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1789//深夜的思路不清

※1789 拉闸/罗南
※一个说AU又不AU的东西
※大概只是练练描写

————————————————————

罗南感觉自己身上有血。
他不知道是谁的血,只是黏糊糊的,让他难受的很。他用力的试图用手去擦干净,却只是越擦越乱,血抹在脸上好像要把眼睛都糊住,或者是眼睛已经被糊住了。
所以他眼前才是一片黑暗,只是用手不停的在脸上擦着,血腥味很浓,浓重到让他觉得快要窒息,喘不过气来。
他听到有人在说话,又好像听不清,那个声音忽远忽近,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他也分不清。
只是十分的难受,被困在黑暗里的感觉,一点光明都没有。
所以罗南选择了往前进。
脚下有什么东西软绵绵的,他踩上去的时候生理上出现了一阵反感和恐惧,他从未从这种地方走过。
身边的呐喊声还在继续,甚至嘈杂着更多的声音,像是武器,金属撞击的声音,炮车挪动的声音,还有人高声呼喊着“武装起来”。
罗南只能继续往前走,他选择了声音涌去的方向,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他好像有什么目的,好像有什么在前面等着他,可是他不知道,只是那里有什么吸引着他,让他关心的事情,让他忍不住去一探究竟。
索莱娜在那里么,还是奥兰普,或者是最近认识的好友卡米耶?
罗南心里好奇着往前走着,呼喊声越来越大,他的步子也越来越快,好像已经奔跑了起来——他还是看不见的,那些血好像凝固在了他的脸上,让他无法看清他到底在寻找什么。
索莱娜为了食物的呐喊在他背后响起,奥兰普的哭泣从门口的狱卒身边传过来,罗南以为他会停下来,为了妹妹回头,或者为了奥兰普止步,可他仍旧在往里面跑着。
到底我在找什么?
罗南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不停的奔跑着,味道从血腥变成了监狱的尘土味,两股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他的鼻子不适,打了几个喷嚏。
前面响起一个声音,他好像听过,又记不太清。
——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我们不会先对你们动手。
罗南突然看到了什么,他好像看到一抹蓝色的衣服——那一定不是丹东,那个人并没有那么魁梧——蓝色的贵族服饰,还带着领子和金边儿。
是一个贵族。
罗南皱了皱眉头,他停了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停下来。面前突然出现了人群,一层一层的挡在自己面前,不让他再前进。
——拉扎尔伯爵!国王的走狗!看啊,克扣粮食肯定也有他的份儿!
罗南听清了身边人的声音,那好像是无数人组合起来的声音,而他自己的声音也混在里面。
不,为什么我也要这么说,到底发生什么了。
那个伯爵即便这样也没有开枪不是么,他只是板着脸,皱着眉头,一次又一次的后退不是么。
——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人们的声音一波比一波大,罗南感觉到了恐惧,那是人民的力量,而人民却是如此的容易被煽动和利用,一句话就能激起无数的情绪。
这些人是致命的。
罗南说不出话,也往前不了。
他想要为拉扎尔说着什么,罗南不停的往前伸出手,不停的试图往前挤,却毫无用处,前面的人仿佛无穷无尽只为了拦住他。
那个伯爵也许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差,他有可以轻易杀死你们的武器,有精良的士兵,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做!!
你们——
罗南只听到枪声,世界突然清晰了起来,那个伯爵的胸口中了一枪,直直的倒了下去,而鲜血溅到了罗南的身上,远远的,却溅了他满身。
人民欢呼着,拉着罗南的手,喊着自由和民主,他们跳着舞,罗南却感觉浑身冰冷。
仿佛子弹是从自己胸口穿过。

“罗南,小家伙,罗南。”
罗南被拉扎尔从梦里喊醒,一把抓住了拉扎尔的领子,却不记得自己还睡在沙发上,差点儿把自己晃了下去,还是拉扎尔一把把他拽了上来。
“噢…我睡着了啊。”
他看了看自己胸口压着的薯条碗,大概因为拿着番茄酱,又拍到自己脸上弄的满手满脸的酱汁,视线又挪到了拉扎尔身上——呃…一领口的番茄酱。
“看电影睡着,你不是第一次了。”
拉扎尔一脸习以为常的样子,把薯条碗拿了起来,俯下身放到矮桌子上,又看了看电视已经放完了的电影。
“看什么呢?”
“呃…什么来着,乱世冤家?”
“那个大革命的电影?”
罗南点了点头,他之前好像梦见了什么,是拉扎尔出事儿了还是自己死了的,总之乱七八糟。他突然觉得有些冷,用干净的手揉了揉脚,嗯的拖了一会儿,又想了想刚才的梦。
好像走过什么软的东西,沙发?
脸上糊了…噢,番茄酱。
还有突然的寒意…
“拉扎尔,你开窗了?”
“一股番茄酱味儿。”
拉扎尔已经把上衣脱掉了,露出了让罗南一看就有些羡慕的腹肌——他可没拉扎尔这么好的身材,不过也自认不差就是了。
不过他还没反应过来,拉扎尔就把他双手一捉,熟练的脱了上衣下来。
“干什么啊!”
“你自己糊了一身番茄酱,还问我?”
罗南看了看,自认理亏的笑了两声,就看着拉扎尔把衣服往洗衣机里一丢,转身去卫生间拿了个毛巾出来丢给了自己,擦擦脸嗯。
“做噩梦了?抓我那么紧,眼神也不对。”
“大概吧,乱七八糟的,还感觉有点儿吓人,灵魂深处的恐惧那种。”
“不太懂,不过现在呢。”
罗南抹了一把脸,眼睛转了两圈,从毛巾里露出脸笑嘻嘻的看着拉扎尔。
“你在这儿,我还怕什么?”

Fin

——————————————————

不知道为啥就想写这么个东西
前面大概是脑补1789之后的拉扎尔,当然不可能,伯爵大人怎么可能死在那里,肯定离开这个地方了啊
后面就是单纯的结个尾,结果结长了
最近毕业事儿多啥都没写_(:з)∠)_
今天答辩完了,嗯,没事儿了。
准备写一本大悲的学术性人物对比,最近琢磨琢磨

评论(2)
热度(19)
©尘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