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1789+ER//同居30题

※现代AU 生活轻松文 没啥文笔
※渣的厉害,人物还把握不太准…
※以音乐剧为主,历史为辅
※萝卜丝丹东德穆兰大学生合租,ER小孩子常驻

————————————————————

0.前提

“乔治!马克西!我租到房子了!”
丹东和罗伯斯庇尔是跟着德穆兰绕了两个弯走到这一间独门独居的小房子的时候,他们两个还是蛮惊讶的。毕竟三个人手头都不松,能租到这种房子,他们两个甚至都要怀疑德穆兰是不是把三十年的稿费提前预支了才搞到这么多钱的。
“你们在想什么,嘿,我的朋友们,这个房子就是你们要的价格,500个欧一个月,我们三个人房东还给打了折,每个人165欧就行,你们从哪儿找这么好的地方!”
“卡米尔,你不该被骗了吧?”
罗伯斯庇尔皱着眉头打量着这个屋子,看起来确实美好也没有毛病,这个价格在这里也不算贵,甚至说能租到这么个大房子,他们都算是占了大便宜的,现在他只能考虑是不是在合约里有什么附加条件。
“这不挺好,”丹东拍了拍罗伯斯庇尔的肩膀,晃晃悠悠的就推开了门,“无论如何,我们不如先看……你在看什么?”
丹东话刚说到一半,就看到罗伯斯庇尔用一种复杂又说不出的表情,看了看门里面,又看了看身边的德穆兰。丹东这才把头扭过去,看见了门口的两个小家伙。
一个金色头发,长的漂亮极了。
一个棕色头发,脸上还带点儿小雀斑,比起来另一个看起来乱糟糟的。
“啊,你们一定就是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吧。”
德穆兰看见了两个孩子一点儿也不意外,两三步走了上去,路过心情复杂的罗伯斯庇尔,掰开和孩子对眼儿的丹东,蹲在了两个半大的小孩子面前,微笑着说着,两个孩子也纷纷点了点头。
“解释,卡米尔,给我一个解释。”
罗伯斯庇尔揉了揉眉心,丹东已经哈哈的笑了起来。
“很简单,我的朋友们,”德穆兰转过头去看着自己的两个朋友,脸上带着点儿抱歉的笑容,“房东只有一个要求,帮他照顾这两个孩子。”

1. 相拥入眠

“卡米尔,你必须要告诉我还有多少事情是房东没跟你说的。”
罗伯斯庇尔挤在床的一边,床的另一边是丹东,而德穆兰就躺在两个人的中间。三个大小伙子挤在一张床上——何况还有个身材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一大小的丹东——并不是个舒服的事情。
“明天,明天房东就会把床送过来。”德穆兰努力的试着在两个人中间的枕头缝里蹭上一点儿枕头,顺便把丹东轻轻地往床边推了推。
“我干脆去打地铺。”丹东把身子侧了过去,留出了一大部分空间给德穆兰,让他不至于那么紧紧地贴在罗伯斯庇尔身上。
“乔治,我们只有一床被子,而且沙发是三个单人沙发。”
罗伯斯庇尔干脆利索的指出了他们的现状。
三个人又沉默了一会儿,他们甚至能听到丹东的鼻子里发出不满的嗡嗡声。但是不住这儿他们也没地方去,整个家里还能睡哪儿,难道披着大衣睡地板?那还不如在这张颇为宽敞的双人床上挤一晚——
“我们是不是把什么给忘了。”
丹东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个转身,撞到了德穆兰的鼻子,德穆兰吃痛一昂头又直接撞在了罗伯斯庇尔的额头上,两个人捂住了脑袋,丹东不看都知道那两个人在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德穆兰的生气无奈脸,罗伯斯庇尔大概是咬了咬嘴唇。
“什么事儿。“
”你们还记得那两个孩子么。”
“……”
好像就为了证明丹东的话是对的,外面传来了两个孩子哒哒哒走过来的声音。
“这是我们的床。”
安灼拉眯起了眼睛看着黑暗中的三个大小伙子。
“你们这儿就没别的地方睡觉?”
“一直是我和格朗泰尔,一张床足够。”
格朗泰尔顺手打开了灯,看见三个人挤在床上的样子毫不客气的笑了出来,一边笑还一边揉了揉自己的大鼻子。
“嘿,安灼拉,你看,真有趣!”
“现在不是说有趣的时候,我们没有床了。”
安灼拉的小脸气的鼓鼓的,金色的头发还湿淋淋的搭在脑袋边儿上,双手抱在胸口看着三个人。
“我觉得我们可能只有一个办法。”
德穆兰揉了揉头,看了看两个孩子,又看了看自己的两个朋友,叹了口气。

“别动!安灼拉!乖乖待着,不要踹我!”
“我需要整理被子!”
“那是我的脚,如果你乐意放开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对不起,先生,只是他太碍事儿了,我都看不到安灼拉了!”
“小家伙,关上灯了你就算不隔着卡米尔的脚你也看不到安灼拉。”
“先生,您的脚倒是个好枕头。”
“别说话,睡觉,睡觉,你们还记得明天有法学课的事儿么。”
罗伯斯庇尔的一句话才让四个人都稍微安静了点儿,床上的现状又多加上了枕在丹东脚上,跨着的德穆兰的脚也要去够安灼拉的格朗泰尔和踩在罗伯斯庇尔肚子上,枕着自己胳膊的安灼拉,还有原本上面为了节约空间而抱着德穆兰后背的丹东,枕在枕头角上,单手搂住德穆兰胳膊的防止自己掉下去的罗伯斯庇尔,中间一个感觉快要被四个人淹没了的德穆兰。
能睡好才有鬼啊!!!

2.一同外出购物

“格朗泰尔,放下那瓶酒!”
“没关系啦,喝一点点而已。”
“不行!喝酒会耽误很多事,何况你现在的年龄也不该到的时候。”
“没关系,我们不也很快就十八岁了么。”
“还有八年。”
格朗泰尔看了看安灼拉那副义正言辞的样子,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葡萄酒,最后还是踮起脚放回了架子上。这可是难得的机会,有三个成年人在这里,他们当然可以买点儿酒。
不过安灼拉每次都一丝不苟的,想要过他这一关简直比过售货员的身份证检查还要难。
格朗泰尔看了看安灼拉,又看了看架子上的酒,他还真是一个都不想放弃……就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安灼拉不发现,又买了酒…
对了!
“安灼拉,我去拿点儿小东西,你先在这儿!我马上就回来!”
格朗泰尔喊了一声,赶紧跑在超市里找着三个小伙子的身影——喝酒嘛,他看见过丹东喝酒,所以找他一定可以!
然而就转过了两个架子他就看到了那三个人,而且似乎也在争吵着什么。
“放回去,马克西,放回去!”
“你就听乔治的吧,我们的宿舍里不能永远都挤满了你的橙子汁啊。”
“这是我的权利!”
“我也有权利在找矿泉水的时候找到的不是橙子汁!”
“天呐你们不要在这里就吵起来了吧?”
“你没有任何权利限制我对饮料的选择!”
“那水果呢,马克西,水果也都是橙子,你的祖父难道是一个专门收购橙子的果农么!”
“放回去,家里已经有两箱没喝完的橙子汁了,马克西,你就听乔治的吧。”
罗伯斯庇尔抱着一怀的橙子汁,还是那一副严峻的表情,低着头也不舍得放回去,就那么站着。
格朗泰尔突然就想到一个好办法,哒哒哒的走上去,扯了扯罗伯斯庇尔的衣服角,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
罗伯斯庇尔还抱着橙子汁不撒手,格朗泰尔还真让他这个倔强劲儿给无奈到了,又不能直接说,只能…
“罗伯斯庇尔,帮我拿个东西吧。”
罗伯斯庇尔皱了皱眉头,就看见小家伙对着自己挤眉弄眼的,这才明白了大概想说什么,看着丹东和德穆兰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还有等不及了拐过来等在拐角的安灼拉,大概有了点儿数。

“您要的是橙汁,我要的是酒,交易么。”
“可以,数量怎么办。”
“我每两次要一瓶,牌子您选就行。至于橙汁的话…安灼拉并不在乎我喝什么饮料,可是总是要那么多,丹东和德穆兰会发现的吧?”
“每次三瓶,给安灼拉一瓶,藏在你们房间的柜子里,晚上给我。”
“成交。”

“怎么不要橙汁了?”
又来超市的时候,德穆兰突然感觉罗伯斯庇尔这次少拿了什么东西,虽然丹东做了眼神让他不要提醒这件事,可是他最后还是没人得住。
“今天想喝点儿葡萄酒。”
罗伯斯庇尔在架子上看了一圈,最后选中了一瓶酒精含量稍微低些的放进了购物车里。
“我们的罗伯斯庇尔长大了。”
“闭嘴,丹东,小心我把你的脑袋砍下来。”
罗伯斯庇尔的目光恋恋不舍的看了看两个架子之外的地方,丹东和德穆兰还沉浸在不用被橙汁淹没的喜悦里,随便开着罗伯斯庇尔的玩笑。
“你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允许你每周买两瓶橙汁。”
罗伯斯庇尔心情复杂的看着德穆兰。
“谢谢您,德穆兰,您真是个温柔的朋友。”

“你的橙汁。”
安灼拉坐在桌子前看书的时候,格朗泰尔在他面前放了一瓶橙汁,自己也打开了一瓶喝着。
“你去拿罗伯斯庇尔的东西了?”
“我想喝而已。”
格朗泰尔有点儿心虚的没敢看安灼拉,倒是看了看衣柜。他的大衣里面可是塞了整整一瓶波尔多,那可是用了三个月的橙汁跟罗伯斯庇尔换过来的。
安灼拉看了一眼格朗泰尔,两个人从小就一起长大他实在太熟悉这个人了。他把书放下,走了过去——格朗泰尔心虚的已经哼起曲子来了——低下头在格朗泰尔的领口上闻了闻。
“不许多喝!”
“不不不,我不喝了都行。”
格朗泰尔看着安灼拉凑得近极了的脸,双手承在床上,笑嘻嘻的说着。
“如果你愿意经常做刚才那个动作,我愿意戒酒。”
“永远?”
“你也永远?”
安灼拉看了他一眼,把头扭了过去,回到了书桌面前,格朗泰尔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翻书的时候顺带出来一句。
“油嘴滑舌。”

Tbc

——————————

评论(8)
热度(51)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