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只可惜他等不到痛苦之后的糖果了。

OOC向文手

Aph/音乐剧/娃/杂食动物

仏英/独普/亲子分

好船//宝藏

※好船组合 非西英CP
※亲子分有 微仏英有 就打了个亲子分tag…
※看了加勒比五的纪念品 亲分有借鉴西/班/牙船长设定,我真是太喜欢那个船长了
※并不太正经的卖萌文
——————————————————

柯克兰船长发誓,他从未见过如此狰狞又阳光的一张脸。
也许这并不是两个能并列在一起的词,可是亚瑟看着他面前那张脸的时候,脑子里的确是这么想着的。
那个人双手挂在扛在肩膀上的战斧上,蹲在船栏杆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当然,如果能忽视他背后那艘破烂不堪,却自带一股幽灵气息的船只就更好了。
不过那个人身为那艘船的船长,也却也符合那个形象。亚瑟的确该好好说说他那张脸了,和那艘船一样,脸上四分之三的地方是苍白的血肉,右眼以上却是空洞洞的骷髅黑洞,而说是有血肉的地方也是沾满了看起来狰狞极了的血丝,像是血管要挣破皮肤一样,他头上扣着一顶大大的海盗帽,是侧着扣的,看起来有些调皮的样子,可这也挡不住他右边脑袋上直接裂掉的头盖骨。
像是被炮弹直接打掉了半个脑袋,真是见了鬼了。
亚瑟心里咕哝着骂着,面前那个人却是带着这么一张脸,笑的阳光灿烂,就像是亚瑟以前从海上救来的那个傻乎乎的小伙子一样。
这个人被诅咒了。
亚瑟确定了这点,但是面前的人好像只是好奇地看着自己,他身后的船安安静静的,船上和他一样幽灵般的船员也安安静静的,等待着这个人的指令。
动手肯定是不明智的,但是亚瑟也不想一直被盯着。
“请问您要做什么?”
亚瑟并不想被幽灵缠上,干脆还用了敬称。
“安东尼奥 卡里埃多。”那个人笑嘻嘻的说出一个名字,亚瑟皱了下眉头,看着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才明白是什么意思,于是亚瑟点了点头,还是一副颇为高傲的样子,看着面前的人。
“有什么事?”
那个人左眼咕噜咕噜转了一圈,伸出手按了按亚瑟的胸脯,从他领口拎出一条翡翠的项链——当然,安东尼奥那只带着两只骷髅手指的手还没真的把项链拎出来,就被亚瑟狠狠的拍了下去。
不过他也不生气,笑嘻嘻的指了指。
“我要那个。”
“我要破除这个诅咒,为了我的宝藏。”

海盗行事,不是打就是抢,逼急了真的走投无路了,可能才跟你谈谈人生和理想,而且安东尼奥很明显就是这种海盗,所以他在亚瑟拒绝了之后,眯起眼睛看了面前这个英/国人一会儿。
“俺记得,从很久之前你们就在和我们抢这个霸主地位,对吧,英/国佬?”
说起来很奇怪,安东尼奥身上的颜色都是偏暗淡的,起码他的皮肤和头发,看起来就像掉了色一样,可是骗骗他只剩下一只的绿色眼睛看起来却像宝石一样的发亮。
亚瑟就皱着眉头看着他的绿眼睛,和自己的一模一样。他们一定不知道对方和自己发出了一样的感叹——那是他们见过的最亮的绿色眼睛。
眼睛一偏,还有肩膀上那个和自己有些像的小辫子。
真是可恶,让人看了就烦躁的家伙。
亚瑟这么想着,也对着安东尼奥露出了一个笑容,不过不是什么友好的笑就是了。
“西/班/牙的垃圾。”
回复亚瑟的话的是安东尼奥砍过来的斧子,亚瑟一个闪身躲了过去,面前的人把斧子转了个圈,腾出个手来鼓了鼓掌——不过他的手实在是不太好用,也拍不出什么声音,反而是骨头和骨头撞击的清脆声,听着奇怪的很——吹了个口哨,身后黑压压的船员们就扑了上来。
该死的。
亚瑟骂了一句,对着身后端着枪的士兵挥了挥手,枪声相继响了起来,划过亚瑟的身边狠狠的打在了对面的幽灵海盗身上。
卡里埃多船长是个海带,可是柯克兰船长不是。他是个正经的海军,甚至是有女皇授予的爵位的,不过他必须承认自己和海盗学了不少坏毛病就是了,比如说语言,那些海上杂种的话说起来的确有些痛快。
亚瑟自己身手快得很,几乎是在开枪的同时就拿出了怀里的手枪,一枪嘣在安东尼奥的胸口,让那个人直接从自己面前一个踉跄消失倒在了后面,而他身后的幽灵兵也没几个能上的了船,基本都在船舷的地方就掉了下去。
亚瑟哼了一声,拿出了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枪,挥挥手招呼两个士兵把安东尼奥给拖下去,自己转身就要离开,却听见背后咔嚓的两声响声,接着就是四个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还有那个带着口音的家伙,他正笑嘻嘻的扯开自己的大衣,亚瑟回头一看就忍不住骂了一句——那个家伙的胸部根本就是一个空洞,全是衣服撑在外面而已。
安东尼奥挥了挥手,同样那些幽灵兵又从船舷上翻了出来,甚至士兵们都能听到他们牙齿碰撞发出的嘲笑声。
“Sorpresa!(惊喜)”
亚瑟皱起了眉头,又掏出了怀里的手枪瞄准,只不过这次他的手也有些微微的发抖,见到被诅咒的人这还是第一次,该死的,说不定真的打不过。
”还有什么来着,“安东尼奥还是笑得那么好看,眼睛眯着的,这次还学着贵族一样摘下了帽子,露出了他难看的脑袋,好好的给亚瑟行了个礼,“英/国垃圾。”

有趣的事情是安东尼奥并没有杀任何的人,任何的人。
甚至亚瑟船上打杂的小工安东尼奥都没动他,不过是把所有的船员全都给丢到了他的幽灵船上,而安东尼奥带着十个幽灵船员留在了亚瑟的船上,至于亚瑟的船,只留下了亚瑟一个人。
安东尼奥也大大咧咧的没把亚瑟绑起来或者关起来,只是在他手腕上绑了一个绳子,远远地牵着亚瑟,另一头就绑在他的腰带上。
“你真该看看自己的脸,柯克兰船长,你真的是太有趣了。”
亚瑟只是翻了个白眼,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又好好打量了下手上的绳子,大概把这个东西解开逃走并不是什么难事儿,可是面前这个幽灵。
“俺不睡觉。”
亚瑟又翻了一个白眼,他大概是没什么逃跑的机会。
但是他的确摸不清这个幽灵海盗的行为,比如说他正在派手下搜寻自己船上有用的东西,把武器和金币弃之不管之后三四个人围着一筐子西红柿唏嘘不已,甚至试图把它放进自己的嘴里,然而看起来幽灵是没有办法吃东西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卡里埃多。”
“借你的项链用用。”
安东尼奥又对着那框番茄摇了摇头,抓起了一个丢给亚瑟,亚瑟稳稳地接住了,皱了皱眉头,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俺吃不了,看着难受,你吃给俺看吧。”
如果不是安东尼奥前面那句话,亚瑟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特地来自己船上抢番茄的了,不过处于弱势就要低头,亚瑟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何况是吃个番茄,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干脆就一口咬了上去。
还是自己的番茄,没问题。
安东尼奥就靠在船边儿上,带着一脸惋惜的看着亚瑟。
“只是你的项链好像俺用不了。”
项链啊。
亚瑟顿了一下,那东西是自己的法/国死对头在喝醉了酒之后输给自己的——亚瑟说是输的你们就当那是输给他的吧——虽然那个法/国混蛋来来回回的嘱咐了好几遍这个项链有多么大的功能,可是亚瑟从来就没信。
随身带着,也不过当个念想就是了。
什么念想!他才没有突然就想起来弗朗西斯那个混蛋,噢他没有天天戴着这个没用的矫情破玩意儿只是为了……
大概是因为安东尼奥给他的自有太多了,亚瑟竟然走起了神来,安东尼奥看了一会儿,就嗤嗤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混蛋。”
“柯克兰船长,你如果能看到自己端着番茄出神的傻样子,你也会笑的。”
亚瑟一句话被怼了回去,嘴上骂了两句,又狠狠的咬了一口番茄。
”你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坏人,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受了什么诅咒,可是我的项链一点儿用都没有。“
安东尼奥倒是满脸不在意的样子耸了耸肩。
“你和你的项链跟着俺就是了,只要找到宝藏,俺就放你回去。”

“所以你到底被什么诅咒了?”
这段对话大概发生在两个人已经绑在一起了的半年以后,亚瑟也习惯了面前那个四分之三脑袋坐在桌子面前看着自己吃番茄,不过如果安东尼奥能改改这个恶趣味的话,亚瑟可能会更开心,毕竟他现在吃的绝对不会得败血症了。
“俺不记得了。”
“不记得?!你是脑子不好用么!”
按道理说,被诅咒了不都该痛心疾首的跟着,然后一辈子记着那个诅咒自己的人,然后追杀到天涯海角么!
安东尼奥把帽子摘了,低下头指了指自己破掉的头盖骨——好吧好吧,亚瑟算是服气了,里面还真是没有脑子,就是个空壳就是了。
“俺就是变成这样之后记性不太好。”
但是本性还在,亚瑟还记得上次他们在海上遇见个海盗打过来,安东尼奥好像换了个人挥着战斧杀得连亚瑟都没敢靠近他。亚瑟的确不是个善茬儿,可是好歹他还是个人,不会像安东尼奥那样,那样……
亚瑟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从没见过那种人,当然也就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不过俺记得俺是被炮弹打中了,这里,还有这里。”
安东尼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很大的一颗炮弹,不过是擦了过去,就这样了。至于这里……“他又指了指胸口,”不记得了。“
亚瑟皱着眉头看了看,并不合理,可是既然安东尼奥本身的存在就是不合理的,他也不打算追究什么科学,那就太蠢了。
“那你的宝藏呢?”
亚瑟终于还是把没吃完的半个番茄放到了桌子上,吩咐后面的幽灵船员端出来了点儿煮土豆,拿了个勺子吧唧吧唧的吃着。
“不记得了,不过俺当初就是为了保护宝藏才变成这样的。”
安东尼奥耸了耸肩,满脸不满的看着亚瑟吃东西的样子,忍不住伸出手用骷髅手指头戳了戳亚瑟,又叹了口气。
“俺的宝藏好像是棕色的,下面带点儿白色的……”
“你确定你那是宝藏?”
亚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粗眉毛皱的紧紧地,他可是想不出来什么宝藏是安东尼奥说的那个样子的,可是面前的幽灵偏偏就一脸严肃的点着头,信誓旦旦的说着。
“没错,俺不会记错的,而且俺的宝藏上有两颗绿宝石!”
亚瑟这才点了点头,虽然他不记得到底有什么珍贵的绿宝石,可是这么听起来总算像是有点儿谱了。
“你到底要去哪里找。”
“不知道,”安东尼奥信誓旦旦的,又指了指亚瑟戴在脖子上的项链,“不过跟着项链的主人就能找到。”
鬼才信啊!
不过这种话听多了,亚瑟就淡定了,点了点头放过了这个话题。

这艘船一直是亚瑟在掌舵的,甚至连安东尼奥在开玩笑的时候都会喊上一句柯克兰船长。
他们的关系还算融洽,亚瑟一开始就没真的把自己当个俘虏,就算安东尼奥一直在他手上拴着一个说是监视用的绳子——好吧,安东尼奥后来都承认了那是他无聊的恶趣味——亚瑟也是从来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而且亚瑟的掌舵和船长地位也是安东尼奥发下的指令,按照安东尼奥的话说,只有亚瑟掌舵才能把他带去能解除他诅咒的地方,亚瑟虽然一点儿谱都没有,可是那个幽灵偏偏就天不怕地不怕的躺在甲板上晒太阳,他也没办法,谁让船上的水手都是安东尼奥的人呢,就算他柯克兰再怎么厉害,他也不是个傻子。
所以在晚上亚瑟睡在船舱里——他是唯一一个需要睡觉的——突然被猛烈地撞击和船身摆动惊醒的时候,他几乎是咆哮着套上了外套从船舱里冲了出来。
“安东尼奥!!!你特么的把老子的船……”
亚瑟的话还没说完,波浪猛烈地震动就让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还是身边一个幽灵士兵拿烂的难看得很的胳膊扶了一下亚瑟才没真的摔倒。
那个幽灵士兵看了看亚瑟黑了的脸,赶紧抓着枪跑到自己家船长身边去了。
船身晃动的实在太多厉害,亚瑟虽然在海上多年,可是这种时候可不是城墙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拿绳子在自己身上围了两圈,再一抬头,他才注意到黑夜海水像是两团漩涡一样逼近着自己的船身,像是马上要吞噬掉整个船只。
而安东尼奥那个幽灵,疯子,说什么都好,亚瑟这个时候才明确的确定这个人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来的,他身为一个正常的人类现在只想着要怎么规避这个旋涡,也许现在打舵转头还有那么一丝活下来的希望,可是安东尼奥那个疯子,他偏偏要把船送过去。
“你疯了么!滚开,这是老子的船,轮不到你掌舵!”
亚瑟只是大喊着,在风雨中对着台阶上面那个衣服被吹得呼啦啦作响的幽灵大喊着,他的帽子不知道去了哪里,雨好像也打不湿他,雨水从他缺了个四分之一个脑袋上呼啦啦的灌了进去,又从他胸口的漏洞里倾了出来,看起来滑稽的很。
可是亚瑟就是觉得,在这个现在看起来滑稽的人脸上好像多了一丝血色,那只绿色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嘴角扯开露出了有些兴奋的额笑容,亚瑟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安东尼奥。
第一次站在风雨中,号令着整船幽灵向前冲的安东尼奥,或者说卡里埃多船长,让亚瑟看得有点而愣神。
“亚瑟!不错,你起来了,去把帆放下来!”
“你疯了么!这个时候放帆,你是要找死么!”
亚瑟抬头看了一眼,现在背后还卷起来一卷怎么看都是个小型龙卷风的东西,他喊了一声,安东尼奥也往后看一了眼,哈哈的大笑起来。
“刺激么,亚瑟!”
“滚你妈的!!”
亚瑟刚喊了一声,就看着身边两个幽灵兵已经开始往桅杆上爬了,安东尼奥一边抓着舵,一边还冲着自己鼓了鼓掌。
“妈的…”亚瑟低声骂了一句,一下把身上的绳子扯了扯,用力往外一甩丢出些长度去,狠狠地甩在了地上,又一把把身边跑过来的幽灵兵推了过去,两三下就爬上了桅杆,对着安东尼奥竖起一个中指。
“老子的船要翻也自己来!”
“哈,那我在海底等你啊!”
安东尼奥眯着眼看着亚瑟像只猴子一样蹿了上去,也竖起了一个中指,接着就盯着海里的旋涡,露出了兴奋又诡异的笑容。
“来吧,来吧……”

亚瑟感觉自己是被从桅杆上摔下去的,接着又被绳子勒住了腹部,不知道跟着船的哪个部位,脑袋也被撞了好几下,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的时候才被人拎着绳子给拽了上来,大概腰已经快断了。
“哦哦哦,还活着啊。”
接着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然后被按了按,或者亚瑟迷迷糊糊的觉得是被踩了踩胸口,睁开个眼睛缝儿就是黑漆漆的一片。
“死了啊……”
“活着,快起来,要到了!”
接着亚瑟就看到天空亮了起来,黑压压的那些东西——后来他知道那是幽灵兵挤在一起的脑袋——散开了,就剩下一个笑嘻嘻的安东尼奥。
而亚瑟迷迷糊糊看到那张脸,就想到了之前风雨中那个疯子把船往漩涡里冲的样子,一下子气不打一出来,一拳头砸在了安东尼奥的脑袋上,正好穿过了他头顶的那个洞。
“解恨了么?”
安东尼奥嘿嘿的笑了笑,把帽子摘了下来,晃了晃脑袋,亚瑟一下子把手收了回来,皱了皱眉头,而安东尼奥也把手跟着伸了过去,顺便还摸进亚瑟衣服里。
“喂!干什么!”
骷髅手扎的人一点儿也不舒服,亚瑟抓着安东尼奥的手,粗眉头皱在一起看着那个傻乎乎的笑着的幽灵船长。
“看看你的项链还在不在。”
亚瑟也赶紧摸了一把,绳子还在,宝石项链已经碎掉了。
安东尼奥扶了他一把,让他能靠在船边坐着,亚瑟眉头就没解开过,一把把项链扯了下来,盯着手里的碎了一半的绿色石头,随手丢进了海里。
“喂!你丢了干什么!”
“反正碎了。”
大不了再去赢弗朗西斯一次。亚瑟不服气的想着。
“留个纪念呗,保护了你那么久。”
安东尼奥有些惋惜的趴在船边上,看着海上那个东西飘了几圈又要沉进水里,叹了口气,坐在了亚瑟身边。
船好好地,什么事儿也没有,帆也竖的高高的,甚至是干着的,让亚瑟怀疑之前那场暴风雨和旋涡是不是他的噩梦,不过身上疼得要死的感觉还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个解释。”
“你带着俺找到了解除诅咒的办法啊。”
安东尼奥笑嘻嘻的,亚瑟还是一脸不知道怎么样的表情皱起了眉头。
“诅咒会自己找过来,只要俺在项链的主人身边,项链会保护你的话,那俺也安全了……对了,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俺还特地给你把手上的绳子解开了!”
“我是不是该谢谢你?”亚瑟没什么精力再给安东尼奥一拳头,只能白了他一眼,看着那个家伙心情高涨的样子,又想了想刚才他说的话。
所以是说,他只要自己的项链来保护他?还是说他的诅咒会找到自己的项链,然后再要项链保护他?
弗朗西斯当初到底给了自己什么危险的玩意儿啊!!!
亚瑟心里把自己那个老冤家对头骂了几百遍,又思考了一会儿安东尼奥刚才说过的话,不过还是搞不清楚这个西/班/牙人到底在说什么。
“没关系啦,反正现在船往前开一开,俺就能找到俺的宝藏啦!”
安东尼奥看起来开心得很的样子,一下子蹿了起来跑到了船头上,远远地指着海里的一块土地喊着。
“亚瑟!!你看,我们到了!!”
亚瑟没力气起来,安东尼奥就丢过去一个望远镜给他,让他看了看自己指的方向。
那里的确有一块土地,上面坐落着一座白顶的建筑,还没仔细看多久,就看见面前挡过来一张大大的,苍白的脸,然后开心的欢呼雀跃。
“安东尼奥,滚开,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
”俺找到了宝藏,你爱怎么算就怎么算!“

安东尼奥一直趴在甲板的最前方,脸上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容看着那边的白色建筑。

亚瑟恢复了点儿体力,从身边的幽灵兵手里接过来了一只手杖,也到了船头看着那边儿的房子。

 “喂,就有这么高兴?” 

“废话,俺可是找了很久的宝藏!” 

安东尼奥一本正经的把那一脸傻呼呼的样子收了回去,对着亚瑟伸出一只手指摇晃了两下,又哼起一支不知道是哪国话的曲子,反正亚瑟是听不懂,他也就随随便便的听着了。 

大概是时间久了,亚瑟看着安东尼奥那张残破的脸也顺眼多了,就连他脑袋上那个窟窿看起来也赏心悦目了许多,如果抛开现在风把他的头发吹进了他脑袋上的窟窿这种看起来就很诡异的事情之外,的确没什么。 

不过诅咒又没解除,那个家伙这么高兴…… 亚瑟回想了一下半年多之前,安东尼奥第一次见到自己,好像的确就是说是要找到宝藏,根本就没怎么在乎自己被诅咒的事情吧?甚至连怎么被诅咒的都不记得了。 

这么一想就觉得这个人,好吧,也许那个真的是什么很重要的宝藏,甚至能让安东尼奥豁出去命去找。亚瑟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声,就算他跟一个幽灵海盗船长在一起待了半年,他也是个正式编制的海军出身,对于海盗们对宝藏的执念他还真是不能理解。

 “那里!那里!” 

安东尼奥突然就喊了起来,指着岸边儿上看起来只有一个小点点的地方开心的喊着,甚至还努力的伸起他的骷髅胳膊晃了晃,又回头招呼着船员们准备靠岸的事宜。

 亚瑟眼神没那么好使,安东尼奥那种幽灵视力他可没有,对于人类来说,最好的选择还是望远镜。

 他眼睛在岸边看了一圈又一圈,结果还是除了岸边一个穿着白袍教士服,甚至远远的就能看到一张不算愉快的脸之外,亚瑟什么都没看见。

 “你确定是这儿?”

 虽然亚瑟并不在意安东尼奥到底是不是能找到宝藏,可是他还是怀有一颗好奇心的。

 安东尼奥却是突然转过头来,满脸惊讶的看着亚瑟,又流露出一脸的欣慰,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泪,甚至还拍了拍胸口的那个漏洞,又拍了拍亚瑟的肩膀,看的亚瑟一愣一愣的满脸莫名其妙。 

“亲分好欣慰,小亚瑟会为亲分担心了,终于长大了。”

 “从老子船上滚下去。”

 “嘿嘿,不。” 


等船差不多靠了岸,幽灵兵们小心翼翼的放了个小船下去让亚瑟坐上,安东尼奥倒是满脸轻松的跳进了海里走在水上,看起来像是走在平坦大路上一样。 

虽然早就知道安东尼奥有这个本事,可是每次看到的时候亚瑟还是想给这个混蛋一拳头——没别的什么理由,就是觉得这个本事让一个常年在海上生活的人很羡慕而已,虽然这么想的时候亚瑟已经忽略了安东尼奥是个受了诅咒的人这一点儿。 

岸边站着的那个教士还抱着胳膊,满脸的不满的远远看着这边儿,就算隔着个长长的袍子亚瑟都能看到那个家伙在焦急的来回踱步,看起来他像是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的样子。 

不是亚瑟说,而是因为那个家伙已经高声的喊了起来,一开口就是一口西/班/牙语,要不是亚瑟和安东尼奥待久了听都听会了,他还真可能遇上个交际困难. 

但是他喊出来的是个名字。

 “混蛋安东尼奥——!!!!” 

如果不是安东尼奥脸上浮现出一脸欣喜和激动,亚瑟可能会以为岸上那个人是来寻仇的。

 “罗维诺!!!!” 

安东尼奥几乎是冲了出去,扬了亚瑟一脸水花之后又转身回来了,跟亚瑟道了歉之后,抓起小船前面的绳子一路从水面上跑了过去,停在了水边上,也不管身后的亚瑟是不是已经全身都被淋得湿淋淋的了。 

“混蛋你为什么才来啊!混蛋!老子在这里等了你多久你知道么!”

 “对不起对不起罗维,你看,亲分俺这不是来了嘛。”

 “我不管啦,谁让你那么久,我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了,感觉要死在这里了啊混蛋!” 

“对不起对不起……”

 亚瑟就坐在小船里看着这两个人一个在水里,一个在岸上,隔着大概五米的距离喊着话。他听了大概有五分钟的“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和“俺这不是来了嘛”之后,终于还是决定把自己从尴尬里解除出去。

 “你们就不打算,好吧,握个手什么的?”

 亚瑟从船上爬下去,走在岸上干燥一点儿的地方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满脸不解的看了看还站在海里的安东尼奥,还有那个就是站在沙滩上的罗维诺。

 “谁要和那个骷髅握手啊!看着就很吓人好么!” 

罗维诺瘪了下嘴,没去看安东尼奥。

 “我以为你不怕他。” 

亚瑟耸耸肩,不过罗维诺说的也合情合理。 

安东尼奥的表情看起来就很无奈了,或者说那是一种带着些惆怅的无奈,他伸出了不是骷髅的两根手指头晃了晃,又抓了抓自己的半边头发,露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 

“俺不是受诅咒了嘛……所以离不开海的。”

 “然后罗维诺被俺牵累了,当时虽然俺给他挡了炮,但是也把诅咒给他了,他不能离开陆地的。”

 “谁让你说的啊混蛋!你干脆滚回大海里得了!老子根本就不想再下海啊!!!” 

罗维诺突然脸红了一下,抓起一把沙子摔了过去,转身就回了教堂里,亚瑟就看着大门一摔,人再也没出来。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亚瑟愣愣的看着那座教堂,又看了看叹着气的安东尼奥。

 “那个,需要我…”

 “没事,罗维诺还是需要亲分的呀。” 

安东尼奥又叹了一口气,抓了抓脑袋,对着亚瑟笑了笑,从自己身上搓起一点儿沙子,捏了几下,丢在了海里。

 “所以,俺要解除了诅咒再来见罗维诺!” 

亚瑟看了看那个闭着的门,又看了看安东尼奥难得正经的表情,跟着点了点头。


 又回到船上的时候,安东尼奥还是一直站在船边的。

安东尼奥的宝藏是个人,亚瑟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一点,结果又要看那个幽灵的一张恶心的惆怅脸。 

他远远的看着,教堂的露台上那个孩子又跑了出来,站在那里好像大声的在喊什么,一边喊着一边擦着眼睛,过了一会儿又跑到海岸边,奋力的抓起沙子要丢过来。

 “抱歉——再等一等,亲分很快就回来!!!” 

安东尼奥喊了一句,低下头半天没说话。水手们自觉的收拾着东西起航,安东尼奥又看了一会儿岸边 ,走下了台阶,坐在木桶上叹了口气。

 亚瑟突然有些同情这两个人,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喝酒么?”

 “俺喝不了。”

 “……那……” 

“你喝我俺看着,一样的。” 

水手倒是配合的拿出了亚瑟藏在舱底的酒,反正也就亚瑟一个人能喝,他也不用再藏了就是了。

 “话说你的诅咒这回要去哪里解除啊。”

 “不知道,找到弗朗西斯再说。” 

“等等……你是说,弗朗西斯?” 

亚瑟楞了一下,他没听错吧,弗朗西斯?那个混蛋,是下诅咒的人?!

 安东尼奥倒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当初的海战啊,诅咒啊,俺保护了罗维诺啊,之后和弗朗西斯打赌失败了啊……反正是年轻的时候的事情了。” 

亚瑟突然就站了起来,拍了拍安东尼奥的肩膀,露出一脸得意又开心的笑容,如果安东尼奥没看错,甚至还有一种要找人寻仇的咬牙切齿?

 “这就好办了,安东尼奥,找那个胡子的事儿,就交给我吧。” 



END


——————————————

一个明显的烂尾【捂脸】
时间不够了然后还想赶完…
好久没写东西了,感觉嗯…懈怠了懈怠了
吐槽下哥哥是法师的这个设定xxx大概以前怼过亲子分
所以好船就一起旅行多好对吧,只托付生死不谈情说爱嗯


刚发现复制的没排版_(:з)∠)_抱歉

最后的罗维赶了,形象也没确立好,不该那么傲娇的傲娇的不合理了,不过也可能发生…【喂】

总之谢谢了!

评论(2)
热度(38)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