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普向//一个人的战争

※给自己的生贺,虽然已经晚了一天了
※祝我生日不再这么点儿背,一切能顺利,能好好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度过去,毕竟仙女都是要渡劫的
※Ça ira pour toujours.
※本来是想借啊呜的战损梗!但是!感觉写歪啦!于是是一个我遇见普的小故事
————————————————————

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一位普/鲁/士人,对,即便是在这个国家已经消失不见之后,他还是自称为普/鲁/士人。
他有着白色杂乱的头发,血红仿佛充血的双眼,凌厉的眼神和带着些严肃的表情,但是当你觉得他很严肃的时候他却能哈哈的大笑起来,说一些很不靠谱的话。
我是在德/国乡下的小车站坐车的时候遇到他的,我因为在法/国读书,最近是拿着申根签在德/国小住,这几天都住在这附近。
遇见他的时候,他正坐在候车室里,或者说是垂着头睡在候车室里。我因为刚到这里而找不到附近的路,在车站外面兜兜转转了一圈,最后还是进来咨询了这个看起来唯一的工作人员。
“对不起,您说法/语么,或者英/语…我迷路了。”
那个人也不算惊醒,只是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我,然后拍了拍胸脯,露出一个笑容。
“本大爷都会说,不过我的法/语说的更好一些。”
德/国人硬邦邦的外表,说出来的法/语却和法/国人不相上下,这个人一定很厉害。
那是我对基尔伯特的第一印象。

后来再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广场上太阳底下的长椅上,仿佛还是睡着的。
毕竟白头发的年轻人很少见,我认出了他,便过去打了个招呼。
“先生,您…”
虽然是我主动去打招呼的,可是东方人的不善交际却让我卡在了那里,还是他睁开了朦胧的双眼,揉了揉,才笑嘻嘻的拍了拍身边的座位。
“又是您啊,迷路了?”
“不,只是正巧在这里遇见您了。”
他看了看我,笑了两声,说实话他的笑声的确有些奇怪,不是嘿嘿,也不是哈哈,这甚至让我怀疑德/国人是不是笑起来都是这个样子。
于是我想我应该找着话来接上他。
“这里很美。”
“是啊,本大爷的…不,德/意/志当然是一个美丽的国家!”
他仿佛十分的自豪,说起来的时候鼻子都要翘起来了,让他看起来仿佛变成了一个比我还年少的人。可是从语气和神态来说,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老者。
外表的确是年轻人,可他好像已经很累了,累到就算天气这么好,也只能想在广场上晒着太阳睡觉。
“您是旅游者么?”
他的眼睛里带着些看孩子的温柔,他大概是有家里人的吧,这个年龄不应该是个父亲,那他多半是一位兄长。
“是的,我在法/国读书,亚/眠市,现在是出来旅行。”
“那您应该去柏/林,或者法兰克福,汉堡,为什么在这里?”
“我只是…喜欢这个地名。”
我说的时候他突然皱了下眉头,张了张嘴仿佛要说什么,却又嘲讽一样的哼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哈姆?伊瑟隆,还是波鸿?”
“是普/鲁/士,先生。”
我看到我说出那个国名的时候,他突然收缩的瞳孔让我有些害怕,我甚至感觉他要激动的扑过来说些什么,可是他只是那么盯着我,仿佛看见了一个怪物。
“对不起先生,如果冒犯…”
“不不不,并没有,是我的问题。”
他仿佛知道自己吓到了我,赶紧把那张脸收了回去,又哈哈笑了两声,不过还是忍不住看向我。
“您是一个人么?”
我被他的问题问的有些纳闷儿,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是的。”
“一个人啊…”
他哈哈的笑了起来,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在脸上。
“既然您喜欢普/鲁/士这个名字,您知道关于他的什么事情么?”
他说要又低下头,笑着骂了一句德语,我在那个句子里听到了一个法语名字,弗朗西斯,我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回答了他的话。
“从圣玛丽,条顿,和波兰纠缠的公国,后来的建国,然后…就有了德/意/志,之后就…”
我自认为对这个国家还是颇为了解,他听着也是赞许的点点头。
“那之后他就不是孤军奋战了。”
我说完这句话,他却又是大笑起来。
“不,小姐,您大概误会了什么。”
“关于本…普/鲁/士,一直是一个孤军奋战的故事。”

基尔伯特糟糕的身体大概是在结结实实挨了苏/联一发炮弹之后才造成的,那个时候他昏睡了快一年,甚至路德维希都以为他快醒不过来了的时候,他却一个人醒在了东/德。
带着只剩下的一只眼睛和能活动的唯一一只手臂,还有些坡脚。
基尔伯特不知道自己何时这么狼狈过,而伊万在丢下一句小基尔要加油噢之后,便再也没有正式出面过。
他接到了路德维希的一个电话,仅有30秒,用的是一个工作用的号码,语气端正而简单的表达了几句关心,背后伴随着曾经独立时期跟随自己学艺那个小鬼刺耳的笑声。
基尔伯特也只是客气的回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
他活动了一下身子,酸痛的很。
镜子里包着纱布的头,吊在胸口彻底废掉——至少目前完全不能用——的胳膊,走起路来痛到心口的腿,不偏不倚,正好是半个国家的地方,全都作废了,不能使用了。
基尔伯特苦笑了两声,他什么时候这么惨过?
只是日子还要继续,既然他不死,那就还要撑起这半个国家。
用嘴叼着衣服穿上袖子,军装外套披在肩膀上,努力的撑着身子站着往前行走着,用仅剩的一只眼睛衡量着门的远近…该死,这一切都让他有些心烦意乱,可是他却不能。
必须沉住气。
虽然腿部传来的疼痛感让他几乎要跪在地上,可是基尔伯特还是迈着标准的军人步伐走到了工作的办公室,对着总理抬起胳膊,用撕裂肩膀上的小伤口作为代价,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您如果身体…”
“不,本大爷曾经受过比这重几百倍的伤,可是只要国家还在,本大爷就不能休息。”
基尔伯特几乎是打断了总理的话,他吩咐人帮他拿走了些必要的东西,这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让卫兵退回门外后,基尔伯特几乎是痛昏在桌子上,他额头上全是细汗,这脆弱的身体根本就经不住他这么折腾。而基尔伯特只是勉强的伸出手,把所有的东西都推开,以免额头的汗污染了文件。

“先生,您的故事…十分坚强。”
我听到这里的确是想到了一些曾经自己的事情,比如一个人在外时,曾经忍着疼痛从教室走到了宿舍,在打开门的同时痛昏在床上,而的确,是没有人会在乎的。
“有人会来关心您么?”
想到了自己,我忍不住去问了他。像他这样善良又帅气的人,应该是有很多人关心的才对。
“本大爷用不到。”
我发现他说的时候用力握了握拳头,像是不服气的样子,又像是强忍着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和我讲这些,我觉得他并不是会和人示弱的类型,也许是因为我是一个陌生人,也许只是憋的太久了,不过能得到一个坚强的人的信任,我的确不胜荣幸。
“其实这些故事也没什么好听的,不过本大爷的辉煌…哈,辉煌,本大爷有过那种日子?”
他改了自己的自称,我猜这代表着他与我有些熟络了。
“您一定有朋友的。”
“噢,朋友…的确有两个。”

“小基尔若是能够再精神一点儿,哥哥也许不会觉得在欺负弱小。”
基尔伯特发誓,他听到弗朗西斯这么说的时候,简直想把所有的子弹都用在他那张脸上,可是基尔伯特做不到。
因为他几乎是被弗朗西斯的剑刺穿了整个肩膀。
“混蛋…放开本大爷!”
“好好好,小基尔说什么都行。”
弗朗西斯的剑抽出来的时候,基尔伯特感觉血都从自己的肩膀上争先恐后的往外冒着,那剧烈的疼痛感让他根本无法行动,只能瞪着那双红色的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弗朗西斯。
“你又要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哥哥想体验一下胜利的感觉。需要哥哥我提醒么?小基尔,你的王和王后已经抛弃你了噢。”
该死的拿破仑!基尔伯特只是在心里狠狠的骂着,他不会去指责他的王,即便是他的王背叛了他。
“没有人帮你,基尔,你能看清楚点儿么?”
基尔伯特看着弗朗西斯的脸凑了过来,噢,那个该死的家伙蹲了下来看着自己,脸上带着对弱者的同情,这让基尔伯特火大的很。
“本大爷很…”
“为什么不像东尼一样,归顺哥哥我呢?噢——我可怜的小基尔,亚瑟只是在利用你做挡箭牌你知道么?”
基尔伯特没有说话,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弗朗西斯谈私人情谊,他也不应该这么做。

“本大爷从来没什么朋友,他们早晚都要离开。”
他哈哈笑的笑着说着,好像很轻松的语气,说的让我心里有些难受。
最好的朋友啊…好像的确,他们都离开了。
这么想着我也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他扭过头来看着我。
“您怎么也深沉了?”
“我大概经历过一些…”
“真抱歉,您明明还这么年轻。”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惋惜,却又有些赞赏,让我有些看不透他的意思。不过这个时候我大概应该去安慰他才对的。
“可是只要努力,一定…”
“小姐,您的梦想真的和您的年龄相符。”
他又笑了起来,却是看着天空。
“本大爷那么努力了,一个人都走过来了,最后呢…不过是一个人类而已,而且仍旧是一个人。”
他目光斜了斜,又像是不服气的孩子一样哈了一声。
“不过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
我对他之前的话有些不明白,不过他想说的我却是明白的。那的确不算什么积极向上的事情,却实实在在的是事实。
他努力过了,却什么都改变不了,忠诚过了,也什么都没得到。
他一个人久了,就不会去寻求帮助,也不会服软,不会认输,不会真正拥有朋友,也不会真正拥有亲人。他享受寂寞,憎恨寂寞,也依赖着他的寂寞。
这位先生身上特殊的魅力的确让我着迷。

我的确想要再见一见这位先生的,如果他还是一个人的话。
我和他交换了推特账号,他前几天还在每一天的发消息,看起来像个话痨,叽叽喳喳的一个人说些什么,却没有任何人留言。
我只会以为是他的传统,所以并没有留下回复。
之后我迎来了毕业季,也没有时间再去回忆这位先生。
可是在后来,他的推特也没有了任何的更新,最后的日期停留在他一张醉酒的自拍,竖着抱着他的枕头的一张图。
我和很多朋友说过他,也在各个网站发过他的消息,却没有人回复,这个人就像是没有存在过一样。
可能是我太过卖力的找这个人,我竟然找到了他旧友——那是那个人的自称——的推特号,而那个人回复我的只有一句话。
——普/鲁/士很久之前就不在了,东/德也很早之前就被西德吸收并为一体了。
我突然明白了我那天遇到的是谁。
一直努力着拼搏着的普/鲁/士,一直孤独着却狂傲的基尔伯特,最后那一句无奈的感叹。
若是所有的努力都只指向灭亡,那的确很令人失望。

Ende

——————————————

大概是心情比较混乱的深夜给自己。
都看到这里了,不喜就不要说了,拜托了就这篇文而已
5.17生日快乐,尘七。
事情还是要努力的,就算不一定有结果,你也要努力。
仍旧孤军奋战的你要加油。

评论
热度(29)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