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普向//亲手拉下断头台的绳子

※普法对话讲独普
※所以TAG两个都打了
※一个千篇一律的东西,发上来真是羞耻…不过既然文都在这里,就存在这儿吧
※钝刀30题 单数@柏林青 
梗来源
30.你的顺行性遗忘和我的逆行性遗忘
从无所不知到一无所知(钝刀30题然而并不是刀)

——————————————————

“哥哥记得小基尔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既然是战败,弗朗西斯并不想多说什么,在这片大陆上大家互相战争已经成了常事,他不是没有赢过基尔伯特,也不是第一次败给基尔伯特,国家为利益而争,争过了,那些利益便送给了他们的子民,而国家本身既是最大的获利者,却也一无所获。
只是弗朗西斯最后还是说出了口。
“哥哥并不是想要求饶,只是小基尔这个样子,哥哥看了很难受。“
基尔伯特坐在凡尔赛宫外面的水池前,弗朗西斯就站在他的身后,附近法/国的军人都被替换成了德/意/志的军人,那上面的标志看着有些刺眼。
基尔伯特在拆他的枪,他是有些放松的,才会把枪当成玩具,拆了又组装回去。但是他并没有回弗朗西斯的话。
富朗斯特对于基尔伯特的沉默并不意外,他看了看天空,又听着巴黎来来往往的军队声,像是终于放弃了一样的叹了口气,说出来的却是完全相反的话。
“路德维希选的路不行。”
基尔伯特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还是继续把枪装了回去,才抓了抓头发,坐到了弗朗西斯能看见他的地方。
“哥哥我曾经向往过你的自由和民主,可是现在你的……”
“弗朗吉,这个世界有必要之恶。”
基尔伯特把组装好的枪递给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愣了愣,并没伸手,基尔伯特看着他,把枪转了个圈,枪口对着自己。
“我们国家活着永远不是为了自己,弗朗吉,你应该比本大爷明白。”
基尔伯特看着凡尔赛宫,弗朗西斯也回头看了看那座宫殿,他当然明白,身为国家他无法选择是站在政府一面或者是人民一面,前些年的每一次革命对他来说都是一次艰难的抉择。
“人民,政府,世界,我们不过在里面扮演着必要的角色而已。“
基尔伯特还是拿着枪口对着自己,弗朗西斯仍旧没有接过来。
”你是弱者,弗朗吉,而本大爷是强者。“
弗朗西斯看着那双红眼睛,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是有些嚣张的,嘴角甚至抹上了一抹笑意——这个表情他认识,七年战争里他见过,拿破仑战争里他也见过,那是基尔伯特胸有成竹的象征。
”你是善,而本大爷是恶。“
”小基尔你也知道啊。“
弗朗西斯无奈的笑了笑,他看着基尔伯特手里的枪,伸出手把他按了下去。
”本大爷当初就是在这里宣誓效忠于阿西的,无论这条路是对是错,本大爷必须忠于我的祖国,并且为他而献出一切。“
弗朗西斯很久没有近距离看基尔伯特了,他们最近总是隔着远远地对对方开枪,而直到今天他才看见自己旧友领间的铁十字,那上面并没有那个令人生畏的标志。
”胜利便是他的胜利,失败了本大爷顶上!“
基尔伯特大笑出了声,他终于把枪收了起来,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凡尔赛宫的台阶上,甚至拍了拍身边,让弗朗西斯也坐下。
他没什么选择,两边儿的德/意/志士兵还拿枪盯着他呢,弗朗西斯耸耸肩,坐在了基尔伯特的身边。
”哥哥当初就跟你说过。“
”本大爷当初也说过。“
基尔伯特看着天空,看着凡尔赛宫前的水池,他身后的宫殿曾经见证了他的兴起,也见证了他灭亡的开始。
”如果有什么罪孽,那统统让本大爷来承担,让阿西走下去吧。“

-ENDE

——————————————

这个梗写的太老了
就……这么写写
其实亲手拉下断头台的绳子不如看以前写的一篇。
我觉得那个虐的比较带感
这次的设定大概是普爷自己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为阿西牺牲吧。
无论胜负,一个国家终究需要一个确定的名字,它如果叫做德/意/志,就不能被称作普/鲁/士。

评论(1)
热度(33)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