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独普//从无所不知到一无所知

※钝刀30题 梗来源
※合写单数@柏林青 
30.你的顺行性遗忘和我的逆行性遗忘
※这次的不算刀

————————————————————

路德维希路过客厅的时候,基尔伯特已经躺在沙发上睡了,他还抱着一个黄色肥啾的抱枕,露出了半截肚皮,不老实的快要从沙发上滚下去。
路德维希站在沙发后面看了一会儿,电视上正在轮回播报着各个国家的新闻,那些最近的政治大事,虽然没有他们这些国家意识体正脸出面,可是来来回回的也都是各个国家的主要首脑。
电视上正播出着弗朗西斯那边儿的换届,年轻男人语气平稳而镇定,和基尔伯特有节奏的呼噜声凑在一起,听起来倒也是和谐。
路德维希看着基尔伯特手里还在闪着光的手机,自己哥哥还握的松松垮垮,马上就要掉在地上了的样子。路德维希轻轻笑了笑,俯下身够过来基尔伯特的手机,随手锁上屏幕,走过去放在了沙发前的小桌子上。
手机屏幕闪烁了一下,白色的小鸟推送出一条阿尔弗雷德家那个特立独行的上司的消息。
哥哥会在推特上关注那个人?
路德维希忍不住歪着脑袋看了看,他一直以为基尔伯特关心的只有他的几个朋友,啤酒还有足球,会关注这种政治人物他还是有些意外的。
政治啊,哥哥会关心这种事……
路德维希转到沙发前面,在基尔伯特腿的位置上推了几下,坐在了沙发上,听着电视上的年轻男人还在说着法/语,不过听起来可是和弗朗西斯那种轻佻的语气不同,这种语气正经儿严肃,就像是…
像是自己当年站在台下,听着哥哥身边的领导人发表的讲话。
路德维希并没意料会联想到从前的时候,他把电视声音调小了一些,把基尔伯特的衣服往下扯了扯,盖住了他的肚皮,基尔伯特感觉到有人在对自己做什么,皱了皱眉头,还是继续睡着。
从前的时候,是自己站在台下,或者等在办公室外面,趴在玻璃旁边看着伏在案前的哥哥啊。路德维希看着那个人睡得毫无形象的脸,又把目光落在电视上,脑子里想着其他的事情。
基尔伯特彻底不接触政治已经有多久了?
以前的那些事情都是他在处理,那个时候的哥哥对于这个世界了如指掌,哪里的人出了什么事儿,各个国家的政治动向,他把那些事情清楚对像脑子里的柏林地图,偶尔在给自己讲起来的时候,一条一条分析的头头是道,让自己对这个厉害的哥哥佩服的五体投地。
可是什么时候基尔伯特彻底搬出了办公室?
就算是东德时期,基尔伯特在柏林也是有一个专门的房间的,也会出席国际会议,只是…那个时候哥哥就开始失去一些信息来源了吧。
路德维希的表情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一想起来北面的那个大家伙…虽然明白一切都是国家利益使然,可是他除了是德/意/志,也是基尔伯特宠爱的弟弟。路德维希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最近每次会议的时候,基尔伯特都会窝在被子里装作没睡醒,路德维希是知道的,甚至是在会议在柏林召开的时候,身为半个东道主,基尔伯特也没有出面。
因为这个世界还对普/鲁/士心存恐惧。
所以普/鲁/是不会再出现在任何的政治场合。
为了德/意/志的安稳。
路德维希看着电视,看着基尔伯特,突然想起来自己小的时候也会翻阅所有的报纸,听那些电报,甚至是偷偷地溜进屋子里偷看哥哥的文件,只是因为想多了解了解这个世界。
哥哥这么做,只是忍不住的想要了解这个世界的走向……
他什么都不知道,路德维希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哥哥小心翼翼的不去碰触这些事情,用他最后能做的方式在保护着自己,只是…基尔伯特毕竟曾经辉煌过,路德维希清楚,他内心接受不了这种退休一般的日子。
电视上的男人终于说完了话,路德维希把电视关上,安静的回了卧室拿来一床小被子,盖在基尔伯特身上。
路德维希站在沙发后面,看着基尔伯特感受到了温暖时下意识的小动作——微笑和磨蹭抱枕——他目光带着温柔,低下头在基尔伯特的额头上轻轻留下一吻。
德/意/志会辉煌起来,会用自身的和平与强大,洗清普/鲁/士所有黑暗的过去。
现在请再稍微稍微忍耐一下吧,哥哥。

ENDE

—————————————————————

的确也是钝刀30题
然而我终于……手软了没上刀
本来的设想是普爷的英雄末路,自我禁锢的黑鹫,就很扎心
不过现在虽然还是这个设定,但是旁边有守护着他的小骑士
小黑鹫就不怕啦!弟弟爱着他呢!

评论(3)
热度(38)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