紧张的继续问道,“你当时就…”
“现在这里是德/意/志。”
基尔伯特看着黑暗的屋子温柔的笑着,又去拽了拽尼可拉斯的头发,往一个方向走去。
“走啦走啦,快点到了,本大爷有好多好多要跟你小子炫耀的呢!”
基尔伯特没有等尼可拉斯就一个人先走了。
尼可拉斯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普/鲁/士这个国家已经不存在了,他只是基尔伯特,一个普通的人类,要迎接生死循环和喜怒哀乐,留在路德维希身边终究不是长久计议。
苟延残喘不是基尔伯特的风格。
只是就算轮回转世,国家和人恐怕也难以再次相遇。

14.
【从未拥有,何谈失去/异色独普/黑白普】
尼可拉斯停在了堡垒前不远的树前,地上还有马未消失的脚印,那前面插着的剑和头盔都还在,只是捆在上面的骑士团披风有些松了。
尼可拉斯下马把树上的披风拉紧了一些,眯起眼睛看着远处还有一点儿的城堡影子。
“基尔那个家伙,有弟弟了啊…”
他啧了一声,看着树干。
自己还一直是一个人,身边的随从早就因生老病死离他而去,只剩下尼可拉斯一个孤独的骑士。
“要是我也有弟弟…”
尼可拉斯发现自己竟然在胡思乱想起来。
“叫爱因斯怎么样…我带大的弟弟的话…”
那样的话,爱因斯一定是个自由散漫的酒鬼,尼可拉斯这么想着,大概是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是带孩子的那个类型,小孩子说不定只能学到自己的冷漠脾气。
“爱因斯…爱因斯…”
他多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好像自己真的有了一个小弟弟可以陪着自己,最终成为独当一面的国家,无论好坏,都是自己的弟弟。
“我是你的哥哥,尼可拉斯…啊,今天要学习击剑,爱因斯,你自己去研究吧。”
尼可拉斯可能是一个人孤单多了,竟然对着虚拟出来的弟弟说起话来,说着说着才觉得自己简直是太傻了。
“幸好基尔不在…”
他啧了一声,骑上马去,却是恋恋不舍的看着自己刚才在泥土上用剑勾出来的一个简陋的小男孩形状。
“再见,爱因斯。”
声音是难得带温度的温柔和不舍。

16.
【我的身后空无一人/独普】
守卫看着基尔伯特站在柏林墙的一边,靠在墙边拿着一只没点燃的烟,守卫们是认得他的,自然也不会开枪,他们可不想被国家大人训斥。
前两天,东/德和西/德两位大人见了面,也许那勉强算是见面,在苏/联和美/国两位大人的陪同下,在柏林墙里见了面。
守卫不知道具体谈了什么,对于国家之间的谈话,他一个小守卫遵循的是不听不问,尽量把那些信息忘掉。
那四位大人看起来都精神得很,大概是一切顺利,谈谈国家事而已。
“哥,我们现在是对立阵营,所以…”
守卫大概记住了这一句话,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西/德大人对东/德大人的称呼,原来这些国家之间也是有兄弟关系的?
他突然想起来了自己家的妹妹,曾经小小的,会奶声奶气的叫着哥哥,后来出嫁到了柏林那边儿就再也没见过他。
“东/德大人!”
守卫有些走神的时候,看到基尔伯特走了过去,他急忙对着他行了一个军礼,基尔伯特也点了点头。
“有火么?”
“这里禁止吸烟,对不起,长官。”
守卫有些紧张,可还是严肃的回答了基尔伯特,好在他的国家大人并不难说话,只是有些为难的抓了抓头。
过了一会儿,那位国家大人像是憋不住心里的感受一样,问了他一句。
“你有兄弟么?”
“回长官,有一个妹妹。”
守卫说着,基尔伯特嘿嘿的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本大爷也有一个弟弟。”
守卫听着,基尔伯特讲着,那似乎不是他认识的西/德大人,而就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子,会笑,会闹,会做错事,会因为和哥哥分离而不安。
“不过阿西没办法再来这里看本大爷了。”
那是守卫听到自己的国家大人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见过他的最后一面。
墙那边,每天同样时刻卫兵们向西/德大人行礼问好的声音再也没响起过。
基尔伯特也再也没有出现在柏林墙边。


————————————————————————

后面大概还有七八题,有空再慢慢写w
谢谢梗出处!
一次吃太多刀子是不是不好…?下次找甜饼试试看w
不过该捅的还是要捅完的

评论(1)
热度(30)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