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1789+ER//同居三十题 ---起床气

※现代Au大学生萝卜丝丹东德穆兰带小孩子ER
※这大概是一个青梅竹马ER所以R显得特别健康又健气嗯,像小g。
※你就是为你的ooc找借口。
※请忘了德穆兰口吃的这个事实吧…1789基础嗯
※生活向卖萌文,文笔拿去给德穆兰换稿费了

—————————————————————


身为一个人类,谁还没有点儿小毛病,上帝总是喜欢在每个苹果上都咬一口,然后才把这些果子心满意足的放进果园里。
一屋子里面五个人,日常脾气最暴躁急来急往的大概就是丹东——即便是这样,他也不自觉的承担起了大部分照顾格朗泰尔和安灼拉的任务,主要是格朗泰尔,但是他坚决的否人任何带着格朗泰尔去勾搭自己的漂亮女同学的事情。
最一本正经的就是罗伯斯庇尔,总是拿了本法学的书,在研究着现在的法国政体到底有什么缺陷,又怎么弥补才好。
他这一点儿倒是和小安灼拉意外的合拍,当丹东和格朗泰尔看见安灼拉一本正经的和罗伯斯庇尔探讨着最近新出台的一个法案的时候,两个人脸上的表情精彩的都能上百老汇的舞台了。
格朗泰尔倒是没什么大毛病——如果不算上他邋邋遢遢,喜欢藏点儿酒,头发总是乱糟糟的,还爱去勾搭大学里的小姐姐的话,那他一定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毕竟他在安灼拉的事情上展现出了完美的耐心细心和……也许我们应该称呼那为别有居心。
整个屋子里脾气最好的应该就是德穆兰,那是一个合格的温和知识分子,又有点儿大学生的青春脾气……不,我们并不是要夸奖德穆兰,日常的德穆兰的确是个很好的室友和伙伴,可是只要你不在特定的时候惹他。
比如刚起床的时候。

周末的早上被喊起来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丹东昨晚刚赶完了一篇教授要的论文,准备用上一上午的时间蒙在被子里好好地把他的睡眠给补回来,然而门口敲门的声音就没停下来过。
丹东在这方面算是出奇的好脾气,他抓了抓脑袋,埋怨性的低吼了一声,去把门打开了。
“……马克西?怎么了,我说了我昨晚在赶论文来着。”
“我一个人搞不定。”
罗伯斯庇尔披着他红黑色的睡衣站在门口,指了指斜对面那个屋子德穆兰的屋子。
丹东揉了揉眼睛,从罗伯斯庇尔身边走出去往那边看了看,门开着,里面安静得很,他又看了看楼上,门也开着,也没有格朗泰尔平日话痨的声音。
“不该……”
“安灼拉把卡米耶吵起来了。”
“卡米耶他……噢,总之,你知道的,卡米耶……”
“我知道我知道。”
“所以格朗泰尔就不服气了,当然是去帮安灼拉,一遇到安灼拉的事情,格朗泰尔……”
“……天呐,我知道。”
“所以……”
“我明白了。”
丹东重重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罗伯斯庇尔的肩膀,往前走了两步。
“做人要勇敢,我的朋友,无论是面对凶猛的野兽,还是被吵醒的卡米耶 德穆兰。”

安灼拉早上起来的时候正好德穆兰的门是开着的,本着顺便问问他要不要吃早饭的原则,安灼拉敲了敲门,看见德穆兰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还以为是起床了。
“德穆兰……?”
“安灼拉!!你今天是要橙汁还是牛奶!!”
“格朗泰…”
“德穆兰先生呢!”
“尔,你安…”
“德穆…”
“格朗泰尔!!”
“安灼拉!!!我昨晚没有睡觉的在赶论文,现在让我睡觉,你们给我出去!!!”
德穆兰突然的弹了起来,抓起一个枕头摔了出去,要好不好准准的砸在了安灼拉的脸上。先不说一向温和的德穆兰突然发飙,把安灼拉吓了一跳没反应过来的事儿,格朗泰尔就先不高兴了,看了看安灼拉没有事儿,才过去把枕头拿了起来。
“这样可不好,先生。”
“我要睡觉,小子。”
“可是你应该向安灼拉道歉。”
“是他吵了我。”
“是我吵了你!”
“你应该称呼我为您的,格朗泰尔。”
“那你应该向安灼拉道歉的!”
“安灼拉应该向我道歉!”
“那是我吵了您,对不起,然后向安灼拉道歉!”
罗伯斯庇尔几乎是被德穆兰和格朗泰尔的吵架声给吵起来了,等他揉着脑袋过去看的时候,安灼拉倒是安静的站在一边儿,看起来的确有点儿不高兴可是也不至于怎么样,格朗泰尔已经气呼呼的像个麻雀,德穆兰则是挂着黑眼圈,也不睡了,出着粗气。
一看见罗伯斯庇尔来了,三个人眼睛都一亮。
“罗伯斯庇尔!”
“马克西!”
两个小孩子的声音和德穆兰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接下来就是德穆兰和格朗泰尔的花式辩论,不得不说这两个人不相上下,德穆兰有他的口才和道理,格朗泰尔有他的赖皮和不讲道理,两边听着刚睡醒的罗伯斯庇尔头都大了。
“卡米耶,安灼拉只是个小孩子。”
“我也刚成年没几年!”
罗伯斯庇尔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宁肯坐回屋子里把自己昨晚的论文全部删除,重新写一遍。
德穆兰的起床气被彻底激活了。
罗伯斯庇尔回想了一下以前在大学宿舍的日子,被吵醒的德穆兰从据理力争到最后蛮横不讲理就差哭着回到三岁半,现在听到他这句话,罗伯斯庇尔明白自己搞不定这件事了。
搞定成年人德穆兰,罗伯斯庇尔没问题。
搞定小孩子,这就是丹东的工作了。

“不要吵不要吵,来,卡米耶,你先说。”
“安灼拉把我吵起来了。”
“好,格朗泰尔,你说。”
“安灼拉没吵他,我吵的。”
“行,安灼拉,你呢?”
“这个点儿了,理应起来了,晚上睡得时间是前一天的过错,不应该影响第二天。”
丹东坐在床边,拍了拍卡米耶 气包子 德穆兰的肩膀,又用关怀的眼神看了看格朗泰尔和安灼拉。
“大家都听话好不好,卡米耶,要听话,别生气了,乖。”
“这不像你,乔治。”
“对,不像我,谁让你是小卡米耶呢,丹东大叔只能当个温柔的大叔啦。”
丹东一摊手,嘟了嘟嘴,配合上他那张脸和硕大的身材,倒真是把德穆兰逗笑了。
门口罗伯斯庇尔默默的竖起来个大拇指。
“所以,格朗泰尔,你应该先道歉。”
“我道歉过了!”
“不,心平气和的。”
格朗泰尔看了看丹东,丹东对他做了个请求帮助的眼神,小孩子的确吃这一套,只要有成就感,他们就会喜欢听话。
“好吧,德穆兰先生,把您吵了起来十分的对不起。”
格朗泰尔甚至还微微的鞠了个躬。
“卡米耶?”
“…抱歉,安灼拉,我有些起床气…也许不是每次都这么严重,但是对那个枕头,对不起。”
“安灼拉?”
“…我会没收你的枕头的。”
“…安灼拉——”
“好吧,看在罗伯斯庇尔的面子上。”
罗伯斯庇尔在门口愣了一下,看了看安灼拉,又看了看自己的两个朋友,完全不懂这孩子到底想说什么。
“总之!都结束了结束了!安灼拉,格朗泰尔,去吃你们的早饭。卡米耶,好好睡觉,我…哈…也要去睡会儿了…”
丹东打了个哈欠,晃悠晃悠的回了屋子,罗伯斯庇尔也把两个孩子推了出去,看了看有些清醒,已经开始对于自己刚才的行为不好意思的德穆兰,又回到了屋子里。
“我们知道你,卡米耶。”
“噢天呐,还是让我睡觉吧。”
罗伯斯庇尔难得的改了他皱着眉头的表情,笑了笑,给他把门带上了。

“格朗泰尔——————————!!!!!”
“对不起安灼拉我错了,好好睡觉好不好,我的安灼拉,我的天使,我的…”
“闭嘴!睡觉!”
“好,睡觉睡觉。”
德穆兰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听到了楼上两个孩子的吵闹,第二天才去问了自己的两个朋友。
“噢我的朋友,难道你不知道么,安灼拉的起床气比你都大。”
罗伯斯庇尔一边开了一瓶橙汁,把他倒在杯子里说着。
“是么?我从来没有…”
“那是因为有格朗泰尔。”
丹东把牛角包拿了出来,对着楼上喊了一声,又继续说着。
“格朗泰尔会不小心把安灼拉踹下床,但是他马上就会把他抱上去,而且没原则的赞美道歉,用尽一切行为直到安灼拉消气睡觉。”
“天…”
德穆兰看着楼上下来的两个孩子,安灼拉黑着脸,格朗泰尔笑嘻嘻的跟着。
“说实话,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引进这个办法。”
罗伯斯庇尔看着德穆兰,递给他一杯橙汁。
丹东也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面包。
“噢——你们两个快闭嘴,吃饭,吃饭!”

TBC

————————————

我应该暂停好好找找他们的人物性格了…
不说别的,这个ooc程度,自己写起来心惊胆战的

评论(2)
热度(43)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