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芋兄弟//终

※战争归来之后的后续
http://yanchen02200059.lofter.com/post/1e97ce5f_f90e94e
要登机来不及做超链接了!
※基友说了句,怎么不虐啊?于是10分钟马了个虐的。
※虐的。快打微ooc抱歉

——————————————————————


“我们是国家,路德维希。”
基尔伯特看着床上曾经的小王子,终于是国王的小王子,路德维希坐在他的床边,卡尔已经说不出话来,甚至他已经快要没力气写字。
他用那双和小时候一样的眼睛看着路德维希,也看着自己的老师。
路德维希没有说话,他已经在卡尔身边陪伴了很久了,这是一个国家的职责,但是卡尔也是他的第一个同龄人。
早就不再同龄,却实实在在是人类。
“人类会死亡。”
基尔伯特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肩膀,对着卡尔苦笑了一下。
“脆弱,而不堪一击,卡尔。“
卡尔闭上了眼睛,眉头皱了起来,额头上的皱纹随之而出。
他努力的在呼吸,那撕扯着喉咙的呼吸声让兄弟两个人听了胸口跟着一颤一颤的发疼。
他伸出了手,抓住了基尔伯特的手,褶皱的手指慢慢地写着一个单词。
BRUDER.(哥哥)
基尔伯特楞了一下,也坐在了他的身边。
卡尔很久没有这么称呼过了,自从他离开了德/意/志去了英/国,对基尔伯特的称呼也只留下了和其他人一样的普/鲁/士大人,抑或稍微亲近的称呼他的名字。
基尔伯特是一个军人,就算曾经是圣玛利亚,他也不能为卡尔减轻半点儿病痛——最佳治疗时间已经错过了,拯救人类的时间永远都只有那么宝贵,稍纵即逝。
“陛下,我不是您的哥哥。”
基尔伯特还是毕恭毕敬的说着,只是日常锋锐的军人语气变得温柔而缓和,他俯下身,在卡尔的额头上轻轻地亲吻了一下。
卡尔的握住基尔伯特的手松了开来,眼睛还是看着那对兄弟。
“我们会一直陪着您的,陛下。”
基尔伯特抓住了卡尔苍老的手,轻声的说着。
只是小少年的路德维希眼睛已经红了一圈,抿着嘴唇看着不再年轻的幼年同伴一点一点的走向死亡。
卡尔勉强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也许他只是睡着了,也许再也不会醒过来,贝什米特兄弟谁也不知道。
“走吧。”
基尔伯特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肩膀,小少年还不肯放开卡尔的手。
“你要习惯,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看了看基尔伯特,没有说话,低头看着卡尔喉咙上插入的银色通气管。
“为什么我是国家。”
“你以后还会见到很多,路德维希。”
基尔伯特转身离开了屋子,吩咐了下面的人后事的事宜,叹了口气走到了阳台上,看着天空旁边的云,红白夹杂在一起,迫近着黑暗的天空。
他伸出手,上面还残留着卡尔手指的触觉。
“为什么…要是国家……!”
他狠狠的把手握上,看着城堡门口的台阶,听着背后屋子里的声音,突然全身无力,什么也不想做。

END

评论(4)
热度(29)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