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1789+ER//同居三十题——大扫除

※德穆兰丹东萝卜丝大学生au带ER孩子
※生活日常轻松文
※文笔去给打E当女朋友了,不存在的

——————————————————

同居30题——大扫除


在这个家里其实本来不存在什么大扫除。
安灼拉有一点点轻微的洁癖,喜欢干净整洁的环境,于是格朗泰尔每天就喜滋滋的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的干干净净,安灼拉又不会去弄乱什么东西,也不过是每年有那么两三次两个孩子要费劲的擦个玻璃什么的也就算是大扫除了,至于衣服,格朗泰尔的确想自己从头收拾到尾,可是安灼拉坚持要两个人分工,格朗泰尔负责设置洗衣机,安灼拉负责拿出去晾干,也就这么轻松的解决了。
不过自从三个小伙子来了之后,格朗泰尔和安灼拉对于卫生这个问题就有点儿头疼了。
德穆兰还算是一个利索的男孩子,屋子里摆放的除了花花草草比较多之外也没有什么;而丹东就属于比较邋遢的那一类,东西随手乱放,脏兮兮的鞋不小心踩进屋子里,外套随手搭在沙发上都是常事。
而对于两个孩子来说,最恐怖的就是罗伯斯庇尔的生活习惯。
他的确是个痴情于学习的家伙,可是,就像格朗泰尔无奈极了之后安慰安灼拉的话一样,天才总是会在一些地方表现的有些低能的,比如对于环境的观察。
安灼拉曾经不止一次因为罗伯斯庇尔乱糟糟的卧室——到处铺满了书和典籍,再加上几件丢在那里准备洗的衣服——吃完饭放在水池里的却忘了洗的碗——因为他突然接到了老师的电话,风风火火的就跑出去——或者是卫生间堆出盆子尖儿的衣服——罗伯斯庇尔本人对于安灼拉的解释是,下面都是丹东的衣服——还有些其他的,表示愤怒,并且拉着格朗泰尔一起做了一条小横幅坐在罗伯斯庇尔门口进行抗议。
罗伯斯庇尔迷迷糊糊的从午睡里醒来的时候,踢踏着拖鞋拉开门,就看到门口两个小家伙直接把路都给他挡住了。
——我们要求大扫除!
罗伯斯庇尔尴尬的笑了笑,又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表。
“噢……好吧好吧,孩子们,大扫除,就今天下午。”

大扫除这种事儿当然是要全家出动,所以罗伯斯庇尔毫不犹豫的打了个电话把图书馆里的德穆兰和在自由集市挑苹果树苗子的丹东给喊了回来。
“怎么了怎么了!什么大事儿,安灼拉要不行了?”
“没事儿,大扫除而已。”
“噢天呐……马克西你就为了叫我回来,你什么都敢说!”
罗伯斯庇尔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帮丹东把手里的苹果树苗给接了过来递给后面欢天地喜的德穆兰,接着就把丹东的大衣拿了起来,一边往洗衣机的方向走过去,一边喊了格朗泰尔一声。
“都回来了!”
“嘿!好的!”
格朗泰尔从楼上探出头来,答应了一声就哒哒哒的跑了下来,爬到了桌子上,四周看了看,丹东坐在沙发上,德穆兰刚从院子里回来,罗伯斯庇尔趴在丹东身后的沙发靠背上,安灼拉就站在自己身边。
“我来分配一下!丹东先生,您把您的屋子整理好,还有客厅;罗伯斯庇尔先生,您!只要把屋子整理好就谢天谢地了,然后还有厨房,厨房的垃圾和东西都是您积累的;至于德穆兰先生,只要把卫生间院子收拾收拾就好了,其他的交给我就……”
格朗泰尔说到一半,就看着安灼拉爬了上来,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丹东先生,您还要负责二楼的阁楼,德穆兰先生,楼梯,罗伯斯庇尔先生……您真该负责整个家的大扫除,不过基于平等的原则来说,还是把工作分给我一些吧。”
格朗泰尔被捂着嘴呜呜了几声,不过既然是安灼拉做的,格朗泰尔也就乖乖的不说话。
“格朗泰尔呢?”
丹东耸了耸肩。
“这也是为了平等,先生,”安灼拉说着抿了抿嘴,咳嗽了一声,“这个家一直是格朗泰尔在打扫,甚至做饭也是,所以我觉得这次他应该休息。”
丹东挑了下眉毛,德穆兰啧啧了几声,罗伯斯庇尔倒是认真地对安灼拉的平等观念表达了自己的认可。
“这样可以么,格朗泰尔?”
安灼拉松开了手,歪了歪脑袋看着身边的人。
三个小伙子也就看着桌子上的两个孩子,格朗泰尔果不其然的脸上浮起了一篇淡淡的红色,赶紧点了点头,又看见下面的人都看着他,傻乎乎的嘿嘿笑了几声,最后还是安灼拉挥了挥手让所有人赶紧都干活去,格朗泰尔才跳了下来,被安灼拉推着坐到了沙发前面去打游戏。

既然是安灼拉吩咐的,格朗泰尔就真的乖乖的坐在电视前面打着游戏,当然,小孩子可是很开心能享受着不用干活的待遇。
不过格朗泰尔坐着坐着他就觉得自己有点儿坐不住。
隔壁屋子里丹东和罗伯斯庇尔在不停的把屋子里的东西往外清理,丹东屋子外面丢了一小撮游戏光碟还有乱七八糟的东西,罗伯斯庇尔门口堆了一堆图书馆借来的书,另一头德穆兰竟然还丢出了一堆小树叶?
“德穆兰先生,请问…?”
“这是那些孩子们送给我的珍贵礼物。”
德穆兰一本正经,甚至是慈爱的看着他一屋子的花花草草的时候,格朗泰尔也就安静的闭了嘴。
“乔治!我借给你的书呢,那本…《旧制度与大革命》!”
“那个,卡米耶拿去写论文了啊。”
“马克西你拿回去了啊!”
“我这儿没有!”
“等等,等等,冷静,我记得你借给安灼拉了?”
“噢——对了,安灼拉…安灼拉!”
“怎么了,我正在整理格朗泰尔的衣柜…”
“安灼拉!!!别动我的衣…”
“对了,罗伯斯庇尔先生,是您给格朗泰尔买的酒?”
“噢…这个…”
“安灼拉,安灼拉那是好酒,你不能拿走他!!”
“你给安灼拉买了什么酒?”
“就是上次你提过的那个,乔治。”
“那把他们给我吧,安灼拉。”
“天呐——天呐天呐——”
“你也不能那么多,你忘了教授怎么说的么!”
“再喝高了来上课就不及格,知道了知道了,德穆兰教授。”
“等一下,安灼拉,我的书是不是在你那里?”
“哪一本?先生,您大概有十几本书在我这里…”
“都给我吧,看完了的。”
“好的。”
几个人把事情说清楚了,格朗泰尔抓耳挠腮的坐了回去,看到丹东得意的笑容的时候差点儿想把手里的游戏手柄丢出去,只是安灼拉已经去了楼上把酒拿了下来。
“安灼拉…”
格朗泰尔抿了抿嘴,试图做最后的斗争。
“给你留了一瓶。”
安灼拉把怀里的三四瓶酒都递给了丹东,不过这一句话就得到了格朗泰尔的欢呼,这至少没断了他后路。
不过他可不想再让安灼拉给他打扫卧室了。

“等等,你们可不能这么打扫这个后院!”
在丹东和罗伯斯庇尔正在处理后院的卫生的时候,德穆兰突然从屋子里探出了头,看起来他是打扫着楼梯跑了过来的。
“我们只是觉得你收拾的不太干净。”
“噢天呐,那不是…那是刚种下的试验田的肥料!你们不要动他!”
丹东和罗伯斯庇尔这才把收拾了一袋子的,怎么看怎么都是垃圾的东西放了下来。
“卡米耶,我们是学法律的,不是生物。”
“马克西,我们是学法律的,也不是政治或者历史。”
“好了好了,互相尊重。”
丹东趁着两个人开展一场正经的学术讨论至少把两个人给隔开了,颠着下巴看了看一片狼藉,实际上全是德穆兰堆放的农用品的院子,沉思了一下。
“嘿,朋友们,你们说安灼拉会忍得下么?”
“他会喜欢这些绿色植物的,特别是这只会长大的苹果苗。”
“也许安灼拉长的会比苹果苗更快。”
罗伯斯庇尔伸出手比划了一下那只大概到自己胸口的苹果苗,突然又腾空比划了比划。
“乔治,卡米耶,你们说是安灼拉高还是苹果苗高?”
“按我说,格朗泰尔比较高。”
“格朗泰尔也没有这个苗高,他也就是比安灼拉高上两三厘米。”
“他会长的高高的。”
丹东十分确信的这么说着,而其他两个人倒是害怕格朗泰尔在长大之前先被丹东给带出一股野性的丹东风格来。
德穆兰把头缩了回去,正好看见安灼拉结束了自己手头的活,正和格朗泰尔坐在沙发上说着什么。
“安灼拉,格朗泰尔,出来一下!”
说着德穆兰自己也从屋子里出来,两个孩子看了看对着自己做过来手势的德穆兰,虽然安灼拉的确有些累了,不过还是过去了,当然格朗泰尔也是跟着的。
“怎么了,先生?”
安灼拉到了院子里下意识的对一堆有些杂乱的农用品皱了皱眉头,不过马上被德穆兰蒙住了眼睛推了带了过去。
“你可不能这样,安灼拉,你这样会老的快的。”
德穆兰说的时候还故意在他耳朵边儿上小声说了一句。
“就像罗伯斯庇尔先生一样。”
“我听见了。”
德穆兰吐了下舌头,笑了笑。
“不过先生,您叫我们过来干什么?”
格朗泰尔倒是对院子没什么意见,只不过大家都刚结束了一个大扫除,现在一个个累的厉害,还能都到院子里也是不容易。
“过来,安灼拉,这里。”
德穆兰把安灼拉带到了苹果苗前面,丹东顺手也把格朗泰尔推了过去,两个孩子背对背站在苹果苗的两边。
“你看,格朗泰尔高一点儿。”
丹东说着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的看着德穆兰。
“记录!”
德穆兰欣慰的点了点头。
“噢——我去拿小刀!”
“不不不!用油漆涂一下就好了!”
“因为卡米耶心疼他的树。”
罗伯斯庇尔拍了拍丹东的肩膀,回去拿了刚住进来整理屋子时剩下的油漆,拿了个小刷子,又用手按了按安灼拉的头。
“小心头发。”
说着就在他的头部位置点了一个小点儿,等安灼拉起来了又补了一条线。
“格朗泰尔也是,给你换个…绿色?”
“没问题先生!”
等两条线画好了,五个人在前面比了比。安灼拉的确比格朗泰尔要矮一点儿,不过也没矮多少,两个小家伙的确都快长到苹果苗的树头儿上去了。
“这苹果苗一定长的比你们两个快。”
德穆兰说的时候,丹东突然啊了一声,接着自顾自的笑了起来,笑的其他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噢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们啊——”
“怎么了,乔治?”
“你们有没有想过,苹果树也是会长大的,我们是累糊涂了才会拿他做标杆么!”
听着丹东这么说,德穆兰和罗伯斯庇尔愣愣的看了看苹果苗,接着是罗伯斯庇尔跟着丹东笑了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的确是累坏了,结果话刚说出口,就看见德穆兰笑的更欢,哈哈的已经快断了气一样。

“亲…亲爱的朋友们,树是往上长的啊!”
倒是安灼拉和格朗泰尔被苹果苗吸引了注意力。
“我觉得给他取名叫…若李比较好听。”
“古费拉克,若李的话听起来好像容易生病。”
“好吧,就古费拉克,听你的,安灼拉。”
我们并不知道有没有一个叫古费拉克的孩子这个时候狠狠地打了喷嚏,不过安灼拉和格朗泰尔的确已经给苹果树起好了名字。
“不过,说不定这个标志会被自然外力破坏掉…我们要重新给你们记一下身高么?在家里?”
“不用了先生,毕竟我们刚刚收拾好的,”安灼拉客气的回绝了这个念头,“我可不希望这成为丹东先生和格朗泰尔愉快的玩油漆的正当理由。”

Tbc

——————————————

我就突然想,如果这30题都写完了,字数能有5w以上,6w多…说不定到10w呢,我就去给自己做个小本子留念。
毕竟玩了这么久了,给自己点儿纪念品
立这么一个flag
顺便,这个au里abc的其他人都是不存在的
也没有前世今生设定
树起名字纯属玩个梗


最近一直在改论文要死要死的…

文科生不知道树怎么长的简直傻爆了【捂脸】

谢谢小天使们给指出

这种低级错误感觉我的尴尬症都要…咳,下次我不懂的一定查了再写

评论(9)
热度(28)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