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1789+ER//同居三十题——做饭

※丹东萝卜丝德穆兰大学生同居带ER孩子
※现代au
※文笔借给丹东泡妹子去了,不在家
※有点儿控不住人物…是个欢脱小文

————————————————————————

一般来讲,一个家里总是要有人来做饭的,而喜欢做饭的男孩子还真是不多,起码在这个家里不算多。
丹东倾向于外卖或者直接在外面餐馆吃了,快餐什么的也是不错的选择,而德穆兰和罗伯斯庇尔则更多选择了学校的食堂,时间久了丹东也被他们带着学会了在学校吃食堂,不过丹东吃的是肉,罗伯斯庇尔吃的是甜点类,而德穆兰永远是一盘绿色沙拉。
先不说三个大小伙子对于互相的饮食到底有什么意见,起码三个人终于在宿舍里互相给对方带了那么久的饭之后,三个人能在学校的自助餐厅里找到符合每个人爱好的食物真的是不容易。
起码丹东在终于德穆兰不会硬给他塞健康沙拉的时候简直感动的要掉下了眼泪。
不过租了房子,起码在假期的时候还是要做饭的。

“吃饭了!”
中午的时候德穆兰敲了半天罗伯斯庇尔的门,听见安灼拉和罗伯斯庇尔还在设计一种新型的完美社会,锤了几下门,又把窝在客厅里一起打游戏的丹东和格朗泰尔给喊了出来,才把食物端上来。
“我就知道!”
丹东还没坐下,满眼就是桌子上绿油油的一大片,沙拉,沙拉,还是沙拉。
“我说亲爱的卡米耶,就算你不为我和马克西姆着想,你还要想想我们有安灼拉和格朗泰尔两个大小伙子呢!他们可是在长身体!”
“所以我给他们准备了虾仁和牛油果,同时搭配了鸡胸肉和牛肉两种选择。”
“他们可是活跃的小伙子!”
丹东说着的时候,就看见安灼拉和罗伯斯庇尔头都动的看着对方,争吵着关于法律的某个点,格朗泰尔熟练地给安灼拉把椅子拉开了,一边儿德穆兰隔得近,赶紧趁着罗伯斯庇尔的手指头激动地把桌子上的东西给打下去之前把他给拦住了。
德穆兰看着丹东一挑眉毛,活跃的小伙子?你还真指望我们的罗伯斯庇尔带着安灼拉举着三色旗在街上革命不成?
“吃饭,吃饭的时候不要提你们的法律,小伙子们。”
罗伯斯庇尔和安灼拉同时皱着眉头看了看德穆兰,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食物。
“没有水果挞或者,水果?”
“或者丰富一些?”
“没有,没有,没有!我的小伙子们!”德穆兰拍了拍手,指着他们的沙拉,瘪了瘪嘴严肃的说,“安灼拉,格朗泰尔,你们的里面有牛肉鸡肉和牛油果,可以补充蛋白质,对你的小脑子也有好处。乔治,你平时吃的肉太多了,所以你的全是蔬菜,难得的让你可怜的胃休息休息,接触一下维生素吧。至于你,马克西……”
德穆兰指了指沙拉里切成丁丁块块的东西。
“苹果,香蕉,梨,白兰瓜,这不都是水果?”
“没有橙子。”
“哦马克西……”
“马克西姆!”
“罗伯斯庇尔先生…”
“哈哈哈哈罗伯斯庇尔!”
四个人此起彼伏的感叹了起来,看的罗伯斯庇尔翻了个白眼,换做刚认识的时候也许她还真的会站到桌子上然后严肃的给所有人科普一番橙子的好处,可是现在他已经把这几个人列为不可教育的行列。
只要在下次他做饭的时候把水果挞和橙子汁完美的融合进饮食里不就好了么。罗伯斯庇尔在心里默默地记下了这个计划。
“你们可以的话,下次你来做饭!”
德穆兰气鼓鼓的往那儿一坐,丹东和罗伯斯庇尔互相看了看对方,丹东撇了撇嘴,罗伯斯庇尔点了点头。
卡米耶生气了,马克西,你去不去哄哄?
乔治……
不不不,这次是成年的卡米耶,我只负责小孩子。
两个人对了半天的眼神才发现德穆兰左右已经坐上了安灼拉和格朗泰尔。
安灼拉慢悠悠的戳着自己盘子里的牛油果,格朗泰尔已经把盘子里的生菜吃了一半了,一边吃着还一边说着味道还可以,酱汁要如何调配才更健康之类的。
“啊啦啦,格朗泰尔,你研究过这些?”
丹东有点儿吃惊的问着,毕竟格朗泰尔平日里只是个有点儿贪玩,彻底的安灼拉控和热爱美酒和美人的小孩子,突然走了养生路线还真是让人有点儿惊讶。
“一直是格朗泰尔在做饭。”
安灼拉终于把牛油果切成了小块塞进了嘴里,慢悠悠地说着,格朗泰尔则是很自豪的一点头。
“而且,格朗泰尔做的饭很好吃。”
安灼拉说的时候,格朗泰尔已经笑的快合不上嘴了。三个人就看着这两个小孩子,一个宠着另一个——不用说,格朗泰尔做出来的食物口味绝对是百分百按照安灼拉的喜好来的——真是不知道是说什么才好。
“如果你们能学学安灼拉就好了,格朗泰尔做什么安灼拉都会喜欢的。”
德穆兰皱着眉头说着,却没注意旁边的小安灼拉咳嗽了一声,低下头继续戳着自己的沙拉,格朗泰尔已经开心的端着食物换了个座位坐在了安灼拉的身边,小腿一晃一晃的,还把自己碗里的鸡肉插了几块干净没动过的问安灼拉要不要吃。
完全不一样好么!
丹东和罗伯斯庇尔交换了一个眼神,又看了看德穆兰一脸认真的样子,也就认命的拿起了叉子往嘴里塞着沙拉——当然,丹东已经在计划着下午出去买上一份三明治补充一下自己损失的能量了。
安灼拉看了看这两个家伙,小眼睛转了转。
“我想吃格朗泰尔做的饭。”
“安灼拉想吃什么!”
“随便什么都好。”
“好!”
格朗泰尔开心的往嘴里塞着食物,已经哼起了小曲子,毕竟这已经算是安灼拉的公开夸奖了,格朗泰尔才不在乎安灼拉的目的是为了改善伙食还是化解三个人之间的迷之尴尬,反正能让安灼拉说出想要自己做什么事简直就是格朗泰尔的人生追求。

不过三个人从图书馆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彻底被桌子上摆的东西惊讶到了。
精致的沙拉前餐,到奶油蘑菇浓汤,每个人面前分别放着符合胃口的食物,甚至连饮品都进行了不同的配置。
当然,最精致的甚至还加了雕花设计,甚至看起来就像是米其林餐厅里走出来的那份,肯定就是安灼拉的。
“嘿嘿嘿,下次我们谁能做出这么棒的饭来,其他人就用半个月的生活费给他买一件大礼物怎么样?”
丹东拍了拍两个朋友的肩膀,把脑袋压在德穆兰的肩膀上,却是罗伯斯庇尔完全没有预告的往前一步,差点儿让丹东直接一个踉跄摔在地上。
“怎么样,厉害吧,先生们?”
格朗泰尔从厨房探出头来,得意的不得了的说着,看着面前的菜品揉了揉自己的小酒糟鼻子,嘿嘿的笑着。旁边安灼拉就安静的坐在厨房的台子上看着一本历史政治的书。
“何止是厉害,简直是太棒了!“
这句夸赞从罗伯斯庇尔口中说出来就让人觉得很意外了,不过格朗泰尔也只是嘿嘿的笑了笑,又缩了回去,叮叮咚咚的又在厨房里面做着什么。
“还有什么?”
“布丁,安灼拉喜欢的。”
“哦哦哦,安灼拉喜欢的。”
丹东垫着下巴坏笑着点了点头,安灼拉抬头看了一眼,咳嗽了一声又把头低下去了。
“怎么了?”
格朗泰尔抬起头,歪了歪脑袋。
“芒果味。”
“好!”
“算了算了,我的朋友,我觉得这种时候,我们不如好好地吃上一顿。”
虽然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不过果然还是吃饭比看虐狗好不是么。

TBC

————————————————
深夜渣出新境界xx
这几天在赶论文
明天要好好换换思路把闸南的那个写一写啊……

评论(8)
热度(27)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