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七【lof已卸江湖再见】

江湖在血脉之中从未离去

独普//再相遇

※一个很迷的点梗@Awu 
※原话大概是…普消失后转世梗..国x人的独普,而且是个失忆普,挺忧伤的那种
※并不是个he,而且写出来还写歪了的很迷

————————————————————

基尔伯特消失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大概是在墙倒了之后,还是在那之前的什么时候,路德维希已经记不太清了,他并不是个喜欢折磨自己的人,该遗忘的就遗忘,这是基尔伯特曾经给他上的第一课。
他们是国家,生命太长太长,总是要学会经历生离死别,与其铭记不如淡忘,还能让自己好受一些。
所以路德维希选择把有关基尔伯特的消失的记忆抹除掉——只是主观性的抹除。统一之后一个人撑起一个国家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也许对别人来说简单,可他是认真严肃的路德维希,而且不算开玩笑的说,还有整个欧/洲等着他照顾呢。
每天埋头在文件和国家事务中足以让路德维希无暇顾及基尔伯特的事情,消失了或者是还在他的卧室里写着日记,路德维希决定把这两件事同化在一起。
然而他在足球场上却看到了那个白头发的青年——多熟悉的样子,沾染着汗水的白发,白的发粉的皮肤,随手抓起衣服擦掉脸上的汗,又招呼着队伍训练,训练!
路德维希决定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只是在家附近的足球场多停留五分钟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今天的公务…噢,路德维希现在并不想去管那些事。
足球场上的青年跑到了守门员的位置,拍着他的手套,扯着破锣嗓子大声的说些什么。
路德维希一点儿也不关心内容,足球的规则什么的他倒背如流,只是他发现自己开始有些焦躁,眉头下意识的皱着,来回抿着嘴唇,一步一步的靠近足球场。
他太熟悉了,那个白发的青年——别开玩笑了,除了基尔伯特这个国家意识体的存在,有哪个白化病人能够正大光明的在阳光下接受暴晒,甚至还不怕出问题的露出了整只胳膊和大半个胸膛。
路德维希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球场旁边,很近很近了,他确定基尔伯特已经看到他了。
他已经认定了这个青年是基尔伯特,路德维希不是个傻子,和自己共度了那么多年的哥哥他一眼就能认出来。
可是基尔伯特只是往这边看了一眼,就继续和队员讲着各种事宜,什么罚点球,什么战术战略,见鬼的,他刚才说出来的那套战术不就是兄弟两个曾经在战争时说着解闷的足球踢法么。
“所以…”
“从右侧传球到左边,可以照顾边路,但是会使中路露出很危险的空档,之前的说法上前协助队友防守,是错误的踢法,二防一当然有其优点,但不适合在中圈附近进行。”※
路德维希小声的说着,他承认他控制了音量,刚刚好让基尔伯特能听见,却又好像只是有些大声的自言自语。
基尔伯特果然转过了头,那双红色的眼睛还是那么有精神,只是里面带着一些惊讶和疑惑。
“但是。”
“战术是死的,人是活的。”
“精神状态和队员选择都是重要的因素。”
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你一句我一句的说早了这三句话,路德维希还是站在那里,看着基尔伯特。
他有些激动,的确他是试图忘了的,可是基尔伯特消失的事实路德维希怎么可能全然忘记,那只不过是逃避和自我欺骗。
天呐天呐,感谢上帝,路德维希现在终于可以面对这件事了,他的哥哥没有消失,只是在一个小破球场踢球,噢,他总是闲不住,战争国家普/鲁/士嘛,不打仗你也别指望他真的在家坐着玩游戏。
“足球如此,战争也如此。”
路德维希兴奋的有些发抖,他接着基尔伯特的话说出了兄弟两人在战场上时,哥哥对弟弟说的最后一句话。
接着他只是看着基尔伯特,他在等待,不过路德维希已经确定了结果。
不过在蓝色眼睛里倒映出的是一张有些迷茫的脸,那个人抓了抓头,皱了皱眉头,又抱着胳膊打量了路德维希好久,像是试图在回忆什么。
路德维希按捺住心情,让自己只是看着基尔伯特,他实在有太多事情想和基尔伯特说了,这么多年选择不去回忆基尔伯特,他已经受够了。
“战争什么的,先生,我们只是在踢足球。”
基尔伯特耸耸肩,像那些平淡无奇的大学生一样,说出的话让人找不到任何的特色——比如嚣张和过度的自信。
路德维希的心跳突然像是停了一样,他很少有这种错觉,上次这种感觉还是柏/林被攻陷,可是那种感觉现在却找了回来。
“您有些眼熟。”
基尔伯特凑过去仔细的看着路德维希的脸,他的脑袋靠的那么近,让路德维希有些紧张。
路德维希怕控制不住自己,他怕自己现在就会抓起基尔伯特的手,把他带回家里,为了战争的事情,为了墙的事情而道歉,告诉他他的日记还都在,不过以后国家的事情他也要——
“啊,对了!想起来了!”
基尔伯特一声恍然大悟把路德维希的思维拉了回来,他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笑意,那种融在心里,压抑不住的欣喜。
他甚至要伸出手。
“国家大人!哇,能见到国家大人,快来快来!看,是国家大人!”
路德维希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好在那个表情只不过像是一个失败的外交礼仪,基尔伯特还没心没肺的得意着,为了偶遇的国家大人而向朋友们炫耀着。
路德维希又看了看基尔伯特,那双眼睛里有些崇拜,有些疏远,也有些好奇。和平常的路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那种眼神路德维希已经看到了麻木。
他看久了,甚至那双红眼睛里还出现了一丝…天呐,他怎么敢相信他在基尔伯特的眼睛里看到了畏惧!!
可他明明是基尔伯特没有错,他有基尔伯特的长相和声音,有基尔伯特的习惯和动作,有基尔伯特的性格和严厉,路德维希不可能认错,他是基尔伯特,那就是基尔伯特。
所以他只能承认,消失的基尔伯特,现在只是一个平常人,和从前的那个国家不同,即便他拥有以前的一切,却没有任何的记忆。
基尔伯特,是个充满了阳光和幸福,大大咧咧,有些一群同进退的队友的普通人类。
“您还好么?”
“我不可能出问题,基尔伯特先生。”路德维希看着眼前的人,恢复了最平常的表情,只是闭上了眼,又叹了口气才睁开,语气中带了一丝嘲笑。
“我还是一个国家。”

Ende

————————————————

感觉普变成了没有特色的平常人普
其实也不是,应该是他的特色还在,不过不会对不熟悉的人完全显露出来,而且对于上级人员他有他的尊敬,也算是普的作风了吧
不过就是…嗯,看着不像
转世成普通人类了什么的…
而且设定成了国家会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那种设定嗯
足球相关我百度来的…我对那东西一窍不通OTZ

评论(2)
热度(44)