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lof已卸江湖再见】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独普//乌托邦

※作者普/角色独
※少年普/子独
※可能有点儿微妙,可能有点儿黑暗,不是一个he,不过也算一个he…
※我对he的定义很微妙,所以你们还是别当个he了

————————————————

他先是有了一个姓氏,叫做贝什米特,然后才有了路德维希这个名字。
他睁开眼,面前是宽广的大地,渐渐升起了一座房子,扩展出一个院子,路德维希就站在院子门口,怀里抱着一只黄色的小鸟布偶,看着那个院子里生出高大的树,长出青翠的草地,小屋子顶上生出炊烟,附近也传来邻里的声音,脚下出现了柏油马路,身旁车库的门打开,他看到一辆纯黑的,有些像跑车的车子滴滴响了两声。
“早啊,阿西。”
路德维希听到有人叫自己,那不是他知道的名字,但是他的确是知道那是在呼喊自己的声音,好像这个概念是被灌输进他的脑子里,或者是说与生俱来的。
身后穿着小黄鸡睡衣的白发男人,嘿嘿的笑着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优哉游哉的走进了车库里。
“早,哥哥。”
他下意识的回答着,对着男人笑了笑。他知道那个人,基尔伯特,他的哥哥。这好像也是路德维希生来就知道的事情,仿佛默认程序一般。
“你把什么东西落在车里了?”
“啊呀,昨天买的早饭。”
“速食土豆饼?”
“嗯。”
路德维希看着基尔伯特从车里拿出了,俯下身在自己脸上亲了一下,向自己伸出了手。
他抓住了那只手,也是理所当然的。

“基尔,吃点儿东西么?”
“没事,不饿。”
基尔伯特头也不回的说着,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打着字,电脑屏幕上的字一行一行的多了起来。
“真是的小基尔……”
弗朗西斯把灯来开,基尔伯特皱了皱眉头,不满的回了下头。
“你就把自己窝在这种地方?”
“我觉得这儿挺好的。”
“几天没吃东西了?”
“刚吃了。”
“你就说这一份速食土豆泥……你还是干吃的?!”
“嗯。”
“天呐,小基尔,我怀疑哥哥今天不来你就会饿死在这里。”
“罗德里赫来过。”
“上个周。”
基尔伯特嗯了一声,也没什么情绪波动。弗朗西斯叹了口气,帮他把床收拾了收拾,又把垃圾收了起来丢了出去,最后才戳了戳基尔伯特的脑袋,把一份做好了的食物直接拍在他的键盘上。
“哥哥我不想看小基尔你就这么饿死在家里,稿子写完了就出去走走!”
基尔伯特看着面前的一份食物,慢悠悠的把东西拆开,一点一点的塞进嘴里,吃了几口就没继续吃了。
“基尔,你体格都不行了。”
“吃饱了,不放心你就留在这儿,我没事儿。”
弗朗西斯看了看基尔伯特,叹了口气帮他把随便扫到桌子旁边的东西收拾了起来,盖好盖子放进保温箱里。不过突然吃太多东西估计他的肠胃也受不住。
“阿西在等我。”
基尔伯特说了这一句话,又继续的敲打着键盘。弗朗西斯在他背后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离开了这间屋子。

路德维希坐在公园里,基尔伯特就在前面的小车前买着甜筒冰激凌。
“小孩子吃太多不好,所以这个大的就给本大爷了!”
路德维希乖乖的点了点头,从基尔伯特手里接过来那个冰激凌,跳了下来,兄弟两个在小路上走着。
基尔伯特几口就吃干净了那个冰激凌,冻的自己牙齿都凉,抿着嘴努力的想把自己的牙齿给暖起来,看着路德维希停止了舔冰激凌的动作,抬着头看着自己,基尔伯特也就回复了正常的样子,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阿西可别一口咬下去!很凉的!”
路德维希乖乖的点了点头,真的就放慢了吃东西的速度。他应该是听哥哥的话的,不管哥哥说什么,他都应该照着做的……起码是要记住的,他生来就有这个习惯。
或者只是因为哥哥是他身边唯一的亲人。
基尔伯特虽然这么说着路德维希,可还是没几口就把冰激凌给咬着吃了,又忽闪忽闪的往自己嘴里扫着热气。
“哥哥,不冷么?”
“本大爷没事儿!大人就该这么吃冰激凌,这样才帅气!”
路德维希点了点头,基尔伯特手在衣服上蹭了蹭,牵住了路德维希的手。
“打球么?”
“好啊,篮球?”
“足球,阿西你比较喜欢这个吧!”
基尔伯特嘿嘿的笑着,手里的冰激凌已经吃了个干净,下面的甜筒都被他嘎嘣嘎嘣的吞了下去。路德维希嗯了一会儿,自己喜欢什么来着,就算自己记不清,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哥哥也是知道的吧。
“阿西你小时候就天天说着足球足球,想要本大爷陪你一起去玩,但是本大爷太忙……现在有时间了,玩多久都行!”
路德维希心里突然就开心了起来,能一起玩不是很好的事情么。
所以他对着基尔伯特笑了,蓝色的小眼睛眯成一条线,小嘴往上翘着,伸出了手抓住了基尔伯特的手,那只手握起来暖暖的,也很粗糙,不过还是很暖,就像是路德维希印象中标准的哥哥的手。
“谢谢哥哥!”
所以他这么说了,他也自然的看到了基尔伯特脸上露出了阳光一样的笑容,好像能击破一切的笑容,路德维希发自内心的爱着那样的哥哥。

“要哥哥我说多少遍,基尔伯特他不肯出门!”
弗朗西斯把钥匙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几乎是瘫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安东尼奥看着那串钥匙,又看着弗朗西斯,抿了抿嘴唇,坐在了桌子的另一边。
“可是他需要看心理医生,弗朗吉,我们不能放着他不管。”
“噢天呐,不管不管……哥哥我有不管他么,要不是哥哥我今天去看看他,那个自大的家伙早就死在家里了!”
“弗朗吉,弗朗吉……”
安东尼奥揉了揉自己的眉头,弗朗西斯也是垂着头,揉着自己的脑袋,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连连叹气。
“东尼,基尔除了我们还有谁,罗德里赫和伊丽莎白常年不在国内,其他的人……”
“弗朗吉,我知道,我知道……”
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一起重复着一些同样的话,他们的声音交杂在一起,越来越小,直到最后谁也不说话,沉默了一阵子之后,安东尼奥才开了口。
“亚瑟跟我说了,你最近的状况很不好,无论是情绪还是…各个方面。”
弗朗西斯没说话,只是低着头。
“罗维诺也说过我,好像最近低沉了很多……的确基尔是我们的朋友,我也不想看他这个样子,可是弗朗吉,我们都努力过了,现在的基尔我们…很难帮到他。”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看起来无奈又不甘心。
“罗德里赫也是受不了了所以才和伊丽莎白出去了不是么,我们也…适当的应该从基尔的状况里…”
“基尔不能再没有朋友了,东尼。”
“所以你就要让亚瑟承受和你一样的心情?我们都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们能照顾基尔伯特一辈子?还是在那个家伙固执的根本不肯接受好意的时候?”
“我们…”
“我们有时候也要考虑自己,弗朗吉,这不是我们为了友情放弃一切的时候……起码对于我来说,罗维诺比基尔更加重要。”
安东尼奥抬起头来盯着弗朗西斯,他也不想做这个恶人,可是总是要有人提醒弗朗西斯——那个表面看起来什么都无所谓,其实对朋友关心的不得了的家伙——他不能总是为了别人去贡献自己。
“哥哥我知道了。”
“我们还是会照顾基尔的,我也不可能放下他不管。”
“嗯。”
“学会保护自己,弗朗吉,保护我们自己,亚瑟,还有罗维诺。”
“……哥哥知道了。”
弗朗西斯双手捂在脸上,整个的揉了好几遍,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安东尼奥露出一个苦涩又无奈的笑容。
“我给他预约了心理医生。”
安东尼奥叹了口气,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膀。
他点了点头,看了看那串钥匙,又叹了口气。
“或者按哥哥说,砸了他的电脑,还有手机,一切打字的东西。”
“哈,那你是要杀了我们的小基尔伯特。”

路德维希已经在草地上跑了很久了,不过他还是不能把球踢进基尔伯特身后的那个球门里。
他两只手撑在腿上,站在基尔伯特面前呼呼的出着粗气,面前的基尔伯特还是得意地笑着,还撇了自己的鼻子一把,笑声让路德维希听着皱了皱眉头。路德维希的确在休息,可是他也在观察基尔伯特的动作,只要哥哥有一瞬间的疏忽……
就是这个时候!他笑着时候!
路德维希猛地把球踢了过去,飞的高高的,能越过基尔伯特的肩膀,这简直是一个小孩能做到的最高的水平。路德维希也觉得这个样子基尔伯特是挡不住这个球的,何况他的哥哥还在自大的笑着。
可是基尔伯特就是伸出手,稳稳地把球接在了手里,丢了回去。
“阿西,你还有的要练呢,本大爷就算是不管也能接到你的球!”
路德维希丧气的一挥手,接过来那个球,往地上一丢,却是不服气的有撑着腿,看着基尔伯特身后所在的球门。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
基尔伯特也看了看自己的弟弟,他并不想让路德维希,但是按照路德维希那个不服输的劲儿,他还真能把自己累坏了。基尔伯特可不想因为提个足球而把自己的弟弟给累个发烧什么的。
所以他歪了歪头,装作打了个哈欠,听见耳边的足球声嗖的一声飞进了身后的网子里,啪啪的两声落在了地上滚了几圈,小家伙开心的耶了一声,蹦了好几下。
“啊呀,本大爷失误,失误!”
“哥哥,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失误这一件事!”
路德维希得意的抬起头来,学着哥哥的样子,一抹鼻子,小手插在了腰上,小眼睛亮晶晶的,满脸写着认真地看着基尔伯特。
这个样子的路德维希真的是太可爱了,基尔伯特哈哈的笑了几声,走了过去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自己往地上一坐,也把路德维希拉着坐在自己身边,小家伙一下没坐稳倒在地上,基尔伯特也干脆往地上一躺。
“我有一天要轻松地破了哥哥的防御!”
“嘿,阿西,你想打过本大爷?不可能的!”
“但是我刚才就赢了哥哥了!”
“好吧,也许你再加加油,本大爷再老一老。”
路德维希有些失望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基尔伯特笑了一会儿,胡乱的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胸脯,或者是什么基尔伯特随手能拍到的地方,拍了两下以示安慰。
“你可是帅气的本大爷的弟弟,加加油,没问题的!”
路德维希也嗯了一声点点头,爬了起来,看着基尔伯特也是满脸的汗。
“哥哥渴么,我去买水。”
基尔伯特看了看附近,这里是个居民小区,附近也并没有什么便利店。
“这附近?”
“那边,那个买水的人,就在场子外面。”
路德维希指了指远方,那里本来是没有人的,可是那个带着遮阳帽的小商贩就像是凭空冒出来了一样,喊着一元一瓶冰水。
基尔伯特也看见了。
“你喊他过来就是了呗。”
“没事,我去一下马上回来!”
既然路德维希都这么说了,基尔伯特自然是放心的挥了挥手让他去了。
因为阿西已经不算是个小孩子了。

“我不想和你们多废话。”
基尔伯特的脸在黑暗中被显示屏的亮光照亮,本来就白皙的皮肤因为不见阳光和贫血而更加的发白,在白光的衬托下甚至显出了明显的病态。
“你要接受现实,基尔。”
安东尼奥站在他的背后,眼神瞥到了桌子上的一份食物,看起来随意的丢弃在那里的,还剩下一大半,那是弗朗西斯带给他的,四天之前。
弗朗西斯摇了摇头,把食物帮基尔伯特收了起来,新的也放在了桌子上。
但是基尔伯特看都没有看。
“你到底是想折磨谁,你自己,还是我们?”
安东尼奥一直在扮演一个恶角色,但他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刺激人,起码不至于让基尔伯特直接站起来和他拼命。
这句话也许的确有一点儿效果,基尔伯特打字的手停了一下。
“他们喜欢你的作品,所以……他们希望你不要再这么折磨自己了。”
“他们?”
“你的读者,基尔伯特,你忘了他们了?”
基尔伯特没有说话,安东尼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弗朗西斯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点了点头。
“哥哥说了,这个没用。”
“可是我不知道什么再能……”
安东尼奥丧气的摇了摇头,他也没什么办法能让基尔伯特离开这个屋子,甚至是离开这台电脑了。
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拉过了椅子坐在基尔伯特身边。
“哥哥认识的小基尔可不是这个样子。”
他没有说话,手指还是在飞快的舞动着,弗朗西斯能看到上面的内容,他正在写一个充满阳光的足球场。
“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试图帮你,小基尔,哥哥和东尼也有自己的生活,你知道的。”
基尔伯特甚至没有看弗朗西斯,他不屑于听他的话。
弗朗西斯看了看安东尼奥,仿佛是下定决心了一样,猛地把基尔伯特面前的笔记本夺了过来,合了上去,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苹果并不是什么结实的牌子,但是所幸基尔伯特的房间已经被各种垃圾填满了,地上也不是那么的干净,倒是缓冲了一下。
苹果标识还是亮着的,并没有坏。
基尔伯特皱起了眉头,伸出手抓着弗朗西斯的领子,只是他的体力实在是太差了,甚至不能把弗朗西斯拉到他面前。
”你要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基尔伯特。“
弗朗西斯的语气意外的平静,他也没有管地上那台电脑,只是和基尔伯特对视着——他是多久没看过基尔伯特这样有生命力的眼睛了,半年还是一年了。只不过那双眼睛陷在凹陷的眼眶里,并不漂亮,甚至有些恐怖。
该死的,无论对谁来说,这段日子都太长太难熬了。
基尔伯特没说话,或者说弗朗西斯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你xx的就这幅德行,还有个x脸给小路易当哥哥?!
弗朗西斯似乎想要把一辈子的脏话一次性的给吐出来,可是他只是咬牙切齿的看着基尔伯特,狠狠的在电脑上踩了一下。
因为安东尼奥拉住了弗朗西斯,摇了摇头。
这种激将法无济于事。
“我们都知道小路易的事对…”
弗朗西斯说着,却看见基尔伯特站了起来,先是摇摇晃晃的晃了两下,手伸向了地上电脑的方向,接着就是毫无征兆的往前栽了过去,直接倒在弗朗西斯的怀里失去了意识。
两个人也只是叹了口气。
低血糖,暂时并不是什么大毛病,只是他需要吃更多补血的药而已。
安东尼奥把电脑拾了起来,打开的时候还是苹果的登录界面,看起来一切良好。

路德维希又回了一次头,基尔伯特的确还坐在足球场上一个人丢足球玩。
他从正门出去,一路绕过了足球场,居民区的路仿佛是在他脚下生长的,每走一步就会出现新的一米路,身边行人的声音也慢慢消失,仿佛黄昏快要到了。
路德维希又回头看了一眼足球场,足球场的栏杆围的有些怪,绕的这个圈子有点儿远,他必须要跨过一个小公园才行。
他一路走着,这儿他很熟悉,那边的秋千是基尔伯特经常带他来的地方,沙坑也是,不过他并不喜欢沙子。
路德维希又往足球场里看了看,基尔伯特已经起来了,年轻人总是闲不住,他在颠球,隔着这么远路德维希都能感受到基尔伯特一身的活力。
“两瓶水,谢谢。”
路德维希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到了那个小商贩面前,黑种人微笑着从保温箱里拿出两瓶水,路德维希掏出一张钱递给他。
他也没注意到底给了多少,或者到底还了多少。只是一回头,似乎那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他就站在足球场外面,基尔伯特就站在网子的里面,一边颠着球一边数着。
“…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
路德维希看了看网子,并不高,又看了看那条路,很远。
“哥,我翻过去吧。”
基尔伯特把球停了下来,看了看那个网子。
并不高,可是足以摔到他心爱的弟弟,而且是不是教小孩子翻网子不太好?虽然基尔伯特小的时候也干过很多次,可是他还是希望路德维希能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
所以要从小事作起。
“好好走过来,阿西,本大爷去接你。”
“哥,我不小了,这点儿没问题的。”
路德维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要坚持从网子上翻过去,甚至已经要往上爬了。
算了算了,本大爷的弟弟,就应该这么有活力!
基尔伯特无奈的笑了两声,他对于弟弟的事情很容易就这么的没有选择。于是就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路德维希先是把水丢了过来,接着就四肢并用的往上爬着。
“小心啊,阿西。”
“没事儿!”
路德维希爬到最高的地方,忍不住四周看了看。居民区里似乎有人在玩追赶游戏,来来回回的跑着,还在大声呼喊着。
路德维希又皱着眉头看了看,他莫名其妙的就有些好奇。
“砰——!”
似乎是很响亮的一声,那声音像是直接震到了路德维希的脑子里,吓得他一抖,手一松就从网子上掉了下去,不过当然,稳稳的被基尔伯特给接住了。
“吓死本大爷了!还好你帅气的哥哥大人眼疾手快,不然有你疼的!”
基尔伯特把路德维希放在地上,在小脑瓜上敲了一下,小家伙嘿嘿的笑了两声,从地上捡起来一瓶水递给基尔伯特。
“哥,喝水。”
“嗯…………唔啊啊啊!!!好冰!!!”

基尔伯特醒过来的时候还是在自己的屋子里。
他揉了揉头,这次不敢轻易的起身了,只是慢悠悠的把电脑拉了过来,熟练的输入密码,解锁的屏幕,显示出他的文档。
光标停留在路德维希的笑脸上,字里行间那个可爱的孩子,递给他的哥哥那一瓶水。
那一瓶水…
基尔伯特突然觉得有些恶心,他下意识的用力揉了揉脸,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那些都是干净的,可是他的动作却像是想要擦掉什么一样。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又抿住了嘴唇,单手悬在键盘上,打下下一行字。
——时间已经不适合再踢球了,基尔伯特把空水瓶丢到了垃圾桶里,和路德维希撞了一下拳头,拿起了球往家里走着。
基尔伯特的脸上这才浮现出一些安心的样子,他撑起身子让自己坐直一点儿,松了一口气,继续的写着他的小故事。

路德维希把家里门打开,两个人才刚进门,就听到了外面有警车的声音。
“哦哦哦!!是那个大人物!”
基尔伯特走到街边儿去看了看,路德维希也不知道他的哥哥是怎么认出来那里的人是谁,只不过基尔伯特就是知道而已。
所以他自然可以询问他的哥哥。
“那是谁?”
“那个将军,以前上过战场,现在也是个重要人物…很帅气的!”
基尔伯特笑嘻嘻的回了屋子,把门锁好。夕阳的光照了进来,暖暖的,又有些阴暗。
没有人开灯,他们都太累了,现在更想冲个澡。
“有多厉害?比哥哥还厉害?”
“哈,他大概就是…”
路德维希看着自己的哥哥想了想,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不是恐吓,也不是开玩笑,仿佛是有些悲伤有些愤恨,但是又是轻松——路德维希完全读不懂那个表情,只是觉得有些害怕。
“就是…?”
“就是,如果他不小心杀了人,估计政府都会给一笔钱然后抹了吧。”
“怎么会?!”
“阿西你没必要知道这么多,你还小,他已经牵扯到了政治…就算帅气如本大爷有时候也不想参与进这种事。”
基尔伯特的脸在夕阳下有一半是看不清的,路德维希想要去开灯,却被基尔伯特有些异常的反应搞得有些害怕。
“就算是…本大爷,有时候也…怎么办…阿西,阿西…醒醒…对不起,对不起…喂…那个混蛋…钱?钱…?哈?你们想用钱买…你们疯了!!本大爷,我,我——”
基尔伯特慢慢的像是失去了浑身的力气,慢慢的跪在地上,像是在抱着什么,胡乱的说着什么。
路德维希只是看着,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我什么也做不到——该死的!!!”
基尔伯特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呼喊着,路德维希被吓得发抖,他…
“阿西,进来啊,对本大爷还害羞?”
基尔伯特在淋浴间里冲着头发,正在笑嘻嘻的对他说着话挥着手。
路德维希有些愣神儿,刚才好像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完全不记得了。
灯光明亮,洗发膏发出好闻的香味,自己那个哥哥还在唱着自己编的奇怪曲子,一边儿弹着空气吉他一边儿把歌词改成了“阿西快来和本大爷洗澡”。
刚才发生了什么么…
路德维希抓了抓头,不过就这么被自己家哥哥一把扑了过来,铺头盖面的糊了一脸。
“哥,哥——!肥皂,衣服,我衣服还没——!”

“基尔,基尔!”
“不去看医生了,吃饭吧?”
“我今天没带钥匙…安东尼奥,我是安东尼…”
安东尼奥敲了敲门,却发现门是开着的。基尔伯特从不管那扇门,上次离开的时候,弗朗西斯仔细的把门锁好了,所以这么说的话一定是基尔伯特自己打开了门。
那个混蛋小子终于动弹一下了!
“基尔!”
安东尼奥心里有些兴奋,他一把推开了门,看见的还是老样子的屋子——除了没有基尔伯特。
他皱了皱眉头,手机放在桌子上,电脑也敞开着屏幕。安东尼奥自然知道他的开机密码,他们可是两年的大学同学铁哥们儿,虽然有机会做第三年,可是基尔伯特早就不去大学了。
他看到的全是文档,基尔伯特不停的写着的文档,安东尼奥动了动滚轮,大概有上千个了。
从早上开始,到足球场,到最终回家。
每一篇都是这个样子,每一篇都一模一样,却又有细微的不同。
他就在写这些东西支撑自己…
安东尼奥叹了口气,他突然很同情基尔伯特——基尔伯特并不喜欢被同情,就算他的精神已经不再正常,他也不喜欢被当成一个弱者——只不过既然基尔伯特愿意离开屋子…
安东尼奥点开底部任务栏的一个独立文档,界面跳到了最头上。
这次的故事兄弟两个最后在浴室里嬉闹了一番,最终洗了衣服上床睡觉。
安东尼奥苦笑着看着,却是看到最后一句话眼睛突然睁大了,明显的不安和恐惧写在脸上。
他掏出手机,迅速的播出一个号码,又看了看桌子上的手机,骂了一句挂了电话,播了另一个号码。
“怎…”
“弗朗吉!!!去找基尔,快去!!哪儿都行,医院,小区,高楼…该死的基尔伯特!!…足球场,足球场!!!”
“好,保持联络。”
电话里没有任何疑问,只是迅速的答应了,安东尼奥也飞快的跑了出去,只留下了还没来得及黑屏的电脑。
——夜色越来越深,路德维希打了个哈欠,基尔伯特也揉了揉眼睛,把灯关上,兄弟两个躺在床上,月光打在两个人的脸上,正好让他们能看的清对方。
——基尔伯
——
——
——“阿西,本大爷马上就回家。”

Ende

————————————————————

Ummmm我的描述大概有些模糊,因为…我总觉得明说了就没意思了OTZ
看不明白的这里有梗概

http://m.weibo.cn/6198342191/4110422968156444 

同样的,如果打不开上面,可以试试下面嗯
至于我开头说是he,是因为我觉得普折磨了自己这么久,终于解脱了去寻找他思维和精神中的独,即自杀,是一件好事儿…
我会把这种事儿叫做he…_(:з)∠)_大概是我的定义有问题吧

评论(1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