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lof已卸江湖再见】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独普//楼梯

※芋兄弟亲情向
※并不算个he?

——————————————————
路德维希看着自己头顶的台阶,一层层的,像是看不到头一样。
他揉了揉有些发软的腿,他都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手腕上的手表显示在快吃晚饭的时间,光从楼梯间的窗户里透进来,路德维希第一次知道夕阳也可以这么刺眼,让他看不清外面的景色。
不过还是要往上爬的。
他叹了口气,把西服外套脱了下来,和公文包一起抓在了手里,继续往上爬着。
当初是为什么要买这么高的一间房子。
路德维希爬到没有耐心的时候心里自我埋怨着,别人家买的都是独门独院的小屋子,像是费里西安诺,车到了一停下来,马上就能进门躺在沙发上——路德维希在家里虽然也不是什么随便的人,可是他现在就想摊在沙发上,像他那个在家里整天没个正经的哥哥一样。
对,就是他哥哥,基尔伯特。
路德维希突然想起来了,选择了这个高层地方的人好像就是基尔伯特,天知道那个家里宅是怎么喜欢这么高的地方的,难道真的连生活用品都要去网购了么。
又上了七八层楼,路德维希累的扶着扶手喘着气,看着上面的楼层。
快到了,快要到了。
他在心里这么说着,不过自己也没谱。到底在几层来着?他只知道是在最顶层,可是这该死的楼梯,到底有多少层来着。
为什么就不能像小时候一样住在平层里!
那个时候还养了狗,一回家的时候就跑在院子里,一直从小狗最后长成了大狗,基尔伯特就知道和狗玩,或者是遛狗,路德维希掌管了三只狗所有的伙食部分,小时候一回家连书包都不放就要去给小狗添狗粮。
不过后来那三只狗去哪儿了。
路德维希把气平的差不多了,又开始往上爬,他的腿越来越重,停顿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对了,后来那三只狗,一个个都寿终正寝了,从路德维希五六岁陪他到了二十多岁,它们三个也很努力了。
基尔伯特当初不还抱着那条大狗睡了最后一个晚上,让那个最后走的家伙安详的睡在了他的怀里么。最后还是路德维希把哭的不成样子的哥哥从后院推回了房间,安慰了好久才让他平静下来。
所以之后就换成楼房了么,因为空荡荡的院子让哥哥觉得不舒服?
路德维希这么想着,有多往上走了两三层,他实在是累的不得了了,做了一天的工作,这个高层楼有没有楼梯,回家了一定要好好和哥哥谈谈,他真的有点儿受不了这种体力劳动。
不过基尔伯特好像也不是因为这个才搬来这么高的楼层的。
路德维希想着自己家那个哥哥,又往上走了一层。
哥哥好像不久之前还看过一间房子,也有着大大的院子,那个时候哥哥不是还说要重新再养一只狗么,他这次想要养圣伯纳,那种又大又毛茸茸的家伙,天知道最后怎么就住在这里了。
路德维希在楼梯上停了下来,天色好像暗了一点儿,外面的光温柔了起来,可是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了。
虽然满肚子怨言,可是如果不早些回去,哥哥一个人在家里会寂寞的吧。
自己的哥哥好像是只兔子一样,一会儿不见自己就会说寂寞的要死,虽然不是真的说出来,可是基尔伯特在路德维希面前太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了,就算每天都在见面,那种欣喜的表情还是会展露在脸上。
怎么会有人一直保持着热情不消散啊。
路德维希心里感叹着,他的哥哥就好像之前隔壁家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养了一只小兔子,每天路德维希在院子整理草丛的时候,小女孩都会蹦蹦哒哒的跑过来,抱着兔子给他看,再说一句兔子超可爱。
哥哥好像对自己也是这种情绪。
这么想着路德维希倒是笑了出来,无奈的抓了抓脑袋,基尔伯特总是个让人有些哭笑不得的哥哥,却也正是这样才让路德维希的生活中总是充满了激情和希望。
这么想着,路德维希给自己鼓了口气,继续往上爬着。
搬来柏林的时候哥哥还在说什么,在机场的时候,拖着那个大箱子,一脸开心的说着先要去尝尝柏林的肘子和汉堡的有什么不一样,如果不好吃马上就回汉堡,毫不犹豫!
路德维希回忆起来的时候还是在笑,那个时候他一瞬间以为基尔伯特真的会那么做,不过后来自己的哥哥也是嘿嘿的笑了笑,说着本大爷当然是开玩笑的,但是阿西要和本大爷一起好好地享受新生活之类的话。
新生活啊……不一直是兄弟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么。
路德维希这么想着,他又看了看台阶。
天呐,这条路实在是太长了,他怎么也走不到头的样子。
腿已经累得没感觉了,身上也酸痛酸痛的,甚至因为疲劳有些头疼。
路德维希终于是累的不行,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试图揉一揉自己的腿放松一下自己。
却听到了背后有人走过来的声音。
“哟,阿西。”
“哥哥!”
有人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不知道基尔伯特是从哪里蹿出来的,自己的哥哥总是神出鬼没的,有时候就会藏在沙发后面突然袭击,有时候又躲在衣柜里玩JUMP SCARE,在家里的时候总是像个孩子。
不过只要看到哥哥他就很安心了。
路德维希拍了拍腿,又站了起来。
基尔伯特身后有一道门,后面是他们的家,最后的夕阳洒在沙发上,门口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排鞋子,哥哥从前的军装挂在敞开的衣柜里,门口还放着刚买回来的一提啤酒。基尔伯特就站在路德维希的身后,门口的位置,还是那张熟悉的笑脸看着自己。
“到家了啊……”
路德维希的眼睛被夕阳照的有些流泪,也许是风也许是阳光,也许是别的什么,他不知道,但是看着那间屋子,他突然有一种幸福的充实感,迈开腿就要往前——
“阿西。”
却被基尔伯特拦在了门口,那个人的眉眼里带着不常见的不舍,还有不容易察觉到的悲伤。路德维希认得这个表情,在当初他们的父亲离世的时候,基尔伯特面对着只有三岁的路德维希整整一年都是这个表情,勉强的笑着,她太熟悉了。
“哥哥,怎么了么?”
“对不起,阿西。”
路德维希突然被基尔伯特抱在了怀里,像是小时候一样,被撞进了怀里,紧紧地抱着,他感觉到基尔伯特用头蹭了蹭他的脸,发出轻轻地笑声。
“哥哥?”
基尔伯特松开了手,深吸了一口气,却是向着楼梯的方向狠狠的把路德维希推了过去,路德维希累的厉害,根本站的不是那么稳,整个人向后倾倒着往楼梯上摔了下去。
“这儿还不欢迎你,你要是再找过来,本大爷准狠狠的揍你!“

“重病监护室的患者醒过来了!医生,医生!”
“路德维希 贝什米特……太走运了。”
“患者好像在说什么。”
“别管,先救人再说!”
“他好像在说……哥哥?资料里这个人有哥哥么,我们需要这个资料,这对于患者的求生意志关系重大!”
“您最好不要希望他有哥哥。”
“在乘客名单里的确是有一个人和他同姓的。”
“但是您知道,这次空难的幸存者,只有他一个人。”

ENDE

————————————————

楼梯上面是天堂
可以理解为濒死的时候,路德的心思是和哥哥一起死的,可是普爷把他推回去了
嗯,是从汉堡飞柏林的航班这个设定
虽然根本不知道有没有这一班航班xxx
他们根本没有一个新家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