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芋兄弟//战争归来之后

※基尔伯特养了两个弟弟xxx 子独
※威廉一世名字叫路德维希
※卡尔性格是自己推测的,并无太多依据,时间大约是他还没去英/国之前
※温馨向

——————————————

基尔伯特听到城堡里小孩子的脚步声,小孩子就像小动物一样,他们能从脚步中听出到底是谁回了家,也能从气味中分辨这个人到底是个白白净净的好人,还是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所以那一定不是卡尔,那个威廉大帝的小王子,他总是不喜欢俾斯麦的铁血政策,当然也不喜欢基尔伯特给他上的军事课程,就算是要过来也不会跑得太快。
这个小家伙有点儿让基尔伯特想起了亲父,都是看起来柔软的孩子,骨子里却倔强的很。可就算名字相似,基尔伯特也不会把他当成另一个亲父……噢,他想到这里才觉得自己想多了。
基尔伯特看了看自己的军装,从缎带到佩剑一丝不苟,又揉了揉脸,让战场上的血与痛柔和了下去。他看向台阶上方,在被扶手挡住的走廊上脚步声越来越近,黄色毛绒球一样的脑袋露出来半个,一抖一抖的往前移动着。
“哥哥!!”
孩子转过走廊,天生就带着冷静和严肃的脸上这时才露出孩子般的欣喜,大声呼喊着,又小心的看着楼梯,飞快的向下奔跑。
基尔伯特简直忍不住要伸出手把自己可爱的弟弟抱起来再在天上转个圈了,可是毕竟这里还是公共场合,身边站着的还是那位威廉大帝和俾斯麦将军,他还是要注意自己国家的身份和形象,要是让那两个家伙知道了普/鲁/士私下对德/意/志有多么的不正经,他们可能会想把贝什米特兄弟两个叫去会议厅,好好地和他们谈谈国家和未来。
所以他只是用力的把心里的欣喜压下去了一点儿,对着路德维希摇了摇头。
路德维希抬头看了一眼哥哥,又看了看身边的国王大人和将军大人,憋了憋嘴,把步子稳了下来,一步一步的走下了最后几个台阶,行了一个军礼,和两位上司大人问了好,这才眨了眨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哥哥。
天呐,那双蓝色的眼睛,基尔伯特觉得这大概是自己见过的最美的颜色,战场上只有灰色的烟尘和红色的血,哪里有这么纯粹的蓝。
“咳,路德维希……”
基尔伯特一开口,威廉和自己的弟弟都看着自己,不过小路德维希很快就意识到哥哥喊得不是自己,也就乖乖的站着军姿,和基尔伯特一起看着穿着军装的帝王。
威廉大帝才刚刚开口,还没说出话来,楼梯上就走下来另一个孩子,约莫和路德维希差不多大,看起来有些怯生生的,又清了清嗓子,站在楼梯上对着下面众人行了一个军礼。
“父亲,将军,国家大人。”
两个大人点了点头,小路德维希欣喜的转过头去,点头的时候还做了点儿小动作,轻轻地挥了挥手,看的卡尔微微一笑。
他的目光对上了那双红色凌厉的眼睛,突然笑容收了起来,缓缓地走了下来,直到面前,才昂起头,重新行了一个军礼。
“老师。”
基尔伯特看着那个孩子,他也小小的,和自己的弟弟一样,黑色的头发看起来软绵绵的一定也很好揉,可是偏偏他是皇储,而且听了普/鲁/士的历史就很少亲近自己,也是让他很无奈。
已经是国王家事,那位将军就先行离开了,基尔伯特看了看威廉一世,那位大人默许之后他才俯下身,和两个孩子一样的高度,看着一黑一黄两个小脑袋,还是没忍住在两个毛球上面轻轻拍了拍。
“嘿,阿西,卡尔,本大爷说了会回来的,担心什么。”
两个小孩子还是有些畏惧威廉一世——就算路德维希是国家大人,可是抛开那层性质,他的内心还是一个和卡尔一样,需要接受训练,需要教导,还会有些怕严肃长辈的小孩子——路德维希看起来也想给基尔伯特一个拥抱,可是还是忍着,至于卡尔,干脆就在用眼睛偷偷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威廉一世知道自己儿子大概是有些怕自己的,国王和父亲的威严使他必须如此,不过自己的儿子和基尔伯特也许还是可以亲近一些的,可怜的独生子小王子,城堡里的同龄人也只有路德维希,而教导他的哥哥也变成了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对着威廉一世眨了眨眼,那位大帝这才把头扭了过去。
“基尔,带好路德和卡尔,我还有事情去找俾斯麦。”
“交给本大爷吧!”
基尔伯特嘿嘿的笑了几声,等到威廉一世走远了才蹲了下来,双手展开,压低了声音,像是说悄悄话一样的对着两个孩子。
“威廉走了,有谁想给你们英勇帅气的哥哥一个拥抱?”
路德维希看了看卡尔,卡尔看了看路德维希,两个孩子一齐露出了符合他们孩子身份的灿烂笑容,扑进了基尔伯特的怀里,路德维希甚至还用小脑袋蹭了蹭基尔伯特的脸。
噢天呐,有这么软绵绵可爱的小家伙,为什么还要去打仗呢。
基尔伯特在两个孩子脸上狠狠的亲了两口,一把把路德维希抱了起来,又向着小王子伸出了手,卡尔看了看自己的老师,有些犹豫还是把手牵了上去。
“老师……不该一回来就要去学习剑术吧?”
“什么?!哥哥不会……”
卡尔眨了眨眼睛看着基尔伯特,这一句话说的路德维希也歪过头看着基尔伯特,两个孩子可是有些怕了基尔伯特的课程,他也许是个不正经的大哥,可是真的教起军法来,无论是小王子还是年轻的国家,都没见过更严厉更恐怖的老师了。
不过四双小眼睛里带着点儿苛求,看起来真的是可爱极了。
“想什么呢!小鬼们!”
基尔伯特伸手敲了卡尔的脑袋一下,另一边儿用自己的脑袋在路德维希的脑袋上撞了一下,两个小孩子嗷呜的一声,各自揉着自己的头,就听见基尔伯特又用他那独居特色的大笑声笑着。
“去参加晚宴之前,本大爷带你们去看看本大爷给你们从小少爷那儿抢……带回来的好玩的!”
路德维希和卡尔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两个小孩子交换了一下视线,路德维希点了好几下头,因为年幼而天天待在图书管理都快憋坏他了,这么一说可不是赶紧答应。
“谢谢哥哥!”
卡尔也跟着点了点头,虽然他认识基尔伯特不如路德维希时间长,可是他也很崇拜这个有些厉害的国家大人…噢如果他能温柔一些就更好了。
这种时候卡尔总觉得路德维希幸运的很,如果自己也能有一个哥哥…小家伙看着路德维希,突然脸色暗了一点儿,小声的说着。
“谢谢…老……”
“嘘——”
基尔伯特摇了摇手指头,看着小孩子,轻声的说着。
“威廉不在,卡尔。”
小王子楞了一下,看着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那两张相似的脸,突然扑了过来环住了基尔伯特的腰,闷声闷气,小声又带着欣喜笑意的重新说了一遍。
“谢谢基尔哥哥。”

END

——————————————

本来想写普要死掉了之前温馨记忆移植你们信么
不知道为啥就变成了这个
突然出现的小王子
大概想给路德加个玩伴
就很迷…

评论(5)
热度(35)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