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萨莫//云端之上

※萨/天使莫
※好久没写过萨莫了都快忘了人设了xxx
※关于上帝的事情…如有冒犯请原谅QWQ
※大概出自于b站一条弹幕【上帝太爱小莫所以着急把他叫回去】无授权抱歉
————————————-——-——-

“又在看着人间了?我的小天使?”
那位被誉为全知全能的上帝又看到莫扎特趴在云端往下看着,他能清楚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可是他也爱给自己留一些小谜团,比如他最爱的小天使到底有什么喜欢的人了。
“叫我沃尔夫冈,”莫扎特头也不回的盯着云下面的世界,他的竖琴丢在一边,用手在云彩上画着音符的样子,“他这么叫我的,我的父。”
上帝的确宠溺这个孩子,即便是天使,也很少有能弹奏出如此美妙音乐的小家伙,何况他生性桀骜不驯,却又不像曾经的那个大天使一般惹人生厌,也难怪会多得到一些宠爱。
“我的沃尔夫冈,你在看什么。”
“他。”
莫扎特只是说着,继续用手在云彩上描绘着那些形状。也许是闲来无事,偶来闲情雅致,上帝慢慢地走了过去,坐在了莫扎特的身边,和他一起往下看着。
那个黑衣黑发的音乐家,正在沙龙里和他的学生畅谈着什么。
“您喜欢音乐么。”
莫扎特扭过头去看着上帝,他的眼睛里闪着渴望。
“我爱一切的事情,我的孩子。”
上帝温柔的说着,莫扎特眼里的光却消失了一部分,像是有些失望的喂喂把头低了下去。
“您的生命里拥有一切,音乐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可是我…我只爱音乐。”
上帝喜欢莫扎特说“音乐”这个词,小天使的翅膀会不经意的轻轻抖动,眉眼里会透出自然的笑意,甚至有时他会闭上眼,用美妙的嗓音唱出几个音符,那声音美过天堂一切的竖琴。
”我的音乐,和他融合在一起。“
上帝并没有指出什么,对或错那都是沃尔夫冈的领悟,只是天堂上很少会有天使明明白白的指出他们爱着谁——当然了,他们全都爱着上帝——而莫扎特心中的上帝却不止一人。
上帝的确有些不开心,他的小天使有一些恃宠而骄,可他偏偏放不下这个他最宠爱的孩子。
”我的沃尔夫冈,你已经去人间走过了一遍。“
”三十余年而已!“
“三十余天,我可不愿再这么久见不到你。”
“所以您才要着急把我召回来。”
上帝点了点头,几乎是默许。
“噢您仅仅为了这个,就把我从那里召了回来!”
莫扎特有些生气的站了起来,大概他是天堂里唯一一个敢和上帝叫板的天使,不过这并不让人意外。他往云彩中间走了几步,挥动着他的小翅膀,也挥动着他的手,一会儿插着腰,一会儿捂着脑袋,不停地发出“噢”的感叹声,最后扭过头来,气鼓鼓的小脸盯着站了起来的上帝。
“您真的太自私了!”
上帝微微笑了笑,他从不在意莫扎特的任何过分言辞,他知道一切,包括莫扎特的小脾气,这使天堂里多了一笔色彩。
但是莫扎特气鼓鼓的样子让上帝哈哈笑了起来。
”噢我的小家伙,你就想多陪陪那个孩子么。“
莫扎特突然楞了一下,鼓起来的脸慢慢地泄了气,挥动着小翅膀带着整个人微微离地,渐渐地飞到了上帝的身边,坐在了他的脚边。
”我爱他的音乐,我的父。“
”他曾对你不利。“
”我不在乎!他能理解我,他能懂我的音乐!噢我的父,你知道这有多重要!”
“你忘了,我也是懂的,我的孩子。”
莫扎特挥着的手突然停了下来,整个人露出了有些尴尬又有些孩子气的表情,胳膊和翅膀都用力往下一挥,嘟着嘴巴看着上帝。
“我,我……”
“我明白一切,我的孩子。”
上帝笑着说着,这个小天使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太多的欢乐,那么赐予人们幸福的神怎么会忍心看到他最爱的小天使露出伤心的神色呢。
“他会来到这里的,我保证。”
上帝看到他的小天使脸上的表情从失落瞬间跳跃成了惊喜,甚至扑腾着他的小翅膀在云端之上飞了好几圈,又一个转身,直接抱住了上帝。
“您是天下最好的父!赞美您!您是全知全能的神!您是我的……您是我的……噢我要为您歌唱!我的父!”
上帝揉了揉莫扎特的小脑袋,他说的句句是实话,这听起来就有些不算夸奖而是阐述事实了,何况上帝每天都能听到无数次这种赞美,已经听到麻木的声音这一次却如此悦耳。
“我可以现在就让他……”
“不不不!我的父,不要!”
听到上帝的话,莫扎特刚松开的手又马上抱了回去,急忙的说着。
“你不希望他早些来么?”
莫扎特看着上帝,又恋恋不舍的看着云端下面,那个人仍旧打扮的精致而美丽,他手里的羽毛笔仍旧在写着旋律与乐曲。莫扎特看着他,一直看着他,恋恋不舍的看着下面,却憋着嘴不说话。
“可是人间还需要音乐。”
“这世间不止萨列里一个音乐家。”
“不!世界需要萨列里!”莫扎特又恢复了他那副精神的小样子,小翅膀扑棱扑棱的,甚至语气里带着一句自豪和得意,“虽然他的音乐很一般,可是我已经不在了,如果他也不在了,世界上的音乐也许就要消失了。”
上帝有些惊讶莫扎特会说出这种话,大概这是他口中能说出最高的赞美之词,只是恐怕萨列里听了会捧腹大笑,天才不愧是天才。
他只是笑着看着他的小天使,小天使也趴了回去,在云端看着下面的那个人——音乐,音乐,他看到的只有音乐,那个人身上迸发出的音符,天知道他多想给那个人提出意见,噢,他希望萨列里能再听到他的音乐!
”你可以去了。“
”不——“
”我的孩子,仔细看。“
上帝轻声说着,目光望着下面,莫扎特只看到了音乐,他并没有注意萨列里的黑发已经变白,那嗓音也不再准确,动作也不再顺畅。那个人类,已经走到了尽头。
”你已经看了他一生,我的沃尔夫冈。“
”现在去吧,带他回来。“

萨列里坐在音乐厅里,他好像记得这个地方,却又好像从未来过。
人一旦上了年纪,便会不受控制的忘记很多事,他甚至记不清自己早上做了什么,更记不清那些人的名字。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些模糊的旋律,碎成一段一段,无法补全,却也挥之不去。
他好像看见了台上有人在演奏,是个金发的少年,说起话来口无遮拦,笑起来全是狂妄和自大,他看见了,却想不起那个人是谁。
一生中来来往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无法记住每一个人。
少年从钢琴前一跃而起,他身后仿佛有一支乐队,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开始演奏,少年随手挥动着胳膊指挥着,、
那些音符,那些音符……
萨列里闭上了眼睛,他不自觉的额微笑着,却又顿时醒悟——那些音符,把他脑内的旋律连续了起来,中终于形成了一首完整的乐章。
”太棒了,太棒了……沃尔夫冈。”
他看见那个少年突然回过头来,向自己伸出了手。
“您回来了,莫扎特。”
萨列里微笑着,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苍老的手,那少年一把拉了起来,把他拉到了身边。
“从未离去,萨列里,我从未离开过。”
萨列里闭着眼,他听到那些乐曲源源不断,曼延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他听着,看着白云,看着面前白袍长须的人,看着云中的小小竖琴,看着他身边活泼的小天使,握住了他的手。
“没错,您是不会逝去的。”

FIN

————————————————————

噢天呐我的上帝
你们一定不知道我在写的时候飞机摇晃成了什么样子。
可是音乐能战胜一切,先生,真的。
要勇敢起来,一往直前xxx


听说有人担心萨大大早日离开贝多芬xx

————————————————————


——安东东东东东东尼奥!你在看什么?有什么有趣的? 

莫扎特挥着小翅膀扑向萨列里的时候,萨列里正坐在云端往下看,他听见声音,宠溺的笑了笑,站起身来伸开双手把小天使抱进怀里,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你听。

 莫扎特眨了眨眼睛,他的确听到了,人间那美妙的音乐——时而温柔,时而愤怒,情绪清晰可见。 

——那是谁?噢天呐,是你的学生么?他音乐真的太棒了! 

——我知道您会喜欢的。 

萨列里笑了笑,让莫扎特靠着他的腿趴在云端,听着音乐,陶醉的闭着眼,手在空气中划着。 

——路德维希 冯 贝多芬。 

——贝多芬!噢谢谢您!贝多芬,贝多芬!他一定会来这里的,对么,安东尼奥!

 萨列里看着自己的小天使一提到新的音乐天才就这么兴奋…哈哈笑了几声,捏了捏他的鼻子,惹的小天使扑腾着翅膀直往后退。 

——是的,我的沃尔夫冈,他会来的。

 ——他们都会来的,这里终究也会充满音乐。

评论(4)
热度(42)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