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1789+ER//同居30题 2

※大学生现代AU
※萝卜丝丹东德穆兰合租带ER孩子
※你可能从未见过ooc的如此彻底的ER【掩面】
※当然三巨头也
※生活轻松文,文笔被做成水果塔给R下酒了x

——————————————————————

3.半夜一起看恐怖片

“你们选一个吧。”
丹东说是带着小格朗泰尔两个人一起出去,溜达溜达,大概是丹东为了证实自己的确只是带着小家伙出去溜达,而不是蹲在大学的图书管理教他怎么和可爱的女孩子搭讪,他们回来的时候甚至带了一筐子租来的影碟。
“不是吧,都是恐怖片?”
德穆兰抱着一本法学典籍窝在沙发上,懒洋洋的伸出手拿过来了一个,上面白脸的小男孩看得他眉头一皱。
“乔治,我们这儿还有两个孩子。”
“他们可是很勇敢的,对不对,我的小格朗泰尔!”
“没错,先生,我以前就和安灼拉看过这一类,我们不害怕!”
格朗泰尔骄傲的把小胸脯一挺,又看了看楼上的方向,从影碟里挑出来几个递给德穆兰。
“德穆兰,我推荐这几个,这个,特别是这个,安灼拉曾经在看见他的时候眼神稍微多停留了一秒钟,他一定是喜欢的!”
格朗泰尔说完了就跑到楼上去了,丹东一屁股坐在地毯上,靠在德穆兰的那个沙发上,昂着头看着德穆兰往里面缩了缩,然后一个个看着。
“孤堡惊情?鬼童院?……你就带格朗泰尔看这些?”
丹东无辜的耸了耸肩。
“不过比马克西好多了。”
德穆兰继续翻着,不知道为什么都是些西班牙的片子,他挑了一个,又皱起了眉头,把那堆东西全都推在了丹东怀里。
“我们就非要看这些?”
“我可是答应小格朗泰尔了的,不然……”他嘿嘿的笑了两声,指了指那边关着门的罗伯斯庇尔的屋子,“你可以跟乔治看他的纪录片,他可是会好好的给你讲讲以前的专治和历史。”
德穆兰看了看屋子的方向,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数,叹了一口气。
”放过我吧,乔治,期末了,期末了!我做这个论文已经很头疼了,哦亲爱的朋友,虽然马克西讲的的确很好,可是我还是决定……“
德穆兰咽了口口水,勉强的从丹东手里接过了一张碟子,又看了他好几眼,刚准备说什么,又听见了楼上两个小孩子,或者说只有格朗泰尔,开心的笑声,把那张碟子一下子拍在丹东昂着的脸上。
“好吧,看这个。”

难得的五个人齐齐的窝在电视前面,三个单人沙发,两个被凑在了一起,德穆兰还是窝在自己的小沙发上,深吸了一口气;丹东就坐在他沙发下面的地毯上,拆开了一包薯片,压低了咀嚼的声音吃着;安灼拉被格朗泰尔拉着坐在了另一个沙发上,本来想和他坐在一起的格朗泰尔因为实在是挤不下去了,只能坐在了两个沙发中间的扶手上,而罗伯斯庇尔却远远地一个人搬着沙发坐在另一边,隔开了起码一米的地方。
“马克西,过来啊,看电影就是要在一起!”
丹东挥了挥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地方,就看见罗伯斯庇尔紧锁着眉头,僵硬的把头扭了过来,看了看那边窝成一团的四个人,慢慢的摇了摇头。
“他没问题么。”
格朗泰尔歪着头问着丹东。
“大概没事儿,他有些怕。”
德穆兰帮着丹东回答了这个问题。
格朗泰尔看又看了看罗伯斯庇尔,那张就算是关了灯也能感受到煞白的脸。他又看了看旁边的安灼拉,也是小脸绷得紧紧的,于是趁着电影开始前把手给伸了过去。
“安灼拉,可以么?”
安灼拉看了看格朗泰尔,点了点头,就感觉自己的手被紧紧地握住了,这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你们也害怕啊?”
德穆兰看着握着手的两个小孩子,他还以为这两个小家伙属于那种看见恐怖片就兴奋的类型。
“害怕是人的本能,先生。”
安灼拉歪过脑袋,对着德穆兰说着,又认真地看向了屏幕。
“不过好奇和求知也是本能。”

“唔啊!这是什么!”
“……世界上没有鬼没有鬼没有鬼没有鬼……”
“卡米耶,你说话声音太大了!”
“噢乔治,我不会抱怨你吃东西的声音了,你能把薯片嚼的更大声一些么?”
“嘿,你看看,安灼拉和格朗泰尔都不怕!”
丹东的确知道德穆兰对于这些事儿有些害怕,可是没想到还的确反应的这么可爱,他就差试图念点儿东方的佛经来驱除恶鬼了。
“薯片?”
“谢谢。”
“接一下?”
“不。”
“那张嘴。”
德穆兰已经认定了自己伸出手就会被鬼抓到,干脆就窝在那儿,直愣愣的看着屏幕——的确会有那种越是害怕越是要看的类型——微微低下头张开嘴叼过来了丹东塞进他嘴里的薯片,不得不说,垃圾食品的味道真的可以减轻恐怖。
“格朗泰尔?”
“嗯,怎么了?”
“没事,我就喊喊。”
“嗯。”
“格朗泰尔?”
“安灼拉?”
“没事,没事。”
“嗯。”
“……格朗泰尔?”
安灼拉不知道是第几次轻轻地叫着格朗泰尔的名字,坐在沙发扶手上的小家伙每一次都用他开心的语气不厌其烦的回答着,再握一握安灼拉的小手,笑嘻嘻看着电视。
“没事,电影而已。”
这一次他再叫格朗泰尔的时候,小家伙干脆从扶手上滑了下来,硬生生的和安灼拉一起挤在沙发里,努力的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腿。
安灼拉还是认真地看着电影,只是JUMP SCARE的时候突然啊了一声,浑身一抖,下意识的抓住了格朗泰尔的衣服。
他听到了格朗泰尔的笑声——该死,他的确喜欢这些恐怖片,他好奇,他也害怕。
“别笑了,格朗泰尔。”
“好好好。”
格朗泰尔收起了笑声,他可以点儿都不怕,他说是在看电影,不如说是在享受和安灼拉的亲密接触。吊桥效应,自从他知道了这个对安灼拉有效之后,就乐此不疲的陪他深夜看这种片子,毕竟这个时候的安灼拉可爱得很。
“别松手。”
安灼拉的手追上了格朗泰尔,汗涔涔的小手握了过来,虽然还是那副严肃的表情,可是还微微带了点儿不好意思的红。
满足了,满足了,看一辈子这种片格朗泰尔都没意见!

不过整部片子看完了,格朗泰尔和安灼拉已经窝在一起睡了过去了,剩下的两个人才反应过来是不是有人太过安静了?
“…马克西?”
“马克西姆?”
“罗伯斯庇尔?”
德穆兰趴在沙发上,努力的探出半个身子,戳了戳一脸正经还僵直在沙发里的罗伯斯庇尔,大概是戳的比较轻,罗伯斯庇尔还是一动不动的。
“他不该心脏病发作了吧?”
“不会不会,我以前和他看过这种…我知道的。”
德穆兰推了推丹东,让他起来给自己让了条路,这才走了过去,蹲在他身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结束了,马克西,电影结束了。”
他看看罗伯斯庇尔一张板着的脸稍微动了动,咽了口口水。
“他还好么?”
丹东问着,把安灼拉抱了起来,小家伙迷迷糊糊的睁了下眼,和格朗泰尔拉着的手还没松,晃了两下,把格朗泰尔也扯醒了,之后下意识的抱住了丹东的脖子。
丹东说了句回去睡吧,也就抱着一个,另一只手牵着一个,和德穆兰打了声招呼,先带着两个已经困得说不出话的小家伙回了屋子。
“马克西姆,这只是电影。”
德穆兰对着丹东点了点头,又试图把雕像化的罗伯斯庇尔唤醒起来,不过他只是眼睛会转一转,其他的完全僵硬在那里。
德穆兰叹了口气,也就拍了拍他的肩膀。
“…说话,卡米耶。”
罗伯斯庇尔终于开口说了话。
“太安静了。”
“嗯…好,那…你觉得这个电影怎么样?”
“我喜欢这个结局。”
“下次什么时候再看?”
“绝不。”
“那…明天什么时候起床?”
“照常。”
“那我们去睡觉?”
“我…”
罗伯斯庇尔现在说起话来本来就轻轻的,现在干脆就顿住了,一双眼睛看着困的厉害,已经快趴在自己膝盖上的德穆兰,抿了抿嘴唇。
“一个两个,第三个!”
“天呐你在干什么!乔治,放我下来!”
德穆兰的确差点儿睡过去,如果不是丹东已经把两个孩子安置好安静的回来了,并且一把把罗伯斯庇尔给抱了起来——他的力气也真够大——那德穆兰可能就这么趴在罗伯斯庇尔膝盖上睡了。
“乔治?”
“卡米耶,交给我吧。”
丹东笑嘻嘻的看着罗伯斯庇尔,露出一个带着点儿坏笑的表情。
“僵了太久,动不了了?”
“噢,闭嘴,乔治!”
“不然又要砍我头。”
丹东笑嘻嘻的说着,不过罗伯斯庇尔的确坐到手脚发麻,如果丹东把他放下来,他一定会摔在地上的。
“哈——没事儿,先睡先睡觉吧——”
德穆兰也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到卧室门口帮丹东把门打开了,让他顺利的把罗伯斯庇尔送进了屋子里。
“能动了?”
“当然可以。”
“敢睡?”
“当然。”
“那我们走了,明天见我的朋友。”
德穆兰打了个哈欠,和丹东一起离开了屋子,分别回了自己的屋子里去。

至于第二天安灼拉去敲门问小伙子们起不起来吃午饭的时候,发现他们三个全都挤在丹东屋子里的大床上睡觉的事儿,就是后话了。

Tbc

评论(2)
热度(33)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