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普米//一个突然邪教的光速打脸


※二战设
※活在台词中的米

————————————————

基尔伯特路过会议厅走廊的时候,他散发的怒气就把所有卫兵吓得都不敢说话。这儿虽然不是他德/国人的地方,可是他那双红眼睛,足够把所有的人吓得忘了自己在哪儿。
他一把推开会议室的门,直接走进去,把会议中那个白衣服的亚/洲人抓了起来,旁边的官员面面相觑,却也知道该不该说话。
本田菊挥了挥手,官员们明白了国家大人的意思,纷纷暂时离开,而基尔伯特仍旧抓着他。
等到这里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基尔伯特才狠狠的把本田菊摔开,说话声音咬牙切齿,根本看不出他们才是同一战线的战友。
“本田菊,你疯了?去偷袭阿尔弗雷德?!本大爷之前说了,让你的军队从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方向进攻苏/联,你到底干了什么?!”
基尔伯特几乎是质问的在说着,本田菊抿了抿嘴唇没说话。
“本大爷在问你!”
“在下…在下石油紧缺,实在是不得已而为。”
“你第一天认识阿尔弗雷德?”
基尔伯特的声音里带着些嘲笑,他从怀里拿出一张报纸,丢在本田菊身上。
那上面记录了偷袭珍珠港的伤亡,那怎么看都是一场胜利。
本田菊有些不解的看着基尔伯特,却迫于他的愤怒没有说话。
“阿尔都知道,那小子,他什么都知道。”
基尔伯特好像冷静下来了一点儿,他粗暴的拉开一把椅子,重重的坐了下去,深吸了一口气。
“本大爷教的徒弟,本大爷清楚,”他皱着眉头看着本田菊,指了指报纸,“美/国航母无一损伤,只是舍弃了一小部分人,这种战略…”
“贝什米特先生…”
基尔伯特又深吸了一口气,他在胸口摸了两下,拿出一包烟,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最终还是收了起来。
“本大爷教给那小子的,站在道德制高点会比较容易。”
“当初对付亚瑟的时候的法子,你要先把世人的伦理观变成你的战友,你就会得到支持…本大爷当初拿这个安慰那个哭的稀里哗啦还下不去手的臭小子。”
本田菊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嘴,一句话卡在嗓子眼里。
基尔伯特看了看他,突然笑了起来。
“没错,那小子就在等着你去偷袭,他就好光明正大的以Hero的身份出场。”
他甚至能想到阿尔弗雷德的表情,那是他带出来的徒弟,基尔伯特再了解不过了。
“我们有麻烦了,本田。”
基尔伯特笑里带着狠劲儿,微微弯下腰与本田菊目光平视。
“本大爷给你个忠告,阿尔弗雷德不是什么善茬儿。”
“他比本大爷下手狠的多,而且比本大爷的心都冷。”
“虽然本大爷不知道德/意/志什么时候会被他盯上,可是本田——”
“你有大麻烦了。”

End

————————————————
没啥好说的
只是写给你@柏林青 看的而已_(:з)∠)_
其实并没打算发
当然,也许一会儿就打脸…
第二天早上果然就打脸了

评论(1)
热度(25)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